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66元一支“爱要不要”,却用散装红提冒充特级,钟薛高道歉

66元一支“爱要不要”,却用散装红提冒充特级,钟薛高道歉
2021年06月18日 14:39 新浪网 作者 AI财经

  文|AI财经社 金斐

  编辑|杨洁

  炎炎夏日,雪糕“价王”钟薛高因致歉再度成为焦点。

  6月17日晚,钟薛高通过官方微博发布道歉信显示,“最近社交平台上因某些原因再次引发了关于钟薛高曾收到上海市行政处罚的讨论,又一次提醒我们:过去犯过的错虽然可以改正,却无法抹去。曾经在创业初期的两次行政处罚,如同警钟,不断提醒我们要更谨慎、更准确、更负责任地与用户沟通。很感谢政府部门和公众对钟薛高的关注与监督,同时,对于我们曾经犯过的错误以及给大家带来的困扰,我们再次郑重地向大家道歉。”

  钟薛高雪糕一直因为“天价”引人注目,最近因为创始人在一次采访中关于消费者“爱要不要”的言论,再度陷入舆论漩涡,甚至不得不因过往受过的处罚“道歉”,旧事重提。

  创始人喊话66元雪糕“爱要不要”

  据了解,钟薛高不得已道歉与其创始人林盛近日一番“狂妄”言论有关。日前,林盛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钟薛高的毛利和传统冷饮企业毛利相比,其实略高。最贵的一支卖过66元,产品成本差不多40块钱,它就那个价格,你爱要不要。”

  “爱要不要”的钟薛高迅速引发关注,相关热搜话题阅读量破10亿,网友纷纷开始自行探讨钟薛高的成本到底如何。

  之前据媒体报道,普通雪糕的单根成本在0.3元-0.5元,加上流通成本及中间商渠道利润,售价1元以上算正常。雪糕品牌在线上售卖会新增存储、冷链运输成本,即使如此,一根雪糕的成本也仅在2元左右。但一根钟薛高的雪糕售价却达到14元-20元。

  以钟薛高14块钱的牛乳雪糕为例,其配料主要是稀奶油、牛奶、海藻复合糖浆、饮用水、全脂奶粉、加糖鸡蛋黄、脱脂乳粉、淀粉、刺槐豆胶。伊利卖3元钱一根的甄稀雪糕,配料除了多了乳化剂和增稠剂,与钟薛高的配料基本一样,但后者的价格却比伊利的雪糕贵出4倍。而也有观点认为,这贵出的价格部分是钟薛高作为“头号网红雪糕”的品牌溢价。

  但如此高昂的品牌溢价下,林盛却表达出了“爱要不要”的态度,也引发了部分网友的反弹情绪。而14元钱一根的牛乳雪糕,还只算钟薛高雪糕中的“小弟”。其发布的另外四款糕状冰品中,“杏余年”售价68元、“梨花落”78元、“芝玫龙荔”88元、“和你酪酪”88元。

  之后,钟薛高也辟谣称,林盛在采访中的原话是指钟薛高使用了价格昂贵的日本柚子作为原料,“爱要不要”指的是柚子原料,网传视频是遭到了“恶意造谣”和“移花接木”。即便如此,也有网友表示,在钟薛高眼里,日本柚子难道听上去比国产柚子更利于为产品定高价?也有网友提出,钟薛高原料中曾经使用散装红提却声称使用特级红提,可见钟薛高想改掉老毛病的诚意并不够。

  6月17日下午,一条#钟薛高特级红提实为散装红提#再次登上微博热搜。钟薛高曾因虚假宣传两次被处罚的事件也被重提,钟薛高最后不得不公开道歉。

  因虚假宣传两次被行政处罚

  将“贵”进行到底的钟薛高,现在应该也意识到了,“过去犯过的错虽然可以改正,却无法抹去”。

  之前,钟薛高因虚假宣传两次被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日期分别是2019年4月3日、2019年8月8日,分别被行政处罚0.3万元和0.6万元。根据上海市黄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行政处罚决定,钟薛高的广告宣传中存在至少5处弄虚作假。

  比如,钟薛高在其所销售产品酿红提雪糕页面宣传中包含有“不含一粒蔗糖或代糖,果糖带来更馥郁的香气,只选用吐鲁番盆地核心葡萄种植区特级红提,零添加,清甜不腻”等内容。但检验报告显示,该红葡萄干规格等级为散装/一级,因此钟薛高宣传特级红提构成了虚假宣传。

  此外,钟薛高老树北抹茶雪糕页面也包含了“钟薛高荣誉原创只选用日本薮北茶,纯手工研磨,完全不同三种抹茶风味融于一体,零添加,不甜不齁不腻”的内容。而其供应商上海嵘耀食品配料有限公司的销售品说明书显示,老树北抹茶雪糕原料抹茶粉采用鸠坑、龙井、薮北树等多种品种的茶树鲜叶制成,“只选用日本薮北茶”构成虚假宣传。

  据行政处罚书,钟薛高在其爱尔兰陈年干酪雪糕页面宣传称“钟薛高荣誉原创,中国首款顶级陈年干酪”等内容。据媒体报道,为显示其高端定位,钟薛高曾宣传其原材料曾获得国际奖项,与全球机构联合研发等。而在2018国际奶酪与乳制品大奖英国最佳的切打干酪奖中,钟薛高雪糕所使用的打干酪未获任何奖项。

  钟薛高产品介绍页面中宣传其棒签“采用14周可降解的天然秸秆原料,极为苛刻的婴儿级使用标准”。但实际上,钟薛高的产品所使用的棒签是由义乌市康朔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经检测该棒签仅符合《GB/T 18006.1-2009(淀粉基塑料一次性餐饮具)》和《GB 14934-2016》的要求,以上标准分别为《塑料一次性餐饮具通用技术要求》和《食品安全国家标准消毒餐(饮)具》,钟薛高宣传婴儿级使用标准构成虚假宣传。

  此外,钟薛高被证实在产品宣传页中介绍的“中国、意大利、美国、日本等全球研发机构联手开发,全球仅十台的生产设备制作”的内容,也构成了虚假宣传。钟薛高提供的与美国加州州立理工大学乳品创新研究学院(DII)合作开发健康冷冻制品甜点配方及生产工艺,以及上海盛治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和日本的生物治疗发展研究中心有限公司签订的服务协议,并未进行联手开发。

  与此同时,钟薛高提供的卡布詹尼(中山)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显示,当事人所使用的冰淇淋机进口数量为18台,因此钟薛高宣传的“全球仅十台的生产设备制作”也构成了虚假宣传。

  钟薛高在今年年初,完成了2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本轮由元生资本领投,H Capital、万物资本跟投。创立于2018年3月的钟薛高曾在2018年相继获得真格基金、峰瑞资本参与的天使轮融资,以及天图资本、头头是道参与的Pre-A轮融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