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致远互联:主业“破圈” 挑战新空间

致远互联:主业“破圈” 挑战新空间
2021年04月25日 06:00 新浪网 作者 透镜公司研究

  核心提示:

  1. 2020年报及今年一季报数据显示,致远互联的财务模型呈现出加速优化之势,该公司在收入端和毛利率端实现了双加速:从2020年全年到2021年一季度,致远互联不仅保持收入持续增长,而且增长速度还在持续加速;收入加速增长的同时,致远互联毛利率也在加速持续提升;

  2. 致远互联收入和毛利率“双加速”的重要动力,在于高附加值的信创业务与云业务转型收入的爆发式增长,这是致远互联积极探索业务新边界和新模式的结果。致远互联要突破固有业务的天花板,主业“破圈”是其明智的选择,通过主业破圈,能帮助该公司更快找到新的增长点;

  3. 致远互联更为长远的想象空间在于平台与生态能力的构建,该公司需发挥战略投资能力优势,在传统业务上下游及周边,围绕客户需求,布局一些能与现有业务、现有客户形成协同效应的新业务、新产品和新服务,逐步完善产品与服务矩阵,持续拓展业务新边界,完善生态体系。

  财务分析:

  收入、毛利率双加速,财务模型已入佳境

  根据致远互联刚刚披露的财报,尽管受到了新冠疫情的严峻挑战,该公司2020年和2021年一季度仍然双双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其中:2020年全年,致远互联共实现营业收入7.63亿元,同比增长了9.07%,同期内该公司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8亿元,同比增长10.4%;今年一季度,致远互联的营收更是较2020年同期大幅增长66.23%至1.18亿元,同时,其今年一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8.48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18.10万元。

  从整体财务数据来看,无论是营收还是利润,致远互联实现了双双加速增长:在2020年全年保持营收和利润持续增长的同时,致远互联2021年一季度又迎来了一波增长“加速度”,其业绩增速大幅高于2020年全年平均水平,这无疑为该公司新一年的财务表现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开局。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在收入保持加速增长的同时,致远互联主营业务的整体毛利润率也在同步持续提升:2020年,该公司主营业务的平均毛利润率为77.09%,较2019年的76.11%提升了约一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致远互联主营业务的整体毛利润率为68.59%,而2020年一季度时该公司的整体毛利润率只有66.46%,其今年一季度的整体毛利润率水平同比提升超过2个百分点。

  多数情况下,企业在主营业务高速增长的同时,整体毛利润率水平往往会面临不同程度的下滑,但致远互联却能够实现主营业务收入和毛利润率的双加速,这在沪深两市上市公司并不多见。“双加速”表明,致远互联的财务模型正在快速优化,如果这种势头能够持续下去,其未来的盈利能力增长将会迎来一个不错的“加速杠杆”。

  此外,除了利润表财务模型已入佳境之外,致远互联的资产负债结构也在持续优化,该公司今年一季度在负债端大幅削减了外部流动负债,同时在资产端持续保持超高额现金储备,其现金及随时可变现金融资产余额近四倍于该公司总负债,流动性始终保持在极高的水平。

  在负债端,致远互联的总负债由2020年底的5.18亿元被大幅削减至今年一季度末的3.84亿元,且这3.84亿元的总负债中最大的组成部分为2.46亿元的合同负债,这些合同负债虽名为负债,实为“资产”——合同负债也称预收账款(致远互联2019年及以前确将其归为预收账款,后应财政部新会计准则要求,这一科目被统一调整为合同负债),就致远互联的业务模式而言,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其账上的合同负债应该主要是指那些在会计准则层面暂不符合收入确认条件的合同销售回款,待相关合同义务完整履约后,这些合同负债就可以转出资产负债表,在利润表中被正式确认为收入——因此,与其说这2.46亿元(2020年底为2.16亿元,下同)是负债,倒不如说它是致远互联的未来待结转收入,如果将这2.46亿元的合同负债剔除,致远互联账上几乎没有任何大额外部负债。

  在资产端,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致远互联账面的货币资金余额从2020年底的15.73亿元下降至11.36亿元,但同期内,致远互联的交易性金融资产余额也从2020年底的2281万元骤增至3.09亿元——这表明,报告期内致远互联将部分银行存款进行了短期的金融投资理财(购买股票、债券、基金或其他有价证券等),以适当降低资金闲置机会成本,但如有需要,这些短期金融投资理财产品随时可卖出变现——因此,致远互联账上最新的泛现金储备(货币资金+交易性金融资产)仍然高达14.45亿元,是其全部负债总额(含合同负债)的接近4倍。

  业务分析:

  信创、云业务爆发,主业破圈探索新边界

  致远互联毛利润率提升的业务逻辑是什么?以及,这种逻辑是否具有足够的可持续性?这可能是致远互联的投资者所关心的两个核心问题。

  种种迹象表明,致远互联毛利润率持续提升的背后,一个重要的推动因素在于:致远互联正在不断突破自身原有的业务边界,开始从协同办公(OA)到协同业务再到协同运营平台(COP)深化应用,加强行业和战略客户的高价值经营,开拓面向未来的新增长空间。

  从致远互联年报披露的资料来看,其毛利润率快速提升的重要原因,可能在于其更高附加值的信创、云业务和技术服务等新业务的爆发式增长,因为致远互联披露的收入结构正在发生快速变化,上述更高附加值新业务在公司的整体营收体系中的比重正在快速上升,并开始逐步释放出规模效应。

  2020年,致远互联的信创业务快速突破,实现收入5174.45万元,同比增加3931.51万元,增幅为316.31%;与此同时,致远互联的云业务转型也取得了重要的阶段性成果,2020年该公司实现云业务收入4714.97万元,同比增加2883.32万元,增幅为157.42%;此外,致远互联报告期内持续关注客户服务,实现技术服务收入8930.55万元,同比增加1404.28万元,增幅为18.66%。

