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大热综艺,成为了中年女演员翻红的内卷现场?

大热综艺,成为了中年女演员翻红的内卷现场?
2021年04月08日 21:52 新浪网 作者 围剿白日梦

  

  

  因为创4助阵学姐的缘故,今天热搜榜上都是一对儿一对儿的。什么赞多公主抱毛晓彤(断句成赞多公主也不是不行)、米卡壁咚鞠婧祎、刘宇孟美岐对视、龚俊利路修上班状态对比……成双结对到仿佛来到了拉郎现场,

  

  就连没能贡献出双人热搜的郑乃馨和林墨,都有#李振宁 郑乃馨#的恋情瓜作为辅助。

  总之一句话,创4虽然才到三公,但讨论度和话题度已经到了全民皆知的程度。

  

  和这样的热圈相比,隔壁《浪姐2》明天都到总决赛了,热度却不如预期。

  是的,你没有看错,虽然浪姐2的讨论量不如第一季,这季姐姐们的舞台也中规中矩,网友们早就以为它结束了,但其实人家明天才走到成团夜。

  从营销角度考虑,浪姐2也不是没冲过热搜。类似#姐姐2总决赛造型#这样的话题也安排上了,参赛的姐姐们在造型上也挺上心的,什么深海小美人鱼阿、红黑配的童话公主阿、温婉甜美的亮片抹胸裙阿都安排了,但就是达不到浪姐1时期全民讨论的盛况。

  

  参赛姐姐们的初心为何,阿杠没法揣测,但总有一些人是因为出圈热度,寻利而来。今天王鸥在采访时就坦言说,原来她很少上综艺是为了保持演员身份的神秘感,更好地为角色服务,可现在因为市场大环境,演员没办法边缘化自己。

  不出来曝光=没有戏拍=永远处于被挑选、被选择的被动境遇。

  

  像王鸥这样适应市场、适应环境变换的举措,是当下很多演员不得不进行的改变。尤其对于30+、40+的女演员来说,她们本来就没有太多的选择空间和余地,如果名气和曝光度再跟不上,很快就得屈从于现实,从演女主到演姐姐再到演妈妈。

  王鸥在节目里就分享过她的亲身体验,说之前和前辈男演员合作时,被对方打趣说“没关系你放心,再过十年你能演我妈。”

  

  中年女演员坎坷的生存现状,白日梦和大家聊过很多次,因为篇幅限制在这里就不一一展开了。亚洲文化对于白幼瘦女主的定型偏爱、整个市场对于女演员的淘汰型选择、针对女性在家庭与事业上的权衡提问……在这样的环境下,就算女演员本人一开始并没有这种忧虑,也会被整体大环境逼迫着陷入焦虑。

  所以这几年观众和女演员呼吁给中年演员机会,希望能有适合她们的剧本出现,不仅是因为她们业务能力过硬,而是市场本就该给同样优秀的她们平等。

  

  可希望总归是美好的,在等待它实现的时候,女演员们也没法坐在家里干等着。于是为了能让自己有竞争力,演员们就不得不开始跑综艺,多多的出现在观众面前刷存在感。这也是王鸥一开始提到的,现阶段必须要去平衡的事情。

  一开始,演员浸入综艺肯定是有不适应性的。比如王鸥初次尝试观察类综艺《我家那闺女》时,看得出来她很想贴近观众,把自己最有意思的一面展现出来,但她一旦走进镜头,就开始焦虑。

  “观众会不会觉得我很无聊……”

  “节目组会不会嫌我没素材?”

  “如果我是观众,我可能不会想看一个女演员在电视里无聊吧……”

  

  她非常想展示些什么,想透过镜头传递些个人信息,却显得更加没头绪。

  在最重视“舒服”“展现自己”的生活观察类真人秀里,王鸥却始终状态紧绷如临大敌,以至于她后期就算主动抛梗,也显得吃力不讨好。

  

  王鸥这种对综艺的试水涉猎,慢慢的从《我家那闺女》的不适过渡到了《浪姐2》里的游刃有余。

  浪姐2里,无论是初登场的动作、妆容设计还是极高的高情商社交行为,王鸥整个人显然已经适应了综艺节奏。

  

  演员触电综艺的经验有了,通过综艺曝光”曲线救事业“的态度明明白白,王鸥通过《明星大侦探》累计的路人缘也不错……这种种条件加在一起,她本该是掌握了财富密码的赢家,但从浪姐2播出后的口碑舆论来看,情况并不乐观。

  刚登场时,因为第二季新增的互投算分环节,刘烨建议说每一个姐姐都29票的话就不会产生差距了。这个端水建议,获得了在场很多姐姐的支持。可也在这样刻意的粉饰太平下,王鸥成为了除“大姐大”那英外,弃票率最高的人。

  

  对于耍帅赢得满场欢呼,舞台已经非常有突破和创意的张馨予,王鸥没投票,因为“你创意真的很好,但我不知道你跳的是什么。”→

  

  在阿兰呈现了节目上唯一一个民族风舞台后,王鸥没投票,因为“我觉得你的表演有一点平。”→

  

  甜歌女神杨钰莹唱了首很稳的代表作,王鸥没投票,因为“杨钰莹是我儿时的偶像,这首歌唱出来的感觉跟十几年前相差不大,我想看到一个更不一样的杨钰莹。”→

  

  这样的“敢说话”和投票时的格格不入,让王鸥在节目刚开播时就受到了严重的两极口碑分化。

  喜欢她的人,觉得她对每次弃票都做了解释,有自己的一套评判标准,有理有据。比起那些人云亦云随波逐流的人,她才是真性情,夸她是“打破道德绑架第一人”。不喜欢她的人,却觉得她不圆滑不附和,自带不好惹的气场。明明大家都是第一次见面,怎么就你事儿那么多,是来参赛的还是来当评委的?

