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李诚儒式父爱如山:压抑的亲子关系,微妙的父子亲情

李诚儒式父爱如山:压抑的亲子关系,微妙的父子亲情
2021年06月22日 22:06 新浪网 作者 围剿白日梦

  今年的父亲节刚过没多久,斯文网上冲浪的时候就刷到一个十分应景的热搜,关键词是#李诚儒中国式父亲#。

  好家伙我这点进去一看,李诚儒老师这发言这架势,分分钟让斯文想起了我家里那位严格的老父亲。

  起因是在最近一档刚播出的亲子教育类综艺里,李诚儒听到一位小朋友有洁癖,就自己碎碎念了一句:这么点小孩就有洁癖吗?

  旁边的梅婷听到了就附和他,说“我儿子从小也特别爱干净”,李诚儒:是男孩啊?告诉他别这么多事儿。

  节目组还给李诚儒配了“钢铁老爸”的花字,与他对应的是梅婷式的“温柔妈妈”,她认为“不能直接跟孩子这么说”。

  看到小朋友不愿意进入成长营,李诚儒也会碎碎念吐槽他,“到社会上谁哄谁啊,不惯着嘛”。

  看到小朋友和妈妈分别时,孩子妈对小朋友依依不舍,李诚儒:哎,她这不是招他嘛?

  可以说是非常典型的钢铁般的老父亲了,不知道大家的家庭氛围都是什么样,反正李诚儒和梅婷所代表的这种“严父慈母”型组合,在斯文家还蛮常见的。

  尤其是李诚儒所对应的“中国式传统父亲”,我在编辑部问了一圈,不少姐妹都表示,她们的老爸几乎也是同款态度。

  这样的父亲,最重要的关键词就是“严厉”,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对自己的小孩不假辞色。他们很少说什么温柔鼓励的话,要么很少主动和孩子沟通,默默传达沉默的父爱。要么就以泼冷水和打击的方式沟通,时刻提醒孩子切勿得意忘形。

  温柔鼓励or严厉打击式教育,到底哪一种对孩子的成长更有帮助,本来就是一直被大家热议的话题。这次李诚儒带着#中国式父亲#一上热搜,评论区也有不少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有人觉得没毛病,小孩子只是爱干净而已,不到洁癖的程度,从小纠正过来是好事。

  有人觉得李诚儒这种简单粗暴的总结确实蛮“中国式父亲”的,有身边很熟悉的爸爸那味了。

  也有人单纯不喜欢李诚儒,觉得他不尊重别人,之前在竞演类节目点评的时候就自视甚高指点江山,现在发现他就连对小朋友也并不尊重。

  还有人cue李诚儒的父亲身份,说他自己就没有成为一个好父亲,更没有资格指点别人怎么教孩子。

  确实,李诚儒这几年接了不少综艺,热度上来以后就有人扒出他的儿子李大海,在吴卓羲被曝光靠拾荒养活自己前,一度被称为娱乐圈“最惨星二代”之一。

  毕竟他的父亲李诚儒早已功成名就,住着传闻中价值上亿的四合院,而李大海却和母亲多年蜗居在只有18平的小房子里,对比十分惨烈。

  但斯文还是觉得,李诚儒到底是不是一位好父亲,这事儿只有李大海本人说了算。咱只能通过已有的新闻和节目内容判断,李诚儒对李大海的教育方式,确实像他最近在综艺上表现出的那样,更倾向于严厉打击,且不假辞色。

  李大海是李诚儒和发妻生的儿子,夫妻俩在李大海6岁那年因为性格不合而离异,之后李大海就一直跟着母亲生活,而李诚儒则忙于事业,长期缺席李大海的成长。

  李大海曾在参加节目时说过,他在28岁之前,跟李诚儒单独见面的天数,这么多年加起来都不超过100天,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父亲之于他就意味着“失落”。

  斯文冲浪的时候还刷到不少网友指责李诚儒“生而不养”,一来是因为李诚儒作为父亲,并没有陪伴和照顾李大海长大。二来就是因为李大海曾经向李诚儒借钱,却遭到对方几乎不近人情的拒绝。

  当年李大海想给母亲换大一点的房子,努力赚钱却总是差一点,他担心贷款利息过高,就向李诚儒提出借钱,甚至说“可以打欠条”,但李诚儒的态度是:这件事不是你现在应该做的,你没有这个能力,就不要做这样的事。

  李诚儒对李大海的教育,起码在观众能看到的部分,不仅没什么物质上的支持,精神上也进行了诸多打压。儿子有音乐梦,别人家的爸爸通常都会尽力支持吧,而李诚儒明明不缺人脉资源金钱,却从来不肯给予李大海一点帮助,反而多次公开贬低他。

  关于李大海的音乐梦,李诚儒坦诚自己“从来没正耳朵听过”。“说句实在话,一直没有给予过肯定”,他认为孩子们纯属无病呻吟,根本没有让他看到任何成绩,“说一千道一万,你现在狗屁不是”。

  李大海参加过第一季《我不是明星》,这档节目的主旨就是体现星二代们摆脱父母的明星光环,实现自己的个人梦想。李大海最终靠自己的努力获得了季军,但他来参加节目并没有告诉李诚儒,还是节目组连夜赶到北京,给李诚儒录制了一段视频。

