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风平浪静》的票房成绩为何超出了大部分人的预期?

《风平浪静》的票房成绩为何超出了大部分人的预期?
2020年11月15日 23:50 新浪网 作者 镜像娱乐

  《风平浪静》本有望成为“2020年最佳犯罪片”。

  上映首周,《风平浪静》取得了4710万的票房成绩,这甚至超越了不少业内人士映前预测的总票房,但在第二周,《风平浪静》的单日票房却出现了连日下滑。如今,猫眼对该片的最终票房预测停留在了8000万左右。

  

  从映前热度、想看指数等来看,上映前该片的热度在稳步提升。但上映后,该片从豆瓣开分7.6分,跌落到了6.5分。

  对于《风平浪静》的失利,很多资深影迷都是痛心的,因为它是一部有想法也有野心的影片,只是剧本创作的青涩与不成熟,导致它没有交出令市场和观众交出满意的答卷。

  《风平浪静》的失利,对电影行业而言是值得反思的。

  映前:一切“都挺好”

  从猫眼专业版用户想看数据来看,10月初到11月初这段时间,《风平浪静》的想看人数一直处于稳定增长中,这也说明映前观众对该片的期待度是在一路拉升的。

  此次《风平浪静》选择的档期很有针对性,它避开了《金刚川》这种大体量主旋律影片热映期的锋芒,同档期上映的仅一部小众影片《光》,因此,《风平浪静》在上映前三日都拿到了20%以上的排片占比,单日票房也都在千万以上。

  

  《风平浪静》从定档开始,打出“2020年首部华语犯罪片”。除了频繁在宣传中强调犯罪类型外,宣发还通过定档预告、一系列海报等物料为影片的犯罪类型进行强包装,向观众潜移默化传达了影片本身的质感。其中伍佰《风平浪静》MV让更多人了解到罪案之外的人物命运和情感,也为影片提供了一定的情感勾连。

  优秀的物料包装,对一部影片而言只会增分而不会减分,因为它能以图片、色彩、声画来准确传递影片的中心思想,并成功让观众在看到海报、预告片时对电影产生好感、好奇、疑问,促使他们进入电影院一探究竟。

  

  此外,《风平浪静》在上影节、平遥电影展不断争取到曝光机会后,最终在豆瓣上开出了国产影片中相对有竞争力的分数7.6分,拔高了观众期待。

  该片映前口碑的长线控制还说得过去,如借助不少业内人士和资深影评人对该片的专业评价,将不少观众转化为了观影用户。微博、豆瓣等平台上,有不少用户在《风平浪静》上映前便将其加入了11月必看电影清单中,并在线求定档。

  

  与此同时,该片除了“商业犯罪片”的定位,也将“章宇宋佳爱情线”作为了推广重心之一。

  如强调“宋佳是救赎章宇的曙光”、“宋佳是甜蜜担当”等剧情点,同时以“最浪漫爱情”、“章宇宋佳现场甜蜜名场面”、“章宇宋佳爱情引男观众落泪”等来与年轻观众产生共鸣,爱情元素的凸显,让影片圈粉了不少新一代观影群体。

  

  此次,《风平浪静》选择了最佳的档期,也在上映前充分挖掘了影片卖点与内容亮点,以此成功推高了影片的热度和观众期待度。《风平浪静》在首周末取得4710万票房确实超出了大部分人的预判。

  映后:从口碑到票房的连锁反应

  但上映后开分不久,《风平浪静》的豆瓣评分便从7.6分下滑到了6.5分。

  在电影市场进入口碑中心制以及影片评分成为观众购票重要风向标的当下,《风平浪静》的票房走向开始悄然发生变化。口碑下跌后,《风平浪静》的排片占比骤然降到了14.7%,同时它的单日票房也从千万下跌到了三百万左右。大众口碑,扼住了《风平浪静》市场命运的咽喉。

  

  豆瓣6.5分,冤吗?不冤!可惜吗?可惜!作为一部“现实主义犯罪片”,它交出的成绩只能说是“及格”,而不是“完美”,但它原本可以更好。当一部电影正式面对观众后,其口碑就只能靠影片自己了。

  《风平浪静》有一个好的故事底子。故事中,本该拥有璀璨人生的主角宋浩,因一出意外命案失去了远大前程,只能远走他乡成为一名靠体力赚钱的底层工作者,未曾得见母亲最后一面,甚至在失去一部分人生后,宋浩依然未能避免卷入权贵斗争的命运。他的人生阴暗又潮湿,就如最后被他撞翻的那摊咸鱼一样悲惨。

  

  如果将这个故事讲透彻,那《风平浪静》便能呈现出一个完美的悲剧内核,即“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

  奈何影片的剧本创作拖了后腿,从宏观上看,《风平浪静》对问题的呈现过于表面,无论是保送名额被顶替、官商勾结,还是地产商强拆、裸官等社会热点议题的呈现都浮于浅层次,未能挖掘出其背后的社会矛盾,因此影片也失去了应有的深度批判性。豆瓣上一条“一流演员,二流导演,三流编剧”的评价就超过了3000人以上的点赞也侧面反映出观众普遍的看法。

