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ART艺览北京的最后一日观展指南

JINGART艺览北京的最后一日观展指南
2019年06月01日 21:30 新浪网 作者 卷宗Wallpaper

JINGART艺览北京的最后一日观展指南

搬离位于心脏地带的民国建筑劝业场,来到城市西侧的北京展览馆——第二届的 JINGART 艺览北京,带着 41 家来⾃ 34 个城市的展商,从民国的海派回到了新中国的荣光。

这栋充斥俄罗斯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始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最初为“苏联展览馆”,铺设有专用铁路支线,被用来展示北方社会主义的成就。后承接多次新中国的展会,成为国内此类文化的开端。可能是因为80年代才兴起的当代艺术都聚集在北京东边,很多人忘记此处遥远的城市旧梦,2019年5月30日——6月2日举办的 JINGART 艺览北京,是这里第一次举办艺术博览会(下称“艺博会”)。

JINGART艺览北京的最后一日观展指南

JINGART 艺览北京

JINGART 艺览北京是上海 ART021 艺博会品牌的延伸,强调北京特色与国际市场的结合。新换的场地可以看做打通双城记的策略之一—— ART021 的举办场地为上海展览中心,也带有浓厚的苏联色彩,建成时间略晚于北京,属同批建筑,但 ART021 艺博会品牌的进驻却与之相反,成为某种程度上的反哺。

JINGART艺览北京的最后一日观展指南

JINGART艺览北京的最后一日观展指南

JINGART 艺览北京

穿过写有“友谊”与“和平”的大门,艺术家宋冬作品“无用之用”在佩斯画廊(PACE Gallery)的展位开门见山。这件以旧木床、镜子、玻璃、铰链、握把以及门窗螺栓制作的作品,宣告了四九城的烟火气。侧边的大未来林社画廊,是艺术家赵赵的全新绘画“爷爷给你讲个故事”,带有戏谑地交织起天真纯粹与伴随着欲望的邪恶。回首入口处,是为佛而造像的蒋家班,展位将沿袭汉式多元化塑造方式并融合了当代设计元素的优质佛像隐匿于植物置景中,精致而圣洁。再向左侧的通道进发,台湾的诚品画廊以七位曾生活于巴黎的艺术家讲述了一个拥有华人色彩的法国故事。如果说,全世界收藏家对艺术品的理解在于“赏”,那北京的藏家要在赏的基础上加入一些“玩儿”的成分。首届 JINGART 曾想以古董为切口链接城市口味,但很快在第二届转向来了设计、装饰艺术、家具以及与珠宝等不同品类的作品,这个始于上海的艺博会品牌,整体面貌始终是当代的。相同文化内的两个城市壁垒在某些程度上可能远超海外来者。

JINGART艺览北京的最后一日观展指南

赵赵,《恶⼈》(2018),油彩画布,35x27 cm

JINGART艺览北京的最后一日观展指南

蒋晟,《朱漆脱胎阿弥陀佛立像》(2018),大漆,50L×50W×108H cm

JINGART艺览北京的最后一日观展指南

常玉,《裸⼥ II》(未纪年),素描/纸,45 x 29cm

进入中心展区,是在诸多国际艺博会的常客们,豪瑟沃斯画廊(Haurser&Wirth)、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大田秀则画廊、贝浩登等等,在艺术界的眼中,多以它们参加的数量衡量艺博会的国际化程度。近十年,全球的当代艺博会迎来了爆发性的增长,这种一站式的购物,代表了一种效率:在支付一大笔展位费用后,艺术经纪人们可以在短短几天内集中在某个遥远的布满商机的地方,向怀抱着热切期待的藏家们卖出一大批作品,达成一笔笔销售。而在这背后所代表的淘金色彩与口味规训,被称之为艺术市场的全球化。

