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23岁破产,20年后公司估值10亿却遭死亡威胁,他是如何扛下去的

23岁破产,20年后公司估值10亿却遭死亡威胁,他是如何扛下去的
2020年09月26日 17:02 新浪网 作者 冯仑风马牛

  文|风马牛 (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中秋将至,「鲍师傅」的月饼卖火了。与之相反的是,公司创始人鲍才胜却极其低调,几乎不接受媒体采访。前一段时间,风马牛走访了「鲍师傅」,并对鲍才胜进行了专访。

  1997 年,鲍才胜在河南做烘焙原材料生意巨亏百万、负债累累。在人生的至暗时刻,他始终不抛弃,不放弃,重新创办了「鲍师傅糕点」。 2017 年,「鲍师傅糕点」一夜爆红,顾客排队时间达到六七个小时,品牌估值超 10 亿元。接踵而至的是,全国突然冒出几千家山寨门店,鲍才胜被迫走上充满坎坷和无奈的「打假」之路。「打假」过程中,鲍才胜遭到恶意举报、被人包围、死亡威胁等各种残忍报复手段,压力巨大、夜不能寐,迅速衰老十岁以上。但所幸,他的勇敢和坚持最终使得「打假」全面胜利。为回报社会,鲍才胜承诺将所有「打假」获得的赔偿,全部捐赠出去。

  朴实的鲍才胜说:我就是一个农民,做糕点的,从来不把自己定位为成功人士,我没成功。我这个人比较乐观,对物质等很多东西看得淡。我感觉到自己做啥事都很坚持,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不会放弃。做生意遇到一些困难是正常的,如果感觉不正常那就是你抗压能力太差了。

  1

  上世纪六十年代,由于新安江水库的修建,鲍才胜的父母从浙江千岛湖移民到了江西省金溪县。鲍才胜的父亲是一位木匠师傅,他打造的家具在整个县城都非常有名。鲍才胜的母亲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

  1974 年,鲍才胜出生于金溪,他在隔壁县城资溪县上完中学。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资溪县在退伍军人的带领下掀起了外出做面包生意的热潮。他们亲帮亲、邻帮邻,传授技术、提供信息、扶助资金,迅速形成燎原之势。在那个大环境下,隔壁县城金溪县也开始有人加入到面包大军,鲍才胜的家人就是其中之一。

  据鲍才胜回忆,他的叔叔是整个家族中最早出来做面包生意的,大概是 1988 年。紧接着 1989 年,鲍才胜的父母也开始出来学做面包。1991 年,鲍才胜的父母在安徽开了一家面包店。

  鲍才胜表示:我从事面包生意十分早,1989年就开始学了。以前通过暑假,在我叔叔那帮忙干活,后来在自己家面包店。

  中学毕业后,鲍才胜先后在江苏、河南开过面包店。在他看来,做面包是一件很辛苦的事。鲍才胜激动地说,「刚出来开店的时候特别苦,经常干通宵。我们在江苏开店,过春节的时候有大量的生日蛋糕要做,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但和在农村相比,鲍才胜认为,那个年代做面包还是一件相对幸福的事。鲍才胜回忆:当时面包店少,跟在农村种地比较,做这行是很赚钱的。另外,做面包自己又有得吃,不用太阳晒。你想想我们在江西,七八月份将近 40 度的高温,凌晨三四点就开始起来割稻子。现在我们做面包都是在屋里,一般凌晨四五点钟起来烤面包,你要从现在这个生活来讲是很苦的。但作为一个农民的孩子,在那个年代干这种活还是很幸福很快乐的。

  鲍才胜年轻时

  1997 年,鲍才胜在河南郑州开了一家面包店,当时他还在做烘焙的原材料生意。据鲍才胜描述,那时候大部分人做烘焙的原材料都赚到钱了,包括他的亲戚,可是鲍才胜却把自己搞得倾家荡产、负债累累。

  鲍才胜反思道:我认为当时失败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自己太年轻了,才 23 岁,经验不足,亏了 100 万块钱。亏完以后,我立马就把面包店卖掉了,去还债。那时候压力巨大,经常睡不着觉,毕竟是农村出身的,在那个年代亏这么多钱,把父母所有赚的钱都亏掉了。我自己那时候也就是有几十万,大部分是借来的。