  这样的负面舆论,也在她初舞台挑战一首粤语歌却发音不标准时达到了讨论巅峰。“自己唱成啥样,怎么有脸点评别人?”的diss发言多了去了,而且在投票中29位姐姐都为她投了票,包括王鸥没给票的姐姐。这样一对比,王鸥的口碑不崩都难。

  

  

  在浪姐2的后期,其实王鸥贡献了蛮多的高光时刻,比如在问到“能不能接受自己被喊姐?”这个问题时,她说刚开始被叫欧姐会疑惑年龄到了,后来意识到“姐姐”一词不单指年龄转变而是心态成熟后的表现,于是自己也开始坦然接受“姐姐”这个称谓。希望能以自身的阅历,给年轻小妹妹一些榜样。

  说实话,如果这段采访在最开始放出来,可能对王鸥还有点正面引导。但在经历过初舞台口碑全崩、自己实力不行还爱评价别人、浪姐2热度远不如预期的连环打击下,就算王鸥后期足够努力试图扳回一城,到底也是来不及了。

  

  王鸥今天谈论的女演员现状,也被网友说是“话都让你一个人说了”、“想赚钱又不想承认”→

  

  凭良心讲,38岁的王鸥因为性格原因估计也不想跑综艺刷脸熟,但内娱的生存环境和她个人的履历却让她不得不做出事业上的让步。

  王鸥非科班出身,是从模特跨界到演员的。从各个小角色到《琅琊榜》、《伪装者》这两部足以改变人生的好剧,她足足打磨了10年。本来凭借和江左梅郎斗智斗勇、游走在阴谋与阳谋之间的秦般若,心狠手辣却又对明楼一片痴心的蛇蝎美人汪曼春这两个角色有机会飞升,却在这个当口爆出了夜光剧本事件。

  

  阿杠不是为王鸥洗白哈,不管夜光剧本这件事当年真相为何,刘恺威到底出没出轨,对于王鸥来说最终造成的实际影响,就是她的事业停滞不前。

  就算在2016年凭借《明星大侦探》拉回了无数路人好感,但在事业方面却一直再也没能拿出像秦般若、汪曼春那样的经典角色。

  

  艺人和其团队会不知道在综艺里立“反派”招人烦吗?会不知道上综艺一举一动都会被放大研究吗?会没有进行风险评估给钱就上吗?不会的啊。对于他们来说,要想要在事业上再拼出一个高度,不平衡一下曝光度是不行的。

  在团队和艺人本人可控的情况下,做出最有利最有效的破圈和尝试,才是有价值的。至于最终效果能否如团队所想,那就得全靠舆论把控和菩萨保佑了。

  处于王鸥现在这样“想曝光想寻求机会”的艺人还有很多。就拿浪姐2这次的参赛名单来说,靠茶艺哭技拽着容祖儿制霸热搜的陈小纭,代表作是2018年播出的《如懿传》以及分手了好几年的前男友于小彤→

  

  快女出身,有实力却一直没能翻红的江映蓉→

  

  放开眼界到内娱,还有作品虽然说不上来,但人熟悉的阚清子;上婚恋节目,顺便公开自己孩子的王子文;《吐槽大会》上出现的各色男男女女……

  这些存活在综艺里的艺人,有歌手也有演员,但普遍是“虽然有点代表作,但已经是好几年前”的尴尬型艺人。

  

  原来演员们上综艺,会被说成“捞快钱”“没品位”,现在演员们常驻综艺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这是市场环境的大变化,也是艺人为了适应市场做出的改变。

  从数量方面讲,内娱各式各样的综艺为演员们提供了生存空间,也在一定程度上给了演员们试错的余地。一档节目的调性不适合自己,那就换一个,机会还有很多。

  从质量方面讲,无论综艺的好坏都会改变观众对艺人的印象。上完一档节目,被扣上类似“不太聪明”的帽子后也势必会影响到后续的角色和演员发挥。这种综艺影响力会绵延很久,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邓超。

  艺人生涯该如何抉择,是否要根据市场环境做出改变,这是艺人和其团队要把控的事。那么相应的,后续的结果和影响也得自己承担。上综艺就像买基金,是赚还是赔都得自己担。

  如果上了综艺惹了一地鸡毛,最后却喊着是市场和环境逼得你迈出舒适区,这种“受害者”口气,环境容不下,观众更容不下。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