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坑儿子专业户”张健的浪荡情史,和张若昀“反目”之间的瓜

“坑儿子专业户”张健的浪荡情史,和张若昀“反目”之间的瓜
2021年05月02日 07:28 新浪网 作者 麦叔Crypto

  2019年,张若昀和唐艺昕,结束10年长跑,在国外举办了婚礼。

  婚礼上,许多亲朋好友,纷纷送上了祝福,但眼尖的人发现:张若昀的父亲张健,缺席了。

  

  知道内情的人,都晓得,张家父子历来不太和睦。

  可是,没有想到,在这边高高兴兴举办婚礼的张若昀,却在婚礼当天,被曝自己和父亲的6000万财产,被冻结!

  

  张若昀知道消息后,心彻底寒了:别人个个都说他是“星二代”、“资源咖”,谁知道,这些年,自己是如何地艰难和痛苦?!

  01父亲出轨,从小被寄养

  1961年出生的张健,父亲是著名地质学家,算是出生在高知分子家庭。

  后来张健从商,生意做得还不错,成为了一个富商,很早就和张若昀生母黄鸣,结婚了。

  婚后,黄鸣在1988年,生下了张若昀。

  

  虽然,是已婚男人,但是,张健总改不了寻花问柳的习惯。只不过,每次都是玩玩,没有到离婚层面。

  这样一来,张健和妻子的关系,就变得很紧张。

  张若昀甚至在采访里说,“小时候,就没有怎么见过他们俩。”

  

  可见,那个时候,张健和黄鸣的夫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而张若昀只是他们婚姻失败的牺牲品。

  1993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张健认识了刘蓓。

  那时的刘蓓,外表清丽,气质出众,是京圈导演青睐的女演员。

  这张健一看到美女,就彻底把家中的妻子、儿子,抛在了脑后,开始疯狂地追求起了刘蓓。

  

  奇怪的是,刘蓓在知道,张健已有家庭的情况下,也欣然地和张健走在了一起。

  不久,鬼迷心窍的张健,想法设法地和妻子黄鸣离了婚。

  看到丈夫如此绝情,黄鸣没再留恋,但是她想要儿子张若昀的抚养权。

  本以为,张健出轨劈腿,移情别恋,不会和自己争夺儿子抚养权,可黄鸣错了;

  张健不仅逼黄鸣离婚,和刘蓓闪电结婚,更是和黄鸣,争夺张若昀的抚养权。

  

  几场官司打了下来,张健以比较优越的条件胜诉,黄鸣最终远走美国。

  本以为,张健辛辛苦苦地,把儿子的抚养权争夺到手后,会好好陪着张若昀,但是,他转手就把张若昀送到了父母手上,自己又潇洒去了。

  02不羁少年,倔强成长

  5岁的张若昀,自此之后,开始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别人的家的孩子,上下学有父母接送;张若昀只有爷爷奶奶;别人家的父母,都会去开家长会,张若昀只有爷爷奶奶去。

  

  从小离异,生母远走他乡,父亲的不管不顾,都让年少的张若昀,倍感孤独。他性格里的不羁和叛逆,也开始显现出来。

  好在爷爷奶奶,很疼张若昀,这让这个孤独的少年,有了心灵慰藉。

  虽然,生长于离异家庭,但是张若昀并没有自暴自弃,反而英语很优秀,每回考试都是140分以上。

  

  而他和演员的结缘,始于2004年,出演由高圆圆主演的《海的誓言》。那时候,张若昀刚16岁,在里面饰演少年欧阳正。

  第一次当演员,让张若昀对演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高三的时候,他立志要考北京电影学院。班主任在对他,进行慎重的综合考虑后,准他的假,并为他保留了学籍。

  

  老师的这个决定,让张若昀感恩至今。

  2007年,19岁的张若昀,成功地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

  彼时的张若昀,只是北影里毫不起眼的学生。直到2010年,父亲张健,要筹拍战争爱情题材电视剧《雪豹》,他的人生才出现了转机。

  03父亲提携资源,疑似为弥补

  2010年,22岁的张若昀,还在上大三。

  张健找到了儿子,邀请儿子出演《雪豹》里的角色刘志辉。

  《雪豹》一经播出,顿时引发了一波收视狂潮,更被媒体誉为近年来,不可多得的战争剧。

  

  这部剧,不仅捧红了文章、让张健跻身成为了一线制片人行列;而且张若昀也是因为这部剧,受到了广泛关注。

  彼时,许多人并没有注意到,张健和张若昀的关系。

  直到,2011年张健制片的《黑狐》,又找到了张若昀,并且让张若昀当了男主角,媒体们开始深挖他们之间的关系。

  

  不久,张健是张若昀父亲的事实,已经在网络上传开。

  或许,是为了弥补张若昀,也或许是为了肥水不留外人田。

  从2011年至2014年,张健让张若昀出演了《雳剑》、《风影》、《雪豹坚强岁月》、《恋歌》、《光影》这五部剧。

  尤其是,仅仅刚过了3年,张健就换汤不换药地,翻拍了自己的经典之作《雪豹》,并让儿子演周卫国一角,而备受争议。

  