  艰难时刻,开明的父母安慰鲍才胜说,「男儿志存高远,亏了没关系,重新再来。」

  在父母的鼓励下,鲍才胜开始努力还债。他在河南信阳的一个小县城重新开了一家面包店,干了 4-5 年终于把债还清了。鲍才胜说:那时候面包店还是很好做的,不像现在竞争压力大,以前主要是胆子大,开下去几乎都有钱赚的,我还算是个有胆量的人。

  2

  鲍才胜的性格是个待不住的人, 2003 年还清债后,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到大城市去闯。那时候,鲍才胜心想:面包生意在北方的竞争力没有南方强,于是就先来到了北京。

  鲍才胜来到北京也是机缘巧合,他一边旅游一边找店铺。有一天,鲍才胜在朝阳区金台路偶然看到有一家店铺写到:此房不出租,请勿打扰!就这句话让他彻底决定留在北京。

  当时鲍才胜认为在北京一定有希望,他说:一般地方此房出租,那此房不出租说明租房子的人多,那我觉得能租套房子有可能就赚得到钱,所以我说一定要在北京。 留在北京后,鲍才胜人生地不熟,遇到很多困难和挑战。为了找到店面,他每天都要走几十公里,从早走到晚,到处去找。鲍才胜在北京开的第一家店在中国传媒大学附近,为了找到这家店面,那天下午,他从通州一路走到传媒大学。看到那家店面时,鲍才胜说:不管怎样,开起来,首先在北京落下脚。

  鲍才胜在传媒大学附近的这家面包店并不大,也就 60 平方米。刚开业时生意特别普通,几乎赚不了什么钱。鲍才胜回忆说:起初在北京那几个月还是很辛苦的,我记得真是,大热天的,天天上外面做蛋糕。后来看着生意不太好,自己就去琢磨,想办法,最终无心插柳研发出了「肉松小贝」这个产品。当然,我也经常做实验,自己研发产品也总是做到凌晨一点。

  「肉松小贝」出来后,顿时就火了,这款糕点的销售额占到整个店铺的一大半,很多人排队前来购买。当时鲍才胜既开心又惊奇,他认为这个产品肯定有戏。那时候面包店已经很多了,在北京国际或者国内的大品牌也都琳琅满目。于是在 2005 年,鲍才胜决定放弃传统面包店的经营模式,转型走特殊路线——开糕点店,做糕点。此后,鲍才胜将店名改为「鲍师傅糕点」。

  一直以来,「鲍师傅」都是单窗口的销售模式,因此遭到一些人的误解,认为它故意营造排队的现象。鲍才胜表示:其实是我们产能跟不上,为了保持新鲜度,我把大量的时间、人员放在生产方面,在很多地方,我们都生产不出来,太忙了,给大家造成误解。实际上,我们销售的速度是比一般糕点店更快,我们是流程化的,看到是一个人,其实是有四个人在卖,有的店是相当快的,你去看看,那是论秒算的。

  由于产品有特色,味道确实好吃,「鲍师傅」这个品牌很快在北京打响了,消费者的接受程度很高。 2014 年,鲍才胜在北京已经开了十几家店,并决定走出北京,去天津开分店。值得一提的是,「鲍师傅」在天津的店铺便创造了排队超过 7 小时的记录。

  在天津站稳脚跟后,鲍才胜又决定再战上海。2016 年,他一个人来上海找店面。鲍才胜说:在上海也找了好长时间,不熟悉啊。糕点和面包地域性很强,所以我们是一点底气都没有,不知道南方人喜不喜欢,我们就踏踏实实做好每一个准备工作。

  2017 年 2 月,「鲍师傅」在上海人民广场的第一家店正式开业。开业当天,便创造了排队四个小时的记录,立马引起自媒体的注意。随着众多自媒体跟进报道后,「鲍师傅」一夜爆红,排队时间达到六七个小时。

  2017 年鲍师傅上海人民广场店排队的景象

  关于在上海爆红的原因,鲍才胜说:其实最主要的是时机正好。那时候网红的实体店是很少的,在那个点上,新鲜事物就会有更多人关注。当然,说实在话,我们产品本身肯定是有吸引人的地方,不然的话上海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排队。

