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红星调查|深入练习生培训产业,揭开“造星之城”秘密(下)

红星调查|深入练习生培训产业,揭开“造星之城”秘密(下)
2020年09月18日 09:41 新浪网 作者 红星新闻

  2020年的偶像选秀呈现出空前的激烈态势:无论是选女团的《青春有你2》和《创造营2020》,还是男团节目《少年之名》,在吸引极大关注率的同时,也反映出中国自己的偶像制造产业链越来越完善的发展状况。

  就在近日,优酷、爱奇艺、腾讯三大平台的选秀节目都在成都举行面试,挑选优秀的偶像苗子。据红星新闻观察,正在建设“国际音乐之都”的成都,广纳练习生,大力练内功,已渐渐成为全国知名的音乐人才孵化器。

  从2004年开始,凭借着李宇春、张靓颖、张杰、谭维维等选秀人才的崛起,成都被誉为“选秀之都”。经过16年的蜕变,曾经的“选秀之都”已经升级为“偶像之城” ,成都的练习生资源不仅吸引了众多国内外经纪公司的慕名而来,更是成为追逐梦想的少年的圣地。著名作曲家赵季平曾坦言,建设“国际音乐之都”,成都除了引进人才之外,更需要打造自己本土的音乐力量。

  在半个月的时间内,红星新闻记者通过调查走访的形式,亲身体验了练习生的训练、生活,并采访到ETM活力时代的联合创始人赵伟伟、新华贝易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童亚娜。这组调查报道,不仅是揭示“国际音乐之都”的新生力量,也试图让大众了解到练习生们追逐梦想最真实的一面,因为成都已经悄悄成为追梦少年的蓉漂圣地。

  下篇:成都,渐成音乐人才孵化器

  如何保护追梦的未成年人?

  成名的光鲜,纵然吸引了众多追梦少年。但是偶像年龄低幼化、霸王条约以及对学业的负面影响,依旧是不少人对这个行业的固有印象。

  像“YES!CAMP厂牌”的练习生,进入公司练习时绝大部分都是未成年,如何管理的确是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家长起初接触时都有这样的疑问,所以每次面试我们都会请家长一起过来,看一下公司是什么样子,也看一下我们签的孩子是什么样子、什么气质。”童亚娜告诉红星新闻,其实娱乐圈对偶像的要求很高。“歌手可以谈恋爱、演员可以抽烟,这都无所谓,但你说你是偶像的话,那就不行,包括学习都不能太差。我们为了不影响学习,都是周末、寒暑假来训练。别的同学在玩的时候,你们就要为了舞台梦想付出汗水。这也是我们淘汰率很高的原因,需要坚持下来不容易。”

  对于公司的未成年练习生,童亚娜表示有硬性的安全规定,“所有人的保险都是买了又买,出差有出差的保险,平时有平时的保险。也会跟家长保持沟通,我们不会把孩子‘圈养’在我们这儿。”

  在这两年的工作生活中,童亚娜深感与家长的沟通非常重要。“最开始家长都是有顾虑的,因为公司比较新,家长也都是试一试的心态,好在公司在成都,孩子在眼前,终究要放心一点。”通过两年的合作,大家建立了信任,家长们也看到了孩子们的进步。“有些孩子是作为五四青年节的青年代表做公益活动,有些是做方言的保护计划,有些是中泰交流使者,既长见识,也是做正能量培养,家长就放心交给我们了。包括他们出去录节目,家长都是跟我们工作人员在联系,而不是跟孩子联系。”

ETM活力时代练习生在公演

  这方面,赵伟伟也感同身受。“沟通成本肯定是有的,但是现在的家长因为年纪的缘故,大部分还是认同小孩的成长和教育不只是走应试教育这一条路。除了健康快乐,他们也愿意支持孩子们的梦想。”在ETM活力时代的暑期培训班中,红星新闻看到年纪最小的学员只有13岁,但与其他年纪大的学员相处都非常融洽。“很多小孩子来我们这里之后,会更有团结精神和集体荣誉感。以前在学校相对孤僻的小孩,来到这里会更加放松,因为大家都喜欢唱歌跳舞。”赵伟伟说。

  练习生的合约问题经常成为关注焦点,前火箭少女101队长Yamy也曾在解约风波中提及“霸王条款”,这是否是这一行普遍存在的现象?对此童亚娜表示:“Yamy这件事真相是什么,都不知道。但是进入公司,肯定要签约的,未成年的练习生是家长一同来签约。没有人能够强迫另外一个人去做任何事,你如果觉得公司不靠谱,可以不签,所以没法评判。”赵伟伟则透露,签约期限有长有短,“最短的两年,签的(时间)越长其实我们付出也越多。”据红星新闻了解,目前练习生这个行业里,普遍签约年限在6到8年之间。

  为什么选择来成都做练习生?

