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不会恋爱的我们》:金晨+王子异的姐弟恋,俗套还是“上头”?

《不会恋爱的我们》:金晨+王子异的姐弟恋,俗套还是“上头”?
2022年02月16日 22:57 新浪网 作者 娱乐独角兽

  作者:糖炒山楂

  “2022了居然还有摔倒了两个人亲在一起这种剧情,离谱。”

  “挺好的下饭剧。单方面宣布2022甜宠姐狗天花板预定。”

  ……

  人气浪姐金晨和偶练弟弟王子异,简直是现实版的姐弟恋素材。日前时尚芭莎为两人拍摄的一组杂志图,眼波流转间的氛围感,更是让网友大呼“太可了”。

  

  2月8日,由两人主演的《不会恋爱的我们》在优酷开播。营销全力加码,期待值拉满的该剧,快速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更新日连续登顶猫眼专业版剧集热度日冠,非更新日亦稳居榜单前列。不过,它并没有享受到大众市场对甜宠剧的“普遍宽容”,而是正在遭遇口碑层面的冰火两重天。

  批判者对剧中摔倒亲吻、搬家必邻居、酒醉必同床等套路情节表示接受无能,烂俗、工业糖精消耗了题材好感度;支持者则表示“莫名其妙上头”、“好磕”。对于金晨和王子异的争议,同样普遍存在:一种声音认为高度适配、本色出演,另一种则是从演员外形到演技上全方位的质疑。豆瓣上,一星和五星对立存在。

  

  《不会恋爱的我们》的故事并不算新颖:无心继承家业的顾嘉心(王子异饰演),被母亲强行安排给公司总经理赵江月(金晨饰演)做助理,并由此展开了一段爱情故事。霸道女总裁、年下小助理、完美适婚男的设定,我们大概可以在《下一站是幸福》《理智派生活》等剧中看到影子。

  究竟是市场对小成本甜宠剧的期待值过高、标准过于苛刻,还是工业糖精腐化了内容制作,“将观众智商按在地上摩擦”?但可以肯定的是,刚刚享受到红利的姐弟恋题材,正在走进无休止的套路里,而这也远不是演员们的安全区。

  爱情职场化的新颖,陷入三流偶像剧的烂俗套路?

  这是一个一眼就能看到结局的故事,不过也有它的新颖之处。比如整个故事通过一个社交软件恋恋笔记将爱情与职场紧紧嵌套,构成了一个微妙的场域。赵江月是公司总经理、也是恋恋笔记的负责人,而一心想要逃离公司的男主顾嘉心在直播间戳破了其单身、恋爱小白的事实,也让其被迫立下了三个月脱单的誓言。

  只是这份新颖后续却出现了走偏,编剧向其中填充了太多烂俗套路和不合情理的情节。职场上,办公室扮鬼跌倒必亲吻、使用竞品公司的小程序等,设定之离谱让人无语。下班后的搬家必邻居暂且不提,收错蛋糕快递直接吃掉、深夜闯入女上司家里等,也略微引发了心理不适。

  

  姐弟恋的美好之处,往往在于其塑造的弟弟形象,满足了大量单身女性更美好的爱情想象,更年轻帅气、更浪漫忠勇等。《不会恋爱的我们》将赛车手、富二代、恋爱达人等特质融于一身,小狼狗和小奶狗无缝切换,本是不错的人设,但却被各种微小细节所破坏。男主好感度在追剧伊始,便骤然下降。

  而套路化的情节、以及为了推进爱情而忽视了合理性,都让该剧在一开始就劝退部分观众。这或许是甜宠剧过去一段时间的通病,但当下,观众对甜宠剧的审美已然不只是“磕糖”,故事的完整性、逻辑的自洽性同样重要。为了撒糖而撒糖的工业糖精,正在被厌弃。

  顾嘉心热情充当赵江月的爱情导师,并为之安排了一系列约会体验式教程,由此展开的爱情火花是足够的。重穿校服体验学生时代的心动、一些包括肢体触碰沟通技巧在内的爱情课程,也在两个人的演绎下产生了喜剧性的效果。爆笑之余,又有点微妙的甜,爱情萌芽、暧昧时期的甜。

  

  其实,电视剧是有野心的:不断铺陈开的赛车手支线,让男主的形象逐渐丰满;4组CP线,如追星女孩和青梅竹马之间的双向暗恋、霸道总裁和勇敢追爱的富家女的“爱情loser”组合,还有离异女主播和离婚律师之间的火花,各有特色。这也是当下电视剧中最常用的正面塑造和群像塑造。

  只是铺陈不到位就着急展开的支线剧情,破坏了甜宠剧的叙事调性和撒糖密度,而贪多的结果往往是让每对CP的爱情浓度都不足够;赛车线和情感线的割裂感、以及各组CP之间的弱关联,也是电视剧在处理各种支线时出现的问题,借用网友的话来讲就是“辅线情感马上快进,丝毫不影响剧情”。

