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冯小刚“对赌”输了赔2.3亿元,但华谊兄弟不是赢家

冯小刚“对赌”输了赔2.3亿元,但华谊兄弟不是赢家
2021年05月03日 13:40 新浪网 作者 AI财经

  文 | AI财经社 冒诗阳

  编辑 | 张泽

  著名电影导演冯小刚登上“五一档”热搜,不是因为作品,而是上亿元的“赔款”。

  4月28日,华谊兄弟发布2020年年报。年报显示,公司应收款下有1.68亿元的业绩补偿款,执行单位名称为“冯小刚”。

  这已是冯小刚第二次因未能达成对赌业绩而自掏腰包。2018年,冯小刚因同样原因需向华谊兄弟支付0.67亿元的业绩补偿款,再加上这一次的1.68亿元,与华谊兄弟五年的对赌中,冯小刚共“赔付”了2.35亿元。

  但拿了钱的华谊兄弟也并不是赢家。2020年华谊亏损10.48亿元,走上了连续亏损的第三个年头。此局面下,2.3亿元的补偿款将已经困境的华谊兄弟、衰落的冯小刚双双送上热门。

  在影视行业泡沫最重的几年中,明星IP洛阳纸贵。为了绑定艺人,有的上市公司如华谊兄弟高溢价收购空壳公司,有的则直接让出上市公司股权。但在连续数年的影视行业逆周期中,风险逐步显现,如华谊兄弟一样的双输案例,不只冯小刚。

  高溢价绑定明星个人IP,“华谊们”吃不香

  2015年11月,华谊兄弟以10.5亿元的高溢价收购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东阳美拉)70%的股权。彼时,东阳美拉刚刚注册成立仅2个月,收购前总资产仅1.36万元,负债1.91万元,是名副其实的“空壳公司”。

  华谊兄弟的高溢价收购,无疑是为了绑定导演冯小刚。东阳美拉注册成立时,冯小刚持股99%;收购后,冯小刚仍持有东阳美拉30%的股权。同时,冯小刚对东阳美拉未来五年的业绩作出承诺,2016年-2020年期间,东阳美拉需要分别实现净利润1亿元,1.15亿元,1.32亿元,1.52亿元和1.749亿元。若无法完成业绩,冯小刚将以现金补足差额。

  高溢价收购时,冯小刚正是炙手可热的“吸金”导演。1997年,电影《甲方乙方》收获3600万元票房,开启了“贺岁档”概念。随后,1999年冯小刚的《不见不散》票房4300万元,2003年《手机》票房5600万元。对比之下,这与如今动辄50亿元的票房纪录相比已不值一提,但在当年,两部电影均是同年的票房冠军。

  但收购后没有两年,冯小刚和东阳美拉就遭遇了“世道不济”。其中,2018、2020两年,东阳美拉分别仅实现净利润约6500万元和550万元,低于业绩承诺的1.32亿元和1.749亿元。根据双方对赌协议,冯小刚需自行补上差额约0.67亿元、1.68亿元,共计2.35亿元。

  事实上,华谊兄弟“高溢价”绑定的明星艺人不只冯小刚。与绑定冯小刚的路径相仿,2015年华谊兄弟以7.56亿元收购东阳浩瀚70%股权,这间公司的股东包括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杜淳、陈赫等知名演员。早在2013年,华谊兄弟还以2.52亿元收购浙江常升70%的股权,绑定知名艺人张国立。

  不只是华谊兄弟,在当年,花大代价绑定明星艺人的做法在影视上市公司中很流行。其中,最知名的案例是范冰冰曾位列唐德影视十大股东名单,吴秀波曾是幸福蓝海的重要股东,欢瑞世纪的股东名单上,何晟铭、杜淳、孙耀琦、李易峰、贾乃亮均曾榜上有名。

  一系列绑定明星艺人的资本运作背后,是彼时影视公司对行业的共识为“明星驱动IP”,谁手中拥有更多的明星,即可绑定围绕艺人IP延伸出的一系列影视剧综、宣发经纪业务,同时在资本市场获得更多关注。

  正因此,头部明星艺人资源一时间洛阳纸贵。然而,这套做法的风险,也在接下来数年中逐步显现。

  “对赌”盘,最终输的是谁

  事实上,即便收到冯小刚的业绩补偿款,华谊兄弟依然很难高兴起来。

  根据华谊兄弟2020年财报,报告期内,华谊兄弟实现营业收入15亿元,同比下降33.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48亿元,扣非后的归属净利润为-10.18亿元,已走入连续亏损的第三个年头。

  面对超过10亿元的亏损,比冯小刚1.68亿元补偿款更为紧迫的,是重拾公司主营业务。

  导致华谊兄弟衰落的原因,除了从2018年开始影视行业因加强监管、疫情带来的下滑之外,华谊兄弟自身的战略失误更为关键。通过绑定明星从创作者冯小刚到一批明星演员,华谊兄弟曾希望建立起影视业务的“护城河”,但这种做法随着一批明星的衰落而失效。

  2019年冯小刚贺岁片《只有芸知道》“扑街”,仅拿下1.56亿票房。随后,冯小刚至今再无新作走上大银幕。而李晨、郑凯等明星的产出,至今绝大部分几乎仍限于综艺节目“跑男”。

  近期,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还因“限制消费”被外界关注。4月20日,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新增一条限制消费令,限制消费人员为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王忠军。

  不只是华谊,唐德股份、幸福蓝海、文投控股等,都曾因绑定的明星艺人而受牵连。

  对赌协议的另一面,艺人自身也很难“拿钱走人”。不只是冯小刚,今年1月,同样因为一份对赌协议,知名导演高希希被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被法院立案执行限制消费。该导演因曾执导过《甜蜜蜜》、《幸福像花儿一样》、《新上海滩》等剧集而闻名。

  影视行业最激进、泡沫最旺盛的几年中,影视公司往往不惜代价绑定明星IP,明星对自己未来数年中的“吸金”能力过分乐观。然而,影视文娱行业最容易赚钱的时代戛然而止,只留下如今的双输局面。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