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周春芽女儿开个展,一堆艺术名家来捧场,周褐褐:父亲把对艺术的热情遗传给了我

周春芽女儿开个展,一堆艺术名家来捧场,周褐褐:父亲把对艺术的热情遗传给了我
2021年07月23日 18:15 新浪网 作者 红星新闻

  十年过去,恍如昨夜。

  2021年7月,周褐褐在上海龙美术馆为其最新个展“载我以形”忙碌布展时,脑海中偶尔会浮现这句话,以及自己十年前的模样。

  这场展览于7月22日下午正式开幕,展出19件(组)艺术家近年来的作品,包括装置、雕塑和综合材料等形式。

周褐褐与自己的作品

  2011年6月10日,也是夏天,周褐褐在北京的杨画廊举办了自己首场个展“狂热者2012”。她手工缝制的数十套“哥特风”时装,穿在她自己做的“外星人”骨骼模特身上,暗黑、奇幻又华美

  著名当代艺术家曾梵志、王广义、岳敏君和著名艺术批评家栗宪庭等纷纷亲临现场观展,并为她作品所呈现的成熟气质而赞叹。周春芽也开心表达着对女儿的欣赏,自称“褐褐的爸爸”

  2012年,周褐褐与自己交往多年的男友、青年建筑师靳洪铎结婚,婚后生下两个可爱的女儿。2011年到2016年期间,她没有举办过个展。

  2017年7月15日,周褐褐在成都当代美术馆举办了题为“驱散阴霾”的艺术个展。开幕式热闹非凡,人潮涌动,来宾们站成一圈人墙,将褐褐与她的父亲紧紧围住。

  周春芽泰然自若地站在人群中心,他抽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此后他更多时间会在上海创作和生活。

“载我以形”展览海报

  距离2011年过去10年之后,周褐褐说,如今自己仍会不时回想2011年的作品,审视当年的理解和猜想。“这10年之中,我试着在形而上学、现象学、理性主义、科学主义的探索之路上逡巡往复,作品发生了一些变化。”

    老  庄  

  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生命法则

  在第一场个展“狂热者2012”之后,周褐褐的个展主题都以“四字箴言”的形式表现——“驱散阴霾”“因彼而行”“虚室生白”“纯纯各归”“载我以形”,它们的出处,都是中国传统道家哲学的经典。

  “因彼而行”出自《关尹子》——“圣人力行,犹之发矢,因彼而行,我不自行。(大意为得道之人的思想犹如射箭,箭矢飞行如电,而人的身心仍安稳沉着)

  与著名的《道德经》和《庄子》相比,这部被道家尊为“文始真经”的古代典籍鲜为人知,作者据说就是那位请求老子留下一部《道德经》的函谷关守令尹喜,后人尊称他为关尹子。

  今年4月周褐褐在成都麓湖·A4美术馆举办的个展“纯纯各归”,展览名也是出自《关尹子》——“我通天地,将阴梦水,将晴梦火。天地通我,我与天地似契似离,纯纯各归。(大意为“我”能感受到天地的气息,随着天气阴晴而梦见水与火,这种与大自然的连接感若即若离。)

  传说中,老子出了函谷关,乘青牛飘然而去,不知所终。尹喜则深入研读《道德经》中的深意,将自己的感悟写成《关尹子》。虽然该书流传至今的文本被认为是唐宋时人托名之作,但不论真伪如何,《关尹子》确是古人所写的一本奇书,书中涉及多个话题:心理、哲学、解梦、医药……奥义微言,晦涩难懂。

  相较而言,《庄子》的内容更易理解,语句也更诗意和优美,但依然需要你有足够的领悟力,去感受那种“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幽深语感与哲思。“他们想要表达的意思简洁凝练,只是古人的行文和语法跟白话文有较大差距,所以现在大多数人读起来就觉得晦涩。”褐褐说。

龙美术馆展览现场(作品《元柱》)

  她举例自己2019年在上海的展览主题“虚室生白”,出自《庄子·人间世》——“瞻彼阕者,虚室生白,吉祥止止”。在她的解释中,就好比一个房间里如果比较昏暗,感觉不到光亮,一定是屋里的东西堆放得太多,“需要把多余的东西搬走,才能让外面的光照进来。把心放空,静下来,才能感受到生命与万物真实的状态。”