  实际上,自从「鲍师傅」引起自媒体关注的那刻起,鲍才胜一直是压着媒体的,他不希望被报道。鲍才胜表示:我不喜欢被报道,确切来说我很怕。因为网红别人会贴上标签,就说你红一下子,其实我对这个不是特别感兴趣。而且红了以后关注度会很高,甚至这个行业就会引起别人注意,跟风的就很多,我们压力就很大。我们当时还是比较低调,后来实在是人民广场那个位置的特殊性压不住。比如我们在天津排队排七个小时,所有的媒体我不让报道,采访一概拒绝。传统行业嘛,没需要,把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鲍才胜说,「我还是认为人红是非多嘛,就像我们以前经常被别人不理解,别人说我们找黄牛排队。实际上在上海的很多消费者都是以前在北京、天津买过我们产品的,我们提前做了很多工作,告诉了上海消费者我们什么时候去上海开店。所以别人说我们雇人排队,我说第一个鲍师傅以前在北京、天津一直都是排队。别的我不说,反正我们公司绝对不会在上海找黄牛排队。其实黄牛是最头疼的一件事,扰乱我们正常的秩序,威胁我们的员工,他插队你不能管啊。我们保安经常换,换一个保安,黄牛就把他买通了,黄牛还雇人来排队。所以别人说我找人排队,我说扯淡,那不是没事找事干嘛。我说我在上海,你要说我请黄牛排队,你拿出证据来,我把店送给你,我只能这样说,我还能干嘛呢。」

  3

  为了保证产品及服务质量,一直以来,鲍才胜坚持只开直营店,不进行任何的加盟合作。鲍才胜表示:糕点行业相对来说大部分是手工,不好去量化。反正我见到的去做加盟的烘焙企业几乎都死掉了,除非我要赚点钱,立马走路。

  事实上,自从「鲍师傅」在北京站稳脚跟时,就有许多投资者找上门来,但鲍才胜都给拒绝了。直到 2017 年「鲍师傅」在上海爆红后,鲍才胜才引入了资本。

  鲍才胜说:资本有利有弊,最开始许多股东都不同意进行融资,觉得做的很舒服啊,为什么拉别人进来。我说我们出门在外,没办法,企业规模大了,必须进行现代化管理,不能像原来那样再做几年黄掉了。恰好资本又有这样一些独到的资源,于是我就和股东们一个个做思想工作,最终成功说服了他们。

  2017 年 10 月,鲍才胜决定接受天图资本亿元融资,他认为和天图资本能走到一起,纯属缘分。鲍才胜是一个很相信缘分的人,他说:很多东西也是靠缘分的,我和天图资本的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一起坐了同一趟飞机,两次高铁。

  融资后,鲍才胜并没有立马把钱花出去,他开始进行「打假」。当时鲍师傅在全国只有近 30 家直营店,但假冒的「鲍师傅」店铺却有 3000 家,其中行为最为恶劣的是一个被称为「山寨工厂」的职业侵权方。该侵权方大面积的碰瓷连锁企业,在没有直营门店的情况下,通过授权加盟的方式在全国开展了 500 余家山寨鲍师傅门店。山寨鲍师傅快速开店,以低质产品出售给消费者,这些门店的出现伤害了消费者,也伤害了鲍师傅。面对山寨门店的不断侵扰,鲍才胜在 2017 年开始了自己维权路,起诉了大量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山寨门店以及相关山寨公司。鲍才胜感言:「打假」是逼得没办法,再不反击就要被山寨店吃掉了。

  五花八门的山寨「鲍师傅」门店

  鲍才胜的「打假」之路可谓充满坎坷和无奈,起初时非常被动。鲍才胜说:那时候打假进展特别缓慢,压力特别大,你没有精力去做别的事情,我们都被拖到泥团里面了。我们「打假」被人报复,报复的手段太多了,恶意举报、死亡威胁,对他们来说方式多得一塌糊涂,我还被别人包围过,严重的时候我们整个团队都受到威胁。我们去打假,别人报复你,你还要看店管理,一天睡不了几个小时,你每天早上起来要处理太多的事情。这边有人举报,那边别人要弄你啊,你一天到晚处理这些事情,很艰难也很无奈。因为打假,两年间我感觉我起码老了十岁,压力大到根本睡不着觉。我以前比较喜欢运动的,每天都保持锻炼,那两年锻炼的时间一直在下降。