  以上三大业务中,信创业务是致远互联在原有产品体系之外,基于COP协同运维思维开创的全新业务,该业务令致远互联有效拓展了产品、服务与生态的边界,为公司成功找到了新的高价值增长点;信创业务之外,云业务则是致远互联大力推进的产品与服务模式转型的载体,公司正在逐步摆脱传统软件的licence模式,全面向部署成本更低、更为灵活的SaaS订阅模式快速过渡——从数据不难看出,在经历了三位数的爆发式增长之后,致远互联2020年的信创业务和SaaS云服务业务已合计实现近亿的收入,在公司的营收体系中比重得以大幅提升,并实现了规模上突破,这意味着致远互联在这两大业务方向上已经完成了初期的产品验证和商业化探索,进入到了模式快速复制扩张的新阶段。

  虽然致远互联并未单独披露信创业务和云转型业务的毛利润率,但从业务本身的附加值和模式的先进性不难推断,上述两项业务的毛利润率应该显著高于致远互联的传统固有业务;至于技术服务,致远互联披露的毛利润率高达93.12%,远高于公司同期主营业务77.06%的平均毛利润率水平,且这一业务2020年的收入增速也达到了18.66%,两倍于公司同期9.07%的整体营收增速,对公司平均毛利润率水平的提升同样贡献明显。

  而且,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致远互联披露的数据显示,公司2020年的直销客户合计贡献了1.12亿元的信创业务合同收入(注意:是合同收入,不是营业收入),其中,除了上述披露的5174.45万元已被正式确认的营收外,其余更大一部分进入到了该公司资产负债表的合同负债中,随着致远互联信创服务合同履约的持续进行,这些合同负债会逐步完成会计层面的收入确认,这意味着致远互联拥有大量在手信创业务订单,该项业务收入在账面上接下来仍将实现持续快速增长(关于合同负债及预收账款到营收转化、收入确认的问题,透镜公司研究此前在万科等公司的相关研究中有过详细解读,感兴趣的朋友可在透镜公司研究微信公号中搜索查阅相关历史文章,此处限于篇幅不再累述)。

  趋势分析:

  协同潜力待释放,生态打法挑战新空间

  致远互联的未来在哪里?

  相信读完以上两部分的解读,不少投资者已有初步判断,但我们觉得,从信创业务和云转型或技术服务三大方向上,外界只能看到一个中期的致远互联图景,要想看得更远,还得看服务生态的构建。

  致远互联正处于从OA商(协同办公服务商)向COP商(协同运营平台商)升级的关键阶段,构建平台的本质其实是构建生态,要完成这个过程,致远互联需要完成从单一产品、单一能力到产品矩阵、协同能力的建设。透过致远互联2020年布局及2021年的发力方向,我们明晰看到了升级路径背后的技术支撑、产品支撑和服务支撑,这也为致远互联冲破协同办公(OA)天花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从2021年一季度的高速增长可见一斑。

  因此,站在更高的维度上看,无论是信创业务还是云业务,现有主业“破圈”对于致远互联来说其实只是一种生态的延展,而且还只是生态延展的一小步,围绕着客户的需求和生态伙伴能力的整合,在生态的延展上,致远互联未来还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投资者有理由相信,未来每一步生态的延展,都会给致远互联带来一个新的增长点,这是一个类似于滚雪球的过程——这才是未来致远互联的未来长期成长逻辑。

  在未来平台能力构建和生态延展的具体发力方向上,致远互联在2020年年报中作出了这样的规划:未来公司将抓住企业信息孤岛的门户整合、流程整合、数据整合等机会,依托低代码平台构建业务应用,提供财务报销、人力资源等共享服务应用,项目管理、合同管理、预算管理等领域应用;形成流通与服务、建筑、制造、金融、国资三重一大等行业应用解决方案,实现了战略客户和行业客户的突破。

  同时,年报数据显示,致远互联2020年直销成交合同中低代码平台关联合同金额4.16亿元,同比增长28.71%,其中,新客户关联合同金额2.47亿元,同比增长19.81%;老客户关联合同金额1.69亿元,同比增长44.39%——请注意,此处仍是“合同收入”,并非营业收入,其中所暗藏的趋势性信号,可参照上文关于信创业务的分析。

  总之,平台和生态能力的构建,是致远互联拓宽协同业务宽度的关键,而这个关键问题的关键,在于致远互联自身对于平台和生态建设的投资能力,而恰恰,致远互联在这方面具有很大的潜力。

  正如前文所说,致远互联几乎没有太多外部负债,其账上几乎“穷得只剩下钱”,公司未来需要、同时也有能力在其主营业务上下游及周边,围绕客户需求,布局一些能与现有业务、现有客户形成协同效应的新业务、新产品、新服务,逐步完善其产品与服务矩阵,持续拓展业务新边界,完善生态体系——至于具体实施方式,既可以从公司内部从零到一地进行产品开发,也可以从公司外部寻找合适的标的,直接出资并购或投资入股。

  从公开的相关财务数据来看,致远互联确实在突然加大这两方面的努力:2020年,致远互联的研发费用达到了1.20亿元,较前一报告期大幅增长了33.87%,远超其同期的营收增速,其最新的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达到了15.67%;同期内,致远互联的股权投资布局急剧扩张,截至2020年底,其长期股权投资、其他权益工具投资和其他非流动金融资产三项余额合计达到了3827万元,较年初的561万元翻了数番。(透镜公司研究:Lensresearch)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利润率负债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