“固若金汤”的天津卫解放军29小时就攻克了,原因是......

“固若金汤”的天津卫解放军29小时就攻克了,原因是......
2019年09月18日 09:04 新浪网 作者 航天君官微

天津,1404年建成设卫,是北京的重要门户,同时也是中国北方最重要的经济文化之一。提到天津,不得不提到这样一句话“九河下梢天津卫,三道浮桥两道关”。

“固若金汤”的天津卫解放军29小时就攻克了,原因是......

金汤桥对于天津人来说,一点儿都陌生,金汤桥大概在清朝时候就有了,当初命名它也是因为桥坚固无比,因此取名金汤。发生于1949年1月的天津战役,解放军东西两路大军就胜利会师金汤桥,达成了拦腰切断敌军的任务,标志着天津战役即将取得全面胜利,这又让这座桥成为了象征天津解放的一个标志性建筑。

说起天津战役,我们不得不说一下当时国民党对天津的守备,为了实现在天津坚守半年,当时的国民党守军对天津的防御工事进行了大规模的加固改造,修筑了大量的碉堡,号称是“东方的马奇诺防线”。不仅依托水淹区、无人区、雷区、护城河,设置了五道防线,而且拆毁了大量民房,扫清射界,形成了大片的开阔地。

“固若金汤”的天津卫解放军29小时就攻克了,原因是......

总共分为五道防线,到了接近城区的第五道防线,平均每三十米就有一个明碉暗堡。按照当时天津卫老百姓的说法,国民党守军的防御工事就像一只只大乌龟壳,要想砸碎它可并不容易。

东局子一仗是攻城预演

天津战役发起前,国民党守军外围据点是我军发起总攻的绊脚石。当时,国民党守军有1个团在被称为“津东屏障”的东局子顽抗坚守。当时东局子南北长约1公里,东西宽约半公里,外围筑有土墙,挖有外壕,城垣内外布设地雷,每隔30米到40米筑有地堡,在一些隐蔽低洼处埋设许多地雷。敌人妄图凭借坚固阵地死守,阻滞我军攻击天津城垣。

1949年1月7日5时前,攻击东局子的部队进入指定阵地。因雾大能见度差,延至11时30分开始攻击。战斗打响后,敌人躲在明碉、暗堡里向我进攻部队扫射。敌人在暗处,我军在明处,部队伤亡很大。

当年攻打东局子的东野7纵57团5连文书王国英回忆,“全连134人,攻克东局子后,包括炊事员在内,只剩下了37人,牺牲了97人。我的战友们死得惨呀,我是亲眼看着3排郝排长不幸撞上敌人的美式化学雷,他全身立刻燃烧起来,最终烧成了火球。”经过近5个小时的战斗,1月7日下午4时,东局子战斗全部结束。东局子一仗是一次攻城预演,取得了一些经验。特别是埋设地雷之多在之前历次战斗中都未曾遇到。大家想办法,经过反复试验,找到了多种对策,在后来的战斗中,部队很少有因触雷而伤亡的指战员。

“固若金汤”的天津卫解放军29小时就攻克了,原因是......

三分钟突破民权门

民权门是天津东北的重要门户,担任突破民权门的是东北野战军第8纵队24师70团尖刀1连。

1949年1月15日,在炮火准备15分钟后,爆破组即开始趁着烟幕行进至敌前沿开辟通路。他们在15分钟内连续炸开了纵深50米的11道障碍物,成功地开辟了一条通路。架桥组不顾敌密集火力射击,在壕外侧抬桥直向护城河奔去。因过于暴露,伤亡很大,但仍将桥抬到了河边。他们见河内水已结冰,遂踏冰通过外壕,炸毁了民权门左侧的8号地堡,冲向民权门,占领了一个碉堡,为突击部队铺平了道路。

10时45分,该连突击1排如猛虎一样扑向敌阵,70团1连仅用3分钟就突破了民权门。旗手钟银根将该师首长战前授予尖刀1连“杀开民权门”的大红旗插到民权门的城头。钟银根双腿被炮弹炸断,伏在旗子旁,用尽全身力量几次扶起红旗。当他再一次竖起红旗时,又被炮弹炸断了旗杆,他又一次负了重伤,昏迷过去。他醒过来后,忍着剧痛爬到红旗旁边,双手抓住旗杆,两肘撑地,再次把红旗竖起来。当他一次次从昏迷中醒来时,他想到的就是不让红旗倒下,红旗在,阵地就在!在全连指战员的英勇奋战下,1连很快突破了民权门,为后续部队打开了通道。

拿下西营门跨越护城河

1949年的天津和现在不一样,周围是易守难攻的水网地带,国民党守军环绕全市挖了一道宽十米、深三米的护城河。

为了阻止我军向天津城逼近,在三元村附近引南运河水至护城河,并关闭护城河陈塘庄、赵各庄水闸,阻隔其入海通道,使护城河水深保持在3米。环城土墙上构筑红砖水泥立式大型碉堡,重点方面每隔30米设一座碉堡,一般的每隔50米设一座碉堡。国民党军队妄图凭借复杂地形、坚固工事和13万多兵力进行固守。

“不打无准备之仗”是我军克敌制胜的法宝之一。在战前准备工作中,通过发动群众,召开“诸葛亮会”,只用了3天时间就创造了芦苇桥、汽油桶桥、门板桥、梯子桥等十几种渡河工具。