  彼时,许多人开始戏谑地称,张若昀是“资源咖”、“带资进组”、“拼爹二代”。

  2014年左右,有网友暴露,《盗墓笔记》的张起灵一角,可能由张若昀出演。

  这一消息一出,引来原著粉丝和网友的抗议,他们觉得“拼爹”的张若昀,根本没有能力,胜任张起灵这个角色。

  网友的人身攻击,让张若昀痛苦不堪;而父亲在战争剧里,来回翻炒“回锅肉”,也让张若昀感到了反感和发展瓶颈。

  

  他觉得,再不离开父亲,自己这一生,都不可能拆掉标签;更不可能,有自己的一番作为

  于是,张若昀下了一个决心。

  04离开父亲,靠自己C位出圈

  三年内不与父亲合作,将自己的事业完全独立出来。

  

  事实证明,张若昀的选择是对的。

  离开了父亲之后,张若昀开始发力。

  2015年,《无心法师》热播,27岁的张若昀,因为在剧里,饰演的军阀张显宗,再次受到关注。

  他和陈瑶饰演的岳绮罗的情感纠葛,更是让观众津津乐道。

  

  第二年,也就是2016年,张若昀又和李易峰主演了,现象级革命剧《麻雀》;并因为此剧,获国剧盛典最具人气男演员奖。

  同年,他主演的悬疑刑侦网络剧《法医秦明》点击量突破12亿。

  

  28岁的张若昀,终于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实力证明了:他不靠爹,不拼爹,也可以闯出属于自己的天地。

  但是,他不想拼爹了,张健却想“拼儿子”了,正确地应该是说,坑儿子。

  05爆红时,被父亲拉下水

  时间来到了2019年,张若昀的事业达到了高峰。

  由他主演的《庆余年》,在全网引爆,刮起了一阵收视热潮。

  他更因为这部电视剧,获得第26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提名。

  

  另一方面,事业有成的他,兑现了当初的诺言,娶了唐艺昕,可谓是爱情事业的双丰收。

  但是,还沉浸在婚礼中的张若昀,却在婚礼当天被曝,自己和父亲张健的名下的6000万资产被冻结了!

  原来,早在2016年左右,张健在拍摄霍去病时,向华策影视借款,并未按时归还,导致华策影视,将张健父子告上了法庭。

  

  这只是,张健坑儿子的开头。

  2021年,3月左右,华策影视又把张健的梦都影视,告上了法庭,要求梦都影视偿还1.9亿的债款。

  起因是2016年,华策影视和梦都影业签订的《合作协议》。

  协议约定,梦都影业的核心演员,2017年至2019年间,由梦都影业核心艺人,出演华策影业投资拍摄的四部影视剧项目;每一项目酬金均为5000万元,总额为2亿元。

  

  但是第二年,也就是2017年,受到父亲牵连资产冻结的缘故,张若昀脱离梦都影业,自立门户。

  张若昀的离去之后,拍摄项目搁浅,张健的梦都影业,却拒不退钱,因此有了杭州仲裁委员会的裁定:

  解除《合作协议》,同时向华策影业返还1.29亿元,并支付违约金6813万元,共计19713万元,相关责任人承担连带责任。

  

  1.44亿元酬金,加上违约金,最终变成了1.97亿元。

  张若昀又被父亲捆绑还债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他在微博上直接怒怼:没签过约,未曾收钱。

  

  针对儿子的回击,张健也不甘示弱,通过媒体直接发声说,合约是张若昀微信授权签的。

  也就是说,所谓的《合作协议》,并没有张若昀的亲笔签名。

  之前是6000万资产冻结,现在是要偿还1.9亿巨款,张若昀想着父亲,这么多年的不靠谱行为,终于下定了决心,将亲生父亲告上了法庭。

  是什么,让张若昀这么狠心?

  06父不慈,子何必孝

  第一:张健情感烂账多,逼走母亲。

  张健婚后,移情别恋刘蓓,之后又再出轨别的女人。兜兜转转玩了一圈,又和刘蓓复婚重新在一起。

  父亲在情感上的始终乱弃,和女人们不三不四的关系,逼走母亲,让张若昀对张健的行为很是不耻!

  第二:张健成功夺得了张若昀的抚养权,却没有一天,尽过父亲的责任。

  让张若昀对父亲情感淡薄,这样一个不尽到父亲责任和义务的张健,在张若昀里,就是“他不配”。

  

  第三,张健多次因为资产问题,捆绑自己,拉自己下水,让张若昀对张健,失望透顶。

  所以,在许多网友骂张若昀狠心,不顾及父子亲情的时候,我想有一句话,或许可以送给这部分网友:

  莫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我想,若是父慈子孝,有哪对父子,愿意对簿公堂?

  当然,其中的纠葛和复杂性,只有当事人知晓。

  但是,作为公众艺人,起诉自己父亲的张若昀,无疑是给许多父母上了一课:孩子和你关系的好坏,透漏着为人父母的成功或失败与否。

  作者:墨墨

  编辑:麦子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