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脱口秀大会前五强,“天才少女”李雪琴:宇宙的尽头完全可以是铁岭

脱口秀大会前五强,“天才少女”李雪琴:宇宙的尽头完全可以是铁岭
2020年09月23日 21:50 新浪网 作者 时代财经

  作者:时代财经 于小娟

  9月23日晚,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总决赛的舞台上,李雪琴以最终125票的成绩获得了2020年度脱口秀排行榜的第五名。

李雪琴。图片来源:《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总决赛截图

  作为一位第一次讲脱口秀的新人,李雪琴无疑是一匹黑马。

  此次总决赛的主题为“是终点也是起点”,李雪琴在讲述的过程中通过引用麦哲伦和家人的例子以及适当的call back,成功获得了所有领笑员的拍灯以及现场观众的哈哈大笑。

   “李雪琴我觉得是太另类了,就一直是这么一个懒散的一个状态,从头到尾,我觉得这是需要内心非常强大的,真的是一个高手。”评委之一沈腾这样评价道。

  “另类”“独特”的评价已经不是第一次落到李雪琴的头上,至少在所有评委和选手眼里,这个一上台就“垮着个脸”,用丧丧的语气说着“大家好,我是李雪琴”的95后女孩无疑是一个“高手”,也是李诞口中的“天才少女”。

  一个“反精英主义”的网红

  如果说很多人对李诞的印象是“丧”和“懒”,那李雪琴可能更像是“丧中带怂”。

  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的录制中,李雪琴的每场表演似乎都像是“被迫的”,就连观众都不禁为她担心“是不是真的会被淘汰”,但几乎每一次,她都完成了“绝地反杀”。

  作为一个脱口秀演员,李雪琴是一个新人,也无疑是一匹黑马。但脱下这层外衣,李雪琴是一个职业的抖音短视频创作者,或者说“网红”。

  出生于1995年的李雪琴是沈阳铁岭人,在东北这片土地上诞生了许多有名的喜剧人,从赵本山、范伟到小沈阳……幽默搞笑的基因似乎就刻在东北人的骨子里。

  2018年9月的一天,从纽约大学休学回国的李雪琴在路过清华大学时看到有游客在校门口拍照,当时回国和朋友做节目的她突然来了兴致,也模仿着游客的样子拍了那条让她后来一举成名的短视频:

  “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多白。”

  随后,吴亦凡也同样通过一条15秒的短视频,用着和李雪琴同样的语调做出了回应,一时间#李雪琴是谁#的词条冲上了热搜。而这条喊话吴亦凡的视频目前已经累计了104万的点赞和2.9万条评论。

李雪琴和吴亦凡

  这不是李雪琴的第一条短视频,在此之前她还发过两条教大家念奢侈品名字以及介绍母校北京大学的视频。画面中的李雪琴脸上没有太多表情,语言也十分直白寡淡,显得非常“没有灵魂”,而这种属于李雪琴自己的风格也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截至发稿,李雪琴在抖音和微博的粉丝分别达到了603万和218万。

  “关于我走红的原因,其实就是吴亦凡抬我一手,这不是很明显吗?”李雪琴很坦然。

  起初人们对李雪琴不太了解,当他们知道她是北大毕业的高材生时,无一例外是错愕的,随之而来的是不解与谩骂:“北大毕业的去当网红,你是在浪费教育资源。”

  面对诸如此类的质疑,李雪琴已经习惯了。在她眼里,“北大”从来都不应是束缚自己的一个标签。

  早期她与朋友们一起做的视频节目,主题是聊当代年轻人在社会中遇到的问题,但总是将话题上升到价值观的制作方式使李雪琴感到不适,“你才活多大岁数啊,凭啥教别人怎么活?”

