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LPL从“个人老板”向“大资本”转身

LPL从“个人老板”向“大资本”转身
2021年12月01日 01:57 新浪网 作者 镜像娱乐

  在体育赛事中,转会期是所有俱乐部粉丝最难熬的时间,毕竟俱乐部能否在新的一年迎来蜕变,转会期是否成功补强至关重要。

  如今,LPL的转会期便进入了经典的“折磨粉丝”阶段,媒体消息与小道消息漫天乱飞,“Theshy的去留问题”和“Uzi是否复出”都发展为了连续剧。目前,距离LPL转会期结束尚有一段时间,但从上半程各家的动作来看,今年的转会期还是透露了不少行业的动态趋势。

  

  从老牌战队RNG被传出售卖消息,到IG战队在补强上迟迟没有动作来看,由王思聪、姚金成等富二代老板一手打造的俱乐部前景令人忧心。而另一方面,身后站着哔哩哔哩的BLG野心勃勃,意欲打造的银河战舰目前已集齐多块拼图,微博也从苏宁手中接过了LPL的席位。两相对比,局势逐渐明朗。

  LPL联盟化后,投资电竞俱乐部的风险降级,哔哩哔哩、京东、滔博运动、华硕玩家国度等资本纷纷入局,从今年微博成为后来者来看,资本注资的脚步不会停止。过去两三年里,这些新玩家们在电竞行业展现出了财大气粗、杀伐果决的一面,但目前来看,它们尚未为LPL的生态带来质变。

  “诸神黄昏”

  LPL转会期开始后,市场爆出了一则消息:电竞豪门RNG俱乐部正在作价6亿对外出售。子弹飞了近一个礼拜后,RNG老板姚金成的姐姐出面回应:“RNG成立至今从未对外出售过,转会期工作有序进行,勿传谣言谣。”

  这则辟谣是否具有可信度,目前来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RNG对外售卖的消息,为QG战队的老板亲自下场爆料,同时,他还称RNG俱乐部负债近3亿。由此来看,RNG或许确实一度寻求售卖,只是最终未能如愿卖出,毕竟同为LPL战队的LGD以1.4亿卖出了自己的席位,相比之下,6亿这样的高价,很难交易成功也不意外。

  

  去年转会期期间,一整年表现不佳的RNG在补强上迟迟未有动作,最终战队中单小虎转型上单。从当时的消息来看,RNG并非没有跟强势的上单接触,只是结果均不理想,接触失败,最大的原因无非是“给出的条件不具备吸引力”。

  再结合前段时间RNG前打野选手Mlxg发文痛斥RNG欠薪两年来看,RNG的资金链大概率出现了问题。今年转会期中,RNG的相对沉默,也很能说明问题。

  同一时间里,同为老牌战队的IG和RNG相比,情况也乐观不了几分。后者转会期的相关新闻层出不穷,但更多是关于两位老选手Rookie和Theshy在新赛季的去向问题,至于其它位置是否补强,目前并没有消息流出。

  

  大多时候,俱乐部在与选手正式签订合约前,一般不会轻易现身官宣,更多是媒体、小道消息、圈内人士在爆料各大俱乐部的相关动作。当然,这些消息不尽然是真,但不少选手、战队经理、退役成员等人的消息未必捕风捉影,如果一个俱乐部没有任何补强消息传出,那大概率证明俱乐部并没有太大的动作。

  结合2019年和2020年转会期IG俱乐部一系列令外界大跌眼镜的操作来看,补强或许只存在于粉丝的构想中。2019年转会期,IG放走了当时的冠军ADC,从二流战队引援了下路双人组,2020年转会期,在众多强力选手可以引援的情况下,IG选择启用缺乏经验的新人,这也是近两年来IG成绩不佳的直接原因。

  这些,或许还是与缺乏资金有关。相比于RNG的缺钱,IG的缺钱就更好理解了,如果说RNG在进入LPL后还建立了一套“选手从青训到正式联赛再到退役主播”的一条龙运营模式,那IG俱乐部更像是粉丝口中的“小作坊”,缺乏成熟的管理体系和高水准的管理层,而俱乐部的营收除了广告收入,剩下的便是老板王思聪的“为爱发电”。

