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匈奴早期以不稳定的氏族为单位,奴隶的加入使其转变为奴隶制国家

匈奴早期以不稳定的氏族为单位,奴隶的加入使其转变为奴隶制国家
2021年05月07日 16:12 新浪网 作者 未央长喟

  关于匈奴的记载最早见于《史记》。战国末年匈奴日益成为北疆最强大的部落集团。秦汉之际冒顿杀父自立为单于,并征服了东胡,建立北疆历史上第一个游牧国家政权。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国,与汉朝分庭抗礼,有时为“敌国”,有时为“藩邦”,有时为中原王朝统治下的少数民族。

  匈奴作为部落集团,其源可以追溯到夏商;作为游牧政权,大体与两汉相始终;作为游牧民族,匈奴是其后兴起的诸游牧民族的源泉,其经济生活方式,军政制度、宗教文化习俗基本上被后起的游牧民族所继承。

  《史记·匈奴列传》开篇云:“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唐、虞以上有山戎、猃狁、荤粥,居于北蛮,随畜牧而转移。”由此看来匈奴由来已久,但其称雄北疆却是从冒顿开始的。

  匈奴历史沿革

  《史记·匈奴列传》记载很明确:头曼“单于有太子名冒顿。后有所爱阏氏,生少子,而单于欲废冒顿而立少子,乃使冒顿质于月氏。冒顿既质于月氏,而头曼急击月氏。月氏欲杀冒顿,冒顿盗其善马,骑之亡归。头曼以为壮,令将万骑。冒顿乃作鸣镝,习勒其骑射。令曰:‘鸣镝所射而不悉射者,斩之。’行猎鸟兽,有不射鸣镝所射者,辄斩之。已而,冒顿以鸣镝自射其善马,左右或不敢射者,冒顿立斩不射善马者。居顷之,复以鸣镝自射其爱妻,左右或颇恐,不敢射,冒顿又复斩之。居顷之,冒顿出猎,以鸣镝射单于善马,左右皆射之,于是冒顿知其左右皆可用;从其父单于头曼猎,以鸣镝射头曼,其左右亦皆随鸣镝而射杀单于头曼,遂尽诛其后母与弟及大臣不听从者。冒顿自立为单于。”

  秦二世元年(前209年),冒顿杀父自立为单于,随后东破东胡,西击月氏,南并楼烦、白羊河南王,北服浑庾,屈射、丁令、鬲昆、薪犁各部;控地东尽辽河,西至葱岭,北抵贝加尔湖,南达长城,形成了北疆历史上第一个游牧帝国。

  冒顿单于在位35年,健全了军政制度,为后继游牧政权的建立奠定了基础。匈奴军政制度的特点是中央实行封建集权制,地方则氏族部落制与奴隶制相结合,是一套适应于游牧经济和军事行动的政治制度。

  

  

冒顿

  冒顿单于时代以漠北为中心建立了强大的游牧帝国。匈奴政权的机构分三部分。一是单于王庭,即首都,直辖匈奴中部,其南对着汉地代郡和云中郡;间接控制匈奴东部、西部。二是左贤王庭,管辖匈奴东部,其南对接汉地的上谷郡,东接濊貉。三是右贤王庭,管辖匈奴西部,其南对着汉地上郡,西接月氏和氐羌。

  匈奴内部组织形式

  单于是匈奴的最高军政首领,匈奴人称之为“撑犁孤涂单于”。匈奴语“撑犁”意为“天”,“孤涂”意为“子”,撑犁孤涂单于意为天子国王。单于总揽军政及对外大权,由左右骨都侯辅政。骨都侯由世袭贵族呼衍氏、兰氏和须卜氏担任。呼衍氏居左位,兰氏、须卜氏居右位,,主断狱讼;裁决了的案件,口头报告单于。

  匈奴人尚左,单于以下以左贤王为最尊贵,其权力和地位比右贤王高。左贤王是单于的“储副”,常由太子或单于的亲弟任左贤王。左右贤王以下置左右谷蠡王,各建庭于驻牧之地。其下再是左右大将、左右大都尉、左右大当户等高官。从左贤王到右大当户依次分为十等,大者万骑,小者数千,凡二十四长,均号曰万骑。诸二十四长亦各置千长、百长、什长、裨小王、相封,都尉、当户、且渠之属,均为地方小官。

