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滕泰:我为什么支持改革公积金制度?

专访滕泰:我为什么支持改革公积金制度?
2020年02月13日 20:13 新浪网 作者 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客户端2月13日电(宋亚芬)近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建议,为了解决疫情带来的经济问题,建议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该观点一出随即引发争议。综合来看,专家学者大都发声支持,而普通网友们则大都反对。这是为什么呢?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也是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的支持者,但同时他也提出不能简单直接取消,而是要将员工缴纳的住房公积金转工资及有关住房公积金贷款需要替代性补偿措施等改革建议。但他为什么总体上支持取消这一制度?他又如何看待网友们反对的声音与顾虑?中新经纬客户端特别对他进行了专访。

问:住房公积金在中国房地产市场曾发挥过重要的作用,当时出台的背景是什么?您为什么认为现在已经不合时宜?

  答:住房公积金无论对于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发展还是对中国居民购房支持,都曾经发挥了非常大、非常积极的历史作用。中国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开始于20世纪90年代初期。那时候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还没有形成,中国的居民收入比较低,房价也比较低,老百姓的储蓄也不够多。所以引进了住房公积金制度,极大地提高了居民的购房能力,也支持了当时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培育和形成。除了基本公积金之外,有些地方的国有企业还曾给员工发放补充住房公积金,所以曾经对于支持职工买房起到很大的支持,发挥了积极的历史作用。

  但是时过境迁,在20多年以后的今天来看,住房公积金制度对老百姓买房子的支持力度已不如以前。首先,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居民的家庭储蓄积累到一定的规模,储蓄存款已经是购房的主要资金来源。此外,商业银行的住房按揭贷款,也成了居民购房的另外一个重要资金来源。住房公积金在其中所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小。

  而对于员工而言,工资中扣除了税收、各项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后,减少了当期收入;对其企业而言,大量与员工报酬相关的实际支出,没有到员工手中,实际激励作用下降;从宏观上来看,《全国住房公积金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到2018年年底,住房公积金缴存总额145899.77亿元,提取总额87964.89亿元,缴存总额扣除提取总额后的缴存余额为57934.88亿元,巨额资金闲置对国民经济是巨大的效率损失。

问:现在公积金的支取越来越方便,在很多人眼里这部分钱更像是暂时存在公积金中心的另一部分收入,因此很多大众是不支持取消公积金的,您有没有听到这种声音?您是怎么看待大众的这种想法?

  答:这恰恰说明住房公积金的存在已经偏离了原来的功能,实际上变成了员工的工资性收入的一种变形方式。这种情况下,既然是收入就应该把它显性化,把员工缴纳的部分直接转变为员工的工资,而不能简单直接取消。直接取消了,那肯定是有人反对的。

  从具体改革步骤上,取消和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也不能太快,不能一步到位。比如,第一步可以降低住房公积金的缴存比例。然后再尽快地讨论取消过程中的一些具体补偿措施,比如,员工个人缴纳的住房公积金要以工资的方式返还给员工。

  在当前受疫情冲击的情况下,很多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经营困难加重,此时无论是企业还是员工,都应该从一个共同利益的角度考虑问题。实际上,大部分企业家缴纳了公积金以后,肯定在实际工资中综合考虑,也就是变相地降低了员工的实际工资。反过来,如果在企业经营压力越来越大的阶段,让企业将这部分钱转化为给员工的工资,一方面增加员工当期收入,另一方面企业也减少些负担,只要企业的中长期发展得到保证,那么对员工的长期利益也是有好处的。

  从长远来看,一个国家的工资水平,并不是在一个固定的蛋糕上在企业和员工之间静态博弈的结果,而是取决于劳动者素质、贡献和劳动力市场竞争,以及企业的发展前景。长期来看,既然总体支出是企业决定,那必然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如果企业经营状况不好的情况下,不取消公积金,员工也不一定多拿;如果企业经营状况好,取消了,员工也不一定少拿。总体来看,在经济平稳增长,企业有发展前景的情况下,员工才能够得到更多的激励。当然,任何改革都是有成本的,尤其是触动已有“蛋糕”的改革,必须得做妥善利益补偿和替代性的制度安排。

  总体来看,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是大势所驱。一个在居民购房中已经起不到很大作用的过时制度,又不符合国际惯例,而只是一个工资变形方式,且有很多的沉淀成本,这样一种制度早晚要被淘汰。

问:公积金贷款利率现在明显低于商业银行住房贷款利率,这对很多普通人来说大大减少了购房成本。虽然房价很高,但通过组合贷的方式实际也能满足购房价格提高后的需求,这也是很多人不愿意取消的原因,这么看作用还是很大的,您怎么看?