  

  众所周知,万达目前陷入了经营困境,而王思聪名下的熊猫直播最终也未能存活下来,这些都将影响IG俱乐部的资金链。关于IG是否缺钱,或许还能从一些细节推断,2018年夺冠后,IG声势如日中天,但迟迟未推进周边生意,而在2021年前后,IG的周边生产突然加速。

  RNG和IG有一个共同的特性,那就是他们都是富二代老板经营的俱乐部,今年夺冠的EDG同样如此。但是,EDG并没有成为“诸神黄昏”中的一员,原因在于EDG是目前国内LPL俱乐部中唯一一个做到盈利的。

  但是,这只是个例。EDG的成功,改变不了如今LPL的“个人老板”正在给“大资本”让路的事实。

  从“个人老板”到“大资本”

  今年LPL的转会期中,动作最迅捷的有两大资本方:一个为微博,微博宣布与苏宁合作,以此入席 LPL,原SN战队正式更名为WBG战队;一个为哔哩哔哩,其投资的BLG战队陆续引援了FPX的冠军辅助Crisp、今年MSI中PSG战队表现亮眼的Doggo。

  如今,“BLG实在太有钱了”已经成为了各大俱乐部粉丝的共识。从EDG青训经理老岳的爆料来看,BLG原本还想补强LPL迄今为止最负盛名的ADC选手Uzi,以及TES的强力中单Knight,此外,据悉BLG还在争取IG的冠军上单Theshy。

  

  不难看出,BLG确实是想尽全力打造一艘银河战舰,战队和上述一些选手或许已达成合作意向,Knight在OBGG上的前缀也变成了BLG,但最终,BLG并未如愿。

  “BLG真的给枣子哥开了很多钱,包括他们的中单左手。我给你们说咋回事,基本上是被联盟叫停了,因为他们除了工资以外还会给出一些额外的东西。”有钱花不出去,或许确实令BLG懊恼,但仅就“有钱”一字,对LPL大多数战队来说都是奢侈。

  加入BLG的辅助Crisp在直播中说了一段话:“FPX挺好的,管理也挺好的,但没办法,我想要的他们给不了。俱乐部这两年都在亏钱,已经没有那么多钱了,虽然他们亏了很多钱,但是已经尽力了,每个人都也有自己的目标。”如今,FPX战队中Doinb、小天、Crisp皆已正式离队,当年那支涅槃的凤凰,也随之正式宣告终结。

  

  FPX战队的境遇说明了一个问题:如今,不止是王思聪、姚金成这样的富二代玩转不了LPL,甚至连中小规模的企业都未必能在LPL站稳脚跟。

  要知道,FPX是互联网公司Funplus(趣加)互动娱乐创建的战队,趣加业务线包括了手游、端游、直播和电竞等,旗下有着世纪创游、未来趣味、KINGS GROUP等多家工作室。而趣加仅是三年时间便难以支撑,可见电竞战队的烧钱。

  烧钱源自LPL的内卷。诚然,如前RNG选手AJ爆料的一般,大多数职业选手的年薪都在百万级别,如此来看,俱乐部的压力并不算大。但是,随着电竞产业的飞速发展和各大俱乐部人才争夺的加剧,头部选手的身价一路水涨船高,去年FPX签约新一任冠军上单Nuguri时,韩媒爆料FPX给出的年薪为1800万。

  

  那么可以想象,BLG这种想要打造银河战舰的队伍,手里若没有充足的资金,是不敢有此等野望的。

  日前,微博电子竞技俱乐部副总裁胡彪表示,今年转会期会将在原SN战队阵容的基础上进行补强,由此来看,WBG也是带着充足的资金预算入场的。这一切都在释放一个信息:电竞正在成为“大资本”的游戏。

  当然,“大资本”经营俱乐部,不一定就比“个人老板”经营更为稳定,毕竟当年入局LPL的苏宁也称得上头部资本方,但在遭遇经营困局后只能将电竞业务转手卖给微博。总而言之,如果个人老板或企业本身的发展顺风顺水,那其投资的电竞俱乐部也将长线发展,如果情况与之相反,那他们名下的电竞资产大概率会转手。

  如今,关于大资本方入局,将对LPL亦或是电竞产业的发展产生多少价值,也是外界所关注的。

  难以颠覆产业生态的“新玩家”

  常言道,好坏是在对比中产生的。

  我们可以以BLG和TES为例,看看哔哩哔哩、滔博等投资方除了资本实力雄厚外,还有哪些优势?

