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一个为期16天的音乐节,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我们的生活?

一个为期16天的音乐节,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我们的生活?
2021年12月02日 14:15 新浪网 作者 镜像娱乐

  时隔一个月,北京国际音乐节发布了这一年度的总结片。这部短片撷取了第二十四届北京国际音乐节21套、24场音乐会的华彩乐章,更试图去探讨一些问题:在当今这个时代,古典乐还有什么意义?一个为期16天的音乐节,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我们的生活?

  

  第二十四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开幕音乐会“在灿烂阳光下”合唱交响音乐会指挥/张国勇

  大师

  第二十四届北京国际音乐节以“大师和对话”为主题。致敬大师,是因为2021年不仅是斯特拉文斯基逝世50周年、勋伯格逝世70周年、圣-桑逝世100周年、马勒逝世110周年纪念,还是皮亚佐拉100周年诞辰和中国作曲家丁善德的110 周年诞辰纪念。

  正如北京国际音乐节艺委会主席、著名指挥家余隆说:余隆说:“古典音乐本来就是一个传统的行业。我们对伟大音乐家的致敬,可以看到这个行业里面所有艺术的历史和音乐的所有脉络。”

  作曲家、指挥家谭盾自上世纪80 年代起就以不拘一格的创作理念和手法名震中外。谈到影响自己的音乐大师,他首先就提到了斯特拉文斯基。上大学的时候,谭盾苦苦思索如何将中国民族音乐和民间音乐融入交响乐创作,斯特拉文斯基的音乐仿佛在他面前展开了一张音乐地图。“斯特拉文斯基的新古典主义,音乐的GPS。”

  

  第二十四届北京国际音乐节闭幕音乐会新作与纪念谭盾指挥中国爱乐乐团对话斯特拉文斯基交响音乐会指挥/谭盾二胡/陆轶文

  谭盾是“77级传奇”的一员。1977年秋,中央音乐学院恢复高考后的首次招生。1978年4月,30名学生正式入学,成为了中央音乐学院历史上独一无二的77、78级。谭盾、叶小纲、陈其钢、郭文景、刘索拉……他们不仅改变了中国音乐界的走向,还用他们的作品让世界关注到中国音乐的力量。

  作为“77传奇”中唯一没有负笈海外的作曲家,郭文景在1980年代成为中国新潮音乐的代表,1990年代以数部中文歌剧蜚声海内外。自2003年以来,北京国际音乐节制作上演了郭文景的多部重要作品,其中歌剧《诗人李白》《狂人日记》《夜宴》均是中国首演。谈到影响他至深的音乐家,他表示,一个是勋伯格,一个是斯特拉文斯基。

  

  10月12日,由北京国际音乐节发起创意并联合制作的半舞台版歌剧《浪子的历程》中国首演

  “我们总说应该’不忘初心‘,对于音乐家而言,初心之一就应该是永远铭记和憧憬过往的大师、前辈。因为我们是被他们的作品吸引进入音乐的大门、然后用漫长的时间去研习他们的作品。”余隆说,这是第二十四届北京国际音乐届以“大师与对话”为主题的原因所在。

  

  对话

  而在另一个维度上,作为年度主题中另一个部分,“对话”也在北京国际音乐节的舞台上呈现。

  对话发生在东方与西方之间。

  2021 年,陈其钢迈入了人生的第 70 年。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后,陈其钢成为法国作曲家梅西安的关门弟子,一直擅长将中国古典的感性与西方音乐技法结合。他的作曲受到了法国音乐的影响,但其中又有清晰的五声音阶。

  在10月11日中山公园音乐堂的舞台上,指挥景焕率领广州交响乐团,带来陈其钢的两部作品。同场演绎的还有法国作曲家圣 - 桑的两部小提琴协奏曲。面对同样不平静的人生,中西、远近两位不同的作曲家,发出了不同的感喟。

  

  如戏人生广州交响乐团演绎圣桑与陈其钢交响音乐会指挥/景焕小提琴/徐惟聆、柳鸣

  1911年,马勒在家乡维也纳去世,中国江苏昆山的染坊间,作曲家丁善德出生了。这一因缘际会的巧合,为10月14日“生活的歌唱”音乐会创造了契机。两位音乐家从未谋面,但都不约而同歌唱生活的趣味。

  

  生活的歌唱纪念马勒逝世暨丁善德诞辰110周年艺术歌曲音乐会指挥/杨洋

  闭幕音乐会上,谭盾指挥中国爱乐乐团登台保利剧院,演出了三组与“火”相关的曲目——斯特拉文斯基演出不多的早期作品《焰火》、1919年版本的成名之作《火⻦》组曲,以及谭盾为斯特拉文斯基逝世50周年创作的协奏曲《火祭》。《火祭》改编于谭盾自己于1995年所作的电影《南京1937 》的配乐。中胡二胡和高胡独奏演绎出两个主题曲调,台上台下的两组吹管乐演奏出中国古老的祭祀音乐,谭盾用中国民族拉弦乐奏响了对战争无辜遇难者的哀思,这也是谭盾从斯特拉文斯基的音乐中找到的路径。

  