  尽管充满艰难,但鲍才胜从不把情绪带回家。他说自己「打假」的时候将江西人和浙江人的优良传统融合在了一起——不怕事、敢坚持。

  近两年的时间内,鲍师傅的维权工作取得了飞速进展。大量侵权店败诉,相关公司及门店被判立即停止使用鲍师傅商标销售糕点,同时赔偿侵权期间给鲍才胜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为回报社会,鲍师傅承诺:所有山寨侵权者在败诉后赔偿给鲍师傅的款项,鲍师傅都将逐步安排公开对外捐赠。

  关于「打假」全面胜利的原因,鲍才胜认为得益于国家强化知识产权和商标保护的良好大环境,让市场主体和创新主体对行政执法的信心不断增强。现在,鲍才胜在「打假」上特别乐观,他表示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鲍才胜说:国家知识产权现在这么重视,我们举报一次赢一次,开心乐观。没有人再来威胁我们了,现在动也不敢动,哈哈,扫黑除恶也把他给抓起来。

  鲍师傅门店

  打假,鲍才胜是不专业的,他只想一步一个脚印用心做好糕点,给广大的顾客带去更优质的产品。2017-2019 年,由于忙于「打假」,鲍才胜基本没有时间进行产品研发和店铺扩张。鲍才胜说:打假维权过程中导致的一系列问题给「鲍师傅」带来的实际经济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艰难的维权之路进入了收官阶段后,自 2019 年起,鲍才胜将更多的精力投回到新品研发和门店拓展中。据公司高管描述:鲍才胜是一个技术狂,对产品的追求达到了癫狂的程度,算我们公司的一个最大的产品经理。他做事很认真,有的时候会稍微急一点,但是对事不对人,整体来说是一个好老板。我们经常要做一款新品,从新品的想法出来,到最后上线,会反反复复的去做出来试吃,所以我们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经常有吃糕点的任务。真正要推产品之前,我们也会在一两个单店先拿出去试,然后看消费者的反应,真的是消费者反响比较好,我们才会更广的去铺开。所以可以这么说,鲍师傅一共就十几款产品,我们也基本上能保证卖的每一款产品都是有很好水平的。

  过去,「鲍师傅」的糕点都是在线下门店当天做当天销。为了进行线上销售,鲍才胜正在老家资溪建立工厂。值得一提的是,「鲍师傅」里的糕点师也几乎都是鲍才胜从老家请来的,很多都跟了他十几年。与此同时,鲍才胜计划在 2020 年加强营销。他说:我们在营销方面非常弱,微信、微博几乎都没有打理,我们以前实打实的是靠口碑传出来的,但是现在我们也想要更好的与消费者互动。

  在面包、糕点行业摸爬滚打了 30 年,鲍才胜表示自己对这行还是很有信心的。他有两个特点:专注、用心。在鲍才胜看来,大部分的夫妻店已经很难生存了,一定要进行转变,走品牌化,搞创新。鲍才胜认为,中国面包糕点业的水平已经和国外没有什么区别,在某些方面甚至还要走在前面。现在,也有很多国外的糕点企业到「鲍师傅」学习。

  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后,除夕当天,「鲍师傅」立即向武汉市慈善总会捐款 100 万元。此外,鲍才胜还将武汉「鲍师傅」糕点门店的所有库存的日常消毒防护物资全部交付到武汉市慈善总会,并向奋战在疫情一线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捐赠了大量的「鲍师傅」糕点。在官微上,「鲍师傅」写下这样一段话:疫情面前没有旁观者,我们无论来自何地、无论身处何方,都是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鲍师傅糕点也在过去一段时间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相信有我们所有人的共同努力,疫情必将被战胜,冬天总会过去,春天终会到来。

  4

  风马牛:创业过程中,最艰难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鲍才胜:1997 年破产的时候。那时候年轻,把父母辛辛苦苦赚的钱都赔了,自己也欠了很多钱,非常难受,但也正是那一次的经历造就了我现在比一般人更稳健。

  风马牛:创业以来,对你影响最深的一个人是谁?

