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会吃掉我的眼珠吗?凯特琳·多蒂如何给孩子讲述死亡

猫会吃掉我的眼珠吗?凯特琳·多蒂如何给孩子讲述死亡
2019年09月21日 09:00 新浪网 作者 界面

猫会吃掉我的眼珠吗?凯特琳·多蒂如何给孩子讲述死亡

殡仪师、YouTube红人凯特琳·多蒂在新书中回答了孩子们关于死亡的种种问题,并解释了谈论死亡的必要性

Marianne Eloise

猫会吃掉我的眼珠吗?凯特琳·多蒂如何给孩子讲述死亡

凯特琳·多蒂与一位友人 图片来源:Sammy Z

孩子总会被问到“长大后要做什么?”,但很少有人会提到“殡仪师”这个职业。凯特琳·多蒂当然也不会这么说。不过而今她因运营YouTube频道“询问殡仪师(Ask a Mortician)”出名。“(曾经)我对殡葬行业的认知,就是一个穿着工作服的人在黑暗且陈旧的洞口,将导电绿色液体通过一个管道注入到一具尸体中,除此之外别无其他。我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分子。”她说。

然而改变即将发生。《猫会吃掉我的眼珠吗?》(Will My Cat Eat My Eyeballs)这本书回答了关于死亡的35个问题,这些问题都源自充满好奇心的孩子。“死后我还会大便吗?”“人火化后的骨头可以用来做首饰吗?”这本书包含了很多诸如此类的问题,可能我们都有过这些疑问,但真正提问的是孩子,因为他们不用被羞耻感所累。“孩子让我们明白,我们在谈论死亡时还是不够直接,”多蒂说,“很多成年人并没受到过关于死亡的教育,但他们很需要。”她把人们对待死亡这个话题的沉默态度与性进行比较:“我父母必然不会和我谈论性,但我9岁时曾在朋友家看她哥哥保存的色情视频。这些事情总在偷偷摸摸中就让你了解了。”

毫无疑问,在不了解的人看来,多蒂的工作似乎有点病态。关于死亡,她还写过两本书,一本是2014年她的自传《烟进了你的眼睛》(Smoke Gets in Your Eye),另一本是2018年出版的《从这里走向永恒》(From Here to Eternity),这本是关于世界各地的死亡仪式。在她的YouTube频道上可以找到类似于“我可以变成木乃伊吗?”这样的视频,七年来,她回答了成年人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然而打开这个怪异的潘多拉盒子,也能看到一个非常令人佩服的个人目标,那就是消除西方世界对于死亡的恐惧。

22岁的多蒂在旧金山读完殡葬专业之后就在一家火葬场开始了工作,但这并不是她自己期待的终身事业。“我只是觉得当我45岁参加晚宴时,可以讲这个很酷的故事。”她笑道。然而她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工作,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使命。

“当我逐渐了解西方世界死亡的商品化以及死亡这个产业,我意识到这些东西会形成一种文化。”为了写《从这里走向永恒》这本书,她开始环游世界去观察不同文化中不同的死亡仪式。这本书有感知力而且条分缕析,是经过充分调查的,因为她真的想从其他习俗中学到东西。“美国和英国的问题在于,我们从移民文化中吸取的是平淡乏味、千篇一律的死亡仪式,强迫他们摒弃原有的仪式和做事方式,而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讲十分重要。”多蒂说。

猫会吃掉我的眼珠吗?凯特琳·多蒂如何给孩子讲述死亡

《猫会吃掉我的眼珠吗?》

2011年,多蒂创办了“好死亡的顺序”(The Order of the Good Death),一家致力于推广“接受死亡”理念的公司,业务包括制作视频、举办活动、募集捐款等,主要为了教育大家如何更好地处理死亡这件事。从那以后,她便开办了“询问殡仪师”这个频道来回答人们关于死亡的问题。除了一些古怪的问题之外,她的视频还包括“如何帮朋友度过悲痛期”和“如何帮助家人克服‘拒绝接受死亡’的心理”。她呼吁家人之间互相关爱彼此的身体状况,而且她发现“人们本能地想要多关爱家人,但需要一位专家来作此呼吁”。2015年,她在洛杉矶创立了殡仪馆,致力于提供性价比更高、家人参与度更高的殡葬服务(马上会再开一家分店)。

她为这本《猫会吃掉我的眼珠吗?》准备了多年,比如视频“事情会好起来的,怪孩子们”,尽管这个主意会让家长们脊柱发凉,但她说父母不应该禁止孩子们提出问题。“也许你担心你说的一些事情会引起孩子内心的恐惧,但还是要真诚地告诉孩子,‘如果这些事让你深受其扰,或者你想聊聊,我都乐意陪你’。”她希望大人要尽早给孩子讲这些事情,这样在他们不可避免地遇到死亡这件事时就能做好准备,“他们已经习惯谈论死亡了,也习惯这件事本身存在一些更为有趣更为稀奇的部分。”她认为,通过科学和幽默,有可能把大脑训练成“将死亡视作一件既沉重同时又充满好奇的事情”。

多蒂幼时学到死亡这件事时是十分突然的,因为她看到一个小孩在商场跌倒致死(“一件十分反常的事儿”)。从那以后,她开始有了强迫症,包括不断地轻轻拍击和吐痰。“我脑中对于死亡的认知被侵扰了,我感觉人们会随时从我的身边消失,我无法控制。我唯一可以控制的就是这些小习惯。”

和多蒂一样,我(指本文作者Marianne Eloise,自由撰稿人)最初对死亡的认知也通过强迫症反映出来。一旦我发现身边的人可能随时会被带走,我便开始通过一些重复的行为试图控制一切意外的发生。随着年龄增长,这些困扰只会变得越来越强烈,但是多蒂和其他接受死亡倡议者的作品减轻了我的恐惧。“我从没有收到一条信息说自己因为看了我的视频而变得更为糟糕、更为焦虑的,”她说,“当我使用‘控制’这个词的时候,大家也许并不喜欢,但我喜欢这个词,因为这就是我所经历的。这种感觉就是使自己有能力认清事实。真相让我放松,让我感觉更棒。认识到人最终都会走向死亡这个事实也让我变得更加坦然。”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同样的感觉。有些人在拒绝接受中找到慰藉。多蒂幽默且透明的方式也引起了一些争议,有些人看了她的视频,读了她的书之后,指责她对悲痛讨论得不够深入。但多蒂绝不是冷漠无情的人,也比任何人都懂得失去一个人所造成的影响:“你再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了,我们怎么才能把这一切转变成截然相反的东西呢?将悲痛转变成积极健康的悲痛绝不是对死者的伤害,就算他是你极为亲近的人。用健康的方式哀悼死者不是对死者的不尊重。不管怎样,你都不可能摆脱悲痛,但你会记住这种忧郁的行为,你会把它视作心底的创伤。你总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记住这种悲伤——那么究竟该是什么样的方式呢?”

没人愿意思考死亡,但如果你要思考的话,可能会有比多蒂更糟糕的开始。《猫会吃掉我的眼珠吗?》这本书有趣且忧郁,不仅揭示了人们对于死亡知之甚少,也展现了孩子应该如何应对死亡。至于猫是否会吃掉你的眼珠,你要自己从书中找答案了。

(翻译:李小禾)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界面

界面

中国最大的商业新闻和社交平台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