大田秀则画廊的猫咪与南瓜是标志性的;豪瑟沃斯在展位呈现了具体派⼤师松⾕武判个展,探讨他基于形式与材料的独特视觉语⾔;贝浩登用超出整面展墙的面积,展出以激烈的笔触、充满活⼒的构图、鲜明的⾊彩描绘雪岳⼭的风貌及花卉⽽闻名的韩国艺术家⾦宗学的作品。卓纳画廊在当代摄影领域中始终走的很远,除却托马斯·鲁夫(Thomas Ruff)与沃夫冈·提尔门斯(Wolfgang Tillmans)两位执牛耳者,Christopher Williams 的作品颇具亮点。他以1963年 Raymond Aron 关于冷战的社会经济原理图,拍摄了一只“美国旅人”品牌的旅行箱,在近似商业摄影的质感里,隐藏了高度审美化的视觉谜题。作品的名称以几乎详尽的说明性文字阐述了旅行箱的东西德之旅——“国际航空模型:伊留申航空集团IL-62,航班号:IF 882,起飞时间:3:30 pm,SXF-柏林舍纳费尔德机场,德国民主共和国;抵达时间:5:40 pm,ALG-阿尔及利亚胡阿里·布迈丁布迈丁机场;星期天,1983年8月28日……”,它似乎映照了当下日益收缩的世界,明确的二元对立是否应该回归?在当代艺博会同质化的背景下,越是区域之中,越是活力犹存,也就越需要更多的目光。

JINGART艺览北京的最后一日观展指南

⽵川宣彰,《没有注意到的,只有它本人》(2017) 木刻板印刷, 130 x 98 cm

JINGART艺览北京的最后一日观展指南

松⾕武判(Takesada Matsutani), Paravent(1987),Graphite and turpentine on paper

JINGART艺览北京的最后一日观展指南

⾦宗学,《Primeval Wilderness》(2017),布⾯丙烯,350 x 1000 cm

JINGART艺览北京的最后一日观展指南

Christopher Williams,《Interflug Model: Iljuschin IL-62 Flight number: IF 882 Departure: 3:30 pm, SXF – Berlin Schönefeld, Berlin, German Democratic Republic Arrival: 5:40 pm, ALG – Houari Boumediene Airport, Algiers, Algeria Sunday, August 28, 1983》(2013,2014)

Tong Gallery+Projects 的展区是热闹而喧嚣的,那是因为艺术家童昆鸟的“平衡鸟”系列,在坠落的试探中运动,四周是将中国古画与装置移花接木般的错位结合的作品,有的还用丝袜套起来。与此同时,以屏幕为界面,以社交网络为载体,展示当代艺术创作生动、当下与参与的“屏幕间”项目则要脱掉“丝袜”——发起一场艺术界数据透明的榜单,以此证明在今天大数据和区块链主导的智能时代,没有什么是不能被计算的。品牌 RIMOWA 与当代艺术杂志、创意工作室 KALEIDOSCOPE 携手呈现最新合作装置——《GAS》,以一辆性能完好的汽车为核心,采用 RIMOWA 铝镁合金将其改造为一座光影与声音的雕塑。在20名青年艺术家提名的奖项群展区域,艺术家马秋莎展示了一个仿佛可以无限延伸的地下停车场;带着VR设备体验陈抱阳作品的观众,行走在建筑与人造光源的影影绰绰之中。艺术品市场发展中,交易体系的建构与发展是重要的核心,而艺博会就是交易体系建构过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它总是拥有多重性质的面貌和策划,作为一种终端存在,折射艺术世界的方方面面。

JINGART艺览北京的最后一日观展指南

谭英杰, 《有机体的秘密》, (2019),纸黏⼟、蕾丝、综合材料, 200 × 200 × 32 cm

JINGART艺览北京的最后一日观展指南

JINGART艺览北京的最后一日观展指南

JINGART艺览北京的最后一日观展指南

RIMOWA x KALEIDOSCOPE,《Gas》(2019)

在国际化与抵抗国际化的过程里,JINGART举办场所的意义似乎被放大了,从一个曾经展示社会主义乌托邦梦境的空间,到今天发酵金钱数字与艺术品位双重滋味的场所,这里贩卖的东西可能从未改变过。在离场的最后,俄式风情食品的摊位上摆卖了格瓦斯和瓶装可乐,是小卖部才有的感觉。但它却与隔壁精品咖啡带来的士绅感并存,融合在了一起。这种大开大合奇妙的存在,也只有在北京的艺博会中才会看到,是独属于这里的奇妙叙事。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卷宗Wallpaper

卷宗Wallpaper

世界设计者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