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抗癌11年我活成了标本,我要继续与病魔斗争,创造一个不死奇迹

抗癌11年我活成了标本,我要继续与病魔斗争,创造一个不死奇迹
2020年11月20日 19:59 新浪网 作者 镜瞰天下

  

  2020年11月11日,在母亲闭上眼睛那一刻,虽然我内心悲痛欲绝,但是我却如释重负,似乎身上的病痛也离我而去了。我叫熊海波,是一个恶性纤维肉瘤患者,我已经在抗癌道路上走了整整11年。从我患上癌症那一刻起,我似乎等待的就是这一天,因为我已经做好了追随母亲而去的准备。图为2020年11月15日,我在洗碗。

  

  和癌症顽强奋斗了11年,连医生都说我能活下来简直是一个奇迹,说我是一个活标本。可是我知道,支撑我活下来的唯一信念,就是病床上的母亲。母亲走得很平静、很安详。临走前母亲拉着我的手久久不放,却说不出话。我知道她想说什么,无非是想把那句已经重复千百次的话再叮嘱我一遍,让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图为我抱着母亲的遗像。

  

  之前我想过很多次,想着在母亲闭上眼睛那一刻,我该以什么方式追随母亲离开人世。可是我没有想到,当一个人真正想面对死亡的时候,会是那样的艰难。姐姐苦口婆心地劝导我,并把我接到了他们家,外甥寸步不离地守护我,让我竟然没有机会去实现自己的想法。图为2019年7月23日我和母亲的照片。

  

  在悲痛中煎熬了三天,面对着亲人的关怀,我释然了,告诉自己要活下去,不为别的,就为这份亲情而活。我告诉姐姐,当我写下这封求助信的时候,就是我重生的开始,我要继续与病魔作斗争,创造一个不死的奇迹。

  

  我出生于1979年,家住长沙市望城县农村,高中毕业后我就开始了打工生涯。打拼多年后,我回家建了房,并且于2008年结了婚。可是正当我渴望着一家人的生活能越来越好时,不幸却突然降临了。2009年,我发现背上长了几个红色的疙瘩,并且疼痛难忍。在医院做了检查后,我被确诊为纤维肉瘤,手术切除后的活检结果为恶性肿瘤。图为2018年4月23日,我和母亲在院子里晒太阳。

  

  在被确诊那一刻,我并没有惊慌失措,我觉得这一切仿佛都是命中注定的。因为我们家一直都被癌魔困扰着。先是奶奶因乳腺癌去世,2008年父亲又因甲状腺癌去世。所以我被确诊为癌症,也就不足为奇了。当医生告知我最多能活一年时,我就考虑要以自己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并且开始安排后事。我先是和妻子离了婚,并给姐姐留下了一封遗书,交代她在我死后一定要照顾好母亲和爷爷。图为父亲和奶奶的遗像。

  

  可是没想到,就在我准备好这一切时,一向疼爱我的爷爷,因为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悄悄地喝农药自尽了。爷爷的离去让我警醒,觉得自己不能太自私,我发誓一定要活下去,不为别的,就为母亲而活。因为,我不想让她再遭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

  

  在战胜自己心里的魔鬼后,我开始正确面对癌魔。当年母亲63岁,虽然她身体瘦小,却拉着人力车踏上了给我治疗的道路。 一开始,我的治疗还算顺利,但是却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而年迈的母亲为了挣钱给我治病,不顾自己身体羸弱,严寒酷暑,风雨无阻地去镇上卖菜,她觉得每多挣一分钱,就离我战胜病魔又近了一步。图为2018年春节,我和母亲的照片。

  

  2014年,我发生了第一次左肺转移。在医院的病床上,我郑重地签下了遗体捐赠书,我希望自己能为癌症研究贡献自己的微薄力量。这些年,我除了要饱受化疗药物的折磨,前前后后还因为癌细胞转移做了9次手术。期间遭受的痛苦和精神上的压力真是难以形容,而内心的那份痛,更是无以言表。图为我的遗体捐赠证书。

  

  2016年,为我劳累了两年的母亲倒下了。从此之后,患肺性脑病的母亲只能依靠呼吸机来维持生命。我每天忍着浑身疼痛为母亲做好一日三餐,喂饭、喂药,尽着我最后的一份孝心。虽然母亲每天被病痛折磨,虽然经历了多次病危,但是她老人家却一直苦苦支撑着,因为她心里放心不下我这个儿子。我和母亲相互鼓励、相互依靠,苦苦地支撑了四年多,最终母亲还是含泪离开了我。图为2019年12月,我坐在母亲床前。

  

  病友们都说,我能活到现在是肉瘤病人中的奇迹。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个奇迹来自于母亲给我的力量。母亲卧病在床的日子里,2台呼吸机白天黑夜轮着用。我每隔2个小时为母亲翻一次身,按摩一次,早晚各为母亲换纸尿裤一次。虽然母亲躺卧病床近5年,但是身上没有一块褥疮,房间里没有一丝异味。图为2019年4月,我和母亲在一起。

  

  2019年9月,我开始改用阿帕靶向药加PD1免疫注射联合治疗。但肉瘤靶向药属自费药,不能报销。每年的治疗费要20万以上。这些年我和母亲治疗的花费已经超过120万元,欠下了亲戚朋友40多万的外债。其实我现在之所以选择苟且偷生,最大的原因也是不想辜负亲戚朋友对我的期望,想凭自己的努力还掉一部分欠款。

  

  最近这几年,我和母亲频繁住院,我的病情也一次比一次凶险。而治疗费用更是一天天地累积如山。其实早在母亲病倒那一刻开始,我们这个家里就断了基本的生活来源。除了政府的低保补贴,全靠亲戚朋友的鼎力帮助,我才能走到今天。

  

  闭上眼,我的脑海里全是母亲的影子。小学时,母亲背着我上学;初中时,母亲早上五点多就起床做早饭;高中时,母亲每到周末都盼着我回家;在我确诊患癌后,母亲四处求助、借钱救我。如今母亲不在了,本是母子俩相依为命的家,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但是我必须坚强,再苦再难我也要坚持住,让母亲在天国得到安慰。

  如果您愿意帮助这个不幸的抗癌斗士,可关注镜瞰天下,联系作者。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