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35岁成千亿美金公司女CEO,如何快速打通职业天花板?

35岁成千亿美金公司女CEO,如何快速打通职业天花板?
2023年12月07日 14:05 新浪网 作者 遇言姐

  

  要想职场胜利,掌握最前沿的职业方向才是王道。

  ——遇言姐

  接近年底,大家看的最大的热闹,居然不是哪个明星离婚结婚……

  而是世界上人工智能最领先的,市值逼近千亿美金的,刚刚宣布ChatGPT 4.0版的OpenAI的内部CEO被炒了鱿鱼又被请回宫的大戏。

  

  

▲话说OpenAI估值已经逼近1000亿美金,在巨大的金钱利益和年轻的团队领袖之下,很难没有风波

  这场大戏从11月16日拉开帷幕,直到11月29日奥特曼回归……换了3次CEO,用了14天。

  中国很多网友说,我们没法翻墙用ChatGPT,但是我们看得懂《甄嬛传》啊,几进几出,有道是庭院深深深几许,最先进的科学技术,也比不了最古老的宫斗

  

  11月17日不仅奥特曼离职,同为OpenAI的高层,公司总裁兼联创Greg Brockman(格雷格·布罗克曼)随后也出面,直接在推特上写了一份辞职信:既然奥特曼被开除,我也不干了。

  

  当时就有爆料称,这次高管大变动是因为同为OpenAI联创兼董事会成员,也担任首席科学家的Ilya Sutskever(伊尔亚·苏茨克维)。

  他和这两位不对付,想把人踢出局,还得到了董事会的支持。

  

  

▲OpenAI担任首席科学家的Ilya Sutskever(伊尔亚·苏茨克维)

  爆料人说:

  

  

  

▲只有遇言姐一个人觉得Ilya 长了一张会策反的脸吗?但是现在媒体大部分倾向于,Ilya作为科学家,其实是为AI科技的资本化和商业化而担忧

  

  11月18日OpenAI在X上官宣了这个消息,官方的话术很模糊:“奥特曼与董事会的沟通并不坦诚,阻碍了董事会履行职责的能力,董事会对他领导OpenAI不再抱有信心。”

  

  

▲11月20日,奥特曼拿着访客的通行证,到OpenAI去谈判

  OpenAI大约770名员工中的近500名(包括苏茨克维)签署联名信,称除非董事会辞职并重新任命奥特曼,否则他们可能会辞职。

  当天结束时,签署联名信的员工攀升至747名(差不多除了请病假的,大家都签字了)。

  

  

▲这个时候微软煽风点火,宣布:奖励每位离职OpenAI的员工1000万美元

  最后公司的首席科学家Ilya Sutskever也签署了要求“重新任命奥特曼”的文件,他被指责在首次对抗Altman的董事会政变中扮演了协调角色。

  Ilya还发表了推文:“我很后悔。我从没想过要伤害OpenAI。我将尽我所能让公司重新团结起来。”

  到这一幕,从小熟读《史记》的遇言姐,感觉已经是那个“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反正就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

  

  结果11月21日深夜,OpenAI又宣布,已经原则上达成协议,联合创始人山姆·奥特曼重返公司担任CEO,“并组建由布雷特·泰勒(Bret Taylor)(主席)、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和亚当·德安杰洛(Adam D’Angelo)组成的新董事会”。

  

  11月30日,OpenAI宣布联合创始人山姆·奥特曼正式回归,这场他不但荣归了,还得到了微软一席董事会的非选举权席位。

  可谓,名利双收。

  

  

▲连《经济学人》这种媒体都打趣,奥特曼一个月走完了乔布斯12年走过的路。乔布斯顺便新创立了3家公司,奥特曼顺便拿到微软董事会席位

  而在整个的“CEO换角”的风波中,牵扯到很多不为人知的深刻问题。

  人工智能的安全性?

  人类的伦理更重要还是科技发展更为重要?

  超级公司和资本在这场AI换角中到底代表着什么?

  但是,让我们把眼光从人类的未来中收回来。

  我更好奇的是这位临时换帅中的女性CEO,Mira Murati(米拉·穆拉蒂)

  

  

▲今天,她被确认依然担任OpenAI的CTO职务,也就是政变也没有改变她在公司的地位

  在硅谷她被称为“人工智能”ChatGPT之母、人工智能第一力量

  34岁就登上了《财富》杂志封面,作为人工智能第一公司的技术负责人,成为“最有影响力”的女性

  其实,抛开性别不论,34岁成为这家高科技公司的CTO,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更何况,她还在“政变”中,当了7天临时CEO。

  让我们看看,这样的科技女性的职场链路是什么?