  第二十四届北京国际音乐节闭幕音乐会新作与纪念谭盾指挥中国爱乐乐团对话斯特拉文斯基交响音乐会指挥/谭盾琵琶/韩妍

  对话发生流行与古典之间。

  10月19日,歌手成方圆和她的朋友带来了一系列经典名曲的演绎。成方圆觉得,流行和古典之间,没有不可逾越的障碍。她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后来将音乐剧《音乐之声》引入中国,如今回到北京国际音乐节的舞台,她选择的也是位于北京最繁华三里屯的太古里红馆。既有出自普契尼之手的《我亲爱的爸爸》,也有周杰伦的热门单曲《Mojito》。

  对话也发生在前辈和后辈之间。

  10月18日,斯特拉文斯基后期改编的巴赫《平均律键盘曲集》将和勋伯格的早期经典《升华之夜》在三里屯太古里红馆同场奏响。《升华之夜》中浓烈的不安情绪,加上极不稳定的半音化和声,已为勋伯格对音乐语言的颠覆埋下伏笔;《平均律键盘曲集》则是斯特拉文斯基在纽约病逝前的最后岁月里,每日早晨都会弹奏的音乐。回首从俄国到巴黎再到新大陆的动荡一生,这部作品浓缩了一位巨匠也是一位游子的复杂心声。

  演奏这两部作品的是新古典室内乐团,平均年龄不足21岁——比北京国际音乐节的年纪还要小。新古典室内乐团是一群“准00后”在疫情期间创立的乐团。乐团创始人之一、指挥金郁矿表示,取名“新古典”,有两层含义:“一方面是希望能够以新古典主义的作品去做一些探索;‘新’也代表了当下的时代,而古典代表了古典音乐,我们希望能够在当下的时代给古典音乐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体验、不一样的体会。”

  

  新古典室内乐团获得2021年“雀巢杯-青年音乐家奖”,北京国际音乐节艺委会主席、著名指挥余隆(左一)、艺术总监邹爽(右一)与雀巢大中华区集团事务及可持续发展副总裁方军涛(右二)为乐团发起人、青年指挥金郁矿颁奖

  音乐影响生活

  这支年轻的乐团在今年的北京国际音乐节上奉献了三场演出。一场在三里屯太古里红馆演绎勋伯格、斯特拉文斯基和巴赫,一场在中山音乐堂演出圣-桑的《动物狂欢节》,台上与小音乐家合作,台上也坐满了孩子。而第三场则是午间音乐会,要走出音乐厅,在公共空间面对完全不一样的观众。乐团在两场音乐会中都返场演奏了维瓦尔第的《四季:夏》第三乐章,但金郁矿说,自己获得了完全不同的体验。

  从2019年开始,北京国际音乐节与北京音乐广播共同推出了“午间享乐”系列公益演出,今年的音乐节沿袭了这一策划。今年的“午间音乐会”在国贸、中信大厦、三里屯太古里等北京地标举办,面对的是上班族、逛街和奔波的行人。从某种角度看,这是古典乐与生活的碰撞。

  这也是北京国际音乐节试图去探讨的一个问题:在当今这个时代,古典乐还有什么意义?一个为期16天的音乐节,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我们的生活?

  

  维瓦尔第和他的同时代人恰空古乐团古乐专场音乐会

  不同的个体都在寻找着自己的答案。10月10日,年轻指挥家黄屹执棒中国爱乐乐团,于音乐会《心灵的远游》上演了郭文景创作于21 世纪的作品。女高音歌唱家宋元明演绎的《远游》是郭文景对这个时代的观察和思考。他说,他要在这些作品中想要呈现的当代中国的样貌。“中国传统的元素是有的,但是我要进行当代的表达。还是要表达当代的精神。”

  从1998年创立至今,北京国际音乐节每年都会为孩子们打造公益音乐会。今年在公益儿童专场音乐会上,由 BMF 甄选的两位小钢琴家与新古典室内乐团一起登台亮相演出。京港澳⻘少年艺术嘉年华邀请了包括郎朗、吕思清在内的世界顶级音乐家,但是主角仍然是孩子们自己——让来自不同地区的地区的孩子们一边合作一边交友,共同演奏、互相聆听。

  

  10月23日公益儿童音乐会《动物狂欢节》

  2020年,直面疫情的挑战,北京国际音乐节推出了“240小时,音乐不停息”的概念,让线上节目与线下演出一同营造出沉浸又多元的音乐体验。今年音乐节期间,一共有15场演出通过BMF Club、库客音乐APP、北京音乐广播微博、巨浪文娱、央视频、哔哩哔哩、北京日报、北京青年报、人民日报等多个平台进行视频直播,播放量总计960余万;5场音乐会通过北京音乐广播FM97.4进行电台直播,收听人数近700万。

  作为目睹了北京国际音乐节24年成长的人,余隆不仅看到了音乐的传承与交流,也看到了音乐影响生活。“24年的工作,让我看到了我们更多的人热爱艺术、更多的人热爱文化的交流。我觉得如果能够延续下去的话,可想而知对我们下一代年轻人,对世界观的看法,我觉得也会有一定的推动。”在欣慰之余,他更感受到责任。“用最好的平台把中国的文化推向世界,我觉得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甚至下一代人,很多人的责任。”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