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辞掉联合国工作到巴黎做直播,帮买家选购中国年限量版大牌

姑娘辞掉联合国工作到巴黎做直播,帮买家选购中国年限量版大牌
2019年02月09日 11:29 新浪网

姑娘辞掉联合国工作到巴黎做直播,帮买家选购中国年限量版大牌

文|吴晓宇

编辑|梁夜

北京时间21点,夜幕降临。而在巴黎,午后刚过,正是各百货大楼迎客的好时候。

年关将至,“巴黎凤梨头”的生意也显得比往常红火。主播海光带着为姑娘们挑选“新年战衣”的任务,来到巴黎老佛爷百货商店,一块屏幕将两地连接起来。

海光乘电梯至二层,来到Moncler专柜。用几句法语同服务员交谈几句后,他拿着直播设备环视一周,等待姑娘们发来各自的需求。

“想看一下,左手边这件白色羽绒衣”,看到留言后,海光拿起羽绒衣介绍:“短版,偏小A字,我拿的是0码,娇小的姑娘可以穿。我看标签写的是鹅绒,会很暖和。我再让女主播给大家试一下。”

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有新粉丝涌入,留言板变得渐渐热闹起来:“这件羽绒衣价格多少?”“今天会去Chanel吗?”“我想看看那件黑色的毛衣”。

在这场主题为“年前末班车”的直播中,开场27分钟,共有2382个粉丝观看;直播结束后,粉丝流量达到近1万人。而整个十二月,巴黎凤梨头的表现都让老板娘张雯颇满意:粉丝增长速度每天约100个,目前粉丝数为28338人;一场直播流量最高时,会有接近2万人观看。

遥想去年年关之时,巴黎凤梨头刚经营不久,粉丝数仅有1000人,“店铺开得早,是我先生以前注册积累下来的,几乎等于没有,因为不是同样的客户群”。

虽然身在法国,但巴黎凤梨头的小店却“年味满满”:张雯和主播们录制了一段视频向粉丝们拜年。此外,小店策划了“凤梨头带来新春新品”、“舌尖上的西班牙”等主题直播。其中,在选品上,张雯也做了一些改动,“服饰箱包更倾向于选择一些各大品牌推出的新年甚至中国年限量版,还有像redline小红绳也受到本命年‘猪宝宝们’的喜爱”。

事实上,直播也为张雯带来了新的生活方式。

“上一次回杭州,已经是三四年前了”,张雯感慨道,“以前大年三十晚上,全家人会去“上天竺寺”上头炷香,晚上会吃团圆饭。杭帮菜也很丰富的,一般有10碟冷盘,鸡鸭鱼肉海鲜等很全。也许是我本来是北方人,所以还是最喜欢吃饺子”。

张雯也有思念的人,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姐,“她刚生完宝宝,都还没来得及见面”。

虽然与家乡相隔遥远,但这次过年期间,她计划为杭州的家人们带来一场直播,“这几天我在马德里,想直播给他们看看马德里热闹的地方,以及我自己的美食实体店”。

张雯在巴黎已将近20年。如今,在他乡的姑娘与国内互联网平台淘宝混搭后,张雯的生活多出了不少改变和乐趣。

姑娘辞掉联合国工作到巴黎做直播,帮买家选购中国年限量版大牌

01

锁定“全球购直播”

在巴黎凤梨头老板这一身份背后,张雯曾有一个更显高冷的标签——联合国同声传译译员。

受到身为法语教授的外公的影响,19岁那年,张雯奔赴法国,前往索邦大学学习法国文学。经过不到一年的学习时间,张雯觉得这个专业较为枯燥,便在导师推荐下,考取了法国巴黎高等翻译学院的同声传译专业。

“不同肤色的考生来自全球各地,录取率仅为千分之三,考进去就很难了”。而对于同声传译而言,更是一项60%靠天分的行业,“语言天赋、抗压素质、信息处理时一心二用的能力都非常重要”。

张雯与同声传译的缘分开始了。刚入大学,法国巴黎高等翻译学院的学生们被要求进入工作间训练。工作间狭小透明,宛如一个“小箱子”。同声传译工作量很大,一堂课就是4个小时。在此过程中,学生们会以小组为单位,15~20分钟换一轮。“曾经因为紧张,在上课前会失眠好几天!有时候做梦都是三种语言闪现。”张雯回忆道。

