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医生吴辉“过劳死”5年后,他的家人还好吗

麻醉医生吴辉“过劳死”5年后,他的家人还好吗
2019年07月22日 21:31 新浪网 作者 冷艳的爱情总是伤人的

2014年1月18日,安徽省阜阳市人民医院麻醉科医生吴辉,值完夜班之后倒在家中再也没有醒来。

此时,他的大女儿两岁多,小女儿才一个月大,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吴辉的妻子徐慧陷入恐慌和不安中。

5年前,“医学界”全程报道了吴辉猝死事件,并募集10多万捐款帮助到陷入困顿的吴辉妻女。

5年后,“医学界”再次探访吴辉医生的妻女,还原一个“猝死医生”家庭这5年的故事。

接受“医学界”的回访,徐慧还有个心愿,她不想自己遭遇的“不幸”再次发生,她希望医生能够少点过劳,多陪陪家人。

每年清明节都要“撒谎”

吴辉去世之后,徐慧将原来住的房子租了出去,在大女儿就读的小学附近租了一套房子,母女三人相依为命,徐慧的父母也经常过来帮着照看孩子。

在这个家庭里,吴辉很少被提及。

徐慧没有将吴辉去世的消息告诉女儿,爸爸仅仅是妈妈口中,那个外出进修很长时间的医生。

女儿很少会问爸爸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吴辉早上走的时候她们没起床,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睡了,那个时候她们都太小了,孩子们对于爸爸基本上没什么印象。”徐慧相信,吴辉的过早离去让女儿对于爸爸没有“依赖感”和“存在感”。

麻醉医生吴辉“过劳死”5年后,他的家人还好吗

徐慧的微博记录下生活的日常

如今,大女儿8岁,小女儿5岁半,两个孩子活泼可爱,爸爸的缺席似乎没有影响到她们的成长。

每年清明节,徐慧都要告诉女儿有事必须外出,其实她去祭拜吴辉,这个“谎话”已经说到了第六年。

徐慧也曾纠结要不要将真相告诉女儿,思虑再三她还是放弃了。她不知道该如何给年幼的女儿解释生死,更没有底气保证给予女儿明确的承诺,弥补爸爸逝世的缺憾。

“我是可以被原谅的,没有因为她们爸爸的离开,使她们不能接受良好的教育,发展自己的爱好兴趣,我没有亏待她们。”

吴辉的过早离去,在女儿成长的过程中让“爸爸”成为一种符号,他在女儿的生活中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可能也不会出现在梦里,他的容貌永远不变依旧是黑白照片里的模样。当然,他的永久缺席也不可能成为永远的秘密。

家长会缺席、放学从来没接过,察觉异样的同班同学曾说:美美(大女儿的小名)是个没有爸爸的孩子。

小女儿就读的幼儿园组织父亲节亲子活动,徐慧在微博感慨:又要给二宝请假了!

大女儿已经8岁,面对妈妈的“谎言”,不知道她是装着不知道还是真的相信爸爸出远门了。

已经能熟练使用手机上网的美美,如果看到医生猝死的报道文章,不知她会不会察觉到文中那个叫吴辉的医生就是自己的爸爸。

工伤认定最终没能成功

吴辉去世之后,为了给两个孩子更好的保障,徐慧曾将希望寄托在“工伤”认定上,最终也没能成功。

因为“工伤”认定,徐慧在和医院“打交道”的过程中并不顺利也更不愉快。

吴辉刚刚去世的时候,时任院长高学忠承诺:

人不在了,医院最终只能在经济上解决,不会让职工的遗孀、遗孤没人管,尽快火化把后事办了。

涉世未深、心力交瘁的徐慧选择相信医院,吴辉没有进行尸检就尽早入土为安。

人埋了,医院的承诺也变了。

在工伤认定申请上,医院的态度并不积极,死因不明,死亡地点不在医院的描述,徐慧认为这是申请未被受理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医院则称出于人道主义给了6000元丧葬费,还有20个月(17000元)的工资,共计23000元。

“这些都是法律规定应该有的东西,到医院那怎么就成了人道主义救助?”徐慧开始了维权。

麻醉医生吴辉“过劳死”5年后,他的家人还好吗

徐慧与两个女儿

2014年、2015年,她接受各媒体采访,多次找院方协商却屡屡碰壁。

做出承诺的高院长因贪腐锒铛入狱,新任院长称这是上一任的事情不归他解决。

“我要抱着两个孩子去医院闹,估计医院也没办法,不过这事我干不出来。”

