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隐秘的角落》如何靠彩蛋出圈

《隐秘的角落》如何靠彩蛋出圈
2020年06月30日 19:05 新浪网 作者 AI财经社

  文 | AI财经社 骆华生

  编 |王晓玲

  这个夏天,几乎所有人都要经历一遍被《小白船》支配的恐惧。

  6月下旬开播,端午期间收官,有关《隐秘的角落》结局如何解读、隐秘的真相和为何大火的种种话题,至今仍然挂在各个热搜榜上。因被“飘向西天”和“一起爬山吗”而洗脑,《隐秘的角落》已经拿下豆瓣8.9分的高分。

《隐秘的角落》如何靠彩蛋出圈

  一部悬疑剧的大范围出圈,以一种不知来处但摧枯拉朽的力量,洗刷了此前外界对于悬疑剧小众、不讨巧的偏见。“十分意外,大家都知道,悬疑剧的天花板真的不高。”一位业内人士称,也因此这个品类很难出全民爆款。

  人们津津乐道这部12集短剧的电影质感,神仙选角以及其所承载的社会议题,原生家庭伤害、丧偶式婚姻、未成年犯罪等。但是,在业内人士看来,仅凭这些不足以让《隐秘的角落》成为爆款。

  回过头来看,这部剧创新之处在于,戏外比戏内更精彩。这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互动剧,由于戏内足够多的留白和彩蛋,将真相的解读更多的留给观众。正如笛卡尔传说里的童话和真相,呈现出一体两面的故事解读。

  最初,和一般剧集宣发一样,微博豆瓣上出现了各种关于《隐秘的角落》解读。但是很快,解读或再创作从观众与主创间的斗智斗勇,转向了观众与观众之间。

  这种话题可以说贯穿全剧:大结局中只有朱朝阳能看见的严良,是否已经死去;而补刀王瑶的是否是朱朝阳,甚至连结局朱母的微表情也被观众放大解读。在已有一部架构完整的原著的基础上,甚至连导演辛爽都说,从没预料到观众的解读会如此深入。

  无论如何,这部改编自紫金陈小说《坏小孩》的剧集,就在这种超越了时间与空间的互动维度下,打破了悬疑剧不好做、也做不大的共识。

《隐秘的角落》如何靠彩蛋出圈

  01

  山顶边缘,秦昊饰演的张东升拿着照相机镜头,让岳父岳母靠得更近一些,随后,他的面孔变得阴沉,一声惨叫后,诡异的动画片头缓缓拉开序幕。这也成了《隐秘的角落》第一个被大范围传播的片段,无数人被这个大胆的片头吸引过来。

  期间,秦昊与其妻子伊能静登上真人秀,伊能静参演《乘风破浪的姐姐》逐梦女团,也为“姐夫”秦昊出演的《隐秘的角落》带去不少热度。俄狄浦斯情结和厄勒克特拉情结本就是人性深处不可触碰之殇,此后,低沉诡异的音乐风格,充满了象征意义的动画形象,有关童话和真相的隐喻,随着《隐秘的角落》的热播层层递进。

  在《隐秘的角落》第6集片尾,伴随舒缓的《小白船》的歌声,与三个孩子乘着小船飞向天空的幻境形成对照的是,海面浮出一具身着黄色泳装的女尸,让观众达到了惊悚的高潮。

《隐秘的角落》如何靠彩蛋出圈

  尽管只有12集,自6月下旬起,这部改编自小说、在爱奇艺迷雾剧场开播的悬疑剧,就已成为这个夏天的限定爆款。剧集播出后,人们翻出原著,对比影视化修改,猜测留白的段落是否有更多寓意。一个比较典型的细节是,严良最后在礼堂内只有朱朝阳能看见,留下了正反皆可的开放性结局,而朱朝阳是否完成了超乎他年龄的高智商犯罪,也成了剧集外无法下论断的悬念。

  原著作者紫金陈把《隐秘的角落》的原著《坏小孩》,视为对自己童年的一次缅怀和和解。三个“坏”小孩,以一次杀人案为筹码,报复那个虚伪、伤害过他们的成人世界。原著的三个孩子,被家庭和社会所抛弃,因此受困于成人之恶对其的投射,在过早凋敝的童年岁月里挣扎求生,“这个故事并不是献给儿童的,而是致敬每一个心中曾经被伤害的成年人”。

  剧集里,笛卡尔寓言成为链接原著与剧集气质的关键点贯穿始终,是要相信笛卡尔与公主深爱彼此的童话,还是心存背叛的真相,这个问题由张东升抛给朱朝阳,也是剧集抛给观众的第一个疑问。