  “精英式”的表达与价值观的输出是李雪琴讨厌的,在她眼里许多同她一样清北毕业的学生都“被所谓的精英主义困住了”。

  而那些看似毫无营养价值的短视频在李雪琴看来则十分有趣。她在时尚先生拍摄的纪录片中将其形容为“空洞的幽默”,“我觉得人类文明发展到现在,总有一些没有任何意义但大家就是想追寻的东西,它也不反讽,它也不黑色,它也没有传递价值观,但你就是觉得好好笑啊。我很喜欢这种东西。”

  “丧”的性格底色

  有了名气、受到资本关注、接受投资,这基本是每一个短视频网红成功的标准流程,李雪琴也不例外。

  2019年,火了的李雪琴接到了一份百万级的投资,开始自己创业。时代财经查询天眼查发现,其创业公司“北京十斤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4月11日,是一家文化艺术交流服务提供商,组织文化艺术交流。其经营范围颇广,涉及广告、电影摄制、市场营销策划、演员经纪人服务、动漫设计等等。

  然而,在北京创业的经历是痛苦的。为了保证发得出员工工资,交得起高额的房租,李雪琴不能拒绝数量众多的广告和合作,每天都要忙到后半夜。而她真正想做的访谈节目“东北版《编辑部的故事》”却始终没能成功。

  不停弹出的手机信息和繁多的工作几乎将李雪琴的精神磨得粉碎,为此她曾怒砸过手机以及试图割腕自杀。一边是工作的压力,另一边是爸妈闹离婚的拉扯,李雪琴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事实上在大学期间李雪琴就经常因抑郁症去医院治疗。大概正是因此,李雪琴才能与生活中的不幸共情,“知道了人为什么痛苦,才会知道痛苦的人怎样才能开心。”

  李雪琴经历的痛苦形成了她"丧丧"的性格底色,将这种"丧"的气质融合到生活的细节并通过短视频和脱口秀的形式展现给观众,虽然荒诞但又极为搞笑,就像大张伟评价李雪琴的:“她有真正的喜剧特别厉害的人的样子,好多人一站台上,只要观众熟悉了,他自个儿那个样,大家就已经乐了。”

  2020年3月,李雪琴离开了北京回到老家沈阳,和朋友建立了一个新的公司,签下了抖音网红老四和几个刚起步的网红,将工作室转型成了一家MCN公司。

  虽然目前广告收入仍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但李雪琴更舒坦了。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第9期的舞台上,谈到回到沈阳的选择,李雪琴说:“很多人都觉得只有在北京才能实现他们的梦想,今天我就冒昧地问一下,你们的梦想是举办奥运会吗?反正我的梦想铁岭就能实现,我就想要锅包肉、熏鸡架、铁锅炖大鹅。”

  在李雪琴心中,宇宙的尽头完全可以是铁岭。

图片来源:《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截图

  如果说李雪琴的“丧”是对现代社会焦虑与压力的消解,那人们对李雪琴追捧的背后或许也正是一种时代情绪的表达。

  李雪琴来到《脱口秀大会》,无疑为这档节目注入了一股清流。在《脱口秀大会》播出前,笑果文化经历了疫情巡演取消、卡姆吸毒、池子出走,接连遭受重创。然而在一片叫衰声中,节目还是开播了,第一期开场李诞就自嘲了一把:“我当时觉得,那(因为疫情巡演取消)就是笑果文化2020年最大的挫折了,显然我低估了2020,我也低估了这家公司。”

  李诞看到了李雪琴的喜剧天赋,这一点从第一期李诞选择复活李雪琴的行动中便可见一斑。而在面对李诞称赞其拥有喜剧天赋时,李雪琴又“怂”了。

图片来源:李雪琴微博截图

  李雪琴身上有笑果想要的喜剧因子,然而李诞能留住李雪琴吗?

  在今年上半年与GQ的一场座谈会上,李雪琴表示她并不认为自己能算得上是一名喜剧从业者。

  “我现在就是鄙视链的底端,因为我是一个抖音网红,这很正常,我很坦诚,我就是网红,我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真正意义上的作品,被鄙视很正常,这是我的职业。”李雪琴说道。

  而对于未来,北大广告专业毕业的李雪琴觉得未来最理想的职业是广告导演,“虽然我对我的专业颇有微词,但不影响我对这个专业和行业的热爱,我真的想做一个广告导演。”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