  答:住房公积金贷款确实比一般的商业性贷款要略低一些,但还是贷款,也是要偿还的,其利息收入还要支撑庞大的相关管理机构运转,且住房公积金贷款的实际规模相对于商业银行住房按揭贷款或居民储蓄购房支出而言,所占比例较低。如果住房供给金制度取消,可以考虑用政策型银行的其他补偿融资方式,更精准地给购房者提供支持。

问:不可否认,公积金确实可以降低企业的成本,2019年国家也进行了下调,您认为力度还不够是吗?

  答:住房公积金下调乃至取消,作为降低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负担的组合措施之一,应该能对降低企业运营成本起到一定积极作用。

  近年来,很多民营企业、中小企业面临着诸如土地的成本、资源环境的成本、资金的成本、劳动用工的成本的上涨等供给侧的长期压力,有的也面临着诸如出口增速的降低、城镇化速度放缓、快速工业化进程已过等需求侧的长期问题,同时,还有面临这一些体质性和周期性的问题,以及诸如去产能、去杠杆等政策性影响的问题,如今又面临这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很多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经营越来越困难,有的正在走向亏损、乃至破产的边缘。

  考虑到民营企业占了中国就业的80%和新增就业的90%,尤其是很多中小微企业更是解决就业的主力。此时出台系列措施支持这些企业,实际上主要就是为了保就业,只有保就业稳定,才能保住大部分员工的稳定收入。

  由于整个2月份大部分行业的经济活动都处于停摆状态,而企业的人工成本、五险一金、住房公积金是构成企业成本的主体,这种情况下,给企业减负就变得非常非常迫切,除了专项政府财政补贴支持,减税降费,降低融资成本之外,对于企业必须支付而职工短期也拿不到的缴费项目进行改革,目的不是为了保证企业赚钱,而是保大批中小微民营企业的生存。

问:完全取消的话,相当于职工实际收入下降,您认为应如何缓解民众情绪,以及补足这部分损失?

  答:改革乃至取消公积金制度是一个大的方向,短期的话,我觉得操作上可以分三步走:

  第一,在大部分行业都停摆的情况下,对受疫情冲击严重的中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应暂缓缴纳2月份住房公积金;第二,应适当下调住房公积金的缴存的比例;第三,讨论、设计补偿和替代方案,逐步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确保把原来员工个人缴纳部分足额以工资方式发放给员工。同时,设计政策性优惠贷款等替代住房公积金贷款,还可以出台更多的公租房、廉租房来解决中低收入和的购房问题。

  总之,改革必然会涉及到短期利益的调整,改革的目的不是减少工人的收入,而是要有利于企业生存和中国经济中长期的发展,只要总的蛋糕能够做大,中长期各方都应该受益者。

  最后,还要强调一下,尽管新冠肺炎疫情不会改变中国经济中长期的发展趋势,但不能忽视短期冲击应影响。除了出台稳增长的系列政策之外,还应该抓住时机提高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水平,加快推进经济结构转型和相关领域的市场化改革。不论是疫情的冲击,还是一系列改革的成本,都不能任由其冲击一线中小微企业等经济薄弱环节,更不能冲击工人或中低收入者等或弱势群体,而应该按照效率和公平原则由全社会来共同分担,共同抵御风险。从长期来看,真正切实降低企业成本,除了减税降费,还需要深化土地制度改革,深化金融供给侧改革,减少土地、金融等垄断部门的超额要素报酬,增加劳动者、知识者、技术者、管理者等要素报酬,才能让中国经济行稳致远!(中新经纬APP)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是中国新闻社创办的财经新媒体,致力于为海内外用户提供最权威的实时财经资讯。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