  从原著到剧集,“朝阳东升”作为一对贯穿原著的隐喻,也是导演辛爽创作时最下功夫的地方,为了让朱朝阳和张东升呈现“一念成魔一念成佛”的对立感。“他们都是活在强烈阳光下却被阴影笼罩、被一些人错误对待的人,从而内心生发出阴暗的种子。”

《隐秘的角落》如何靠彩蛋出圈

  与此同时,辛爽也在采访中说,他认为这能给观众解读的乐趣,“我喜欢埋线索彩蛋,让大家看剧时有种交流互动的感觉”。

  事实上,虽然并不想展现纯粹的恶,但反映在剧集的呈现中,两种视角,两个解读走向,你可以认为严良没死,也可以认为他出现在朱朝阳的记忆中,的确只是朱朝阳记忆中的美化版。大量突兀的衔接段落,顺序混淆的镜头语言,给观众提供了童话和真相两个故事版本。

  正如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是老虎还是人”的解答,电影中只是以主人公的神秘笑容结尾。出于某种好奇心态,观众很容易被代入到这种暗黑版格林童话的成人叙事当中。热爱美剧《双峰》和《魔方大厦》的导演辛爽,为《隐秘的角落》创作了一个独立的、阴鸷的动画开头,和“三只小鸡”这样寓意深刻的动画, “这些感受我都融入到了片头中”。

  自开播到收官,《隐秘的角落》留下的议题,透过梗和热搜呈现,分别为“爬山”、“小白船”和大批量的剧情解读。当然,这种互动必须有社交媒体和宣发方的助力。一位观众告诉AI财经社,自己为《隐秘的角落》开通了提前付费,“真的是没有一个废镜头,追完剧你再去看微博上的解读,原本衔接奇怪的地方都能连上”。

《隐秘的角落》如何靠彩蛋出圈

  02

  事实上,如果为中国悬疑剧找一个分水岭,2017年,在《白夜追凶》、《无证之罪》大爆以前,本格派推理大行其道,《重案六组》就已是中国最好的悬疑剧;2017年后,随着平台进场,悬疑剧逐渐本土化,一些更大胆的尝试逐渐浮出水面,大导演和大监制入场,电影级演员被纳入,还有作品大玩AI犯罪,各种IP和题材均被以影像化的手段呈现出来。

  悬疑剧毕竟小众,就连爱奇艺自制开发总经理戴莹也曾承认,“这种剧想大爆挺有难度的,不是常规的大众类的剧”。类型剧要想大爆,就要做到极致,通过小范围的口碑效应形成自来水,在本身成本体量均可控的前提下,只要吸引来注意力,就已算胜利。

  《隐秘的角落》一个让众人欲罢不能的表现是,在原著中被忽略掉的朱朝阳与父亲的相处细节、张东升“六杀”背后的心理因素,均被剧集提供了新的动机。原著里的朱永平和张东升的形象均充斥着纸片人里常有的扁平,而在剧集里,朱永平在听到儿子的真情告白后,不敢抬头;在已经谋杀岳父岳母的前提下,已经黑化的张东升仍然在妻子决意离去时,表现得极为痛苦。

  导演辛爽说,自己想做的是一个关于能够触动大多数人的故事,谋杀和人性恶的展现并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承载展现家庭、人物情感与成长轨迹这些背后的心理根源。比如说,为什么张东升是秃头的?因为仅凭出轨、被岳父母看不起,不是推动一个人杀人的最关键变量,“他可能内心深处是个自卑的人”。

《隐秘的角落》如何靠彩蛋出圈

  影像化的还原是三维的还原,因此更为复杂,而人从来不止一面。对于剧集的还原来说,《隐秘的角落》使用了大量的彩蛋来复原这个故事的脉络。朱朝阳学会欺骗,未能吃完的那碗糖水上便爬过去一只苍蝇;而张东升与朱朝阳最后的对峙,同时也是对“朝阳东升”这对隐喻的对应。

  在原生家庭、童年伤害等议题讨论不再停留在水面下的前提下,《隐秘的角落》展现了在这个命题极端化下可能产生的后果。这是现实使然,也是为了激发观众的互动。辛爽说,“我们只是尽力在做这样一部作品,一部能够和观众共同创作,并带给观众探索乐趣的作品,这是比较有价值的。”

  影视剧作为内容产品的互动,过去往往停留在时间这一维度的互动,即通过边拍边播、或游戏化的互动影视进行即时化的呈现。黑暗童话的叙事语境下,内容的递进通过一个又一个悬念来实现,也透过现实给予观众代入感,在“童话与现实”的对立命题中,观众与主人公体验的是类似的抉择与困境。

