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华语电影大师的代表作,可惜能看下去的没几个

华语电影大师的代表作,可惜能看下去的没几个
2021年05月11日 21:48 新浪网 作者 十点电影

  转载来源:电影杂志(ID:dianyingzazhi8)

  小津安二郎,无与伦比的日本电影巨匠。

  釜山电影节曾邀请73位来自世界各地的知名影评人、学者、电影导演,来评选历史上最伟大的亚洲导演,结果小津安二郎拔得头筹。

  侯孝贤,台湾电影界领袖人物之一。

  日本导演是枝裕和视其为电影路上“生父般的存在”,

  韩国导演李沧东因为看了他的作品后,才在43岁时开始拍摄电影;

  华语影视导演贾樟柯更是他的头号迷弟。

  两位来自不同时代、不同国家的重量级导演,因为一部电影而产生了联系——

  2003年,应日本松竹公司之邀,为纪念小津安二郎诞辰100周年,侯孝贤拍摄了这部电影。

  该片也是其首部用外语拍摄的外国影片。

  恰在此时,侯导的拍摄风格也正处于悄然变化之期——

  开始远离90年代的乡土和文学改编,逐渐转向现代化大都市题材。

  著名导演转向国外拍摄非母语电影,除了题材,演员也是一大关键。

  因此,不少导演都会找流行歌星或者演技派大腕来出演。

  比如王家卫的《蓝莓之夜》就找来了爵士歌手诺拉·琼斯。

  侯孝贤也不例外,在该片中,他启用了两位日本大腕。

  男主是被西方媒体比作“日本约翰尼·德普”的浅野忠信

  侯孝贤第一次见浅野时,就知道他演过很多片子,在电影届非常有名。

  “但浅野很腼腆,笑起来像个第一次演戏的人,像张白纸,仿佛可以任意着色。”

  侯导给他在片中的设定是旧书店的小老板,名叫“肇”。

  女主是中日混血、日本流行乐女歌手一青窈

  出生于台湾五大家族之一的基隆颜家,4岁移居日本,父亲去世后,从母姓一青。

  喜欢现代建筑和艺术,爱好写散文,写歌词。

  本身和角色阳子极为相似。

  据说,阳子的原型是侯导的翻译小坂小姐。

  小坂是个自由职业者,喜欢在咖啡馆里工作,平时跟人约会也都约在咖啡馆,先生是台湾人。

  侯导将小坂的背景衍生成了女主的故事:

  阳子之前在台湾待过一段时间,做日语老师,和自己的学生谈过恋爱。

  回到东京的阳子成为了自由撰稿人,喜欢坐在咖啡店中静静地喝咖啡。

  因为要给台湾的公共电视台做纪录片,需要四处搜集台湾音乐家江文的资料。

  因此,在小书店认识了肇。

  电影的故事极为简单,就是两人的相识、相知、相恋。

  因为是致敬小津安二郎,片中所有人物的情绪都是极为含蓄的。

  两人的相处极为平淡,要么是在书店里谈论关于婴儿的梦境,要么是约在咖啡馆里碰面。

  平淡到让人以为不过就是两个普通朋友之间发生的事迹。

  然而,导演却又通过煲电话、一起研究东京地铁线路等对话细节,将这种友达以上的暧昧情绪缓缓发散。

  印象最深的有两场戏。

  一场是阳子感冒在家,肇上门看她。

  阳子睡着了,肇敲了很久的门也不见开,便一直在外等待。

  进门后,得知阳子没吃东西,肇就进厨房帮她做了一碗热腾腾的面,阳子吃得津津有味。

  另一场是阳子独自一人靠在地铁上,在偌大的车厢里显出几分落寞。

  对面的列车并行前进,急速而过,镜头狡猾而冷静地捕捉到了肇的身影。

  原来,阳子喜欢坐地铁,肇喜欢收集列车发出的声音。

  彼时,两人虽不在一起,列车却驶向同一个目的地。

  然而,就在两人几乎就要望见彼此时,列车却又突然分岔开去。

  这种两人相距如此之近却又浑然不觉的“这么远 那么近”之感,摇荡在亲密与疏离间,引人遐思翩翩。

  除了若即若离的爱情线,电影中最具有戏剧冲突的还是阳子与父母的亲情线。

  回到东京后的阳子发现自己怀孕了。

  但她不想嫁给妈宝男的年下男友,不想去台湾男友的家族企业工作。

  她想生下孩子,独自抚养。

  此情此景,不管是在电影拍摄的千禧之年,还是20多年后的当今社会。

  未婚先孕、单身母亲都是一个让人感到沉重的话题。

  可想而知,当阳子把自己的决定告诉父母后,父母该是何等的焦虑、不安与着急。

  但不同于国产片里由导火索引出的不断升级的家庭纠纷或争吵大战,电影里的亲情是节制而内敛的。

  父亲听言后不发一语、只顾低头喝闷酒。

  母亲处处流露关心,着急也只是在私下里对着丈夫言语。

  身为继母,很多重事不能讲、不便讲,这种微妙的人际关系也颇具情感的张力。在双方最终摊牌的那场饭局上,导演依然处理得波澜不惊。

  父母想劝女儿改变心意,阳子却选择坚持到底。

  父亲没有半句责骂,只是透过给女儿主动夹菜这个动作,传达出一种开明积极的信息。

  在淡化常规影片里扣人心弦的戏剧化情节的同时,侯导还用大量固定的长镜头对准了反反复复的日常细节:

  烧菜、吃饭、喝咖啡、乘坐电车和轻轨。

  侯导不厌其烦、无微不至地刻画出阳子的生活片段,营造出一种贯穿全片的慢生活氛围。

  让观众从优美的构图、摄影中感受到一种“静静的生命长河在缓缓流淌”的悠然之感。

  而且,电影里很多的场景都不是刻意搭建,而是直接把演员放置到真实的生活场景之中,然后靠镜头去捕捉。

  因此,当时电影上映时,很多观众都被这种真实所震惊。

  特别要提及的是,侯孝贤其实不懂日文,拍摄时他并不知道演员在说什么,只是用直觉来感受演员的状态。

  虽然言语不通,但人类的悲欢相通,情绪共同。

  正是靠着这种最直接的感受,侯导才准确把控到了人物情绪的细节刻画。

  有趣的是,电影在现实生活中还有延伸。

  侯孝贤后来在台北就开了两家叫作“咖啡时光”的咖啡馆。

  店里贴着侯导许多经典电影的海报,这也直接或间接地印证了侯导“日常生活的况味”理念。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咖啡时光》就跟侯导的大多数电影一样——

  稍不耐心和静心下来观看,就会觉得影片太过浅淡和无聊。

  但其实,这正是侯导的创作诉求:

  通常我们有个习惯,老想把这些戏剧化,冲突多一点,激烈一点,所以设计总往这边导向,而恰恰忘了生活本身。

  他说:“ACTION不是我感兴趣的。我的注意力总是不由自主地被其他东西吸引去,我喜欢的是时间与空间在当下的痕迹,而人在这个痕迹里头活动。我花非常大的力气在追索这个痕迹,捕捉人的姿态和神采。对我而言,这是影片最重要的部分。”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这不禁让我想到了《甜言蜜语》里的一句台词:

  我想假如我有80岁的生命,我不会记得今天所发生的世界大事。

  但是,我定会记得这向海的露台,你用矿泉水替我洗头。

  是啊,往事如云消散,生活原本就是印在我们诗化记忆中的那一刻。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阳子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