总攻开始后,1纵的炮兵将西营门附近城墙打开了一道30多米的豁口,摧平了一座大型钢筋水泥碉堡,突破口附近的火力点和障碍物基本被摧毁。然而在西营门附近的大堤上,敌人残存的几个火力点仍在喷着火舌,阻止我军接近。我战车连几辆坦克立即集中火力进行压制。

担任西营门突击任务的东北野战军第1纵队1师发起冲击后,在护城河上架起的浮桥几次被敌人的炮火打断。战士们纷纷跳下护城河,在结着冰的水里架起了人桥,让突击队迅速通过。我军在西营门打开了突破口,实现了战前的作战计划。

不到两小时攻克海光寺

海光寺是敌人核心区的主要据点之一,过去曾是日本兵营,工事坚固,驻有敌92、94两个军的留守处。当时东野1纵1师3团、8团和6纵17师49团三个团先后插到了这里。3个团主动协调动作,共同向该据点发起攻击。3团从北进攻,40分钟攻下了据点内的制高点;49团连续爆破,突进海光寺;8团从南面围歼敌人。不到两个小时,全歼据点内的敌人,攻克海光寺。

在战斗中,坦克2连指导员张云亭指挥的1辆坦克冲在最前面。他一边指挥坦克来回冲击,多次接引步兵;一边亲自操作火炮协同机枪手压制敌火力点。由于夜间观察困难,全车只剩两发炮弹和一梭子机枪子弹。为了让最后的弹药发挥最大的战斗效果,张云亭不顾个人安危,打开坦克炮塔顶盖,将头探出坦克外指挥射击。坦克成功摧毁了敌人的一个火力点,掩护步兵夺取了敌人据守的建筑物,但张云亭不幸中弹英勇牺牲。战后,张云亭被追认为“特等坦克功臣”。

东西对进会师金汤桥

在突破西面的城垣后,东北野战军第1纵队1师2团8连于当夜11点钟左右打到了金汤桥边。他们很快就攻克了天津警察局,俘虏了局长李汉元。李汉元颤抖着说:“没想到!没想到!贵军真是神速。”

在桥头,战士们听见从东马路方向传来嘈杂的人声。模糊的人马越来越近了,趴在前面担任警戒任务的战士于志福忍不住大声问:“谁?”对方回答说:“26师的。”既然“礼物”送到门口,当然就得“笑纳”了。赵连长拉着腔向对方说:“好吧,你们先过来一个人联系。”对方走了过来发现有点不对头,被我方人员一下拉住。突然,四周响起一片喊声:“站住!缴枪不杀!”走在后边的两个连敌人只打了一阵枪就跑了回去。随后,敌我双方展开拉锯战。

“守住!坚决守住!兄弟部队快上来了!”赵连长喊着。就在这时,东北野战军第2纵队5师16团1营3连也攻到了金汤桥。敌人见势不妙,放弃了抵抗,我军牢牢控制了金汤桥西桥头。

从东向西突击的东北野战军第7、第8纵队,突破民权门后,部队像潮水般地涌进市区。到达金汤桥时,被东桥头敌人地堡阻拦,战士王青山在火力掩护下4次爆破,终于炸开了地堡。7连战士詹德友第一个冲上桥头,将红旗插在金汤桥的东桥头。

激战至15日5时许,8纵71团7连指导员终于在歼敌180余人后胜利攻占金汤桥东桥头。这样西进的7纵、8纵与海河彼岸东进的1纵、2纵兄弟部队在金汤桥胜利会师,实现了“东西对进,拦腰斩断”的战前部署。

“固若金汤”的天津卫解放军29小时就攻克了,原因是......

活捉陈长捷,29小时解放天津!

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部位于现在的八一礼堂附近。1949年1月15日凌晨5时许,我军突击部队进至敌人的核心区边沿。副连长徐恒吉带领2排,首先冲入敌司令部北门,但他身负重伤, 倒下了。副排长邢春福高喊一声:“跟我冲! ”全排一拥而入冲进了楼房。战士们从楼下打到楼上,又从楼上打到楼下,不一会儿就俘虏了50多个敌人。正在这时,天津地下党、陈长捷的警卫连连长王亚川跑来说:“不要管俘虏啦,快到地下室抓司令官去。”

得知陈长捷等正躲藏在院内的地下室,邢春福率战士王义凤、傅泽国冲入地下室。王义凤等人高举手榴弹威严地命令:“放下武器,解放军宽待俘虏!”有几个家伙吓得直哆嗦,举起手来哀嚎着说:“别打啦,我们投降! ”正要把这些人带出地下室时,傅泽国、王义凤注意到一扇挂着军毯的房门里面有嚷嚷声,就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冲进屋内,见几个军官正在撕毁文件。在微弱的灯光下,里面有三四个将军,其中一个胖胖的、中等身材的就是陈长捷。

王义凤上前收缴他们的手枪,一个将官说:“弟兄们,我们交枪,最好请一位军官来,我们交待一下,通知部队别打了。”随后,邢春福向上级汇报了活捉陈长捷的消息,副营长朱绪清也带来了国民党司令部的电话员、无线电员二人,命令陈长捷当场下令通知所属的天津守军“立即停止抵抗,全部投降”。15日下午3时,经过29个小时的激烈战斗,天津这个坚固设防的华北最大的工商业城市解放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航天君官微

航天君官微

发布航空航天类、军事类消息。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