作为一个母亲,她不愿意拿着女儿去当作谈判的筹码;作为吴辉的妻子,她不希望逝去的吴辉因为自己再次背负骂名,不哭不闹好好讲理的徐慧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在接受东方卫视专访后,院方主动找过来,承诺成人前给予孩子每月四百多元的抚恤金。徐慧也没再纠缠下去,因为她要开始新的生活,拿出更多的精力守护两个女儿的成长。

如今,家人生病还会来到吴辉生前工作的医院,5年过后伤痛已经痊愈,每次来到医院,徐慧已经很少将这家医院和吴辉联系起来。不过医院的不少人依旧认识徐慧,知道她的遭遇和不易,尽自己所能给予关照。

人生太多没想到

吴辉是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阜阳是他的老家。2008年毕业的时候,吴辉选择了回到家乡发展。作为科室里为数不多的高学历麻醉医生,吴辉成长很快。

2010年,经熟人介绍,30岁的吴辉和徐慧结婚。

徐慧当时是市属一中学的一名数学老师,本来可以有更好的择偶选择。虽然吴辉的家庭、外貌一般,徐慧并没有在意这些。

“我当时觉得医生这个职业挺好,他有编制还是高学历,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

婚后两个人的生活并不富裕,吴辉出身农村,承担起赡养父母的重任,加上买房、大女儿早产治疗,二人的生活十分拮据。

2014年,随着吴辉在事业上的起色,家庭生活开始步入正轨,买房欠债全部还完。两人计划要储蓄点钱,换套离医院更近的房子。

为了照顾两个女儿,徐慧成了全职太太,吴辉此时也是科室的骨干,在这个小城市里一个人的收入可以养活整个家庭。

对于职业发展吴辉有清晰的规划,他不想局限在小城市,已经开始计划考取博士研究生或去大城市发展。

“他会有很光明的前途,我可能停滞不前,我们也许会是他成长路上的绊脚石。”关于人生,徐慧曾有过最坏的设想,不过徐慧没有想过吴辉却以这种方式“抛弃”她们。

成为一名麻醉科医生妻子,徐慧如今有些后悔。“为了当初的选择,我搭进去一辈子。”

这个人没那么重要

如今谈起吴辉,徐慧显得特别平静。

5年间,从吴辉刚刚去世的手足无措到现在带娃工作得心应手,徐慧也惊叹于自己的“强大”。

“回想我现在干的事,我都佩服自己。我的生活已经很正常,努力工作、专心育娃,并且这种状态会持续很多年。虽然挣得不多,但也活得理直气壮!”

吴辉去世之后并没有留给家庭太多积蓄,当时两个孩子正在喝奶粉,家里的经济来源突然中断,“医学界”10多万善款,帮助母女渡过最为艰难的那段时期。

麻醉医生吴辉“过劳死”5年后,他的家人还好吗

医学界发出捐款号召后,全国医护公众共捐赠11万+元

如今,徐慧从事销售行业。她本想继续当教师,为了时间更自由,她最终选择成为一名销售人员。上班前,她给老板开出“条件”:完成任务,尽量不加班不出差,外出开会孩子带在身边。

麻醉医生吴辉“过劳死”5年后,他的家人还好吗

徐慧收到大女儿的小纸条

最初的几年,她抱着孩子去跑业务,不知道对方是怜悯还是同情,徐慧的业绩做得还很不错。

随着女儿长大花费越来越多,徐慧时常在微博上感慨“入不敷出”,她的工资和抚恤金仅能维持基本生活。

“我可能不是最称职的员工,可我一定是个最称职的妈妈。”

暑假期间,徐慧带着孩子外出旅游。如果吴辉还健在,他也没时间过来。

作为麻醉医生的吴辉生前很忙碌,基本上没有时间陪伴家人,也很少过问家里的事情,全部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工作上。

徐慧有时候觉得,吴辉在与不在,其实都一样,他能提供的仅是经济上的帮助,能改变的就是生活条件。她在微信上这样写道:“不是每个家庭爸爸、妈妈才是标配,没有这个人我们就活不下去。人不在了我们还要生活,我不能颓废,那样带不出孩子。”

吴辉走了,生活依旧要继续。如果他还在,徐慧和女儿的生活又该是什么模样?

本文首发:医学界

本文作者:陈朝阳

责任编辑:李小荣

版权声明

本文转载 欢迎转发朋友圈

- End -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冷艳的爱情总是伤人的

冷艳的爱情总是伤人的

各种明星八卦都在敬请期待!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