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晋古偶男主被集体吐槽“颜值”,中小古偶剧还能逆风“翻盘”吗

新晋古偶男主被集体吐槽“颜值”,中小古偶剧还能逆风“翻盘”吗
2021年09月12日 22:46 新浪网 作者 娱乐独角兽

  文 | 何西窗

  “最近的古偶男主们,太丑了。”

  谁能想到,2021年上半年古装剧市场还因为小体量古偶剧《御赐小仵作》迎来了一波盛赞,下半年古偶剧就集体翻车了,男主颜值则成了“重灾区”。

  从金瀚、彭小苒主演的IP改编剧《君九龄》到《逢君正当时》《花府小姐要出逃》《春来枕星河》等小体量古装甜宠剧,男演员古装扮相无一例外遭到了观众吐槽,各类社交媒体平台不约而同发布了感慨,“这一届古偶男主真的不行”。

  

  虽然此前《云中歌》《锦绣未央》《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宸汐缘》等大体量古偶剧中,杜淳、吴建豪、赵又廷、张震等男演员的古装扮相也曾被吐槽过颜值不过关,但是其中一部分凭借过硬的演艺能力实现“整容”,成功在后期“真香”,而市场上大部分对于男演员古装扮相的声讨也只是过过嘴瘾,兴致过后也就无人问津,少人将这种扮相问题真正搬上台面。

  但是今年下半年,一连几部古偶剧男演员扮相翻车,翻车程度之严重、翻车频次之繁多,让行业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古装剧市场上中青代男演员扮相滑铁卢,似乎不仅仅是剧组审美问题,而成为影视行业男演员断层的具象化显症之一。

  而对于优爱腾芒等主流视频网站而言,这似乎也是一个警示。中小体量的古偶剧一直是平台以小搏大收割用户流量的重器,从2020年的《锦衣之下》《传闻中的陈芊芊》到《琉璃》,古偶剧在原生IP的支撑下,当演员选角和剧集质量达到观众的预期,作品就能以黑马之姿在影视市场杀出一条血路,成为当季王者。于是当出现一个爆款作品之后,同类型古偶剧开始迸发。

  但现在古偶剧男主的颜值滑坡与舆论调侃,让行业意识到,以小搏大的便宜生意是可遇不可求的,而现在想以低成本炮制一部黑马作品并不容易。

  古偶男主颜值不达标,作品“塌方”一半?

  甜宠剧大行其道那几年,市场上一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男主不帅,先扑一半”。这个定律放在现在的古偶剧上,同样适用。

  观众对影视作品已经有了相当成熟的内容审美与市场认知,对于不同类型题材、不同制作体量的作品,有不一样的标准。

  以最近几部热播的剧集为例,正午阳光拍摄的《乔家的儿女》,被认为是Q3季度的头部家庭剧,观众对这部剧集的期待是品质、真实、有共鸣感与代入感,所以关注的是剧集情节、演员演技等;而企鹅影视出品的《云南虫谷》,作为天下霸唱《鬼吹灯》系列的改编网剧,观众对其要求是还原原著,角色还原,特效精准;爱奇艺出品的《周生如故》,改编自墨宝非宝的小说《一生一世美人骨》,典型的古装偶像剧,这类剧集观众可以容忍制作上的粗糙,可以理解情节上的些许理想化与悬浮,但核心要求是男女主角必须让人有“嗑糖”的冲动。

  

  这个标准也基本是所有古偶剧所需要的。而这个标准里,对男女主角的最大诉求是符合观众审美。但这并不是硬性要求演员一定得具备怎么样的外貌条件,而是一个大范围内的达标。

  如以《锦衣之下》《大唐荣耀》等古装剧获得观众认可的任嘉伦,他被粉丝热情地吹捧为“古装扮相最好看的男演员没有之一”,但审美是多元化的,依旧有一小部分观众无法完全get到这个点,可这显然不妨碍任嘉伦演绎角色,他的演技与仪态、乃是频上热搜的“眼神戏”,能够统一观众审美,不妨碍公众对着陆绎与袁今夏姨母笑,为珍珠与广平王虐心大哭。

  

  更严重的案例出现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宸汐缘》里。赵又廷的夜华扮相从曝光开始就被粉丝吐槽,张震的九宸则暴露了男神让人忧心的发际线,但是剧集播出后,二者凭借演技弥补了扮相上的不足,成功让观众“真香”。