  为什么那么多人选择来到成都做练习生?“首先,成都是一个好感度很高的城市。很多人都说成都开朗、乐观、包容,这是我们的特质。其次是成都的节奏,演艺这个东西是急不得的,就跟稀饭一样,慢熬有慢熬的道理。”在赵伟伟看来,成都这种特质对于年轻人的孵化会更合适。“北京的竞争很激烈,在高压的环境下肯定会有很多灰色的东西存在。你如果已经站在行业的塔尖,你去针锋相对没问题。但是你作为一个年轻人,想要踏踏实实练习、学习,成都就是非常好的选择,该有的都有。除了北京、上海以外,成都是最好的选择,甚至有时候比上海还好。” 

  “拿我们参加的《少年之名》举例,有一个数据统计:参加节目的84位少年,来自川渝地区的少年占了将近四分之一。我们当时也很惊讶,成都的人才居然有这么多。”童亚娜透露道,她们公司只有屈柏宇和杨诚是成都本地人,其他五个都是在成都读书的外地人。“人才、教学以及政府支持,是成都做偶像行业的优势,也是吸引我们北京投资方来到成都做这家公司的根本。”

  从某种程度上来看,童亚娜和赵伟伟的认知是统一的:这个城市有选秀的土壤,又远离核心的娱乐圈,可以更专注地去做事情。但是当下的偶像,和当年李宇春、张靓颖、谭维维等选秀明星相比,还是有显著差别。“以前的艺人(出名)是因为自己的天赋,更是因为有好的机遇。可能有些人的天赋甚至比李宇春她们还好,但却没能抓住机会。”赵伟伟说,“现在我觉得这个机会对所有人来说相对更开放,公平性也更好。其次就是现在可以通过互联网来让很多人得到更大的提升,更了解游戏规则。”

  童亚娜还提到了受众群体的变化:“选秀初期出来的偶像,群众基础会非常好,她们上台面对的是大众。而现在不管是男团女团,很大程度上都是固定在粉丝圈,就是我们说的没有出圈。我们可以把偶像的对应群体稳固好,再去想破圈,寻求更大发展。”

  被资本冷落的练习生,如何盈利?

  ETM活力时代和新华贝易,两家公司都是私营企业,只不过后者有国有资本在里面。红星新闻了解到,ETM活力时代的几个板块目前都在盈利。“ETM活力时代下设多个版块,包括公司核心的孵化培训版块的活力星锐艺能培养中心、音乐及内容、艺人经纪、线下演出等,每年都有不同程度的盈利。”赵伟伟透露。

  相比之下,新华贝易还处在“烧钱”状态。“前期都是在投入,塑造形象,上综艺。到后期养成之后才会有收入,运营的话比如说有艺人线下周边产品的售卖,都是要等团出来之后才会有收益,包括音乐版权、专辑这些,还有线下的剧场演出、广告代言这些。”童亚娜告诉红星新闻。

  练习生的繁荣时期似乎已经过去。2016年前后,国内一度涌现出200多个女团,其中大多数很快消失,YY投资5亿打造的女团“1931”更是被视为互联网资本造团失败的典型案例。曾经有一家经纪公司的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这已经是一个被资本放弃的行业。”

  “这两年的确资本对男团女团的兴趣在减退,其实所有行业都是看涨不看跌的状态,当一个行业在往上走、获得更多瞩目时,一定是投资人愿意扎堆的时候。”赵伟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从超女到现在,整个行业在国内都是起起伏伏。“中国的人才会有一个黄金年,之后相对来说有个低谷期。但是现在出现了很多像我们这样的机构,这是10多年前李宇春她们不能比的。有一群专业的人在做专业孵化和人才储备工作,所以这个低谷的周期会短一点。”

ETM活力时代练习生刘人语

  在童亚娜看来,资本的撤退是整个经济环境所造成的,不止是娱乐业,而是连锁反应。“资本我们肯定不排斥,但一定要合适。我们所在的少城街道,一些创投的会议、金融的路演都会叫上我们。除了不少资方感兴趣之外,很多在成都的其他行业,比如文创、餐饮、零食、饮料等品牌都对我们比较感兴趣,因为这几个行业的消费群体和我们的粉丝群体比较重合,大家都希望能跨界做一些尝试。”赵伟伟所在的ETM活力时代,因为自身造血功能的完备,所以在资本方面的诉求并不是特别强烈。但他们和新华贝易的态度一致:有合适的资本介入,谁都不会排斥。

  直面劣势,探索“身边的偶像”之路

  在之前的采访中,童亚娜透露《少年之名》参加节目的84位少年,来自川渝地区的占了约四分之一。但这些人中只有5位少年来自成都的公司,其中新华贝易就占了4个。“很多做偶像的公司都把成都的男生选走了,去北京上海了。虽然我们成都的人才很多,但是这么多人才被其他地方的公司给选走了,也蛮可惜的。”童亚娜说。

  “为什么北京上海在行业内做得好?先天优势过于明显,咱们成都当前虽然小步快移上台阶,但从产业结构来看,成都并没有一家经纪公司在全国处于一线或准一线的位置。”赵伟伟告诉红星新闻。

