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从日喀则到上海,藏区父亲跨越半个中国携子求医,随身行囊好心酸

从日喀则到上海,藏区父亲跨越半个中国携子求医,随身行囊好心酸
2020年07月06日 16:33 新浪网 作者 乙图yi_photos

  从日喀则到上海,藏区父亲跨越半个中国携子求医,随身行囊好心酸

  7月6日上午9时许,伴随着生日歌的旋律,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病房里传出一阵欢声笑语,几名医护人员正在给来自西藏的肾病男孩小扎西过生日。小扎西的妈妈不在了,加上他和父亲都不会汉语,求医路上困难重重,因此医生和护士们对他们格外照顾。当天是扎西顿玉8岁生日,医院社工特意买来蛋糕、牛奶、水果和玩具,来上海之后从没笑过的小扎西,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图为7月6日上午,病房里的扎西顿玉在许愿。

  从日喀则到上海,藏区父亲跨越半个中国携子求医,随身行囊好心酸

  在西藏志愿者的翻译下,得知扎西顿玉于2012年7月6日出生在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江孜县,是当地村民吉律和妻子多吉仓决的第三个孩子,吉律一家为小生命的到来欣喜不已。扎西顿玉在藏语里寓意着“吉祥如意,心想事成”。吉律希望这个孩子能像他的名字一样,平平安安地长大。图为医护社工帮助扎西顿玉过生日。

  从日喀则到上海,藏区父亲跨越半个中国携子求医,随身行囊好心酸

  吉律的家庭是一个普通的牧区家庭,靠着牦牛和青稞田维持生活。由于藏区地广人稀,进县城要坐4个小时客车。小扎西从小就学会了帮爸妈干活,在大家眼里,他是个懂事的孩子,而爸妈的爱是他记忆里唯一一抹阳光。图为吉律和儿子。

  从日喀则到上海,藏区父亲跨越半个中国携子求医,随身行囊好心酸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小扎西生活将很幸福,可偏偏意外发生了。2018年,正准备上一年级的小扎西因为腹部不适、长期恶心和呕吐,吉律和妻子急忙把他送往江孜县医院住院治疗,在江孜的医院被检查出患“肝包虫病”,这是一种在牧区十分常见的寄生虫病,主要受累器官为肝脏,但没想到入院后检查却意外发现,小扎西的双肾已经出现积水。图为医护人员给扎西顿玉检查伤口。

  从日喀则到上海,藏区父亲跨越半个中国携子求医,随身行囊好心酸

  由于当地医院医疗水平有限,只能将小扎西的右肾切除,术后不久出院,小扎西的生活恢复了正常。可是平静的日子仅仅维持了半年,2019年,吉律的妻子多吉患不知名的重病,在当地医院治疗无果,于2019年2月份离开了人世。而就在多吉患病的同时,小扎西发现自己的腰间长起来一个大包,随之身体也日渐消瘦。图为病房里的父子俩。

  从日喀则到上海,藏区父亲跨越半个中国携子求医,随身行囊好心酸

  当时,看着终日为照顾母亲而心力交瘁的父亲,小扎西隐瞒了身上长包的事情。可是渐渐地腰间的包越来越大,终究还是没能瞒住。在妻子葬礼期间,小扎西正在厨房帮忙做家务,吉律无意中看到了他腰间的大包,吉律急忙带着小扎西前往县医院。路上吉律生气地问小扎西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当他得知孩子怕他担心时,眼睛顿时湿润了。图为流泪的小扎西。

  从日喀则到上海,藏区父亲跨越半个中国携子求医,随身行囊好心酸

  接下来几个月里,父子俩从江孜到日喀则,再到拉萨,但没有一家医院能够治疗小扎西的病。于是不懂汉语的吉律,毅然决定带着小扎西前往大城市求医,而他们离藏的行囊,只有一个旧的手提包,几件衣服,一个水瓶和两只碗。第一次远离故乡,吉律的心里却没有一丝忐忑。图为父子俩的行囊。

  从日喀则到上海,藏区父亲跨越半个中国携子求医,随身行囊好心酸

  吉律说,因为担心孩子,他连不安是什么感觉都忘记了,语言不通也无法阻挡他拯救小扎西的心。2019年6月11日,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吉律和小扎西跨越了大半个中国,从西藏来到了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进行治疗,到医院检查时,发现仅剩的左肾也已经严重积水。小扎西一年时间先后接受了三次手术,又于2020年6月17日进行了第四次手术,目前正处于术后恢复阶段。图为吉律在照顾儿子。

  从日喀则到上海,藏区父亲跨越半个中国携子求医,随身行囊好心酸

  由于吉律常年带着小扎西在外求医,他的大女儿德吉史宗和二儿子赤列多吉在家没有人照顾,两个孩子都在离家很远的寄宿制学校上学,假期就暂住在邻居家。吉律身在上海,一直牵挂着德吉和赤列,几乎每天都要打电话回家里询问两个孩子的情况,而每次通电话时德吉和赤列都会告诉吉律,自己很好,让吉律不要担心,还安慰吉律说,弟弟一定会好起来的。图为病床上的小扎西。

  从日喀则到上海,藏区父亲跨越半个中国携子求医,随身行囊好心酸

  妻子离世,又经历了儿子重病的打击,吉律几个月时间头发白了一片,整个人看起来苍老了很多。虽然现在手术后的小扎西身体状况尚可,但是后面是否需要做手术还不能盖棺定论,加上定期检查费用和药物治疗,吉律还面临着数万元的费用缺口。可两年来家里的一系列变故,让他早已是一贫如洗,还欠下了3万多元的外债,小扎西的未来该怎么办?图为吉律为儿子治疗费发愁。(图文/三巧)原创作品,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