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未来》:形大于神的路过

《路过未来》:形大于神的路过
2019年11月14日 15:40 新浪网 作者 孤立含苞飞

文/梦里诗书

对大城市中青年小人物的聚焦,《路过未来》如锋芒般写照着底层社会小人物所面对的种种心酸无奈,然而导演在呈现苦难的同时却并没有一个清晰的重点,电影希望将近乎所有的社会问题含纳其中,然而这种刻意的苦情,势必造成节奏的冗长,以及矫枉过正的失真。

《路过未来》:形大于神的路过

作为甘肃导演,且尤善于在现实题材中融入西部元素的的的李睿珺,这一次他将目光聚焦于了在改革开放浪潮中新兴崛起的城市——深圳,在这座几乎就是依靠外来人口缔造的城市中,没有能伴随进城打工潮成为弄潮儿,甚至在深圳都无从立足的老辈人,他们的孩子成为了电影借以去着墨现实主义,反应社会弊病的切入,然而面对这样一个极佳的社会题材,李睿珺却未能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路过未来》:形大于神的路过

电影伊始其实李睿珺对身处深圳的漂二代,他们的生活有着很好的呈现,面对新时代城市发展的转型,他们没有足够的资本在此立足,而回归父辈的乡土同样也无法融入到农村生活,两难的处境是摆在这一特殊却又普遍的人群中两难的尴尬,电影塑造的主人公,在深圳出生长大的甘肃人耀婷,正是这样一个极具典型色彩的人物,但在随后的展开上,她与小混混新民两人的种种际遇,却没能锻造出隶属于电影真正的灵魂。

《路过未来》最为根本的问题也正是在于此,一面大量其实与主线故事并无绝对关联,只是为了去反映底层磨难的支线充斥其间,造成了剧情的冗长,另一面则是标签符号化严重的人物,随着电影的展开女主耀婷被贴上了各种悲惨的标签,她在工厂中的辛劳,对家庭肩负的责任,以及健康问题等等,而当我试着去撕下这些标签看这一人物,却发现电影几乎没有对这位主人公做出何般真实的塑造,她只是成为了电影一条穿起所有苦难的线索,而这些线索却并没能呈现出一个打动人心的灵魂。

《路过未来》:形大于神的路过

面对这样的窘境,电影预想的克制变成了寡淡,那形大于神的路过,最终只是成为了一部固然能反映社会弊病,却并没能借此去完成自我升华的平庸之作。

个人评分:6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孤立含苞飞

孤立含苞飞

让图片说话,让镜头讲述。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