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偶像”表演成绩单:王一博、杨超越、鞠婧祎竟然都及格了

“新偶像”表演成绩单:王一博、杨超越、鞠婧祎竟然都及格了
2019年09月18日 18:30 新浪网 作者 剧研社

作者:申敏

每年暑假都是见证“奇迹”的时候,尤其这两年被剧集浪潮拍打上岸的高流量演员更是目不暇接。

如果说去年《镇魂》爆红的朱一龙、白宇算是科班演员享受到爆款剧红利的代表,那么今年暑期档红遍东南亚的《陈情令》的主演肖战、王一博,可以堪称新生代偶像转战表演的“幸运儿”——两人都来自偶像男团。

当然,独领风骚这件事,不能让男偶像霸占。那边厢,“人形锦鲤”杨超越首次挑大梁的《极限17:羽你同行》登上了暑期档的舞台、播出正酣,队友孟美岐联手肖战的电影《诛仙》也已在各大院线公映。

这些新生代偶像们仿佛一夜之间闯入大众视野,通过综艺节目出道、活跃在大小荧屏怒刷存在感。新偶像演戏,早已见怪不怪,近两三年尤甚。其中不乏走偶像路线曲线救国完成表演梦想的人,也有被选择拱上表演舞台的人。不论出发点如何,这群新偶像入局表演领域,究竟是为影视行业注入了一股新鲜血液,还是搅混了水?

新偶像剧集表演成绩单,热度与口碑倒挂

在正式探讨这一现象之前,先明确本文提及的“新偶像”指的是已经出道的中国偶像团体的成员、但由于此前缺乏代表作导致国民度不高,譬如:X玖少年团的肖战、UNIQ的王一博和SNH48的李艺彤;以及近两年通过选秀综艺脱颖而出的“佼佼者”,如杨超越、蔡徐坤。

梳理这些新生代偶像们的表演履历,会发现他们担纲主演或是二三番的多为网剧和电视剧,电影中虽偶有露脸,但更像客串性质的N番配角(肖战主演的《诛仙》除外),所以本文整理的新偶像表演成绩单暂且不计电影。

从上表可以观察到,新偶像主演和参演的剧集大部分都为网剧,电视剧很少。即便有,番位也不高,最多就是男女二号,如王一博的《人间至味是清欢》和鞠婧祎的《九州·天空城》。

这与新偶像缺乏国民度,影响力无法辐射至电视台主流观众,难扛收视率有关。

而在新偶像出演的这些网剧里,也能摸到一些规律。出品方与播出平台的高重合度,证明新偶像演的网剧大部分都为视频网站自制剧。

肖战主演的《陈情令》《超星星学园》均为腾讯主控和参投的项目,王一博主演的《陪你到世界之巅》是芒果TV自制剧,蔡徐坤主演的《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由优酷主控,杨超越的《极限17:羽你同行》是腾讯系与芒果系两大视频网站的联姻结晶,鞠婧祎主演的《热血长安》是优酷自制剧、《新白娘子传奇》《芸汐传》是爱奇艺自制剧,李艺彤的《贴身校花》是搜狐自制。

可见,优爱腾、搜狐、芒果TV五大视频网站在布局自制剧时,都将选角的触角伸向了这些流量热度与人气兼具的新生代偶像。而且有的还是综艺、影视一条龙,即:由同个平台选秀造的星,直接参演本平台的自制剧。综艺为新偶像的入口、影视剧为新偶像的出口。

从题材来看,新偶像出演的多为青春偶像、古装两大类。一是因为剧中角色与偶像本人特质的匹配度较高,二是因为这类小而美的网剧更符合视频平台自制剧的规划路线与发展策略。

另外,若根据视频平台对剧集的分级制度来看,新偶像出演的这些网剧体量都不算太大,很少有S级,也从侧面反映了视频平台自制剧的操作原则——从源头控制试错成本、与特别擅长某一领域的中小影视公司联合打造以共担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新偶像参演的少数网剧并非视频平台自制,而是属于买断新媒体版权的独播剧。这类剧的幕后操盘手,多为网剧制作领域的“大拿”,如兴格传媒出品的《萌妻食神》、万合天宜出品的《万能图书馆》。

视频网站百里挑一、选中这些小成本网剧来独播,正是看中剧里参演的新偶像的吸粉效应。这些流量偶像的出现,能带动视频网站付费会员拉新。如果是分账剧,可喜的播放量还能转化成真金白银。