  褐褐很喜欢这种“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幽深语感,更迷恋这些古代哲学典籍中流露出的磅礴大气和微妙之思。“东方的智慧,不论是道家经典还是佛家经典,都传递出了诸多不可言说的理念。这些意蕴超越了文字和语言,给予我等凡人无比的感触与怅惘。”

  最新的这场“载我以形”则出自《庄子·大宗师》:“夫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大意:大自然赋予我形体,用生活令我忙碌,以衰老给我清闲,以死亡使我安息。)

  策展人王晓松表示,很多人未必了解庄子对万物生长、毁灭、竞争的复杂描述,往往以“超然物外”“淡泊生死”的标签来做简化理解,但“周褐褐关心的并不是这些语言的缠绕,而是好奇庄子对万物在不同生命形态之间的转化。”

龙美术馆馆长王薇与周褐褐在发布会上

  龙美术馆馆长王薇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龙美术馆今年有五位女性艺术家的个展,褐褐是其中唯一一位中国艺术家,也是最年轻的一位。”王薇表示,此前自己通过褐褐之前在武汉的展览了解到她的艺术创作与风格。“我很欣赏她作品中的思想和力量感。”据了解,龙美术馆已经收藏了褐褐的一件雕塑作品。

    昆  虫  

  “在那遥远的岛屿上是我和昆虫的家”

  说到万物和不同的生命形态,周褐褐对昆虫情有独钟。她的家里除了四口人和两只猫外,还养了宛如枯叶的幽灵螳螂和长着分叉额角的双叉犀金龟(又名独角仙),外加两只乌龟和一些稀有的多肉植物,像个超迷你的小动物园。

褐褐养的独角仙

  在褐褐眼中,昆虫完全可以被视作来自外星的奇异生物。她对它们的好奇与喜爱,最早源自小时候捕捉到的一只瓢虫。“记得有一次,我无意中发现了一只黑底红点的瓢虫,随后又发现了一只红底黑点、而且斑点位置十分相似的瓢虫,它们俩就像是大自然特意制造出来的一样,实在太神奇了!”

《在那遥远的岛屿上是我和昆虫的家》(局部)

  她小心翼翼把两只瓢虫放到一起,欣赏它们宛若反转镜像的斑点,自那之后,她便留了意,时常便能捉到一些有这样反转图案的瓢虫。她常常连续几个小时沉浸在这些美丽的色彩与图案里。“这样的体验,一直被我视为无价之宝。”

褐褐的作品《米奇密码》

  今年6月,迪士尼联合UCCA集团旗下UCCA Lab,在上海举办了“好奇无界:米奇艺术展”的国内首站。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以米奇为主题各自发挥,其中便有周褐褐的《米奇密码》——她给米奇老鼠也加上了来自甲虫的鞘翅花纹。

《矩阵》(局部)

  她此次在龙美术馆现场呈现的作品,是在之前成都“纯纯各归”展览的作品基础上,又加了一组综合材料绘画作品和两件雕塑。其中体量最大的“矩阵”,伫立在展厅一进门的位置,厚实的半封闭空间与悬于中央的四米高的“能量塔”,让人想起太古时期的洪荒地貌,与它后面轻盈浮动的“能量膜”形成对比。

《矩阵》(局部)

  仿佛被凝固的熔岩和泥浆所包裹的“能量镜”,似乎要映照出观看者的灵魂;“在那遥远的岛屿上是我和昆虫的家”则是周褐褐幻想将自己的基因融入到昆虫的体内,幻化而成的有生命的岛屿……

展览现场(作品:能量镜)

  漫步在这充满暗色调作品的展厅里,你会情不自禁生出一个念头:如果此刻将卡夫卡《变形记》主人公格里高尔化身而成的甲虫放入其中,它应会感到舒适惬意。这些作品在现场散发出一种看似奇谲冷异的气息,细品之下却能感受到艺术家心中深藏的热情。

   成  长 

  被锁在德国古堡地窖里的“东方公主”

