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紫牛头条】国风少年一条特效变装视频吸粉200万,他常发愁“时间总是不够用”

【紫牛头条】国风少年一条特效变装视频吸粉200万,他常发愁“时间总是不够用”
2021年10月17日 21:21 新浪网 作者 紫牛新闻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

  一位普通少年,突然悬浮半空变成齐天大圣孙悟空;一个女孩受人骚扰,过路骑车男孩突然变成京剧里的常山赵子龙,手持亮银枪来救美,骑着的自行车也变成了“铁马”……这不是电影,而是福建小伙朱铁雄的短视频作品。这些充满国风元素的“丝滑”变装视频赢得网友的一片好评,在短视频平台上甚至成为现象级作品,很多视频博主分析他的变装特效制作过程。朱铁雄的账号推出不到两个月,吸引粉丝近300万。近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朱铁雄,了解到他的作品突然爆红背后的故事。他很多作品虽然只有30秒左右,实际上前后都要经过数周时间才能完成。

  

  从短视频业余玩家变成专业博主

  朱铁雄是福建莆田人,1994年出生,从小在海边长大。他的家庭条件很普通,父母是渔民。不过父母很宽松,对他的兴趣爱好都比较支持。小时候,绘画、武术、表演他都学过一点。

  他的大学是在山东读的,不过专业和视频不沾边,学的是景观设计。他很喜欢这个专业,学习很认真,经常为了作业忙一整晚。

  在大学里,朱铁雄接触到了视频拍摄和特效制作,觉得非常好玩。他自学拍摄,在校园里就制作出了很多作品,不过那时候短视频还没有兴起。

  2017年大学毕业之后,他没有从事景观设计工作,而是来到北京,直接转行做摄影剪辑。不久,短视频开始兴起。朱铁雄看到同事下载短视频App,起初他不太感兴趣,到2019年他开始跟着玩。

  他注册了一个账号,把大学期间制作的“存货”短视频发了出来,没想到数据还不错,让他有了信心,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那时候,他基本上一边摸索一边做,不太懂该发什么样的内容更好,全凭自己的喜好,想到什么做什么。因为还在上班,拍短视频就是玩。

  第一个真正火起来的作品是借鉴国外的创意,业余时间回家在桌子上拍着玩做成的,播放量达到100万。之后,他的不少作品也曾火过一阵子,如让北京的前门城楼飞起来、人物一跳变成一堆衣服之类的视频。他开始思考做什么样的视频会更有趣,慢慢向特效和国风变装特效的方向发展。

  朱铁雄在拍摄骑自行车的镜头

  以前的老账号大约在20万粉丝的时候,他跟一个公司进行了合作,“那个时候我辞职了,有人愿意购买版权,并且让我做内容,我觉得能够全身心去做这样一件事情也挺好的。”

  短视频账号的粉丝是靠几个作品爆红积累的,他的账号很快发展到近300万粉丝。

  在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上,甚至有很多人模仿朱铁雄的特效视频,或者分析他的特效怎么做,他成为一个现象级视频博主。

  但是做到后来,他觉得发展方向不符合预期,有点迷茫。另外,当初在接广告的时候会有一些冲突,因为他的视频制作周期比较长,又要接广告又要更新,会有一些冲突。

  为了拍短视频,朱铁雄想提升一下武术技能,去年他找到武术教练教自己武术,又认识了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于是他离开了老账号的合作公司,重新开了现在的“朱铁雄”新账号。

  因为有了两年多的经验,朱铁雄在做新账号的时候,很多方面看得更清楚,判断力也更加准确。上线不到两个月,发了5个视频,粉丝已经增长到接近300万,尤其是一条合集,让粉丝直接从30万涨到200多万。

朱铁雄(中)和同事们在拍摄

  回顾两年多的历程,朱铁雄有一些体会,“老账号表现了我最开始的一些想法,比较天真。一些东西比较碎,没有整体规划,从剧情到特效没有统一的风格。新账号更新前,就有了明确的规划。”

  策划新账号的时候,他确定了以夜拍为主的风格,“一是晚上拍摄可以打灯光,画面相对来说更加容易有质感,如果想找人来帮忙,晚上也是比较合适的,人家可能白天有事。其次,变装的时候我想有一些比较玄幻的东西,这种东西如果放在大白天,给观众带来的感觉可能不太够,如果放在晚上,就会很容易给人带来一种迷幻的感觉,看到画面的时候,不会觉得有违和感。”

  “我有强迫症,习惯抠得特别细”

