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惶返京客

迷惶返京客
2020年02月03日 09:29 新浪网 作者 AI财经社
迷惶返京客
迷惶返京客

撰文/李逗 董雨晴

编辑/王晓玲

这个春节假期过的格外漫长,家住湖南的丽娜每天早晨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丁香园疫情实时动态界面,查看最新的疫情信息。确诊的数字还在不断加剧。继武汉确诊病例数突破3000人后,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确诊人数也在不断爬升,而丽娜关心的事情还有一件:什么时候返回北京。

因担心疫情由输入期向扩散期转换,各地的防疫专家提倡复工日期应当延缓。早在1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已发布通知,延长春节假期至2月2日。紧跟着,作为春节结束人口输入的大城市,上海、深圳等地也相继发布了延迟复工时间至2月9日的通知。

但拥有数百万流动人口的北京却迟迟没有动静,眼看着返京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丽娜的内心更加焦虑了。

迷惶返京客

图/中国新闻网微博

微博热搜中有关北京的消息又多了几条。全市累计确诊病例“破百”,多起聚集性病例频出,北京官方预判“疫情出现由输入期转入扩散期的迹象”。从1月20日到1月30日的短短10天内,北京市已累计确诊病例132例。面对即将到来的返京潮考验,北京市政府连续发文表示,“防疫工作到了紧要关头”。当下正是疫情防控第二阶段的关键时期。从公共交通网络到居委会都绷紧了一根弦,关于北京社区不允许返京人口返回家中的消息也越来越多。看到这样的消息,丽娜有点担心,贸然回到北京,会不会无处可去?但她更担心未来一周票会越来越难买。

有些人提前给社区居委会打了电话,确认可以入住。但也有些人被拒绝,“正月十五前不要回来,回来也不会让你进的,必须去外面找地方隔离”。住在通州梨园附近的济南人小伊也被告知回到住处后要被人带去宾馆隔离14天。雪上加霜的是,她在济南的老家小区因为确诊了一例,整个小区都被封了。“这下是肯定走不了了,已经跟单位申请了延期返回”。

迷惶返京客

2月2日,北京市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副主任容军说,从订票情况来看,铁路和民航进京客流同比下降超过70%。此前一天,与房东确认好可以进小区的丽娜已经登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

“飞机上几乎没有人说话”

公共交通网络是进入北京的第一道关卡,能不能率先一步把疑似人群卡住,就看机场、高铁站的防护是否严谨。“首都机场在进门、安检、登机、下机等环节中分别查一次体温,机上还要填安全单,查的更紧了”,刚刚从机场归来的丽娜对此颇感欣慰。丽娜乘坐南航飞机飞往首都机场,在乘机过程中,多次被红外线远程测温,直到最后的登记口,会有乘务人员拿体温枪再次检测。机舱内,丽娜被要求填写安全单,内容涉及姓名、身份证号、联系方式、在京住址、紧急联系人等信息。乘务人员告诉丽娜,“最近有好多同车厢同机传染,填这个单子,是为了万一有疫情可以直接联系到你”。几重防护下,丽娜的内心多了一些安全感。环顾机舱的乘客人员,每个人都自觉把口罩戴的很严实。“我年前回家的时候,空姐也都戴口罩,但那会儿大家明显不怎么紧张,还说说笑笑,选饮料选餐食,但这一次空姐基本不跟你说话,直接把水和餐食递给你,不能选,冷食为主,不过其实也没什么人有心思吃饭,都全程口罩捂着。”一路上丽娜和其他乘客也都很少说话。除了丽娜之外,1月31日乘坐高铁返京的王云也有类似的感受。“列车员要求每个乘客车内登记信息,出站的时候把登记信息留在出站口。不过,出站算是唯一一次人群密集的时候,现在北京地铁和路上人都不多。”王云说。出站之后的场景,和年前大不一样。在地铁北京站的西南口,五个进站的安检通道已经全部开启。对每个安检口,都分别配备了两名测温员,以及四台热成像体温测试系统。每有乘客出入,体温测试仪就会自动扫描。在安检口,身穿防护服的测温员会再次拿着体温枪,对来往乘客挨个检查。