  

  作为职场女性,最短的路径又是怎么完成的?

  为啥人家打来打去,她还是做她的CTO?

  

  现年35岁的穆拉蒂于1988年在美国旧金山出生,父母是阿尔巴尼亚人,她在阿尔巴尼亚长大。

  小时候,穆拉蒂在玩简单的视频游戏时被人工智能所吸引,她曾经怀疑那些电子游戏中的特工是否曾经有任何推理。

  在求学生涯里,穆拉蒂获得过常春藤盟校达特茅斯学院的工程学学士学位,后来她又在加州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学习,拥有电子工程学士学位还有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

  她的毕业作品是制造一款混合动力赛车,并且没有用电池驱动,而是超级电容器。

  从这份毕业作品也能看出,穆拉蒂当时对可持续能源、绿色交通有非常大的兴趣;并且她毕业后首个工作也和交通有关,是在法国一家航空公司Zodiac Aerospace担任高级概念工程师。

  不过,显然在这家公司工作并不能满足穆拉蒂对职业的规划,因此在入职一年后,穆拉蒂直接跳槽,入职特斯拉。

  她在特斯拉的职位不是别的,正是Model X的高级产品经理。

  

  从Model X的整车设计到部署,再到发布上市,她完整参与了整个流程。

  2016年,穆拉蒂毅然决然地从特斯拉离职,加入了一个研究VR技术的公司,Leap Motion,担任产品工程副总裁。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David Holz,正是现在AI生图神器Midjourney的创始人。

  不过Leap Motion当时并不像Midjourney现在这么火,主要产品手势跟踪传感器一直没有达到预定的期望。

  穆拉蒂在入职后也逐渐意识到,这种VR技术并不成熟,对于市场来说为时过早。

  那会儿因为一些机缘巧合,她碰见了OpenAI的几位核心人物,包括上面提到的格雷格、伊尔亚,还有奥特曼。

  她当时就意识到,我想从事人工智能这一行业,想要研究通用人工智能,OpenAI是一个很理想的公司,并且这也是我想共事的一群人。

  所以在2018年,穆拉蒂加入OpenAI,担任应用人工智能及合作伙伴副总裁,随后一路升职,在2022年5月出任CTO。

  自2018年以来,穆拉蒂一直在OpenAI工作。

  

  

  对人工智能的兴趣

  穆拉蒂对人工智能的兴趣始于2013年,当时她加入了特斯拉。

  当时,该公司正在发布其支持人工智能的驾驶辅助软件Autopilot的早期版本,并正在为其工厂开发支持人工智能的机器人。

  这促使穆拉蒂考虑其它实际应用。

  2016年,她跳槽到Leap Motion,负责这家初创公司的增强现实系统,以取代键盘。

  作为产品和工程副总裁,她告诉《快速公司》的哈里斯,她希望与电脑的互动“像玩球一样直观”。

  但她很快意识到,这项基于VR的技术还远未为大众做好准备。

  穆拉蒂在对未来的思考中,得出:“技术的巨大进步”必须在解决世界上最大的挑战方面发挥作用——也就是说,在人工智能的基础上。

  方向感,让她于2018年加入OpenAI,并监督了Dall-E和ChatGPT的推出。

  

  ▲她是公开测试的主要倡导者之一

  她认为,仅仅在实验室的范围内构建通用人工智能(AGI),当它真的出现时,可能会使社会冲击更加令人不安。

  通过强化学习和人类反馈来调节公司的大型语言模型,是解决人工智能表现中的任何挑战的更有效方法,也是将公众纳入对话的一种方式。

  

  而且,她赞成对人工智能进行监管。

  人工智能的迅速采用和讨论引发了人们对该技术能力的担忧。

  现在网络上有很多声音对人工智能表示担忧,尤其是看过太多好莱坞大片中,机器人打败人类,制造出世界末日。

  作为一位人工智能公司的首席技术官,穆拉蒂很诚实,但她直言不讳地表示,该行业需要监管。

  “我们在OpenAI有哲学家和伦理学家,但我真的认为有一些重大的社会问题不应该只由技术专家来解决。”她去年在接受《每日秀》采访时表示。

  早些时候,她在接受《时代》杂志采访时进一步强调了这一点。

  她说:“这是一个独特的时刻,我们确实有能力塑造社会,这是双向的——技术塑造我们,我们塑造它。还有很多关于社会影响的问题,还有很多我们需要考虑的伦理和哲学问题。重要的是,我们要引入不同的声音,比如哲学家、社会科学家、艺术家和人文学科的人。”

