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冯仑对话洪晃、杨天真:不要「丧」,2021继续折腾

冯仑对话洪晃、杨天真:不要「丧」,2021继续折腾
2021年01月08日 13:31 新浪网 作者 冯仑风马牛

  1 月 5 日晚,我们直播了「2020 风马牛年终脱口秀·正常说话」。

  在昨天的推送中,我们摘录了冯叔脱口秀的部分精彩内容。今天,我们摘录活动下半场,冯叔与内容创作者、文字工作者洪晃,壹心娱乐 CEO、PLUSMALL 创始人杨天真的对话内容。

  这场对话,由风马牛传媒 CEO 冯碧漪主持。

  

  以下,是对话的部分文字内容。

  冯碧漪:我们准备了几个问题,主要还是想跟几位聊一聊过去这一年的一些感受。过去一年,最大的感受是什么?跟大家分享一下过得咋样。

  杨天真:我就是特别的开心,因为我终于可以不做经纪人了,过得太开心了。过去一年其实在做一些自己从来没做过的事情。因为做经纪人是要为别人的前途负责任的,当我决定不做经纪业务之后,虽然在做一些更难的事情,但是我情绪上非常的愉悦,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就是这个感受。

  冯碧漪:是什么让你做了那个决定?

  杨天真:我经常说我自己是一个特别善于放弃的人。一般我遇到困难都不克服,绕条路走。我觉得为什么非要在这件事上死磕?总有别的路能让你活下去。我就是遇到了一些困难,这个困难,我觉得我自己的个性成长得太完整了。人越完整的时候越难妥协。过去很多事情都可以妥协,觉得这没关系,我说服一下我自己就好了。然后越长大,就越觉得说服自己越难,这事你就是不想干,或者你不想妥协不想委屈。所以我觉得我就不太适合再干经纪人了。干经纪人这个工作需要承受很多委屈,我觉得我承受不了了,所以我就放弃了。放弃之后就觉得果然是个对的选择,太开心了。

  

冯碧漪

  :晃姐呢?

  洪晃:我这一年的话,差不多是在网络上混得最多的一年。原来还做杂志、开店,还写点书什么的,这一年没干别的,就在网络上头瞎混来着,所以我这一年是混过来的。

  冯碧漪:混得还开心吗?

  洪晃混得还挺开心的。我今年就 60 岁了,所以我就觉得,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应该是一个特老的网红,是那种感觉的。经常有人会说你怎么还在网上混,我也觉得这事挺不合适的,早就应该就果断下去的。但是刚才我看见「北脱」的人,他们也不邀请我,其实我这一辈子特别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当脱口秀演员。

  然后前一阵子支持了一下杨笠,又支持了一下姚晨支持杨笠,然后就被差点被「拍死」了。所以我现在对当女脱口秀演员开始有一些质疑,但是以后也愿意迎接挑战。

  

冯碧漪

  :冯叔呢?

  冯叔:过去一年,我其实还是挺开心的。我们做企业是个连续的过程,遇到一些困难,其实在我们的预期里,也不是什么意外。比如说,20 多岁刚创业时遇到个坎,特有压力,但是现在来一两个事儿,可以想得更明白,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因为有困难就需要解决,也就是说,面对有限的资源,你就要做减法,这个时候才知道哪些要留下,哪些要聚焦,哪些要做。而在都特好的时候往往做很多事,其实是添了很多负担。所以我觉得,疫情一来,对我们企业来说,我觉得可以更明白,而且更坚持,更聚焦。其实做对了,发展比以前还要好,这是我的一个感觉。

  第二个感觉,就是琢磨事特明白。因为以前不遇到一些怪事,异常的事,其实也不会触发你很多的思考。我是个好琢磨的人,我琢磨明白了,我就特别高兴。生得糊涂死得明白也行,或者倒过来,活得明白死得糊涂也行。就怕两头都不明白。我觉得琢磨出了很多可以不正常说的事。但是今天是「正常说话」,我就不说了。

  

冯碧漪

  :三位都讲得都好快乐,我觉得你们有点太乐观了。

  洪晃:我觉得不用那么乐观。我们在 2021 年,尤其是对投资房地产要特别小心。因为做房地产的人都说脱口秀了,所以你们可以知道这个产业有多难。

  冯叔:晃姐说的这个,也对。传统的房地产,比如说买地、盖房、快速销售,确实是在人均超过 40 平米以后的市场,全世界都在减量,所以这个模式在放缓,或者说这个市场在减少。

