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东晋内部相对稳定而北方胡族自相残杀故能保证其百年国祚

东晋内部相对稳定而北方胡族自相残杀故能保证其百年国祚
2021年04月22日 15:57 新浪网 作者 未央长喟

  西晋建国不久,永嘉之乱爆发,怀愍二帝北狩蒙尘,曾跟随东海王司马越的司马睿称帝,建立东晋。东晋自然说不上特别强大,但是在这些保有半壁江山的王朝中也不算弱了。而它能有百年国祚有内因也有外因。

  内因:由士族门阀打造的江左稳定局面,能够保证东晋王朝得以偏安百年

  东晋的建立离不开士族门阀,士族门阀自曹魏、西晋开始发展,到东晋时到达鼎盛期。在东晋建立过程中,琅琊王氏等门阀与司马氏共同建立江左政权,让士族门阀的地位进一步加强,进而形成了士族门阀与司马氏“共天下”的局面。

  可以说,东晋能够在江左保持一个多世纪的统治,离不开士族门阀的作用。

  (1)士族子弟在朝中的正面影响

  虽然士族门阀的发展,让庶族寒门无法出仕“高品”,但是素来有着较好“家学”传承的士族子弟,也有着寒门子弟无法比拟的优势。这种优势延伸到东晋朝局当中,就足以看出士族子弟在掌权时的能力。

  当然了,不能否认的是,也有诸多士族子弟只想做“清官”,不顾政事,但遍观东晋百年国祚之中,在执政上的“佼佼者”恰恰正是这些士族子弟。

  

王导

  琅琊王氏的王导、颍川庾氏的庾亮、龙亢桓氏的桓温和陈郡谢氏的谢安等人,都是士族门阀的代表,也正是这些人的存在,才让东晋王朝能够在面对北方强胡窥伺的局面下,得以稳定地发展。

  而反观司马氏子弟,在谢安出朝后,晋孝武帝和司马道子掌权时,表现出来的昏聩无能,着实与士族子弟掌权时的状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由此来看,士族子弟在东晋朝中的正面影响是巨大的。

  (2)士族门阀力量面对东晋外部威胁时,能够团结对外

  江左士族门阀之间是存在竞争的,琅琊王氏与颍川庾氏之间,龙亢桓氏与陈郡谢氏之间等,都会为了在朝中的权柄而有竞争和摩擦。龙亢桓氏的桓温篡逆不成病逝后,龙亢桓氏的地位受到朝中陈郡谢氏等士族门阀的冲击,最终形成了桓氏掌控上游西府,谢氏掌控下游北府的局面。

  不过,这种颇有“针锋相对”的门阀相争局面,在面对前秦对东晋的威胁时都不再是问题。在中枢掌权的谢安,让龙亢桓氏子弟掌控了桓氏根基深厚的上游,谢氏子弟则重组下游北府,上下游共同对抗前秦威胁。

  

苻坚

  等到苻坚率百万大军而来,上游桓氏的西府牵制了大量上游前秦军力,为下游谢氏的北府对抗秦军起到了十分重要的牵制作用。可以说,东晋最后经淝水之战后大败前秦,有着上下游两个士族的合作。

  由此来看,士族之间虽有竞争关系,但却能在遇到外部威胁时共同抗敌,这是东晋能够偏安一个多世纪的重要原因。

  综合来看,东晋政权虽然有些孱弱,但能够存在一个多世纪的原因当中,内部士族门阀的存在有着很大关系。士族子弟的“家学”传承,能够让士族子弟在执政时颇有优势,这让东晋的发展不至于因朝廷的原因而崩坏;士族之间虽有竞争,但诸多江左士族,在面对外部威胁时,可以一致对外,保证了东晋王朝能够继续存续。

  外因:北方群胡之间相互争斗,无法形成对东晋具有强大威胁的敌人

  差不多与东晋王朝相同时期的中国北方,当时是五胡十六国时期,是诸多胡、汉政权相互争斗,导致政权更迭频繁的特殊历史时期。这虽然是当时北方的惨剧,但却是在江左立朝的东晋政权的机会——北方胡族无法轻易南下。