  

  尽管穆拉蒂对OpenAI的能力充满信心,但她似乎并不像OpenAI前首席执行官奥特曼那样对探索人工智能的想法感兴趣。

  

  把自己的隐私保护得很好

  米拉·穆拉蒂自从成为OpenAI临时CEO之后,世界的目光全都集中在这位科技美女身上。

  但是掘地三尺的媒体都一问三不知:不知道她有没有男朋友,有没有结婚,甚至有没有兄弟姐妹。

  

  好像她是凭空掉下来的一个科技新星一样。

  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在她的职业履历中发现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1)学习科学的女性,在科技中也可以成为领袖

  我们传统行业中认为,一名女性领袖,在一个公司深耕10年甚至20年,然后学习一下MBA,就成为公司领袖了。

  这种例子其实过往很多,比如之前通用公司的女总裁玛丽·博拉(Mary Barra)、百事可乐公司的女总裁英德拉·努伊(Indra Nooyi)、施乐复印机公司的女总裁乌尔苏拉·伯恩斯(Ursula Burns)等。

  但是到了人工智能时代,一名女性领袖的成长,不再只是行业中长时间的积累,而往往是赛道的选择

  

  而穆拉蒂选择的电子工程学,到计算机专业,简直就是想成为一名技术领袖的绝配。

  2)如今的职业履历不再像过去一样,一个岗位要做5年时间,而更重要的是看每一个职位的含金量

  过去我们说找工作,都说要做满5年再跳槽,为的是专业的积累,甚至让雇主相信你的值得栽培性。

  

  在日新月异的人工智能时代,这种速度已经不复存在。

  穆拉蒂的过往经历都是3年左右换一个职务,在特斯拉就工作了3年,但是到下一个工作Leap Motion,她连两年都没有做满,就到了OpenAI。

  在这样跳槽的速度中,其实是每一份工作的点位非常重要,每个职务都为她的职业履历增加了巨大的前沿性和含金量。

  所以,一份工作的时间长度已经不再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有价值的重要条件了,而是这份职务不是重复性的,是成长和叠加性的。

  

  3)明晰自己的职业规划,了解自己的热爱

  穆拉蒂曾经在几次采访中都表达了对人工智能的热爱,当她发现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技术和现实的对接还不能在近期完成,她马上从Leap Motion离职,进入了OpenAI。

  所以,她对自己的职业选择和方向是非常了解的。

  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在一份工作中熬资历,但是只有职业规划才能够让你非常明白自己前进的目标。

  了解自己的职业方向,对不符合预期的方向迅速舍弃,才会让一个人真正超越同龄人,几倍几十倍地成就自我。

  

  4)在职场进阶阶段,不公开发表情绪

  在这场Open AI换CEO的大戏里,换CEO之前,穆拉蒂是CTO, 换CEO之后,她还是CTO, 即使中间被推成了CEO, 她并没有因为这个临时变动,而影响之后的重归。

  这至少说明,无论是资本方和董事会,对穆拉蒂的看法都差不多,印象也都不坏。

  

  而政变这两天,你会发现她从来没有发过推(现X),感觉情绪很恒定。

  并且,关于一个长相甜美,又在人工智能公司坐头几号高管的她,私人信息几乎为零。

  这种低调保密的审慎,说明她对自己未来的价值有很高的预估,也说明她一直把专业度放在第一位。

  在网上,关于她的采访也不少,但是她回答的全部都是关于人工智能的问题。

  这让人们觉得她很理性。

  

  不知道是不是正因如此,她才能在内部斗争中,保持两派都选择保留的那一个。

  总之,遇言姐觉得,在未来的10年里,可能无论文理都要学习计算机知识了。

  要想职场胜利,掌握最前沿的职业方向才是王道。

  

  

▲这是OpenAI新的功能Outpainting画出的图画,恐怕未来每个艺术生都要学习人工智能

  大概率是每个人都要学习人工智能吧。

  这是我们从一个35岁的女CEO、CTO身上看到的。

  -END-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