  但是我为什么开心?因为房地产是干嘛的?房地产是提供空间服务的,我们总是创造一些特别的空间,然后来收费,这叫房地产。我们大量的活动,比如说今天,我们在室内。人一辈子 80% 时间是在人造空间,也就是都在房子里,当然房地产一直都可以做下去。只不过是不做原来的住宅开发,但是我们还有很多房地产,可以说人生病到医院,我们可以做医疗的房地产,你要做物流,电商,我们可以做智能仓储,你要去度假,可以做酒店。总之,我是从房地产从业角度来说,只是翻过一张,但又开启新的一页,所以我还是开心。

  

冯碧漪

  :刚刚聊的是比较乐观的事,那能不能再分享一下,去年遇到的比较大的挑战,比较难过去的坎?有没有什么能跟大家分享的?

  杨天真:我们整个行业第一季度基本上都是停摆的,所有剧组都停工了。我当时刚看我们公司第一季度的财报,是去年的 1/10,我当时是有一点压力的。因为毕竟有这么多人,要生存,公司还要发展。

  当时面对压力的时候,我做了一个事情,在公司内部搞了一个创新大赛,我关注了一下内容行业,我们上下游的一些产业,包括网红电商直播、短视频、动漫,等等,然后让我们公司的同事自主参加创新大赛。每个人去研究一个赛道,我给他们在每个赛道找了一个行业顾问,帮助他们理解赛道,然后再在全公司线上做了一个汇报。我们公司有很多艺人也来旁听了线上的汇报,最后我再从创新赛道里选了一些同事跟我一起去做了创新业务。

  其实就是,在面对很难的困境时,我觉得有些问题可能像我前面说的,没有办法正面解决它,因为它是不可抗力。就像可能我内心的变化是不可抗力,外部的环境也是不可抗力。但是你拥有的或者是你要去折腾的是什么?是在每个工作中,沉淀下来的是能力。

  比如作为经纪公司,我们沉淀下来的是对人的理解,对社会生态的理解,我们用这个能力继续做事情,去创造新的价值。像冯总刚才说的,房地产行业可能住房已经饱和了,但还有其它的空间。我们也一样,我们可能在某一个内容象限上受到了外部环境的制约,那我们是不是能创造出新的内容象限跟人的价值?

  我觉得去年是在这件事情上找它的突破点,所以我倒不太会有那种扛住的感觉,我属于遇到事情就马上要变化,就追求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没觉得我要生扛,我就觉得那就来呗,反正不是这个事也是那个事,总归你不可能一帆风顺,总会有事情去给你冲击跟压力,你就去解决就好了。

  

  洪晃:得说一件丧的事,是吧?疫情的时候,我开始玩抖音,然后做了一次直播。在那播了半天,有人说,「你怎么什么都不卖?」然后我就说,(原来)直播是要卖东西的,I see,那就卖。

  我也不知道我能卖什么,所以我就找了一个最容易卖的东西,书。因为书是自带内容的,我觉得你现在让我说口红,咖啡,说 10 分钟为什么好,我觉得我立马就(只能摊手,不知道说什么),但是书它是自带内容的,所以很容易,我就翻一翻就可以了。

  还学了一招,还有人说,要想说书,就一定从中间看,然后这样大家都认为你把这本书前头后头都看过了。给你们一个卖书的窍门。

  我卖书还 ok,不是像你们刚才说的大号上亿什么的,我跟他们相比,是一个中产,我是一个很正常的中产。所以作为中产,能够在疫情期间赚点小钱的话,我蛮开心的,我的小工作室总共也就 4 个人,我们都挺开心。

  然后有一个大胆的同事就说,「咱们既然有流量,是不是卖点赚钱的东西?」我说,「那卖什么?」同事说,「有个叫 mcn 的东西,找到我们来了。」我说,「mcn 什么意思?」然后说了半天他也没说清楚,我以为是一个公司的名字。然后说他们有牛排,让咱们试试卖。我说,「行」,我说,「别太贵,别那种有钱人吃的牛排」。我觉得我就是卖中产的这种东西比较适合。他说,「一点也不贵,149 块钱」。

