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1.1亿人次出游的端午节,民宿却在低价困境中求生

1.1亿人次出游的端午节,民宿却在低价困境中求生
2024年06月11日 16:23 新浪网 作者 界面

  界面新闻记者 | 白帆

  界面新闻编辑 | 沈霄戈

  在1.1亿人次出游的端午节,民宿依旧没有找到涨价的节奏。

  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端午节全国国内旅游出游合计1.1亿人次,同比增长6.3%;国内游客出游总花费403.5亿元,同比增长8.1%。

  虽然旅游市场恢复至稳步增长的阶段,但在民宿这个细分领域,由于供大于求、同质化严重、旅游趋势不断变化等诸多原因,端午小长假期间的民宿依旧摆脱不了价格竞争。

  多位民宿从业者告诉界面新闻,从今年清明节开始,民宿已经进入旺季涨不上价、淡季狠心降价的节奏。下行趋势让很多从业者猝不及防,一些经营者选择退出或者缩减规模。

  节假日价格,比平时还低

  今年的端午节,民宿经营者依旧没有等来预订爆满的“旺季”,延续了今年清明节和五一小长假的内卷态势。

  很多民宿经营者不敢涨价甚至还会降价揽客。而在一些社交媒体上,“端午不涨价“成为部分民宿揽客的标语。

  云南大理一向是向往“诗与远方”的旅游者的目的地,是民宿项目最佳落脚地之一。海景民宿、精品度假民宿、网红打卡民宿、高端野奢民宿、“婚礼目的地”民宿,不同类型的民宿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据大理州官方发布的数据,大理州民宿数量接近全国总量的5%。依靠绝佳的位置、颇有设计感的装修,以及疗愈的自然景色,这里的民宿曾经有着很不错的溢价空间,去年大理网红景点的民宿从几百元涨价至3000多元依旧供不应求。

  但今年,大理民宿在旺季的价格却很难上调,甚至还比往年低一些。界面新闻在去哪儿网上搜索发现,端午节的前两天,大理洱海附近的民宿还有很多没有订满,价格几乎跟平时一样,甚至在临近假期前两天,预订价格更低。即便一些上调价格的民宿,其上涨幅度也比较小。

  一位大理的民宿经营者在社交媒体上反馈称,哪怕是大理别墅区的民宿,端午节不涨价的情况下也没什么客人。在网上这家民宿端午节期间的房价342元起,而在平日和周末,房价409元起。

  对于为何端午节假期价格比平时还低,该经营者表示主打平价。无独有偶,另外一家大理洱海边上的临水海景房,端午节期间只要239元,而平时的价格为342元。

  实际上,今年的民宿行业持续冷淡,全国各地的民宿都进入了涨不上价的节奏。“超级差,从清明节之后就不行了,我们节假日都没有涨价,和周末的定价差不多。”来自深圳的一位民宿业主告诉界面新闻。

  一位游客则告诉界面新闻,她去年3月预订的一家杭州西湖边上的民宿,今年同样是周末入住,价格却便宜了将近100元。此外,该游客去年预订过的海口的民宿,今年同一日期的价格也便宜了40%。

  面对持续下滑的入住率,降价成为一些民宿经营者首选的竞争方式,尤其在淡季,民宿价格更是卷得厉害。

  然而,降价却解决不了市场供需失衡、民宿货不对板、同质化严重等问题,民宿盈利陷入困境。在一则民宿新手小白的帖子下,几乎全是劝其不要开民宿的评论,甚至一位民宿运营托管的博主也在规劝:“听劝,咱不开。”

  在云南开民宿的一位民宿从业者也跟帖表示,大理今年至少关停30%。“房量翻了几倍,旺季也住不满,然后就降价了,想靠旺季撑一撑的(也)撑不下去了。五一假期的时候已经很明显了,业余的十之八九要赔钱。”该民宿从业者道出了民宿价格内卷和关门歇业数据之间的关联。

  还有从业者透露,在大理民宿爆火的那几年,大理的房租价格也上涨了很多,造成很多民宿经营者当下的经营成本过重。界面新闻在小红书上发现,在该平台发布转让民宿的帖子里,便有不少项目在云南大理。

  不过,在劲旅网总裁魏长仁看来,当下整个民宿市场仍处在价格竞争的初期,还未进入大规模退出的阶段,而且疫情期间民宿价格上涨得有些离谱,现在价格回落也属正常。

  兴建热潮之后,过剩危机显现

  民宿行业价格和入住率双降,其实早已有迹可循。

  去年是民宿行业的关键转折点。当时,旅游市场刚刚从疫情的阴霾中挣扎出来,民宿行业也借此涨价。一直到春节结束,民宿行业都保持爆火的趋势。

  受此影响,民宿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呈上扬态势。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分会会长张晓军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2023年民宿行业出现了新的投资高潮,民宿的数量也不断增加。

  木鸟民宿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该平台上的民宿房源量增至175万套,平台新房东数量同比增长227%,同期民宿订单同比增长192%。

