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离婚三年,突然同台撒糖了?

离婚三年,突然同台撒糖了?
2022年09月30日 09:27 新浪网 作者 伊姐看电影

     每天上午9:30,伊姐在这等你

  文 | 伊姐(周桂伊) 叶子姚

  思文回来了。

  在《脱口秀大会第五季》的舞台,她完成了与前夫程璐的“首战”,成功晋级。

  两年前,这对脱口秀界史密斯夫妇分道扬镳,官宣离婚。

  那一年的脱口秀大会,思文以退赛离场。那时候,她还找不到与前夫同台竞技的合适姿态,一心只想休息个一年半载。

  两年后,踩着“离婚梗”归来,于自己、对彼此,或是笑果文化,都是成全。毕竟离婚夫妇合体演出,对热度和流量都非常友好。

  两年前,刚离婚的思文在同事们面前不自在,能感受到气氛的诡异;

  两年后,她已经可以笑对王建国和程璐的“谐音梗”。

  去年的前六都没来,前七(妻)来了。

  希望我今年能得到前七(妻)。

  两年前的思文还是“脱口秀太后”,头顶第一季脱口秀大会季军的光环。

  两年后她的头衔变成了“脱口秀初代女王”。因为短短两年时间里,有了后来者杨笠、颜怡颜悦、鸟鸟等不同类型的女性脱口秀演员。

  时隔两年,再度登台,用思文的话说:“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我都佩服自己,太需要勇气了。”

  她谈离婚后的生活,自嘲这世上只有两种女人:好女人和离婚的女人。

  她讲生活里摆脱不掉的离异标签,做什么都会和离婚扯上关系,怎么活都会被解读为“凄惨”。

  曾经,她讲婚姻生活,夫妻如同睡在上下铺的兄弟;剖腹产相当于为兄弟两肋插刀;大家笑了,这就是生活。

  现在,她讲离婚后的生活,当俩人真成了兄弟,大家反而开始磕他们的CP。像无糖饮料,不含糖,就是甜。大家笑了,这就是生活之外的生活。

  “不管是贫穷富有,疾病健康,还是民政局,都不能把我们分得更开了。现在能把我们分开的,只有生死。”

  舞台上的思文笑着说这段“兄弟情”。

  “所以我为什么选择这一组呢。因为要死,也要死在他手里。”

  是撒糖吗?

  是把嚼碎的苦终于消化完了。

  坐等复合吗?

  算了吧,他们是在婚姻里“死”过,然后出逃的人啊。

  时间拉回得再久一点。

  大概十年前,在深圳的一场线下脱口秀演出,思文与程璐相识。当时程璐是主持人,思文是路过的观众。

  后来,程璐发现思文讲脱口秀的天赋,俩人成了笑点一致的恋人。

  他们有主职工作,思文在国企上班,下班后俩人开心地去俱乐部把自己的不开心讲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

  再后来,俩人结婚了,婚前办了一场“吐槽大会”,邀请伙伴们来尽情吐槽他们俩。这也正是后来《吐槽大会》的灵感来源。

  这场结婚吐槽成为他们事业的分水岭,在笑果文化邀约下,他们辞职,离开深圳,去了上海。

  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从籍籍无名到家喻户晓,脱口秀火了,他们成了。

  那些年,思文输出了很多关于“独立女性”的文本,也提供了一种清新的婚姻方式。

  她说女人要经济独立,要好好赚钱,存在感不是刷出来的,是挣出来的。

  一个女人就算再貌美如花,看久了,也是“如花”。

  她讲婆媳关系的问题根本在于双方都觉得自己是甲方;

  会谈自己和婆婆关系很好,因为自己舍得花钱。

  另一边,程璐也愿意做个捧哏,扮演好一个“软饭男”。

  比如笑谈他父母不会催生思文,因为她是家里的顶梁柱,生孩子会影响收入。

  他们有相同爱好、一致笑点,相互独立、彼此理解,不被生育和婆媳关系羁绊,像极了恐婚的反面模范。

  如果这是这段婚姻故事的A面,那么它的B面呢?

  思文成为脱口秀女王的路并不顺遂。一开始笑果只想签程璐,她自嘲是“买一赠一”。

  专职做脱口秀,压力很大,“舞台很残酷,真刀真枪,谁也没办法掩饰自己的好笑”。

  一段时间里,她每天都沉浸在被辞退的恐慌中,觉得自己完蛋了。

  那时候她再听闻前同事们上班无压力的生活,也曾问自己为什么要放弃这么美好的生活。

  关于婚姻,思文是自作主张,结婚、离婚,都没和父母商量。结婚时,婚礼上父母第一次见到程璐。

  思文说,她习惯自己做决定,不需要听他们的意见,因为他们自己的生活也不怎么样。

  她曾在脱口秀和采访节目里说过自己的原生家庭。

  姥姥离婚2次,母亲离婚5次,小姨也离过婚,全家几乎没有没离过婚的。

  所以她也没期待过第一段婚姻能过一辈子。

  被贴上“独立女性”标签的思文,有意识地活成母亲的反面,想要对人生多一些把握。

  她眼里的母亲太喜欢表达脆弱,那她就不允许自己表露脆弱。

  退赛那一季脱口秀后台,思文流泪的画面被剪进素材。她直接去公司发飙:不要把我哭的画面放到电视上去。

  思文与程璐的婚姻很AA,不单是经济上的各自独立,档期也不需向对方报备。

  为了写稿不受干扰,他们生活里虽然不是上下铺的兄弟,但实际上也是分房睡。

  只是,婚姻的本质不仅指向自由,也呼唤妥协与羁绊。

  再独立的灵魂,也渴求亲密关系联结更深的生命体验,特别是如果这个灵魂还恰好有趣。

  什么是深度联结?是不加理由的关心、心疼、保护欲。

  思文的人生经历和天赋,其实决定了她内在有非常敏感内耗的一面,她对“关心”的渴求,从某个角度来说,有可能高于常人。

(思文:脱口秀女演员的战场不是“赢”那么简单 新京报 2019-9-23)