  我心想还行,然后我就开始卖牛排了。我做了一个视频,这个视频还是我拍得最费力气的一个事情,我自己下厨房去煎牛排,煎完之后我自己尝牛排,尝完了之后我觉得牛排还不错,我推荐给大家。

  这个视频发出去之后,挨了一顿「板砖」,可以说是我开抖音以来挨得最多的「板砖」。

  上面说的都是什么呢?说「你算了,你们家喂狗的牛排拿来骗我们。」还有说,「这样的东西你怎么可能自己吃,你肯定不吃的,你缺钱。」当时我心想,我是有点缺钱,但是没那么明显吧。然后我就跟我的同事说,「149 块钱的牛排应该还可以,而且我自己真的是尝了,我觉得还行。」

  我那同事就特别不好意思地说,「晃姐,以后可能你得仔细看一下,是 149 块钱 10 块,还送一个小的煎牛排的锅,还送一个小的煎牛排的铲」。

  当时我就「疯」了,14 块钱一块,这是有点太便宜了。我觉得,「糟糕,会得罪人了。」

  然后我就发了一条微博,说,「真是对不起,我觉得真正的鲜肉的牛排如何如何,但是大家也不要把我变成一个贵族,好像我就不能吃这种东西。」

  刚冯总说「人设」的事情,我就觉得我的「牌坊」、人设立得有点大,这让我觉得有点丧。

  

  冯叔:我确实很不会说「丧」,原因就是我一直把丧事当喜事办。我觉得每天有很多事要处理,尤其是企业也有很多挑战,有很多麻烦。对我来说,我总是觉得解决问题的乐趣比成功的乐趣还大一点,就跟登山一样,可能在过程中难,对登山的人来说,过程其实更有意义,到顶上反而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我问过王石几次,到珠峰顶上啥感觉?他说没啥感觉,珠峰顶上就 30 平米,风特大,然后待一会,拍照就走了。他讲的所有的事都是在过程中的事,而不是讲在顶上的事。

  所有登山队员讲的都是在过程中的事。但是你去问登山队员,他们上山苦不苦?他们会回答一句话,「这事就是我的使命,山在那里。」我也算老创业者了,30 年了,我一直都是这样一种状态。过去 30 年里,比去年更麻烦的、困难的烂事多了,但是一直也都是这样,每天都这么样。所以我并不知道怎么样来表达特别丧的一件事。所以很抱歉,这可能也叫「凡尔赛」,是吧?

  

冯碧漪

  :积极的「凡学」。我觉得三位都不丧,都很积极,能给我们这些有点丧的人一点建议吗?杨天真我觉得,不管是丧还是别的情绪,人这一生都是要跟自己的情绪做对抗的。就是会有各种各样的情绪干扰你。有横向跟纵向两个思考方案。纵向,这事你往 10 年看,眼前这个事你就会觉得不是个事,就像小时候我会因为考试考不好特别难过,现在你肯定不会觉得是个事儿。你就想想未来别说 10 年,可能 1 年以后,甚至 1 个月以后还会不会困扰你?都不会了。所以何必让当下的情绪去困扰你。

  横向就是你会遇到的事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这世界上比你惨的人多了去了,所以你这个事儿其实也没啥。

  我一般用这两种方式去把我的情绪消解掉。

  洪晃:刚「北脱」创始人说他为什么能扛?就是因为他干的事是他最爱干的事,所以对他来讲一点不感觉到扛。

  有一句话叫「穷则修身」,在困难的时候,你就开始考虑自己是谁,你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就了解你爱做什么,不爱做什么。当你找到你爱做的事,哪怕你的报酬等方面都不是很高,你也是挺快乐。

  不要老去看着大款。想一想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你最爱干的事是什么?「北脱」的创始人扛了那么长时间,你看他还那么乐呵呵,那么时尚,所以我觉得他那是经验之谈,可取。

  冯叔我在遇到麻烦的时候,有一个排解的方法,就是看闲书。

  我一中学老师,家里书特多,我就很羡慕。后来我做生意,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书给我特别大的安全感。有安全感是因为人的思想或者想法总有遗漏的地方,或者说有很多事想不明白,或者有很多无力感的时候,可是我看着满墙的书时,我在书房溜达着、翻书时,往往会突然有一种启发,而且我会觉得有很多人陪伴着我,会开窍,得到安慰,同时有安全感。

