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戴锦华:与日本学者讨论战争史,会把我逼成民族主义者

戴锦华:与日本学者讨论战争史,会把我逼成民族主义者
2022年07月23日 21:51 新浪网 作者 历史研习社官微

  北京大学教授戴锦华谈及日本及欧美学者对南京大屠杀态度的一段公开课视频火了。

  戴锦华回忆说,一个偶然的机会,参与了与日本学者共同研究、讨论战争、为期5年的一个学术活动;但这5年的学术活动,却成了她一生学术活动当中最负面的经验。

  “因为我最大的那个创伤感是在于,每一次对于战争问题的讨论,会把我逼成一个民族主义者。

  每当我被逼成个民族主义者的时候,我就恨自己,也恨别人。”

  她说,即使是日本一流的左翼学者,都拒绝讨论战争中日本的罪责:你谈南京大屠杀,他们就谈广岛长崎;你谈日本是战争加害者,他们就渲染自己作为战争受害者的身份;甚至把战争解释成是日本所经历的曲折的现代化道路。

  “他们是如此坚定地在保护着历史叙述中日本的‘纯洁’,拒绝对战争,以及面对责任。”

  戴锦华在北大被学生尊称为“戴爷”,她的课座无虚席,学生们愿意排队两小时但求一座。

  她曾任华语电影金马奖评委的戴锦华,是如今中文世界最具权威的电影评论者。正是在中西历史的比较中,她发现在电影史上发现了更怪诞的一些事情。

  外国观众很容易非常人道主义地去同情广岛长崎的受害者,却很难去同情南京大屠杀的被牺牲者。

  《金陵十三钗》里的克里斯蒂安贝尔

  我们请个美国人贝尔来演个美国人,我们才能使南京大屠杀的故事得以呈现。我也不认为那里头有什么南京大屠杀。不就是妓女该死女学生万岁吗?不就是学生应该得到保护,而妓女应该被牺牲吗?这跟南京大屠杀日本军人如此普遍的强暴南京市民,从男人到女人,从老人到孩子,跟这个事实有什么相关吗?

  但是我们不能认知,我们不能讲述,这就有意思了,对吧。

  我们不是胜利者吗?我们打赢了日本天皇,通告宣布战败。

  为什么到这一步胜利者的清单不能书写了呢?因为冷战的历史,所以我说历史是胜利者的清单本身是在多个层面上发生的,它本身提示我们历史和权力的关系,而这个权力是一个全球化的,资本统域的格局当中的权力,这个权利是冲在斗争和流动和变动布局之中的。

  许多关于二战的影视作品颇为吊诡,不仅“南京大屠杀”在世界电影史上莫名其妙“蒸发”掉了,就连欧洲战场那边,邪恶的纳粹似乎也越来越多获得了舆论的同情。

  比如《帝国的毁灭》,你们看到那个充满理解的同情所呈现的希特勒的最后时刻。那好玩的是你看到叫《柏林的女人》们讲的是什么?讲的是苏联红军对柏林妇女的暴行。你看完这个电影以后,你就发现最可恶的是俄国人,跟那么有教养的德国军人相比,俄国军人根本就是野人,就是畜生。

  这些都是戴锦华在解读电影时的思考,她的解读并不是对于电影故事的“再叙述”,而会加入一个学者超越电影本身的思考。

  在戴锦华《52倍人生》的电影课里,她选择了52部电影作为讲解的案例,不过这一份“片单”不是按照时间维度的电影史,不是按照地理层面的国家地区,更不是按照电影的类型甚至获奖名单,乍一看你根本不明白她为什么选择这52部电影来讲。

  但是,只要你跟随她听下去,你就知道她的选择有严谨的体系,一步步进阶地,服务于她想要传授给我们的内容。

  第一部分,她用《美国往事》《花样年华》《肖申克的救赎》教你电影语言的基础知识,所以在一开始你会接触到“长镜头”“摇镜头”“旁知视点”等等这些基础的专业术语知识。

  更进一步,她用《公民凯恩》《大幻影》《筋疲力尽》为你讲述电影史的重要时刻;用一部部电影告诉你每一个国家的重要导演和他们的生平故事。

  再后面进一步进阶,《雾中风景》《蓝色》《铁皮鼓》让你可以触摸到电影美学和电影艺术的原创性表达。

  从电影叙事专业知识,到电影史,再到电影美学,这样的成体系的电影讲解形式,是戴锦华作为一个老师多年的教育经验,和作为一名电影文学研究者数十年来的积累的凝练传递。

  如果你爱电影,并且想从电影中收获更多的乐趣,那么戴爷的课对你来说就是最好的选择。

  在戴锦华开设的《52倍人生——戴锦华大师电影课》中,你将用52部经典的世界电影,完成对电影艺术的成体系的解读。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