  (脱口秀演员思文:女人有拯救自己的能力 中国新闻周刊 2020-9-26)

  但程璐的问题就是,他有不直男的一面,但又过于无性别,在不物化对方的时候,他也逐渐失去把对方当作异性的感知。

(这可能是全中国笑点最一致的夫妻 人物 2019-12-3)

  离婚前一两年,思文正经历人生的难。她病了,肾结石;父亲去世了,虽然父母在她半岁时就离了。

  她一个人在医院做手术,程璐闭关创作,术后他去医院看望,看思文状态不错,待了二十分钟就走了,还留下一个段子“每个肾结石患者身体里都住着一个愚公”。

  直到离婚后,两个人面对镜头谈起这段婚姻,程璐才意识到,那些不曾陪伴的日子,是很大的伤害。很多人生重大或痛苦的时刻,不要缺席。

  这两年,程璐当上了领导,成了“全上海最快乐的单身男人”。

  思文在老家买了房子,一个人住进月租金三万六的大house,推开阳台的窗,就能看见东方明珠。

  程璐一直在脱口秀的舞台,讲的段子大多围绕当领导的那些事以及离婚那件事。

  思文离开脱口秀后做了很多新的尝试,当博主,做直播,客串了电视剧,举办了爵士音乐会。

  现在经常分享美容健身穿搭等等女人变美那些事;以及不忘强调女人赚钱的重要性。

  昔日“全中国笑点最一致的夫妻”,其实早就在人生的某个拐点渐行渐远,与离婚与否无关。

  这一季脱口秀开场有一个插曲,第一轮淘汰赛思文并没有站起来挑战程璐。

  李诞笑言:“还是有感情啊。”那英反问:“有感情为什么还离婚?”

  李诞说:“正是因为有感情,所以才离婚。”

  是的,正是因为有感情,才不愿做婚姻里装睡的人,不愿将就地消耗彼此。

  2019年,离婚之前,思文在接受《人物》采访时说过一段话:

  “我想过,即便我俩不是夫妻,也会是彼此人生中第一重要的好朋友。对我们来说,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可以给予对方这样深刻的、准确的、底层的信任感。”

  离婚不是失败,只是一段关系的结束。

  走过那些得失,能不欺哄自己,不强求对方,已经算有始有终。

  最新一期节目里,思文讲:“离婚真的有那么开心吗?有。” 台下程璐跟着哈哈大笑。

  有些苦,就算不能一笑而过,笑着笑着也就过了。

  结婚时他们提供了一个现代婚姻的范本,离婚后他们依然贡献了一场足够体面的重逢。

  思文说,她不是美化离婚,而是她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就美化什么样的生活。

  最新一期,思文被淘汰了。离场感言,她说自己从来没在舞台上感谢过任何人。这一次,她第一个感谢程璐,感谢他带自己进入脱裤秀,给自己很多的帮助支持和爱。

  我前天写了一篇文章这次马伊琍还是站文章?》,回顾了从马伊琍文章到诸多明星的体面离婚案例,我觉得到了思文程璐,因为他们的职业性质,是必须洞悉他人,精准共情,然后松弛地表达出来,因此,他们几乎把现代人“体面离婚”,变成了一个完美的范本,把整个过程做了像素级别的呈现和解释。

  思文程璐这样的婚姻,在上一代人的认知和体感里,是完全没有必要离的,大家会找出很多理由——“都没有出轨何必呢”“谁没个缺点”“有了孩子就有牵绊了”,最致命的一句——“换一个人过,就一定更好吗?”

  但上一代很难理解的逻辑就是,这一代年轻人,已经不觉得,婚姻是一个必须品了,它是成全自己“人生更好”的选项之一,结婚不代表自己的感受更幸福,离婚不代表自己的感受更糟糕,思文已经笑嘻嘻讽刺了这种众人的期待——

  “离婚女人的唯一出路,是开始另一段婚姻。”

  我觉得自己已经是偏上一代的人了,我的孩子即将10岁了,我在试图理解这个时代,摒除那种“一个人过就是不完整”的潜意识,不然它会跟下一代认知产生激烈的冲突对抗。

  中国人最喜欢看“破镜重圆”,但我这周写两篇这样的推送,就是想说,时代变好,真的就是从我们可以松弛地看待离婚,真正相信“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放弃“不是夫妻就是敌人”这种二元对立意识,开始的。

  不管思文程璐未来如何选择,我觉得他们极度忠于内心,坦诚,甚至通透,这样的人,不管有没有婚姻,都值得美好的人生。

  祝福他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离婚程璐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