  匈奴的官制并非固定不变,经常是因人因时而异。例如,汉高帝十二年(前195年)燕王卢绾叛汉降匈奴,匈奴封之为东胡卢王,世袭;武帝遣卫律使匈奴,卫律因故降匈奴,被封为丁灵王;李陵战败降匈奴,被封为右校王。东胡卢王、丁灵王、右校王可能不在二十四万骑之列,其地位都相当高。到后汉时期,其军政制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后汉书·南匈奴传》云:南单于既内附,“其大臣,贵者左贤王,次左谷蠡王,次右贤王,次右谷蠡王,谓之四角;次左右日逐王,次左右温遇鞮王,次左右斩将王,是为六角;皆单于子弟次第当为单于者也。异姓大臣:左右骨都侯,次左右尸逐骨都侯,其余日逐、且渠、当户诸官号,各以权力优劣、部众多少为高下次第焉”。

  

  

头曼

  头曼单于时期军政制度不太清楚。据考证,头曼即土绵,意思为万,头曼单于相当于万户长。头曼单于与秦始皇同时代,被蒙恬赶出河南地,其中心转移到漠北。头曼是见于历史记载的第一位匈奴单于;有阏氏和儿子多位,想立夏阏氏之子为太子而不能,想必当时匈奴已有传位长子之传统。冒顿杀父自立,并通过东征西讨巩固了权威,单于得以在挛鞮家族代代相传,连续约四百年,构成了北方游牧民族政权第一个完整的世系。

  在此之前,游牧政权极不稳定,传位一二代又重新开始;在此之后,也只有蒙古可以与之相比。其他游牧政权没有连续四百年,传位超过四十代的。

  自秦二世元年(前209年)冒顿杀父自立至后汉献帝建安二十一年(216年)曹操留呼厨泉单于于邺共425年,单于有名号可考者计56人,除一人出自贵族须卜氏之外,其他55人均为挛鞮氏。这55人中有33人袭立为单于,9人自立为单于,9人被拥立为单于,2人被议立为单于,2人情况不明;其中只有42位被史家确认为合法的单于。

  平均每位单于在位约10年,最短的不到1年,最长的如冒顿、军臣单于在位达35年。匈奴单于以世袭继承为主,一般是传子、传弟或传宗族,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自立、拥立或议立。单于名位的继承主要是基于血缘因素的世袭制,而不是操于各部大人或贵族的议立或选举,这一点和中原王朝皇位的继承非常类似。

  匈奴内部官僚体系

  匈奴在分裂为南匈奴、北匈奴之前,其势力范围大体分为两部分。以二十四长所分封的左右两区和单于直辖领土为核心部分,同姓分封,异姓置官,同姓主兵,异姓主刑。以新征服的土地和人民为外国,按功勋或能力分封。核心部分二十四长系由二十四部落集团发展而来;到冒顿时代二十四长虽名义上各有分地,但多出挛鞮氏,由单于子弟或近亲统领。

  二十四长不仅必须承认单于的绝对权力,且其本身的升迁废立亦操诸单于之手。匈奴已不再是部落集团联盟,而演变成了中央封建集权国家。其外围如东胡王、乌桓王、丁灵王、义渠王多由异族充任,被称之为异族诸王或土著诸王。

  二十四长各自置千长、百长、什长、裨小王、相、都尉、当户、且渠之属,其地方社会仍保留部分氏族部落制度。正如《晋书·四夷传》云:“北狄以部落为类,其入居塞内……凡十九种,各有部落,不相杂错。”匈奴的民族部落制度虽然处于解体之中,但共同的游牧生产和生活方式使其得以延续。匈奴部落逐水草而居,然亦各有份地;部落制度是北疆游牧民的传统,可以保持本氏族的相对安宁,使游牧生产和生活得以顺利进行。

  部落制度瓦解和阶级形成的过程中,,掠夺性的战争成了匈奴的经常职业。正如《史记·匈奴列传》所说:“匈奴明以战攻为事。”游牧民除了游牧之外,还以军事的方式组织起来,以便随时出征和投入战争。正如中原奖励“耕战”,在北疆游牧与战斗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史记·匈奴列传》云:“儿能骑羊、引弓射鸟鼠,少长则射狐兔,用为食;士力能弯弓,尽为甲骑。其俗,宽则随畜因射猎禽兽为生业,急则人习战攻以侵伐,其天性也。其长兵则弓矢,短兵则刀铤。利则进,不利则退,不羞遁走;苟利所在,不知礼仪。”

  匈奴人的氏族组织原先是一种血缘组织。随着战争的频繁发生,氏族的血缘关系极不稳定,事实上难以维持。大量的战争俘虏增加了氏族血缘的复杂性,使氏族部落制逐渐向奴隶制转化。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