  (1)北方胡族势力不曾倾力南下,胡族之间争斗频繁

  五胡十六国时期,从前期的前、后赵,到中期的前、后秦,再到后来的前、后燕,虽然都对南方东晋王朝虎视眈眈,但却都没有轻易消灭东晋王朝。即便是如同后世金军南下肆虐江南的情况都没有出现,其实原因都可以归结于北方胡族势力之间的频繁争斗,导致无法形成能够威胁东晋的北方势力。

  

石勒

  即便如后赵石勒那般,对江左侵扰频繁之人,也要面对匈奴、鲜卑等威胁,这导致石勒无法倾尽全力南下进攻江左,最终也无法轻易过江威胁东晋。可以说,十六国政权的频繁更迭,这其实是给了东晋王朝喘息偏安的机会,让北方窥伺江左的胡族势力,没办法轻易对东晋发起进攻。

  后世前秦、北魏,敢于对江左政权发起进攻之时,也已经是基本平定了北方,将其他胡族势力的威胁基本消弭之后的举措。如果不顾及其他同样有心染指天下的胡族势力,势必会在对抗尚有实力对抗的东晋王朝时,面临后方倾塌的威胁。更何况,在更北方,还有柔然等游牧民族,同样对“五胡”侵扰的中原“兴致勃勃”。

  (2)文化属性上,北方无法形成统一的文化内核,无法轻易覆灭拥有“汉文化”内核的东晋王朝

  淝水之战的胜利,除了是东晋王朝对前秦政权的胜利,其实还是“汉文化”政权,面对胡族文化政权的胜利。当前秦苻坚逐渐统一当时的中国北方之后,将其他羌、鲜卑等胡族收入麾下,这给了苻坚已经做好准备一统天下的错觉,殊不知却忽视了前秦内部因胡汉之间、各胡族之间、胡族文化之间等问题而产生的矛盾。

  

姚苌

  苻坚虽然用武力让北方一统,但却并没有解决掉内部的矛盾。当淝水之战失败后,前秦百万大军大溃而逃,等苻坚回到洛阳之时,仅仅带回了十几万人,足以见得前秦内部的问题重重。之后羌族姚苌、鲜卑慕容垂等人先后自立,也能够看出前秦内部其实是虚假的“一统”。

  归根结底还是在文化属性上,苻坚并没有让胡、汉之间,各胡族之间,各部族之间彻底的融合,形成一致的文化内核。由此来看,前秦的百万大军,也不过是各胡族部族之间的仓皇组合,与大一统王朝的属性相去甚远。

  反观东晋王朝,是永嘉之后汉文化的南下,保存了传承已久的“汉文化”内核,这让东晋王朝能够在面临胡族丧乱之时,可以暂时放下士族之间的成见,很快地形成了一致对外的局势。这是氐族前秦政权无法比拟的文化属性优势。

  总而言之,北方胡族政权之间胡族争斗,导致轻易形成具有极大威胁的势力,也无法倾力南下进攻东晋,这给了东晋政权偏安江左稳定发展的机会。而北方即便能够出现如前秦那般的一统北方势力,尚不能将内部各种矛盾进行化解,无法轻易融合胡族、胡族之间等文化,这导致在面对具有“汉文化”内核的东晋政权,无法轻易覆灭。

  东晋政权虽然颇有孱弱之态,但能够在江左存在一个多世纪之久,原因是内外两方面的。于内,由士族门阀打造的江左稳定局面,让东晋王朝可以稳定发展,并且互相竞争的士族门阀,可以在面对外部威胁时团结抗敌,这保证了东晋王朝发展的内部推动力;于外,北方五胡十六国时期,胡族势力之间相互争斗,导致对东晋虎视眈眈的石勒等势力,无法轻易全力进攻江左。而且即便有如前秦那般一统北方的势力,也因为无法轻易将内部矛盾化解,形成具有一致性的文化内核,而无法轻易覆灭具有稳定“汉文化”内核的东晋政权。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