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生病的时候,日本人也戴口罩

不生病的时候,日本人也戴口罩
2020年01月28日 18:31 新浪网 作者 界面

【“近观日本”是旅日作家陈药师在界面新闻开设的专栏,讲述日本的商业和文化】。

日本一直是口罩消费大国,在电车里戴口罩的人数不胜数,外来者常常会被惊到,以为进入了恐怖世界。其实,戴口罩出行是日本人的一个习惯。比如春天花粉肆虐的时候,那些过敏者会带上口罩缓解鼻炎;比如,有些女士懒得化妆就戴上口罩遮掩脸上的瑕疵——当然,眼睛周边还是要适当装修的。

但是在欧美国家和中国戴口罩的人并不多。比如在欧洲,如果戴口罩出门,会引起猜忌:他是不是强盗?他是不是得了病?他是不是想掩藏自己的真实面孔?

日本人太喜欢戴口罩,以至于有一个词叫“口罩症候群”,意思就是即使没得感冒、对花粉不过敏也要带上口罩……这又是为啥呢?说起来还挺有趣。日本《朝日新闻》做过一个调查,“你为啥要戴口罩”。一个19岁大学生回答:“我懒得跟别人说话。”

还有人说:“与人交流的时候,做出惊讶、倾听,或者高兴的表情太麻烦……”这真是懒到一定程度了……有一位美容师的回答颇为“恶毒”:“戴着口罩对我来说算是自我防卫。工作期间我一直戴着,遇到些麻烦棘手的客人时我就会一边微笑,一边嘴上唇语咒骂。口罩作为能遮住我真实想法的一件隐形衣,对我来说非常有必要。”

原来日本那些让人惊叹的贴心服务背后也掩藏着服务者内心的不满与怨怼。说到底,对于日本人来说,有时候戴上口罩有一种“安心感”。甚至有日本人说,戴口罩有一种“精神必要性”。

日本医疗工作者菊本祐三写过一本书叫《装饰性口罩(だてマスク)》。他说,日本人戴上口罩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口罩就像“铠甲”、“战袍”一样能起到自我保护的作用。其背后的隐喻是否说明日本人际交往的淡漠呢?可能是吧。当然,他也指出,戴口罩是因为日本人对个人隐私非常重视,不愿过多抛头露面。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其实是日本人对于病症的防范意识,他们不希望将自己的病症传染给别人,也不希望被传染。这已经成为日本的一种“礼仪”。如果你感冒了但是不戴口罩坐公共交通工具则是对别人不负责、给别人添麻烦的表现。你想,在电车里,日本人都很少打电话生怕给别人添麻烦,得了感冒岂能不考虑别的乘客呢?

日本新闻网站nippon.com认为,1918年,西班牙流感肆虐世界,这让日本产生了“口罩文化”。

这场让近4000万人(百度百科数据)失去了生命,让8000万人被感染的流感最初来自于美国堪萨斯州的一座军营。这一年春天,军营里有人得了流感,患者起初只是普通感冒的症状,比如高烧、肌肉酸疼等。但是到了秋天,流感开始大爆发。到了1920年的春天,全球有将近10亿人感染。因为这场疫情中,西班牙有800多万人被病毒侵袭,连国王都没有幸免,所以称“西班牙流感”。

日本也惨不忍睹。据当时日本内务省统计,有39万人左右因为流感死去,最近历史学家用人口学的方式推测,这个数字应该在48万人左右。

自那之后,生于忧患的日本人就开始习惯了戴口罩的生活。到现在,日本人每年都要消耗掉数十亿个口罩,堪称世界第一口罩消费大国。

2009年,墨西哥H1N1流感爆发,很快日本又成为重灾区,很多小孩被传染甚至失去了生命。一时间,日本人又都开始戴上了口罩。当时,很多药妆店的口罩都买断了货。2018年初,有1000万日本人得了流行性感冒,而进入春天,花粉症又开始困扰日本人。口罩成为生活必需品。

日本卫生材料联合会提供的数据是,在2017年,家用口罩的生产数量是38亿个。到今天,戴口罩居然成为了一种文化。

2011年,日本网站news-postseven在东京闹市区涩谷进行了一项抽样调查,在戴口罩的100个人当中,有31个人没有任何病症,但是也带着口罩。当然,有些媒体说,日本人戴口罩是为了美观,这也说得通。有些厂家就专门设计了女士用的口罩,粉红色,还有香味。2015年,Beauty-Fit Mask成为了日本当年的流行语。

有一个口罩品牌叫Bi Fitto Masuku,设计更加贴合人脸,据说,戴上之后能显得脸小,比美颜软件还好使。很多人去日本会买一堆口罩带回来,你必须承认,日本人的口罩花样百出。比如有一种清凉型口罩叫FRISK,戴上感觉很清新,还能有效抵挡电车里飘荡的汗味、脚臭。

说口罩是为了美观也有道理。日本非常流行戴黑色口罩,因为看起来“很酷”。日本媒体HARBO BUSINESS对150个习惯戴口罩的日本人进行调查,其中有五分之一的人回答自己喜欢“黑色的口罩”。戴黑色口罩还有一个原因是,里面含有活性炭,可以“预防口臭”。

大概就是这些多方面的原因,让日本人戴口罩成为了一种“礼仪”。我一位在日本定居多年的朋友说,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他出门就开始戴口罩了。从防止将病菌传染给别人、提高公共卫生意识来说,戴口罩是值得提倡的。

不管是不是疫情肆虐的时候,戴上口罩都没有什么坏处。毕竟,人类有时候是很脆弱的,而病毒有时候是很顽强的。

如同作家加缪在《鼠疫》最后写的那样:“据医书记载,鼠疫杆菌永远不会死绝,也不会消失,他们能在家具、衣被中存活几十年;在房间、地窖、旅行箱、手帕和废纸里耐心等待。也许有一天,鼠疫会再度唤醒它的鼠群,让它们葬身于某个幸福的城市,使人们再罹祸患,重新吸取教训。”

或者,不管是疫情让人恐怖的时刻,还是走出阴霾之后,戴上口罩能提醒我们那些曾经发生过的苦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zhoujing@jiemian.com)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界面

界面

中国最大的商业新闻和社交平台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