  

  高举现实主义旗帜的当下,电视剧当然试图通过一些台词和情节来触碰现实。比如剧中多次强调的大龄单身优秀女性的爱情难题,被迫“宜室宜家”的相亲现场、被各种鄙视的红娘网站等;以及通过赵江月之口输出的优秀女性的爱情观点等,同样戳中了很多观众。

  将爱情难题职场化的新颖设定,最终却走入了三流偶像剧的烂俗套路里,情感推动全靠偶然,摔倒接吻、搬家邻居、英雄救美、心仪女孩求租等,难免让人唏嘘。而最新播出的剧情中,互通心意的两人也开始了高能撒糖阶段。这会是剧集口碑的转折点吗?仍待观望。

  不过由此我们也看到了姐弟恋题材浪潮下的“市场速成心理”。看似是原创剧本,却不过是新瓶装旧酒,同质化的设定、并不扎实的故事,成为这一题材爆款缺失的最重要问题。姐弟恋题材正在成为新时代的“样本戏”。

  人气浪姐&偶练弟弟,姐弟恋到底是虚火还是真旺?

  《2021中国剧集艺术与产业发展报告》指出,甜宠剧受欢迎程度高,平均播映指数连续四年高于网络剧平均水平。对应到《不会恋爱的我们》中,虽然口碑冰火两重天,但市场热度仍然居高不下也印证了这一点。这也是国产甜宠剧在2020年的短暂下滑后再度昂扬发展的原因。

  而一个共识是,无论是传统的霸道总裁爱上我,还是姐弟恋题材兴起后的小狼狗、小奶狗系列,归根结底市场看的还是两位演员的CP感。《不会恋爱的我们》亦是如此,社交平台上不止一位网友表示:“如果不是金晨和王子异自带热度,这部剧大概率沉了”。

  金晨和王子异并非市场头部演员,但两人在综艺、电视剧中同样积累了不小的关注度。金晨的四次注意力巅峰,分别是《舞动奇迹3》冠军、《无心法师》中的李月牙、《乘风破浪的姐姐》中的人气浪姐,以及《隐秘而伟大》中的沈青禾,市场由此见证了她的舞蹈功力、初露锋芒、“姐姐魅力”和演员功力。

  

  出道十余载,“演员金晨”终于被看见,也开始触摸头部项目,但大多并非扛剧一番。《不会恋爱的我们》虽是网剧体量,但站在甜宠剧、姐弟恋频频以小博大的当下,同样是有一定重要性的。她所饰演的赵江月,被很多人视为本色出演,自带女霸总气质、颜值穿搭在线,偶尔的搞笑片段里又隐隐暴露了“金大喜”本色。

  王子异出道于《偶像练习生》,仅有的两次电视剧经历也都献给了姐弟恋题材,《怪你过分美丽》豆瓣评分7.7分,他所负责的正是和秦岚的姐弟恋支线,本色出演男明星。如今在《不会恋爱的我们》中,虽然表演不太稳定,甚至略显表面化,但小狼狗气质、赛车手气质等,还是让人感慨“被装到了”。

  

  很显然,演员与角色的适配度是高的,更重要的是,两个人间的CP感是足够的。水龙头湿身诱惑、校服狂奔、怕黑等情节,不断让网友表示“磕到了”;诸如首次见面摸身材、深夜闯入女上司家里等情节,虽然不甚合理但同样火花四溅,化身霸道总裁的高尔夫球场守护、英雄救美等情节,更是CP感标配。

  无论是对于金晨还是王子异来讲,这应该都是一次表演安全区里的尝试。忽视两人流量明星身份所带来的极端性争议,以及对外貌上的抨击,金晨和王子异的出演对于《不会恋爱的我们》来讲,无疑是加分项。但姐弟恋题材会是上升期演员的加分项吗?恐怕是个疑问。

  

  2020年《下一站是幸福》的火爆,让宋茜、宋威龙快速火遍全网,跻身85花和当红小生之列,前者更是凭借此成为新一届金鹰女神;在此之后,市面上虽然集中涌现了诸如《理智派生活》《假日暖洋洋》等姐弟恋题材,但播出后皆未达到“爆款级别”,对演员的助推作用,亦没有再出现《下一站是幸福》同等级别。

  换言之,对于如今的金晨和王子异来讲,这次安全区范围的尝试,惊喜是有的,但影响力也是有限的。就像时尚芭莎的杂志图将无数人引入了电视剧中,但真正让观众驻足的还是内容本身,姐弟恋题材对演员的助力,仍然取决于内容本身的出圈程度。

  回到2022年,在经历了前两年的普遍追逐和头部演员下场之后,或许时候去审视一个问题:缺少爆款的姐弟恋题材,究竟是虚火还是“真旺”?在此之前,所谓的题材红利都是虚的。目前市场待播的姐弟恋题材还有《爱的二八定律》《爱情应该有的样子》《爱情而已》等,而这个问题也终将触及答案。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