此外,上表中也可窥见新偶像们交出的表演一番成绩单。从口碑来看,豆瓣及格率相当低。

除了口碑成功逆袭到8.1分的《陈情令》,王一博主演的《陪你到世界之巅》(豆瓣7.1分),李汶翰主演的《追球》(豆瓣6分),杨超越主演的《极限17:羽你同行》(豆瓣7.7分)、鞠婧祎主演的《热血长安》(豆瓣6.4分)、《芸汐传》(豆瓣6.4分)这6部网剧豆瓣评分在及格线以上,其他二十多部都不甚理想。

与口碑冰点对应的,是破亿级别的红火播放量。新偶像们出演的网剧,最好的是拿下了近60亿播放量的《陈情令》,再不济也有收割了2.9亿流量的《贴身校花》。

亮眼的网播量和微博话题热议度,与粉丝积极爆肝为偶像刷数据紧密相关。毕竟新偶像闯荡娱乐圈的最大底气就是粉丝。

网络热度与豆瓣口碑呈现倒挂,是新偶像表演成绩单的注脚。

一体两面,新偶像演戏如双刃剑

偶像团体或选秀节目的出身,注定了新偶像具备极强的唱跳功底和训练有素的舞台表现力,但对另一种艺术表现形式——表演,可能很多人并不擅长。所以,为了能尽快搭上演戏这辆列车,Ta们通常会私下选择去表演培训班学习,以弥补短板。

但表演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需要日积月累和一次次经验的磨练。可摆在眼前的现实是,娱乐圈盛行的浮躁风气拧成一股怪力,推搡着身处其中的新偶像跌跌撞撞地前行。Ta们没有充足的时间慢慢成长,大众也没有足够的耐心容忍一批批“快消品”充斥眼球。

Ta们披上戏服、穿梭在片场,演绎着各个时代的不同人物的故事。如果有些悟性、能感同身受角色的喜怒哀乐,或是本色出演,那或许还能勉强通过观众的法眼。但若接些跟本人违和感太强的角色,又没有技巧驾驭,或许就会引来一场粉丝和路人的口水大战了。

新偶像如同一把双刃剑,能在影视项目中发挥何种效果,一方面取决于幕后执剑者,一方面取决于自己。

过往诸多成败案例都证明了这个道理。远的不说,今夏爆款《陈情令》里的肖战、王一博被视为“神仙选角”;“四千年美女”鞠婧祎在新剧《请赐我一双翅膀》扮演高智商的民国留学生,角色与演员之间的鸿沟,在网上催生出些许质疑声音。

暂且撇开大众舆论,仅从影视产业链上下游来看,新偶像转战表演对影视行业有哪些赋能,又有哪些利弊?

正面影响一言蔽之,即:新面孔的涌入为行业注入了新鲜血液。

其一,限薪令严控下,片方要么在红线内可选择的心仪演员数量骤降,要么变着法地满足“最适合的演员”的各种要求,这两种情况都指向了同一个结论——片方的选角空间被压缩,必须要权衡取舍拿出最佳解决方案。

此时扎堆出现的新偶像,无疑让片方打开了新思路。这些荧屏新面孔性价比高,选择Ta们既规避了限薪令的管束,也给创作带来更多灵感,有利于垂直圈层剧种的研发。

其二,新偶像有强大的粉丝基础,只要影视项目阵容一官宣,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引起极高关注,成功为作品预热。偶像身上的流量会自动嫁接到剧集上,宣传营销事半功倍。而且有了新偶像坐镇,等于拥有了一台话题制造机,可以在影视项目的前中后期随时随地制造话题点,保持热度。

其三,新偶像们有粉丝撑腰,会帮Ta们的影视作品狂刷数据,面子工程到位,片方也跟着沾光。而且若“剧造星”模式成功,片方还能收割一波额外的粉丝红利。如成功出海的《陈情令》将在泰国举办见面会,周边也一度卖断货,光是之前的会员提前看大结局就将亿元营利收入囊中。

凡事一体两面。新偶像演戏的负面影响也不容忽视。

首先,新偶像大都非科班出身,没有表演功底,烂演技容易被人诟病,最终反噬影视作品。而且新偶像演的剧带有粉丝向定制属性,大都为小众饭圈自high,不易出圈,给作品影响力带上“紧箍咒”。

其次,关于新偶像在片场用各种替身、不背台词、同时轧多个行程的不敬业传闻,会加深大众对流量偏见的刻板印象,不利于剧集口碑宣传。

不可否认,新偶像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对影视项目具有正向附加值。但其弊端也应予以正视。对影视项目创作者而言,选择新偶像意味着要预估到潜在风险,并且权衡好投入产出比,切忌以赌博心态盲目地把Ta们变成圈钱的工具,于谁都无益处。

此外,若选择了新偶像参演影视剧,还要懂得调教之术,让Ta们明白演员的本分职责,加强团队凝聚力,共同促使项目顺利推进。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剧研社

剧研社

深度解析国产电视剧的台前幕后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