迷惶返京客

图/北京地铁微博

近期,随着返京人员渐多,北京市进一步调度疫情防控工作,在机场、铁路、地铁等公共场所,采取测温筛查、消毒通风、宣传提示等措施。在通勤最发达的地铁路线,执行一小时一次的消毒措施,并提出了全线网测温进站的管理办法。据地铁建国门站区站区长王殷对媒体表示,“这个系统会找到温度高的人员,超过37.3度,这个设备就会报警。”相比飞机,高速路口控制没有那么严格。1月28日从山西返京的王阳发现,从山西到河北,省界都在严查所有车辆内人员体温,并统计出发地,北京的主速入口仅仅是抽查,京牌车几乎全部直接放行。刚从京津高速返京的李想也有同样的感受,“在天津服务区休息时,还有测体温及消毒环节,但到了北京高速进京处,竟然没有体温枪测温,不知是否有其他红外线感应之类的,反正进京比进津感觉容易很多。”尽管春节假期已经延至2月10日,但返京潮终将到来。而与此同时,作为全国最重要的交通枢纽,北京拥有世界第一的轨道交通客运量、总里程世界第二的超大城市轨道交通线网,并形成了10条铁路干线及京津城际、京沪和京广高铁两条高铁组成的3重环线。全国四路八方的游客汇聚北京。如何在数百万人次返京面前,避免疫情扩散和交叉感染风险。这场疫情防控战早就下沉到了社区管理中。

迷惶返京客

图/中国新闻网微博

居委会持久战

大年初五,刚刚预定完返京车票的张晨收到了一条来自房东的消息。应村委会要求,外地返京人员须在疫情结束后再返回,最早不可早于正月十五。张晨没把这条通知放在心上,因为北京的企业大部分开工都在正月初十,“在家已经憋坏了,心里面挺想回北京干活的”。张晨在北京的住处距离地铁五号线总站天通苑北站只有800米,隶属于北七家镇,“这个村子大部分都是外来人口”,因人员流动性大,监管难度大,北七家镇在这一轮疫情防控工作中可谓严防死守,同样隶属于北七家镇的白庙村、平西府村、东三旗村、宏福苑社区均接到了严格排查返京人员的通知,“我们也是接到了镇里的通知,让我们严查,已经几天没有休息了”,一位平西府村村委会的工作人员说。北七家镇也是北漂一族的重要栖息地。这里距离北京的互联网宇宙中心西二旗只有10公里,通勤时间在40分钟以内。因为五号线的存在,即便是到25公里外的国贸CBD通勤时间也仅需一个小时。1月29日下午,北京市委办公厅、北京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通知称,“全市确诊病例逐步攀升,疫情出现由输入期转入扩散期的迹象,春节后返京大人流即将到来,防疫工作到了紧要关头”。仅过了12小时,张晨就感觉到了防控的升级。“自1月30日早上8点起,凡是自外地返京的人员和车辆,均不得进村。必须在外隔离14日后,出示在京14天的身体健康证明,方可进村”,这是张晨在30日一早最新收到的通知,“有点犹豫,还没想好要不要回去,担心进不去”。对于北京市部分小区禁止外地回京人员进入的现象,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赵济贵表示,“只要没有确认是肺炎病例的,或无明显发烧、咳嗽,应当让返京人员自由地进入小区。当然,要做好测体温、戴口罩等措施。”很快北七家镇的全面封锁就成为外界关注的热点。其实这只是个例,即便坐落在北七家镇,天通苑社区的管理并没有脱离常识,仅在小区入口张贴了填报信息的通知,但人员进出小区并不受限。

北京大多数小区内,均开启了半封闭式管理。小区的多个大门关闭,仅留有一个出口,24小时有人值守,人员出入要进行登记,个别小区还要求对体温进行监测。位于酒仙桥附近的将府家园,干脆给居民发了个临时出入证,一户一张,谨防外借。

迷惶返京客

图/董雨晴

而外卖、快递等人员早已被告知不允许进入小区,“最近拿外卖都得自己下楼”,一位住在朝阳大悦城附近的居民表示。最近几天,一些社区工作人员也开启了入户排查。在户门上张贴各类通知,要求居民在线上填报信息,从微信公众号到小程序一应俱全。一位在朝阳区某小区居委会上班的人士告诉我们,整个居委会从大年二十九开始就严阵以待,“大家真的挺累的,传达的是必须要挨家挨户入户,入户到位,不留死角,统计有没有湖北返回的人士,或者外省市来的人,自觉的在家隔离,同时也提醒他们外出要戴口罩”。自正月初七后,不少小区已开启第二轮排查,入户敲门时如果住户不在家,要进行电话确认,“挨个联系,挨个询问”,前述人士表示。家住朝阳区欢乐谷附近的思思发现,近几日家门口的监控总是提示她有人在门口晃动。好几天不出屋的她在初七终于决定出去看看,发现原来是社区居委会的人来贴通知,要求居民在线上填报信息。北京五环内小区的通行做法是,对武汉及周边地区返京人员开展密切观察与14天自行隔离措施,其他地区人员只需要进行简单登记,同时注意体温监测。截至2月1日下午2点,全国新型冠状病毒确诊人数达到了11828人,疑似病例达到了17988人。北京以156例确诊人数排在全国的第12位。此前,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曾表示,在武汉以外的其它城市,将在2月7日前后开启第二阶段防控工作,“打好自身的保卫战”。第二阶段防控工作,一方面要防控住前一阶段漏掉的病例,另一方面也要应对春节假期结束大规模人口流动的挑战。在张文宏看来,目前想要打赢城市的保卫战,无论是民众、社区、工作单位,还是医院和疾控中心,多个环节缺一不可。联防联控系统如果做不好,将很难达到防控预期,疾病会进一步延续,成为持久战。

