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爸爸你一定要活下去。父亲倒下后,15岁的我用柔弱肩膀扛起家

爸爸你一定要活下去。父亲倒下后,15岁的我用柔弱肩膀扛起家
2020年11月08日 18:17 新浪网 作者 镜瞰天下

  

  我叫冯梦瑶,今年15岁,是西平县高一年级的学生。如果不是父亲急等救命,如果不是陷入困境,我是不会提笔写下这封求助信的。在我的心目中,父亲就像一座伟岸的高山,像一把遮风挡雨的大伞。从我记事起,就没听父亲说过一个“累”字,他每天都在忙忙碌碌中度过。没有想到,我心目中的这座高山,现在却轰然倒塌。看着躺在床上的父亲和哭红了眼睛的妈妈,我心里如刀割般的疼痛。我现在只想自己能够一夜长大,能够来扛起这个即将倒下的家。

  

  我们一家住在河南省遂平县常庄乡徐楼村,妈妈王春霞今年44岁,父亲冯五炯今年45岁。如若不是父亲的意外,我们这个家庭也算是一个幸福的家庭。爷爷奶奶身体健康,爸爸妈妈勤劳能干,我和弟弟学习成绩也都不错。可是谁能想到,就在一家人平淡地享受着生活的幸福时,父亲却突然患病倒下了。图为父母的结婚照。

  

  2020年9月11日,对我来说是一个黑色的星期五。那天晚自习回到家就听到妈妈的哭声,看到我回来,妈妈抱着我哭得更凶。原来,妈妈刚接到电话,爸爸出了意外,在县城的医院里,需要转往市里的医院做手术。医生让准备3万元的费用,可我们家里只有5千元,妈妈跑了几家邻居也只借到3000多元,这才急得哭了起来。看着妈妈伤心的样子,那一刻我却很平静,擦去妈妈脸上的泪水后,我说道:“妈妈,哭有什么用,我们先去医院吧!”

  

  从我家到县城33公里,妈妈骑着三轮车一路狂奔,赶往遂平县人民医院。虽然我刚才表现得很坚强,但是坐在颠簸的车厢里,我却泪流满面,满脑子都是父亲的影子:从父亲教我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再到送我进学校的大门;从父亲把我抱在怀里转圈,到扶着我学走路,再到把我架在脖子上逛庙会。回忆着父亲的过往,再想想躺在医院里生死未卜的父亲,我心如万箭穿心般得难受,只能任凭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图为我在学校上课。

  

  晚上十点,我和妈妈才赶到了医院。在急诊室内,我看到了躺在病床上吸着氧气、头上缠满绷带的父亲。当时父亲意识还算清醒,看到我们进来,艰难地挥了挥手,嘴唇动着,却说不出来话。我拉着父亲的手,安慰他说:“爸爸,你一定会没事的,别担心,我和妈妈会想尽一切办法救你的。”听着我的话,父亲欣慰地流下了眼泪。

  

  由于父亲病情严重,在我和妈妈的陪护下,父亲连夜被救护车送到了驻马店市中心医院。父亲做完CT、磁共振等检查后,医生把妈妈叫了出去,告诉她父亲颅内出血,颅压过高,被诊断为闭合性颅内损伤,必须尽快做开颅手术减轻颅压。

  

  在缴了仅有的8000多元钱后,父亲被推进了手术室。我和妈妈依偎在手术室门外,焦急地等待着手术的结果。那一刻,我能感觉到妈妈的心跳得特别快,能感觉到她浑身都在颤抖。我也想了很多,父亲是我们这个家的顶梁柱,如果他倒下了,我就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来撑起这个家。

  

  在我和妈妈心惊胆战的等待中,父亲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医生说手术很成功,但是还要再做一个颈部支架的手术,让我们准备再次手术的费用。看着昏迷中的父亲,母亲再一次崩溃流泪。而我也忍受不住内心的悲痛,一个人跑到楼道里痛哭起来。图为我在给父亲按摩腿部。

  

  我当然知道母亲悲痛的原因,除了担心父亲的病情之外,我们这个家确实拿不出钱来给父亲做手术了。因为我们这个家本来就生活得很艰难,前两年父亲跟着别人做生意,亏了不少的钱,所以现在想再借一分钱,真的很难。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从那天开始,我再没看到过妈妈流泪,至少在我面前是这样的。为了尽快给父亲筹款做手术,妈妈去了医院旁边的工地打工。图为我和弟弟在家做饭。

  

  我没能等到父亲第二次手术就回了学校。当然,我接到的也是母亲打来报喜的电话,爸爸的手术很成功,让我安心学习。后来我才知道,是妈妈再一次跑遍了家中的亲戚朋友,才换来了父亲做手术的费用。

  

  父母不在的日子里,我和弟弟相依为命。每天早上我6点起床,烧水做饭,再准备好弟弟的衣服,叫他起床吃饭。晚上放学就飞奔回家,吃完饭后辅导弟弟学习功课。其实不是我坚强,而是我觉得爸妈不在,我就是一家之主,我必须要撑起这个家。图为弟弟在干家务。

  

  如果说悲痛是一面镜子,那里面肯定看不到我,因为它对我已经没有了反光的意义。虽然我才15岁,但是我却经历了太多的悲伤,感悟了太多不易。父亲的病也让我知道了,唯有一家人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幸福。但是,从父亲生病到现在已经花了家中所有积蓄,还欠下了亲戚朋友很多的钱。医生说我父亲后续的康复治疗最少还需要10万元,可是我们这个家早已负债累累,想凑齐这10万元,真的比登天还难。图为我在辅导弟弟学习。如果您愿意帮助这个董事的女孩完成救父亲的愿望,可关注镜瞰天下,私信作者。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