虽然难度不小,但所幸的是,张雯兼具同传译员应有的天分及勤奋。念完本科,她又一路拿下硕士、博士学位,“和一个法国男孩,成为学院‘唯二’毕业的硕士生,再后来,是那届唯一的博士毕业生”。

博士毕业伊始,张雯做了同外公一样的职业,留校成为一名教师,教授古汉语翻译。“翻译的最高标准是同声传译,同传的工作圣地是联合国。”不久后,27岁的她,考进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担任中英法三国译员,成为彼时联合国最年轻的译员。

姑娘辞掉联合国工作到巴黎做直播,帮买家选购中国年限量版大牌

在外人眼里,张雯从事的是一份“山巅之上”的工作,一是因为工作状态高压紧张,一是因为入职门槛高、同事优秀,“中国在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的注册会员不到30人”。另外,与之相伴的高报酬也有极亮的光环:“像小语种很多时薪过万,英语同传略低一些。不过,就职于政府机构的人,一般不会参加商业活动。”

张雯变得更忙了,除练口语等基本功外,她“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准备开会”,好似一个随时待命的特种兵女战士,“好不容易等来年休,正准备踏上回国航班,一个电话就得准备奔赴会场”。

而会场的突发情况,更是对同传译员的一种考验。“比如萨科齐,他会在讲话中突然蹦出让人莫名其妙的句子,在其面前,同传译员的预判力都是笑话。而国内的发言稿都相对严谨。”

就职三年多之后,联合国的续约合同如期而至。令人未曾想到的是,张雯选择辞职,放弃“山巅之上”的工作。

张雯的选择与在非洲的经历不无关系。在合同到期前,张雯被派到非洲,为一个儿童基金做协同工作。非洲不仅有神秘的自然风光,还有令人无力的贫穷:“我们去的地方,那里没有水喝,没有东西吃。如果有小孩死掉,家人们就用火烧掉,怕传染瘟疫。火会一直烧很久,那个味道让人忘不掉”,张雯说,“回来后,我用工资捐了几百万,同时感到一种无力感,怀疑这份工作的价值。”

离开联合国后,张雯处于半退休状态,只是经营着已经做了多年的旅行社。而真正让她踏入淘宝,在于她的丈夫。

2012年,张雯结婚了。丈夫是一名传统服装领域的生意人,有自己的工厂。丈夫同很多同行一样,想要转型做线上,开了四家淘宝C店以及一家天猫店,由于竞争激烈,丈夫的店铺陷入了困境。

这反而让张雯点燃了对淘宝的好奇心,“我要研究一下淘宝是怎么回事”。研究许久后,张雯对淘宝栏目“全球购直播”来了兴趣,“它很直观,你要什么它都可以很直接地呈现出来,我觉得是很大的市场”。

姑娘辞掉联合国工作到巴黎做直播,帮买家选购中国年限量版大牌

02

走上正轨的直播

张雯在淘宝上的创业旅程开始了。

她将先生其中一家有1000人原始粉丝的店铺改名为“巴黎凤梨头”。这个名字有点搞怪,却也朗朗上口,“先生本人的形象是梳了一个小辫子,看着他,店铺名字就冒出来了。”

而在店铺的定位选择上,张雯定为直播售卖母婴类产品,绕过了奢侈品。在接触淘宝不久的张雯看来,“单价比较低的东西好卖些,母婴类产品正合适,在国内也有需求”。

2017年年末,刚刚生完孩子三个月的张雯动工了。由于事业刚刚起步,前期工作都由她一个人来做,“我心里也很没底,对这行不是很了解,所以不好把旅行社的员工拉进来帮忙,让她们跟着做现在这件事。”

商场开门不久,张雯便拿着设备进入商场做直播,她让丈夫推着宝宝跟在后面。“那时候,大多数商场都拒绝拍摄,保安会来赶我出去”。

更让她哭笑不得的是,自己一开始做了一些赔钱的买卖:“童装一套大约200元人民币,而国际直邮邮费便接近甚至超过了这个价格,店铺又选择了一件包邮,所以相当于每发出一单,等于我白送客人”,毕竟,“那时候我人在西班牙马德里,西班牙不像法国发达,货运物流相对麻烦”。

每天直播3小时,坚持了3周,张雯的直播终于走上正轨。

此时,张雯请了旅行社的助理,帮忙当主播。一次,张雯的助理在直播时,有人问道:“你们在巴黎啊?可以帮我带个Gucci包吗?”

