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从魏晋到明清:论中国书法审美取向的演变

从魏晋到明清:论中国书法审美取向的演变
2021年04月09日 07:43 新浪网 作者 北研满

  这是一个好问题,也是一个大问题。从本质上来讲,我们其实需要探求这个问题背后的本质,即魏晋时期的书法美学是什么,它的本质是什么,我们今天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书法美学理想。在这三个问题中,最后一个问题,是我们当今必须面临和回答的问题。但是只有解决了前面两个问题,我们才能说清楚书法美学理想到底是什么。

  

  一、魏晋书法在中国书法史上的意义和在书法美学史上的意义一位书法家、一种书法风格,它在书法史上的意义和它在书法美学上的意义,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一回事。只不过书法史的意义更侧重于书法全面的贡献,这种贡献既包括了书法创作技法方面的贡献,也包括了书法欣赏、鉴赏层面的贡献。也就是说,书法史意义是涵盖书法美学的意义的,而书法美学相当于书法的鉴赏、欣赏的审美取向,所以这二者是包含关系。

  

  魏晋书法是谈论中国书法史无论如何都不能绕开的话题。魏晋时期的书法是中国书法史上的第一个高峰,成就斐然,在书法史意义上来说,这一时期有两个提出贡献:一是书法的自觉发展期;二是帖学的风格奠基期。所谓自觉期的概念,就是说这一时候,人们开始从意识层面自觉地去追求书法的美丑好坏了,开始形成了一定的品评方法、欣赏方法。

  

  这一新变或许在现在看来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它在书法史上犹如一道分水岭,在此之前的书法,我们其实可以称之为不自觉时期的书法,在此之后的书法,我们称之为自觉时期的书法。中国书法的自觉意味着中国书法艺术的真正诞生。虽然在魏晋之前的篆书、隶书也是属于书法艺术的范畴,但是他们都不是有意的想要展示书法美,而是自然而然的展现的,是自然艺术的表现。而魏晋之后,中国书法开始以书法家的主观创作为主,而不再以书法的自然美为主了。

  

  魏晋时期书法的代表自然是以王羲之、王献之父子为主,这两个人是在中国书法史上的地位是举足轻重的,而他们之所以被人们所看重,是因为他们的书法直接开创了帖学书法这一派别,并且影响中国数千年。二、帖学书法的千年传统中国书法史上的书法家,大致可以分为两派,一派是帖学书法家,一派是碑学书法家。帖学书法的书法基本上可以上溯至魏晋时期的二王。

  

  可以说,中国书法史上自从有了王羲之,就有了帖学书法,在王羲之之前,中国书法主要留存下来的书法形式是碑石,很少有帖学的东西。在王羲之之后,王羲之所遗留的大量墨迹为当时人们所看重、模仿学习,以后经过历代皇帝的提倡、搜集,形成了绵延数千年的帖学传统。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帖学就是学习墨迹的书法派系,而王羲之作为帖学开山之人,自然受到了后世的推崇。而帖学之所以能够这样声势浩大,成为中国书法数千年一来的正统书法的代表,自然和世俗政权的大力推崇有关,而世俗皇帝之所以这样大力推崇也与当时的政治考量有关系。

  

  三、魏晋书法的帖学传统与魏晋书法美学魏晋既然是以帖学为主,那么自然他的书法审美取向就是帖学书法美学。帖学书法的美学传统最早的源头也是王羲之,最具代表性的是《十七帖》。大概会有人疑问,为什么不是王羲之的代表作《兰亭序》呢?实际上,在魏晋时期,像《兰亭序》那样的行书作品是很少的,因为《兰亭序》基本上是以标准的行书写成的,但是那个时代行书和草书往往相掺杂,很少有纯行书的作品。所以,真正可以代表王羲之书法面貌的,当属《十七帖》。

  

  况且从内容上来讲,《十七帖》的内容也相当有趣,大部分都是王羲之平常生活化的书写,平淡有趣,而且都是便条,一个人平常之态的书写更能够体现出一个人书法的真实水平。从《十七帖》中我们不仅可以印证后世书法家关于《兰亭序》的诸多评语的曼妙之处,如“清风出袖,明月入怀”、“龙跳天门,虎卧凤阙”,而且《十七帖》也给我们打开了另外一扇看待王羲之书法美学审美的一面,即自然圆转、方圆兼济。

  

  在书法风格上,他以秀丽柔媚为主,这几乎影响了以后书法的审美取向,直到颜真卿的出现,才开始吸取了碑学书法阳刚壮阔的一面,书法风格开始变得多样起来。四、中国书法的正统审美——帖学书法的审美取向前面我们说过由于王羲之、王献之父子所创立的帖学书法为后世历代政权统治者提倡、遵守,所以,中国书法的审美取向也一直以二王父子作为正统,这体现在二王魏晋之后,唐代的楷书四大家以及张旭、怀素、宋代宋四家,尤其是米芾,恪守魏晋书法的道统。元朝赵孟的书法,笔笔取法王羲之,直追羲之,明代董其昌,清代王铎都是王羲之的传承者。

  总体上讲,他们都承接了二王书法中柔媚的一面,更加圆转,不落俗气,雅道自然。五、帖学的问题但是帖学的问题就在于帖学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他形成了一种天然正确的存在,任何挑战他、改变它的人都会被这种强大的传统所批判。比较好的例证就是颜真卿和米芾。

  

  颜真卿的书法承袭二王书法的道统,但它也融汇了很多碑学书法的风格在其中。这就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尤其是宋代的米芾,直接批评颜真卿的书法是“俗书”。所以到了明清两代,馆阁体这种标准的帖学书法开始流行,虽然有他现实的意义和基础,但是明清两代的文人书法也开始受到束缚和压抑,成为了书法发展的桎梏。

  六、今天我们应该有的书法美学观我们今天应该有什么样的书法美学观?很显然,魏晋书法美学从魏晋诞生之日起,到了明清两代演化成馆阁书法,给我们带来的启示就是,无论一种审美观念,它有多么正确、它看起来多么没有害处或者说我们应该极力推崇它,都不应该、也不能让这一种风格独大,让它成为唯一正确的存在。即便是王羲之在世,即便是王羲之的书法在中国书法史上被人承认,我们也不能说他便是中国书法最终的归宿和最正确、最完美的存在。唯一正确的做法就是多样化,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