  

  观众对于古偶剧的要求,一方面是视觉上的享受,俊男靓女谈恋爱总是让人愉悦的,人工糖精只要够甜也无伤大雅,更深一层追求的是作品能够讲述一个真正打动人的爱情故事,男女主角在剧集能产生化学反应。这两者是互补的,当前者无法完全满足观众之时,后者以品质进行弥补,当后者崩坏之时,总有颜值撑着。

  而目前出现的古偶男主颜值滑坡案例,让人担心的是剧集品质恐怕需要达到一个相当的高度,才能弥补男主剧扮相上的不足。《君九龄》中金瀚的扮相被观众诟病,“如果我中了彩票,我已经把所有钱拿出来给男主换脸”“跟这样的男主对戏,还真是辛苦女主了”。

  

  《逢君正当时》中由黄天崎担纲男主,虽然是小体量甜宠古偶,观众预期已经很低,但依旧不能接受男主扮相,“已经不指望剧情了,但是古偶剧的男主角对颜值完全没有要求了吗!”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花府小姐要出逃》《春来枕星河》《将军家的小狐仙》等一系列低成本古偶剧中。“不是所有的男演员都适合古装扮相,剧组还是长点心吧”。

  主角扮相不符合观众审美,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观众对于剧集的第一感观,虽然头部古偶剧中也有凭借剧情与演技完成逆袭的案例,但是中小成本古偶中,剧情本就是博君一笑的下饭类型,一旦审美塌方,少有能够凭借质量翻身的作品。

  古偶剧质量参差不齐,以小搏大的奇迹还有多少?

  中小成本古偶剧被吐槽男主颜值集体翻车,这也让行业意识到古偶市场上想要完成一桩以小搏大的流浪生意,并不容易。

  德塔文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影视市场上古装偶像剧超过60部,而这其中能够成功收割热度的作品屈指可数。德塔文古偶剧排名中,前两位是大体量男频IP改编剧《斗罗大陆》与《赘婿》,第三名是“夏日限定剧”《山河令》,而真正以女频IP改编或原创女性向题材突出重围的是小成本剧集《御赐小仵作》。

  

  而如《长歌行》《千古玦尘》《有翡》《上阳赋》等大体量女频古偶剧,虽然都引起了一定关注,但是声量不及预期,并没有出现热度破圈性的作品。瞄准女性市场的古装剧的似乎进入了瓶颈期。

  或许也是大体量女性古偶剧反响不如预期,影视行业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中小体量剧集上,如《御赐小仵作》《遇龙》《清落》等小体量改编剧集,同样背靠网文言情IP,但是投入成本、制作水准、演员卡司等整体下降。

  

  这一方面有得益之处,小体量古偶制作成本下降,同时观众对于剧集预期不会太高,对剧集要求是配合下饭或者碎片化时间休闲放松,不介意俗套剧情或者人设夸张,所以当作品质量达到及格线,就容易产生黑马作品。此前的《锦衣之下》和《御赐小仵作》等,皆是达到了“甜品剧”的基本标准,成为古偶市场上的黑马作品。

  但另一方面,古偶剧尤其是小体量作品也容易成为烂剧跑马场。观察2021年古偶剧口碑评价,大体量剧集豆瓣评分超过8.0 的作品屈指可数,大部分作品都在5-6分之间徘徊,而中小体量作品口碑更为极端,如《玉楼春》《与君歌》等作品,均为超过5分,被吐槽的《春来枕星河》《逢君正当时》等作品,还未开分。

  

  这或许也让各类平台与视频平台有了警觉,古偶剧市场正在逐渐细分化、垂直化,大体量剧集不一定能够撬动大众市场,同时承受着相当的监管风险,而小体量剧集覆盖受众有限,质量参差不齐,黑马作品可遇不可求。

  艺恩数据显示,从7月至今在线播放的古偶剧达到9部,这其中除了《御赐小仵作》与近期播出的《周生如故》获得了口碑认可,其它剧集无论是热度还是质量,都不算十分乐观。

  

  在《御赐小仵作》的豆瓣评论区,有网友呐喊道,“我只想对投资人,赞助商们说一句:我们真的不傻,我们有审美,只要剧做的够好,一定会发光,不是靠一些没有演技的流量演员。”这句话在此后的古偶剧中依旧适用,甚至于还需要扩充一句,“找些真正适合演古装剧的演员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