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民国美色珐琅彩盘奇遇记(九)

民国美色珐琅彩盘奇遇记(九)
2021年03月21日 22:49 新浪网 作者 冯玮瑜

  看冯玮瑜亲历故事,洞悉艺术品投资先机

  书接上一回,且说张宗宪和李艾琛在场上争完拍品后,还互不服气,在拍场门口还要挥拳相向干上一架时,硬是被旁人拉开了。这场世纪大战在一触即发时哑了火。

  想想挺遗憾的,当年就不该拉开。如果我在现场,一定鼓动三寸不烂之舌撺拔他们火拼,看看平日衣冠楚楚、一派绅士风度的两大藏家你拉我扯,拳打脚踢,互相揍个鼻青脸肿,那是多么有趣!为争拍品打架固然有失斯文,不过,或会成为收藏史上的美谈也说不定。

  

著名古董商张宗宪先生与冯玮瑜合影

  场上拼资金,场下拼老命,当年让两大藏家争个你死我活的豇豆红目前市场价还在二百万、三百万之间徘徊,而同场上拍的一件两人都没看上的珐琅彩锦鸡牡丹双耳小瓶当日成交价只有一万六千英镑。时移世易,当年双方都看不上眼的珐琅彩小瓶,在2005年再次出现在拍场时,被香港永宝斋主人、著名中国古陶瓷鉴赏家翟健民先生以1.1548亿港元为他的客户竞得,刷新当时全球清代瓷器最高拍卖价,并改写了当时亚洲单件艺术品的拍卖最高价。

  

乾隆御制珐琅彩锦鸡图双耳瓶

  

著名中国古陶瓷鉴赏家翟健民和冯玮瑜合影

  风水轮流转,世事无绝对,今天这只明早期的黄釉盘跟九哥过招,以后一定还碰到跟九哥在拍场上一争高下的时候,这个白脸男子是否又“绝对不举了”?——绝对不会!我心里明白得很。那么风流倜傥的帅哥,怎会“绝对不举”呢,罪过呀罪过。

  晚上11点多,张志大哥在朋友圈里发个微信说:“有人深夜硬是不走,闹着哭着,非得我生意开张不可。”我一看照片,不就是九哥吗? 张大哥下午不是义愤填膺说要揍他的吗? 晚上俩人就买卖做成了。哈哈,收藏这个江湖啊!这些人哪!哈哈……

  不出数月,江湖传言,九哥离开上海匡时恢复自由身了,少年弟子江湖老。我在2018年春拍期间碰见过他多次,每次他都匆匆忙忙的,我觉得这才符合他的性情,这样的日子他会过得更舒心,愿你归来,仍是少年。

  

北京保利拍卖现场

  2018年6月20日的北京保利拍卖夜场“什袭之藏——马钱特九秩晋三甄选清瓷御窑隽品”专场,他果真又跟我争过同一件拍品,可惜我们两人都没能竞得。九哥在拍卖厅门口还挺遗憾地对我说:“你真有眼光,那东西多好啊!我虽然没举到,可你应该再多举几口价,你是藏家呀。”

  幸亏他没有“再也不举”,我就放心了,拍场的游戏规则是公平竞争,价高者得。想想这么多年里,虽然我们连坐在一起吃饭只有寥寥数次,可每当想到他一拍一送的情义,心里就暖暖的;回想他跟我竞价时绝不容情,内心的抱怨早已烟消云散;想到他重出江湖,依旧纵横拍场,真为他活出自我而高兴。

  场上是对手,场下是朋友,哪有什么化不开的怨恨呢,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劫尽余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我跟九哥依旧是好朋友。

  

韦九谷与冯玮瑜合影

  这只民国珐琅彩瓷盘的故事还没结束,精彩的故事还在继续。

  请接着看下一篇。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