  如何能够让观众愿意相信在水面之下,还有更可怕的真相?并真情实感的参与话题讨论?和打造神鬼魔幻题材类似,细节是成败的关键。一切都透过大量真实的、可感的细节所实现。除一位观众告诉AI财经社,他因为其对粤式风情的描绘,而对《隐秘的角落》很有好感,“我就是本地人,描绘的都是我熟悉的场景”。

  另一位观众则因为演员阵容入坑,有秦昊、张颂文、王景春这个文艺片御用班底的剧集质感,在她看来不会差。这些演员基于剧本的再创作也的确给了她很大惊喜,在看张东升缓缓脱下假发片的同时,“我第一时间就想起了《大佛普拉斯》中的戴立忍(戴立忍在该片中饰演一位杀人的雕塑厂老板,与张东升一样也有秃顶),这个效果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已经被诸多媒体描绘过的一个细节是,为了做好这部剧,主创团队付出了大量的创作成本,为了拿下几个主要演员,带着剧本去横店找秦昊,在各个学校堵着找小演员,“要找天才”。确定了“罪恶要发生在阳光下”的基调后,剧组在夏天来到温度高于30摄氏度的广州拍摄。此外,导演辛爽还自己泡在录音棚里做了7个月后期,把控每一场戏里精确到声音的细节。

《隐秘的角落》如何靠彩蛋出圈

  03

  在中国剧集的土壤中,悬疑剧能否开花结果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议题。经历了《白夜追凶》、《无证之罪》后的骤热又骤冷,类型剧这个市场只被当成拉新促活,满足细分需求的主要工具,而非寄予拉高平台水位的希望。去年,戴莹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还表示,部分项目主要承担的就是创新的任务。

  由于市场的不确定性,悬疑剧一度也向推理剧、惊悚剧、刑侦剧多个分支嬗变,但投入产出显然不成正比。《隐秘的角落》本身是爱奇艺迷雾剧场的第二部试水作品,属于爱奇艺短剧计划中的一环,制作班底万年影业此前与爱奇艺合作过相似类型的《无证之罪》。

  同样是小成本撬动大口碑的典型,爱奇艺因此决定为这样体量的类型剧买单,“既然这个作品能够受到市场的肯定,如果接下来好的作品形成一个规模化效应,那么它带来的影响力或将扩散至整个短剧集生态。”戴莹说。

  2017年到2020年这三年间,类型剧也见证了平台的沉浮和权力的再分配。用户红利日益见顶,而他们的内容需求也需要更纵深的内容和更具技巧性的方式进行维护。而类型剧在盘子稳定的基础上,被寄予了能够将其促活能力大规模复制的希望。例如去年大热的《陈情令》,对应“乙女向”这一命题,最终成为助推平台当年亏损降低至30亿的主要原因之一。

  悬疑剧对应的题材极致化、表现手法夸张化的需求,能够施展电影化叙事的合理区间,同时,在《隐秘的角落》里,大量在剧情中需要结合实际背景才能解读出的隐喻符号,在中短长度这个体量内符合平台在成本核算下,能够给出的创新空间,而这一点在已工业化的长剧生产链条中已经很难实现。

《隐秘的角落》如何靠彩蛋出圈

  从这点意义上来说,类型剧又或者是悬疑剧,也是平台最接近“打招牌”精品剧的答案。

  同时,随着剧集市场在运营上向C端更多重心倾斜,对于用户心理的洞察,最大范围内人性痛点的把握,对应成为剧集创作的主轴。在《隐秘的角落》里,主创扮演了产品经理的角色,初期对于“要爬山吗”的猎奇心态过去后,童年和成长经历这个所有人都能共感的母题,一次次随着主人公命运而起伏不定,而最终的“童话与真相”的困境折射,也并未随着剧集结束而消失在生活当中。

  童年是一个人终身的困境来源,而这种内容与观众间的互动,不因时间或空间的隔绝而消弭,同时,在各个工业环节上,主创方面在营销、音乐、片头和彩蛋上不断强化观众的代入感。此前,互动影视曾被视为内容即时性互动的对策,但《隐秘的角落》显然提出了一个更高概念、也更具有时间穿透性的解决方案。

  小步快跑加大题材实际上也是一种业内共识,除了爱奇艺已经推出迷雾剧场有6部短剧外,优酷也已上线自己的悬疑短剧剧场。

  当然,从平台角度看,《隐秘的角落》算不上一个完美的实验品,由于体量过小,在商业上不太可能收获巨额回报。由于提前点播,盗版早于收官前一周便已流出,而且过短的体量,也依旧很难承载广告主的植入需求、和抬高平台水位的重任。

  在众说纷纭中,那些付了18元点播费的人,已经看到剧终。屏幕最后只留下“献给童年”四个字,与用户完成最后一次共振。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