  在北京郊区经营民宿的南吕也观察到,2022年北京新增了很多民宿,但是没想到2023年的民宿消费群体减少了很多,造成一些民宿转让关停。

  “我觉得市场一定是饱和的,而且多数民宿项目是跟风投资,以为做民宿花不了多少钱,其实投入很大,一旦生意滑坡,便没有应对的资本。”该经营者告诉界面新闻,他所经营的民宿由自己设计,即便在这种情况下,整体投资也达到了300多万元。

  与此同时,去年文旅市场的趋势变化迅速,很多网红城市出现,短时间内吸引来大量客流,但由于当地的酒店供给不足,无法满足新增的住宿需求,民宿数量随之增加。张晓军表示,民宿是住宿行业的补充,建设周期远低于酒店,当某个城市短时间内迅速走红,民宿可以及时弥补当地的住宿需求。

  洛阳是这几年突出重围的热门旅游目的地之一。在洛阳丽景门景区和洛邑古城之间的一条小道上,路两边的民居几乎都被改为了民宿,在界面新闻记者走访期间,还有很多仍在装修中的新民宿。该区域一家名为玖巢民宿于2020年开业,经营之初只有20多间房,3年多的时间已经增加至300间房。

  在哈尔滨,民宿也伴随着“尔滨”热潮涌现,哈尔滨的民宿项目大幅增加。淄博、天水、平潭、威海等地,类似的民宿发展趋势也在上演。

  然而,随着网红城市热度回落,民宿的生意也不那么好做了。劲旅网总裁魏长仁告诉界面新闻,民宿分为乡村民宿和城市民宿,热门旅游目的地的城市民宿发展相对稳定,但不热门的旅游城市则容易出现供给过剩。

  民宿的客群多来自本地市场,但在疫情之后住宿需求外溢。魏长仁告诉界面新闻,多数民宿的客群是以周边游的客群为主,在五一假期和周末等节日,游客旅游半径扩大,住宿需求从本地外溢至外地,跨省旅行的游客更倾向于选择酒店。与此同时,旅游市场也出现了消费降级,出游频次有所减少。他表示,这种情况下,即便五一不降价,进入淡季民宿也会降价,尽量止损。

  在深圳大鹏半岛临海而建的鹭遇云巅空中花园美宿,便以深圳当地游客为主,疫情期间,这家民宿的经营状况好于当下。跨省旅游、出境游恢复之后,来这里的游客越来越少。

  价格回归理性,市场抛弃同质化民宿

  从兴建到遇冷,民宿行业的变化迅速,优胜劣汰不可避免。对此,张晓军建议,民宿经营者应重塑竞争力,而不是聚焦在低价竞争。

  在张晓军看来,民宿降价是对当下市场的判断,对消费者是件好事,过度降价则会导致经营内容的减少,比如服务品质下降等等。近来行业讨论很热的“免费试住”营销活动,便验证了上述逻辑。

  “免费试住”是某平台针对民宿行业推出的营销活动,在这种模式下,游客不花钱即可入住,后续需要对民宿进行点评。但很多民宿经营者反馈称,这些获得免费试住的游客,其实根本不是真的游客,有的甚至直接要求民宿经营者不去入住,但要折现给他,或者要求付费点评。

  另一方面,一些民宿业主认为,以免费的价格获取入住体验的游客,其消费理念和能力并不是民宿的目标客户。在这种冲突下,民宿经营者不打算好好服务,“免费试住”引来的客人,遭到不少客人的投诉。

  张晓军认为,当下民宿行业正在回归理性,低价竞争不是唯一的出路,提高竞争力才是最有效的手段。“我们呼吁民宿行业要重塑竞争力,对民宿主体进行改造升级,甚至可能要改头换面。另外,内部空间也需要迭代,让民宿的主题更加明确,符合消费者的需求。”在他看来,民宿提供的不只是住宿空间,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民宿行业需要挖掘小众市场,在软实力方面下功夫。

  张晓军表示,为了挣快钱,民宿特色缺失,拖累了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随着网红城市涌现的民宿,多为城市民宿,只提供简单的住宿功能,也十分同质化。

  南吕对此也深有感触。在他看来,很多民宿经营理念不对,从民宿“硬件”来看,投资人跟风投资,建筑风格模仿同行,从“软件”来看,这些民宿也通常没有“灵魂”,面对竞争,只能通过降价去解决问题。

  南吕经营的纳岚庭民宿位于北京雁栖湖景区周边,除了硬件设施很有设计感之外,民宿主要以山水美学体验传统文化为主,并据此设计了辟谷疗愈、书友会等身心体验活动,而不是单纯的作为住宿产品出售。

  在今年大火的新疆禾木,类似的民宿经营模式也在出现,把具有当地特色的活动如下午茶、拜访牧民等打包进入民宿产品,从而成为周期约5天的旅游产品,既保证了民宿的入住率,也通过活动内容保证了民宿的客单价格。

  然而,上述位于深圳大鹏半岛的民宿经营者还处在忧虑之中。由于当时投资较大,两年时间不可能收回成本,她期待着周围正在建设的乐高主题乐园以及其他几个文旅项目和交通项目能够尽早落地,等待这些项目带来新一波的游客。

  她也建议当地政府能够多做文旅宣传,让更多的外地游客知道这里的海景。“我们这边随手一拍海景都很美,奈何没有人知道这个小众景点。”她无奈的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