  视频中李诚儒不仅批评儿子“狗屁不是,男子汉的东西你没有”,还当场喊话李大海,“儿子,我压根就反对你唱这些东西,要是连这几个人你都战胜不了,那你就别唱了,这条路走不通”,言辞之冷漠严厉,直接导致台上台下一片沉默。

  但你要说李诚儒完全不支持儿子的事业吧,好像也不是,用节目组的说法来讲,就是李诚儒其实“另有安排”。他对李大海的要求是,如果这次总决赛能拿到第一名,哪怕只是前三名,“我或许能够出面,帮他找一个好的老师指点”。

  不过当节目组问他觉得李大海唱得怎么样时,李诚儒嘴上依旧不饶人。哪怕承认儿子有副好嗓子,音色也不难听,但还是会强调他唱得不得法,缺乏高人指教。

  李大海本人看完这个视频的反应也很有意思,他表示,不管这个节目他能不能走下去,他和李诚儒之间的挑战,都才刚刚开始。

  如果要具体到李诚儒和李大海之前的父子情,那其实还是蛮微妙的。因为各种古早娱乐新闻里都能找到李诚儒似乎“不够在意”李大海这个儿子的证据,比如我们前面提到过的,李诚儒不借钱给李大海,还打击儿子的音乐梦。

  我们也能从各种节目的边边角角,拼凑出这对父子之间,关系并没有那么亲密的可能性。比如李大海来上“星二代”相关节目都不告诉李诚儒,比如主持人试探着问李大海有没有想过爸爸会来,李大海:那要不我先告辞一下。

  李大海说过,他从小到大很多事情是不习惯跟爸爸商量的。他也曾经想过很多次,李诚儒说话总在责怪他,是不是因为他做事不爱跟父亲商量,但后来李大海发现,甭管他商量与否,最终等来的结果都是责怪的话。

  但另一方面,我们也能从很多细节里看到,李诚儒对李大海这个儿子,并非外界揣测的那样全然不在乎。他一直坚持父母离婚是父母的事,不该影响到孩子,不论父母感情如何,李大海永远是他李诚儒的儿子。“血浓于水,他是有爸爸的孩子”。

  李大海上学的时候,曾经碰到过欺负他的老师,李诚儒会因为儿子被欺负找到学校去,跟老师讨要一个说法。虽然李大海当场表示,因为李诚儒的暴脾气,后来这位老师对他的态度更加不好了…

  而且李诚儒虽然不赞成李大海做音乐,但说到底李大海也是被李诚儒带入影视圈的。从结果来看,李诚儒虽然对外没有讲过李大海半句好话,但确实给他的儿子带来了不少机会和便利。

  只不过这些机会可能并不是李大海真正想要的,这也是我们现实生活中的亲子关系经常会遇到的问题。思想传统的父亲对孩子有自己的预期,总觉得他们是为了孩子好,希望子女能走自己安排好的路。

  但孩子长大了总会有自己的想法,如果和父母的预期不一样,往往就会产生矛盾。父母开明一些倒还好,问题总能够通过沟通来解决。万一碰上李诚儒这种性格强势的家长,亲子矛盾就会越来越大。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大多数父母都会望子成龙,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成功”。但成功的判断标准又是什么呢?家长和孩子心里各有一杆秤,大家对此标准不同,时间长了也会产生矛盾。

  就像李诚儒认为李大海一事无成,是因为在他的认知里,李大海“打台球没打出世界冠军,演戏也没有自己的代表作品,唱歌也没有代表作”。孩子没本事就不值得他对外夸奖,“除了看上去人模狗样的,而现在这模样也还是父母给的”。

  而李大海自己却觉得,他只要按照心里的想法,坚持做对的事就行了,他问心无愧,别人自然也管不到他头上来。长此以往,他做决定之前就更加不会和李诚儒商量了。

  说白了,李大海喜欢唱歌,最大的梦想是开一场个人演唱会,他为成为一名优秀的音乐人而努力,在这个过程中体验到了快乐和自己的价值,他觉得这就够了。

  但严父李诚儒就会想,你唱歌唱了这么多年,没有代表作也没有走红,那你还坚持它干什么呢?不如来继承我的衣钵,跟我一起演戏得了。

  搁到生活中也是十分常见的矛盾,只是可能表现出来的形式不一样。比如斯文熬夜肝稿子的时候,我爸就会时不时长吁短叹,暗示我这女儿当得不够孝顺。他希望我留在老家朝九晚五,工作安稳闲适还有时间陪伴长辈,而我则为了自己的梦想,选择北漂闯荡。

  反过来也一样,斯文身边还有一些小姐妹,人生终极梦想就是躺平当咸鱼,巴不得工作到40岁就提前退休开始养老生活,同样也会被自家父母念叨“年纪轻轻不努力”、“没出息”、“不上进”之类的话。

  父母们希望孩子们过得好当然没有错,孩子们选择忠于自己内心的想法更没毛病,这其中很难去讲有什么对错之分,只能说是两代人的处世理念、教育方式、人际边界都有所不同。

  我们已经来不及去改变自己父母的想法和行为,唯一能做的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我们自己不喜欢李诚儒这种中国式传统严父的教育方式,那我们就不要让自己成为这种父母。

  一定要告诉自己,永远不要对亲近的人恶语相向,更不要贬低对方的人格,打击人家的梦想,哪怕是以爱之名,尤其不要以爱之名。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