  所以无论是家里,还是公司里,我都有一个书房。并不是说要表明我有文化,而是觉得有安全感。比如说,我突然想不明白的时候,看到了一本犄角旮旯的书里讲以前一个事,跟这还类似,我一看,觉得这挺好,好比我打了电话问了一个明白人一样。

  另外,实在不开心时,看看这种怪书,会转移注意力,就忘了这个事。还有一些书,你会发现还有比你更惨的人,也许你心情又好一点。所以我觉得我如果真的要遇到丧的事,我会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关一阵子,我相信就会有办法。

  

冯碧漪

  :接下来有网友的提问。先问天真姐,有一个网友问,接下来 5 年的生意要怎么做,怎么找到突破口?

  杨天真:我也经常直播,我直播间很多人也问很多这种大而化之的问题。我每次听到这种问题,我都会想能不能把问题提好,就是,谁,做啥生意,去哪做,跟谁做,把这问题问具体了,我才知道我回不回答得了你。我可能没有办法回答这种大而化之的问题。我连我自己的生意接下来 5 年怎么做,我都还没想明白,就更不知道他的生意接下来 5 年怎么做,只能告诉他诚实守信,依法经营

  冯碧漪:给冯叔的这个问题是每次冯叔参加活动都必被问的:未来 10 年的房价会怎么样?

  冯叔:差不多从我做生意,做房地产以来,这 20 多年老有人问这个事。也不知道是我回答不清楚,还是又换了一拨人。如果是换了一拨人,我再简单说一下。如果是我没说清楚,那 20 年都没说清楚,我就不说了,因为再说还是不清楚。

  我假定换了一拨人,我大概说一下,我觉得,未来 10 年,稳是最基本的,但是在多数城市可能还会略降一点。稳中略降,这大概是对未来的一个可以看见的判断。

  当然,在一些特别的地区,人口聚集得比较快,人口增加得比较多,经济成长比较好的,比如说一些一线的城市和二线当中特别的一些区域,实际上还会有一些涨的。但不妨碍我们说整个未来基本的住宅销售价格大概是稳中有降。

  其实未来 10 年,租赁是特别值得期待的。因为最近中央出了很多政策都是关于租赁的,未来租赁的法律环境会更好,会保护租客,就不能把租客给撵到街上去。在业主和租客当中,会更多地保护租客的权利。

  另外,大的地产公司也会推出更多集中式的高质量的出租屋,政府还会提供廉租房,等等。总之,住房的问题大家不用那么操心,相信政府,相信未来,相信你口袋的钱,最终要相信自己的能力,一定会有一个好的未来。

  

冯碧漪

  :最后,三位对今年有没有什么展望,有没有立什么 flag?然后希望今年怎样变成更好的自己?

  杨天真:本来跨年的时候,12 月 31 号那天我要考托福,我也不知道为啥就给自己找这事。但是我又想去个暖和的地方考托福,我就去了三亚,因为是在线考,考托福要登一个网站,怎么都登录不上去。然后找了好几个人来修也上不去。后来一瞬间我就决定我不考了。当我决定不考之后,我实在太开心了,就觉得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找这个事?发现在勇攀人生高峰和瞬间的愉悦之间,觉得还是快乐比较重要。所以我觉得我会在新的一年为自己找更多让自己快乐的事情,就别那么较劲。

  洪晃我在新的一年里头一定要向杨天真同志学习,找更多开心的事情。

  冯叔:我没什么感想,因为一年年过,过了好几十年了,每年在年头其实也没什么变化,就是说,一个叫扛住,一个叫熬,一个叫希望,一个叫前行,一个叫美好,永远是这些词,每年都是在这儿打转。但我今年又加了一个劲,我一看周围的朋友,王石快到 70 岁生日了,还有一个朋友,一个大佬,也是过 70 岁生日。我一看这些 70 岁的还这么玩命,都觉得刚开始似的,我觉得我就劲又上来了。所以今年还得折腾。

  冯碧漪:好,继续折腾。

  主编|王滔编审|陈润江顾问|王淑琪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热门推荐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