  朱铁雄本来就比较喜欢国风类的东西,他认为华丽的国风服饰尤其适合变装视频拍摄。

  他的国风变装视频有两种,一种是汉服类的,比较简单,主要涉及服装的穿搭。一种是戏曲类的,主要是京剧,拍摄前他租了服装,找一位京剧的专业老师帮忙化妆。“先穿什么再穿什么,哪个东西勒多紧,人家都有数,从化妆到穿好服装,快的话大约需要40分钟。卸妆要快一些,服装几分钟就脱下来了,但是脸上的油彩得不少时间才能洗干净。”

  常山赵子龙的京剧造型

  做一条国风变装视频,前后至少需要三周时间。

  第一周先提前策划好,剧情遵循着短视频的规则,开头、中间、结尾的结构都有设计,剧情上先制造冲突,然后有小反转,再有大反转的变装逆袭。“剧情风格都是在前期策划的时候确定下来的,我们会花大约半个月的时间进行讨论策划。”

  脚本确定了以后,留出一周的时间给团队去筹备拍摄的内容,需要去找场地、买服装、准备道具等多方面的工作。第二周拍摄,一般来说拍一到两天,有时候一个晚上剧情拍不完,第二天晚上去拍特效。第三周做后期。特效视频的主要瓶颈是后期制作。

  特效部分不仅需要一帧一帧地处理,很多地方还要精确到像素。“这方面我有强迫症,习惯抠得特别细,很多细节即使放大了,也不能让人看出有穿帮的地方。在关键的地方,实际上每一帧都要来回处理好多次。一秒钟25帧,不是从头到尾都这么做,我主要做的就是变装的瞬间,持续时间可能有4秒,大概有100多帧。”

  但是在30秒的一条剧情里边,还有一部分是不变装的,这也需要用特效来处理。“比如说我们拍孙大圣那一条视频,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先拍了小孩的戏,拍完让孩子先走。这时候现场没有小孩了,但是有的镜头需要让他出现,我就需要用特效再把他做到画面里。再比如说我们拍的锦衣卫那条视频,当时找了8个群演站在我身后,但是可能由于站位的问题,看起来气势不够,所以我又拍了几个绿幕,让同事穿着锦衣卫的服装拍,后期把走路的画面加上更多的人。这些地方不是变装,也需要用特效去做,有时候也挺费时间的。”

  拍摄齐天大圣的视频

  从技术层面来说,他的作品需要非常长的周期来打磨细节,所以不太可能更新更快。

  为了加快更新频率,项目都穿插着进行,这一周策划下一周的作品,同时做上一周拍的作品后期。

  拍摄的锦衣卫视频

  “最大的敌人就是时间”

  为了专心拍摄和制作,朱铁雄成了昼伏夜出的“夜猫子”,白天休息,夜里工作,拍摄也是在夜里,“之所以这样,主要是我习惯用一大段完整的时间来做一件事情,不太喜欢用碎片化的时间。如果白天工作,早上起来先洗漱吃饭,再消化一下,才能接着工作,中间可能还有人不断路过,有人过来问我,有时还要出去一下,时间就很碎,不好集中精力。所以我就习惯夜里干活,我觉得晚上大家都睡了,我一个人连续做10到12个小时,非常有效率,所以养成了这样一个习惯。”

  为了保持充足的精神,朱铁雄不强撑着工作,夜里困了就睡,饿了就吃点东西,永远是自然醒。

  专职做短视频,压力比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大很多。“我总是觉得时间不够,时间过得太快了,最大的敌人就是时间。我觉得更新频率是最头疼的,每次更新感觉好像都很慢,但我实际上一直都没休息,从头到尾一直都在忙。”朱铁雄说。

  好在作品的数据不错,他已经佛系了,不强求要有多快,以精品为主。对于他这种作品,网友们也能看出来制作时间是不会少的。“但也得尽量快一点。我期望是一周更新一条,我这种类型的账号,如果视频作品好,流量好,才能被平台推荐给更多的人看。如果我一周推出两三条,作品的质量肯定是会有影响,除非我的团队已经非常大了。”朱铁雄说。

  但是,最近朱铁雄有点被卡住了,有一条视频做了一周多,还没做完,“如果能维持一周一条的频率,我也就无所谓了。”

  现在的工作和兴趣完美结合在一起,所以朱铁雄充满热情,“我觉得专注做这样一件事情,也是非常幸福的,我很开心,这种状态跟之前上班工作不太一样。”

  他的目标是把新账号做得更好,希望能够在剧情和变装特效上做一些提升,在风格上能够有一些创新,“我一直在琢磨这方面的问题。”

  紫牛新闻记者|宋世锋

  编辑|张冰晶

  剪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国风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