  诚然,作为“选秀之都”,成都有很多得天独厚的优势。但客观来讲,比起北京上海,还是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在出口这一块,坦白讲成都本地能够给到的直接机会很少,变相增加了我们的运营成本。”赵伟伟说,“我们前年要拍一首歌的MV,需要一定体量的室内录影棚,遍寻全市,才在峨影厂找到一个80年代搭建的棚,各类本地的基础成本最后算下来,还不如去韩国来得有性价比。”

  而在童亚娜看来,偶像艺人商务上的出口也会有限制。“成都是商业非常发达的城市,商业指数、文化消费指数都排在全国前几位。粉丝愿不愿意为偶像买单,是我们这个行业发展的关键。比如男团的消费群体里,以15岁~35岁的女性居多,但是对口这部分人群投放消费产品的公司基本都在上海、北京,这是我们的劣势。”

  9月5日,厂牌家族单曲《嘿,远航吧!》已全网上线;9月12日,第一次厂牌家族粉丝的见面会也在成都举行。童亚娜说,想看看做“身边的偶像”这条路前景如何。“比如说你是来自某所高中、大学,一位普通男生,上台之后就会变成偶像,会给你心理上的接近。大数据显示,我们的粉丝构成前三名是成都、上海、广州,成都粉丝占了一半。不是追星族非要去北京、上海去追,我们在成都就希望牢牢吸引住本地的粉丝,把他们照顾好。” 

ETM活力时代练习生在公演

  在成都从事练习生培训这个行业的公司,全部是私营企业。在成都建设“国际音乐之都”的道路上,他们也期望能够获得政府更多的支持。“资金支持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之前有一些文创扶持政策,但更偏向于引进成熟的大企业,由于税收要求,我们这种养成系的新企业是没法达到补助标准的。去年开始,就业局、音产办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新政策,我们也在积极接洽申请当中。”童亚娜坦言道,“成都的教育资源很丰富,很多学校也重视全面发展,自己有乐队、舞团。我们也不是会耽误学生学习的公司,因为我们最看重的是人才,有了人才之后才会有更长远的发展。我们很希望政府能够有更多的资源能让我们对接,让更多人了解我们公司和这个产业,知道娱乐圈不是大染缸,也不会荒废学业,认可我们是用正能量的方式做事,就可以了。”

  除此之外,赵伟伟更希望政府能够从产业入手,牵线搭桥,真正起到助推作用。“比如我们和新华贝易,大家一起合作一个项目,这个项目是对两家公司都有帮助,同时对于成都来说又有很好的示范效应,这个就叫产业。”赵伟伟举了个例子,“比如我们的练习生排了个公演,到一个剧场去演出,这就是我们跟剧场产业联动的东西。”

  进一步挖掘国际音乐之都底蕴

  赵伟伟的理想目标,是把成都打造成为“华人演艺人才”孵化器。这并非遥不可及。2018年,成都市人民政府成立“成都市音乐之都建设专家咨询委员会”,邀请了包括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叶小钢、歌唱家金铁霖、著名作曲家赵季平、中国音乐学院院长俞峰、中国音协副主席廖昌永等在内的12位音乐圈大腕成为特聘专家,为成都实现音乐产业加快发展、跨越发展、领先发展,进一步提供决策科学性、合理性、有效性。

  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赵季平一再强调,成都是一个非常有文化底蕴的城市,在音乐文化发展上得天独厚。“可以进一步挖掘它的底蕴,给广大老百姓更多音乐和音乐文化的滋养,让大家更喜欢音乐。成都要建设‘国际音乐之都’,不仅要让不同阶层的群众都能参与其中,更需要一批有影响的艺术家、音乐家等不同层面的人才,通力打造。”中国音乐金钟奖落户成都,除了助力成都踏上建设“国际音乐之都”的快车道,更对成都音乐人才的培养和提升具有重要意义。

  像ETM活力时代、新华贝易这样的公司,就是在通过一个全新的方式挖掘成都本土音乐人才,并通过方言、川剧等地域性明显的艺术方式,来助力“国际音乐之都”的建设。前段时间YES!CAMP的练习生去参加《少年之名》时,还带了几本《四川方言词典》,希望有机会通过这本书让更多的朋友了解四川方言,了解成都。“他们担任过四川方言发音人、金沙遗址博物馆推荐官、新华中泰文化互荐使者、成都旅游线路体验官等多个身份,还在街头一起跳过‘熊猫舞’。就是希望他们通过自己的方式推广成都,展现成都文化的多样性。”童亚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ETM活力时代练习生苏芮琪

  ETM活力时代旗下的刘人语和苏芮琪,都是地道的成都女孩。“苏芮琪创作了好几首成都的歌曲,像《在成都》、《在蜀中》。尤其是《在成都》,她在今年《创造营2020》的总决赛就是唱的这首歌。刘人语、苏芮琪本来就是成都小孩,她们去弘扬、讲述成都时候,不仅有兴趣,也非常愿意。宣传家乡对她们来说,是天然的一种责任。”赵伟伟说,“希望成都多一些像李宇春、张靓颖、谭维维这样的歌手,让人们觉得成都这个地方真的是宝藏城市。”

  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 实习生 毛渝川 图据受访者 编辑 乔雪阳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练习生在成都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