生活还要继续

在踏上返京旅途之前,张阳的内心经历了多重博弈。他的家乡位于河南省安阳市下辖县城的乡村。这个村庄因为交通闭塞,一时成为最好的庇护所。而在屡次登上硬核防疫热搜的河南省政府管控下,小村庄的防控力度也在逐渐加强。张阳明显看到,村民们外出都戴口罩,马路上看不到集聚人群,每个交通路口都设置了相应的关卡。留在家乡对于张阳是最安全的防疫环境。但北京迟迟没有公布复工时间,直至1月31日晚间,北京市政府的延迟复工令终于发布,2月9日24时前,必需行业必须到岗,其它行业可以灵活办公。

但在此之前,张阳已经按照公司要求的2月3号开工日期,安排返京行程。返京之前,他盘算了一下囤积的口罩数量:如果每天外出,可能都撑不到开工,他决定这几天不再外出,“没办法,就当在北京提前自行隔离吧”。对于多数人而言,哪怕解决了交通和入住的担忧,在口罩和消毒物品的紧张,成为最大的担忧。

此前,一则北京大爷以橘子皮替代口罩的图片在网络上流传。许多年轻人的情况也并没有好到哪儿去。整个社会的口罩都处于极度紧缺的过程中,上海、广州等地甚至出台了摇号购买口罩的政策。此前,工信部部长苗圩在天津调研口罩等生产情况时表示,我国口罩最大产能是每天2000多万只,在30多家企业复产的情况下,产量已经恢复到一天800万只以上。不过,这样的数据,在疫情防控的持续压力下,缺口依然巨大。

迷惶返京客

图/人民日报微博

在一家互联网公司从事HR工作的张莉此刻有些焦急,“公司即将有大批量员工返岗,领导临时安排让我采购5000个口罩,但现在各大平台的口罩都属于告罄状态”。情急之下,张莉只得在朋友圈发布求助信息,“价格不是问题,保证货源正且尽快发货就行”。

在北京一些三甲医院,医护人员的口罩也成了问题,“目前N95口罩全面紧缺,外科医用口罩也不多了,请大家节约”,在急诊科上班的刘逸飞在春节期间值班就收到了这样的消息。据刘逸飞分享,近几日上班看病的人明显比以往少,但跑过来挂号买消毒酒精的人却直线攀升,“能感觉到大家都很紧张”。

在北京的环路上行驶的车辆依旧不多,大街上方圆几百米内,能见到的行人也非常少。但只要走进各大超市,依旧是人满为患,“很多青菜、主食货架都是空的”,连续三天到超市采购囤货的青青告诉AI财经社,“这几日超市的供货明显不足,想到过几天返京潮来临,我现在还是多囤一些”。

迷惶返京客

图/董雨晴

张文宏对武汉以外城市居民如何过日常生活提出了建议,他表示,“一、现在离元宵还有一段时间,希望大家都要居家不外出;二、上海有3000多万流动人口,哪怕是300个确诊比例,也是10万分之一。在这么低的概率下,在疫情没有过去时,要做一些事情:碰面的时候戴一个口罩,回家第一件事情先洗手,把衣服挂在外面,再比较老道一点,把睡前洗澡改成进门洗个热水澡,这些都做好,你得病的概率跟飞机空难差不多。”“春天已至,一切都会朝好的方向发展。春节之后期待大家都能正常去上班,毕竟生活还是要继续。”张文宏说道。

迷惶返京客
迷惶返京客
迷惶返京客

我们从《财经天下》周刊出发,以新媒体的形式和节奏、

以传统媒体求实的精神,致力于传播真正有价值的报道。

©往期回顾

迷惶返京客

© THE END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商务合作请电话/微信联系:13716810069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AI财经社

AI财经社

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