  从人设上来看,诸如潘晓霜、李唐、万小宁等人都沦为了推动剧情发展的工具人:李唐年幼时抢走了属于主角的保送名额,成年后成为官商勾结中的一员,被金钱腐蚀;潘晓霜只为救赎章宇扮演的宋浩而存在,观众却不知她这一往情深从何而起,何况宋浩在娶妻生子后抛妻弃子自杀更有悖于大众价值观;万小宁的出场,似乎只是为构成诬陷男主的证据。这些角色的脸谱化,让影片在部分程度上失去了张力。

  

  从宣发在爱情线上的宣传点到为止也能看出,《风平浪静》中爱情线在影片整体罪案主线下是有偏离的。单论爱情戏确实出挑,倘若整体以爱情片来卖,一是今年爱情片已经“收割”了一批观众,二是以剧情支线来做整体引导会出现观众更大范围的误导,口碑崩塌将更为严重。

  在逻辑细节上,《风平浪静》的多数桥段也经不起深究。故事开篇,宋浩冒着暴雨寻找好友李唐时,看到一扇开着的大门后便长驱直入,最终阴差阳错下意外杀人,宋浩父亲赶到后,面对依然有救的受害者,却毫不犹豫进行了“补刀”。作为全片的“片眼”,这出命案发生得过于牵强,缺乏说服力。

  

  确实,任何犯罪片里都会出现这种“命运无常”的情节设定,但“人为”的痕迹过于严重,则会很难令人信服,如高级别墅区的住宅为何大门敞开?为何男主人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一口咬定宋浩是小偷,并欲置其于死地?过多的巧合拼凑在一起,不是顺理成章的剧情,而是明显失焦的故事。

  《风平浪静》剧本的生硬,是章宇、宋佳、王砚辉等一众实力派再动人的演技也难以全然弥补的。因为影片最想表达的“命运脱轨后精神磨灭”这一主题,已经在拧巴的剧本里被磨灭了。

  从创作构思上来讲,《风平浪静》确实是一个有野心的作品,可惜它的剧本过于“风平浪静”,没有支撑起构思的“浪潮汹涌”,最终导致了市场票房的失利。

  反思:青年编剧同样需要扶持

  《风平浪静》本有望在没有强劲竞争对手,且宣发成功的前提下获得亿级票房,但如今,猫眼对其最终票房预测停留在了8046.5万。

  《风平浪静》的遗憾失利,再次向市场证明了“宣发只能锦上添花”的铁律,因为一部电影最终的票房成绩,本质上是由内容硬实力决定的。同时,《风平浪静》此次也将青年导演在创作上的问题再一次暴露在了市场面前。

  据豆瓣信息显示,《风平浪静》的编剧为余欣,他目前被豆瓣记录的所有编剧作品仅《风平浪静》一部。从南方周末的报道来看,导演李霄峰和编剧余欣共同参与了《风平浪静》的剧本创作,两个新人交出的剧本基本是及格的,但明显欠缺火候和功力,这是一个值得行业深思的问题。

  

  近几年,电影行业为了扶持新人导演投入了大量精力,如今市面上针对青年导演的各类培养计划高达30个左右,投入资本近20亿。在2019年的一次业内论坛上,知名电影人王红卫指出,在青年导演的扶持上,市场已经进入了需要提高质量的节点。

  此次《风平浪静》的市场表现,或许正好论证了王红卫这一观点。

  在资源、资金方面的助力都已经充分后,行业或许更应思考,如何让李霄峰这样的潜力股新人导演得到专业化的创作帮助,系统化的提升他们的创作功力,包括编剧环节在内。毕竟一部电影的导演虽然可以将编剧工作交给专业人士,但自己一定要懂编剧,也要会编剧,不然这也会导致影像和文本的割裂。

  

  同时,新人导演的作品要提质,仅靠扶持导演是不够的,身为电影创作的关键环节之一,编剧的重要性也是不容忽视的。

  “中国不缺导演,不缺演员,不缺制片人,缺失的是好的编剧。编剧才是一个电影真正的灵魂,真正的基础。这可能跟我们行业内对编剧,不管是尊重还是酬劳,还是各个方面都不够。大家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吃力不讨好的职业,所以做的人比较少。”不仅是赵薇感慨电影行业编剧人才的稀缺,2019年平遥国际电影展上,张艺谋也曾用“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形成电影市场上“好剧本难求”的现状。

  扶持青年导演是功在千秋的,也是为中国电影市场下一个十年奠基的行动,这是值得认可和尊重的。不过,面对行业亟需的编剧人才,市场也需要予以足够的重视,若电影市场的编剧人才储备长期处于滞后,对整个产业的长期发展来说是不利的。

  《风平浪静》的遗憾失利令人痛心,但如果能通过这部影片让电影行业对“编剧培养”的重视程度再度提升,那这或许也是整个产业的一次“螺旋上升式”成长。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票房风平浪静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