  过去一两年,BLG战队不断朝着变强再变强的方向努力。春季赛转会期,BLG签约了Aiming、Zeka两大韩援,曾带领IG夺冠的教练金晶洙也加入了BLG。夏季赛BLG继续补强,又签约了WeiWei以及Ppgod这两位转会期实力强劲的野辅选手。

  从业内人士的爆料来看,为了补强,2021年前后BIG在LPL队伍中投入的成本可能是数一数二的。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TES战队,从JackeyLove到LDL的FMVP晴天,再到教练战马,TES也处于不断补强的过程中。

  

  相比于个人老板经营的俱乐部,头部资本注资的俱乐部战略目标无疑更为清晰,因为电竞业务的整体发展服务于企业和集团的宏观战略。这从BLG和TES战队身上都可以看出,电竞俱乐部是拿下英雄联盟赛事版权的哔哩哔哩构建“电竞生态闭环”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对滔博来说,打造强劲的电竞俱乐部招牌,关系着自身在体育产业的多端布局。

  从今年转会期不少俱乐部补强未传出结果,而BLG已经组建好了银河战舰的一半来看,大资本方确实更为杀伐果决、追求效率,因此它们注资的俱乐部,也比很多个人老板经营的俱乐部更具执行力。

  但可惜的是,电竞似乎并不是投入多少,便能产出多少价值的稳定买卖,如TES和BLG都耗费了大量财力,但最终战队成绩却不尽人意。今年,BLG止步季后赛,对此,Doinb给出了一句评价:“不是每个位置买最高的选手就能有成绩!”这就是电竞行业的现实,游戏版本的更迭,队员之间的化学反应等都是影响成绩的因素,这些因素都是俱乐部很难控制的。

  

  目前来看,头部资本对整个LPL以及电竞产业的发展带来的推动力,尚且没有过多体现。

  在外界预期中,头部资本的入局有望为电竞产业带来更高水准的管理层水平。诚然,大企业不缺管理型人才,但他们未必适合扛起电竞业务的大旗,因为电竞目前仍是一个新兴赛道,整个赛道中没有多少科班出身的人才供企业选择。有消息称,今年BLG引入了原SN战队的管理层,由此来看,头部资本也只能从目前LPL现有的人才中做出选择。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头部资本打造的管理团队未必就比个人老板选中的管理层更为靠谱。近一两年,TES战队确实在补强上下足了功夫,但可能是对选手实力过于自信,夺得德玛西亚杯冠军后,战队运营的重心偏向了商业活动,对选手的管理稍显放松,当时JackeyLove过低的RANK量也引起了争议。

  

  最终,2020年被广泛看好的TES,在世界赛铩羽而归。与之对比,EDG背后虽为个人老板,但管理体系和运营模式更为成熟,为了让队员们保持竞技水准,战队甚至会要求队员在限定时间内打上固定段位。

  可以说,过去几年,如哔哩哔哩、京东、滔博运动等资本方,为LPL和电竞产业带来的带来颠覆性改变是很少的。

  接受人民电竞采访时,微博战队副总裁胡彪被问道这样一个问题:微博的加入将对LPL以及生态做出怎么样的影响和改变?胡彪如此回答:“在平台上我们具有天然的运营优势,在未来,希望不论在选手的包装,乃至对于整个赛事的影响力和包装,都会起到促进的作用。”

  或许,未来几年内头部资本依然很难从本质上推动LPL生态的发展。但这其实也无可厚非,资本并不是万能的,一个产业的前进,还是需要大环境加持,也需要所有从业者长线地试错、沉淀经验、总结方法论,如此才能谈质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