  鲍才胜:史玉柱。我悟性太差了,悟了这么多年才从亏本的状态中走出来,但史玉柱很快就东山再起了。

  风马牛:作为老板,公司成长中你最害怕的事情是什么?

  鲍才胜:我还是有危机感啊,时时刻刻想着企业不能倒闭,想到食品安全的事。食品行业没有百分之百的保障,但是我们要围绕百分之百来做,这个东西是头疼的事,如履薄冰啊!

  风马牛:你如何评价自己的产品和商业能力?

  鲍才胜:对产品我感觉还是很有信心,但是我从来不说我有多少商业能力,我就跟我们所有的管理层说我商业不行,管理也不行,我就两个,一个看产品、一个找店铺,这两个是我擅长的事情,其余东西可以不经过我的同意,管理给专业的人去做好了。

  风马牛:有媒体报道说你过去只想着「闷声发大财」?

  鲍才胜:也不是闷声发大财,叫低调。我希望低一点,慢慢的不要那么快。我定位的就是企业走的更长一点,所以我不急的。

  风马牛:2017 年,「鲍师傅」的估值就达到了 10 亿元,在别人眼中你已经算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了,你自己如何看待?

  鲍才胜:我就是一个农民,从来不把自己定位为成功人士,我没成功。说实在话,我的办公室是 2019 年才弄的,我几乎没在这办公,经常出差,我就觉得这么大办公室好奢侈的感觉。我认为我们的路还有很长,即使已经到现在这么红了,但我们一定要走的更好,更扎实,所以我不认为是成功了。我经常和员工讲,我们在去长城的路上,连长城的脚下还没到,大家一定要脚踏实地努力干。

  风马牛:从事面包、糕点行业 30 年了,您有想过干别的行业吗? 鲍才胜:那我没想过,我十几岁就开始做面包了,所以别的行业不去想了。你要把一件事情做好,你一定是要花很长的时间反复去研究,不能说做做就不喜欢了,那我没这种感觉。

  鲍才胜

  风马牛:看到很多人讲你年轻的时候其实还挺帅的,做糕点真的会发胖吗?

  鲍才胜:发胖是不会的,但是发白是有可能。什么原因呢,天天跟面包、面粉打交道,会白一点,发胖没有这么一说。年轻的时候我还保养呢,你说我这两年老的多快,起码十岁。不红之前你绝对看不到我 40 多岁,你感觉我是 30 多岁。红了以后压力很大,你睡不着觉,在大家的关注下,你一直在想着如何做得更好。我要做成正面教材,那我肯定就要付出更多的精力。

  风马牛:你现在每天花多少时间在工作上?

  鲍才胜:十几个小时肯定有,天天在工作。

  风马牛:那你有哪些放松的方式?

  鲍才胜:我爱运动,在这方面我还是很强的,以前我压力大的时候就跑步,汗出来就好了。说实话,我不抽烟、不喝酒,在生活健康方面是非常注重的,锻炼方面也是很充足的。相对来说交际方面是很少的,我不喜欢出去。我是一个比较喜欢静的人,讨厌人多的地方,所以特别是为啥以前不接受媒体采访,我定位的很清晰,我就是个农民,做个糕点。

  风马牛:那你认为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鲍才胜:我这个人算比较乐观吧,对物质等很多东西看得淡。我感觉到我自己做啥事都很坚持,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不会放弃。做生意遇到一些困难是正常的,如果感觉不正常那就是你抗压能力太差了。

  风马牛:你怎样看待自己的优缺点?

  鲍才胜:优点吧我就感觉坚持,我做什么事都专注坚持,抗压能力比较强。缺点就一箩筐了,比如说脾气大一点。因为我要求的比较严,爱追求完美。

  风马牛:那你会对员工发脾气吗?

  鲍才胜:会,特别是在食品安全方面,那没条件讲的。我看到他违反了规定立马就开除,我不会去纠结。

  风马牛:你想对创业者分享点什么?

  鲍才胜:创业是很艰难的,创业成功率是很低的,并不是非得去创业,创业就是一种承担责任,我感觉并不是好差事,创业就是苦差事。我认为种田和创业都是做事,没有太大区别,我没说当个老师就不成功,我也感觉他们很成功。

  部分图片来自鲍师傅糕点公众号

  本篇作者 | 大军    主编|王滔  编审|陈润江    顾问|王淑琪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