  回顾自己从小到大先是跟随父母而后独自留学、跨越东西方的成长经历,褐褐总结说:成长的故事,就是一种慢慢走向独立的人生体验。

  小学五六年级时,褐褐跟着母亲,先后在三个美丽的德国城市生活过:卡塞尔、瓦尔堡和慕尼黑。在卡塞尔时,褐褐常在放学后的傍晚,独自在池塘旁逗天鹅玩耍。那个池塘在她的记忆里,和米莱斯的名画《奥菲莉娅》中的意境几乎一模一样:“池塘边开满了各种野花,水是透明的却又是黑色的。”

展览现场(作品《它处》)

  在瓦尔堡(Warburg)时,褐褐就读的小学是一座始建于1628年的古堡,当时去欧洲的中国人还很少,同学们称她为“东方公主”。放学后,褐褐常在学校礼堂里练钢琴,古堡中一片寂静,她边弹琴边想象着古老的灵魂漂浮在空气里。

《它处》(局部)

  13岁那年冬天,周褐褐回到成都,在四川音乐学院附中学习音乐。她很爱音乐,但遗憾因为手不够大,弹钢琴很吃力,只得放弃。

  审视自己纤细的双手时,褐褐也开始留意骨骼。“我很喜欢骨骼的质感,我想要把这种感觉通过自己的双手传达出来,这就有了后来我用各种化学材料和颜色创造出的、在我的理解之下的骨骼雕塑。”她说。“真相如同骸骨,隐藏在皮肤与血肉之下,却默默支撑着所有的一切。”    

    父  亲  

  “在我心目中是和毕加索一样的天才”

  回国后,褐褐一直和父亲住在一起,但对于父亲的个人生活所知甚少。当时中国足球刚刚步入了职业化的“甲A时代”,人们热情高涨。周春芽也常带着褐褐去看球赛。她感觉很幸福,因为“能闻到赛场上大面积的青草的味道。”

  真正如闪电般击中了她内心、唤起她强烈情感的,是日本唯美华丽、兼具金属与摇滚元素的“视觉系音乐”。为此,褐褐决定去日本留学,周春芽也支持女儿的想法。

  2005年,褐褐来到东京,她记得当时父亲的存款不足20万。她租住的房子房间极小,课业之余则去一家餐厅打工。

褐褐童年时与父亲的合影

  褐褐的工作台上摆着父亲画的一张黑根。黑根是父女俩的爱犬,也是人们熟知的“绿狗”原型。

  当褐褐在日本大型拍卖的刊物里看到父亲的作品时,才第一次意识到:父亲已是国际知名的艺术家了。 

  回国后的褐褐第一次举办个展时,被不少媒体冠以“艺二代”的头衔,对此她坦然面对,并表示会加倍努力,以对得起这一天然优势。

  褐褐在日本学习的是服装艺术,最初的作品中也以艺术服饰为主,今年1月她的成衣品牌DISPEL DOOM也分别入驻了上海和重庆的买手店。

  褐褐在塑形方面的天赋从首场个展的模特制作开始就有体现,她自己则将那些花边繁复、立体裁剪的艺术服饰称为“软雕塑”。

  说起父亲对她在艺术方面的影响,除了自幼耳濡目染外,褐褐认为最重要的是父亲把对艺术的热情遗传给了自己

  “爸爸在工作室里专注画画的背影,他以前常穿的一件油彩斑驳的外套,一直是我心里珍藏的画面。”周褐褐说。

  这次来上海,褐褐还跟父亲商量,想搬去他之前在成都三圣乡荷塘月色边的那间闲置已久的工作室,周春芽同意了。

  在22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褐褐提到自己在日本留学期间,和父亲鲜少联系。“感觉我们俩都挺酷的。”而这次布展过程中,周春芽经常给女儿发微信打电话,随时关注进展和细节,关切程度甚至让褐褐有些惊讶,也很感动。

  周春芽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褐褐自小独立性就很强,“是个很酷、很有想法的孩子。她这几年的作品我觉得很不错,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而且想法完成度高,制作得非常精良。”

  开幕式上,很早就到了现场的周春芽走在人群前面,不断主动跟来宾们打着招呼,连连说着“谢谢”,感谢他们对女儿重要个展的支持。

父女俩一起在浦东美术馆看展览

  7月16日,忙碌布展之余,褐褐与父亲一起去逛了新开幕不久的浦东美术馆。父女俩在展厅里漫步,在作品前一起自拍,她发了个朋友圈说:“就像小时候一样。”

  红星新闻记者|乔雪阳

  编辑|段雪莹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美术馆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