助理将买包全过程、包包的每一个细节都直播给客人看。看到直播售卖Gucci包,又有三个客人被吸引过来,陆续下单。这一天,张雯卖了4个包,彼时,这是他们接过的客单价里最高的订单。之后,张雯又做了几场施华洛世奇的直播,效果也不错。

张雯决定调转巴黎凤梨头的航向,转做奢侈品,“做母婴产品时,粉丝增长速度很慢,一天仅有约20个。转做奢侈品后,每天粉丝增长近100人,粉丝观看人数近万人。奢侈品单价比较高,以这个增长速度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现在可供粉丝选择的品牌有香奈儿、Celine等,“整个商场都是仓库”,巴黎凤梨头的平均客单价也相应提高,变为8000~10000元。

淘宝平台安排的几次官方活动,也帮助巴黎凤梨头带来了人气。“有一次淘宝官方一小时的直播活动,我们卖均价在3000~4000元人民币的小红绳手链,一个小时成交量大约是70~80单。”也就是说,一个小时成交额至少21万元。

伴随粉丝稳定增长,3个多月后,张雯又开了一家直播间,名为“凤梨头在巴黎”。

姑娘辞掉联合国工作到巴黎做直播,帮买家选购中国年限量版大牌

渐渐地,又有5名旅行社员工加入凤梨头团队担当主播。

这时,张雯做了新的尝试:用男孩子做主播,而女生则试穿衣服给粉丝们看效果。“做主播挺累的,女孩子吃不消,男女搭配着分工比较好。而且我觉得作为一个女生来讲,哪怕是直男给的建议我都觉得挺好的。”

他们周一至周六每天工作7个小时。摄像头伴随他们进入商场后的脚步,主播们会先用法语与店员交谈,然后再环绕一周,让姑娘们通过屏幕来到巴黎。

张雯渐渐退居幕后,开始守江山。她做起客服和咨询工作,并同先生一起管理每天的账目。“奢侈品行业的客服并不好找。其他行业有一些标准化问题,但奢侈品行业比较复杂。一般对奢侈品没有什么了解的人,不会做这一行的客服;而对奢侈品有了解的人,不甘心做客服。”

张雯遇见过“爽快”的顾客。由于与国内相比,法国奢侈品价格便宜3~4成,再加上主播们坚持每样东西都当着粉丝面去店里购买和挑选,一些熟客会在遇到喜欢的商品时,直接把需求发送给客服,“你们买吧,没事,我不看了”。

但也不乏一些难缠的客人。“有一次,一位客人购买了一万多元的包包,等到要清关的时候再给地址。然而,清关的速度无法保证,我们在最后关头才拿到地址。工作人员在慌乱中寄错了地址,寄到了另一个买家处。等到寄回正确地址时,客人却不要了,她说不喜欢别人碰过的东西。”

不过,张雯认为,不论如何,如果是我们的流程出问题,那我们肯定得承认错误。”售后就是解决问题”。

如今,第一家店“巴黎凤梨头”已有粉丝28338人,而“凤梨头在巴黎”粉丝数为7217人,一场直播最多时,流量近2万。

03

巴黎也过中国年

张雯的思路愈加开阔,借着自己在美食实体店,她在2018年末开了一家美食直播店,名为“凤梨头美美哒”,向顾客提供西班牙火腿和红酒等产品,“美食直播不像奢侈品那样耗费时间和人力,可以做一个总的视频,循环播放。同时,美食全球购也和我的客户人群很契合”。

去年年关,张雯给主播们放了一个月假。主播们回国过年后,张雯和先生自驾去了瑞士采尔马特。

采尔马特是一个无车小镇,各色小木屋极有特色,这里还有世界第二大垂直落差的滑雪场。度假一个月之中,张雯一路经由瑞士日内瓦、法国安纳西、第戎等地回到巴黎。

令张雯没想到的是,再次开工,巴黎凤梨头变得冷冷清清,“直播观看人数掉了近一半”。她猛然意识到,“别人仅停工了10天,而我们停工了一个月”。

又逢新年,张雯这次做足了准备。进入一月后,围绕新年主题,凤梨头做了19场直播。除了服饰箱包等年货外,张雯还推出一些新年期间季节性的商品,以俘获吃货们的心,比如西班牙的红魔虾、新西兰的车厘子,适合当作新年礼物的西班牙伊比利亚火腿礼盒等。

除此之外,在春节期间,张雯还计划做一场直播,以著名景点为主题,让大家看看这座浪漫的城市。

姑娘辞掉联合国工作到巴黎做直播,帮买家选购中国年限量版大牌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