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空战十大明星兵器之六——苏联拉-5/7式歼击机的霸气出击

二战空战十大明星兵器之六——苏联拉-5/7式歼击机的霸气出击
2019年09月19日 11:20 新浪网 作者 武汉夜生活的非凡人生

拉-5(Ла-5)式歼击机(西方称为战斗机)与它的改进型拉-7(Ла-7)式歼击机是二战中苏联空军的主力歼击机,海量的拉-5/7式歼击机为夺取苏德战场的制空权以及打败德国法西斯立下赫赫战功,是公认的综合表现最优秀的苏制歼击机,被誉为“卫国双鹰”。木质结构为主的拉-5/7式歼击机奇迹般地生产了21975架,超出同期主力歼击机伊-16式、雅克-9式、米格-3式一大截子甚至数倍,是苏联二战及之后生产最多的歼击机,还摘得世界战斗机(歼击机)产量排行榜的季军,其“娘家”拉沃契金设计局也成为当时苏联最牛气的设计局之一。拉-5/7式歼击机带有鲜明的苏俄实用主义风格,就像毛子的最爱伏特加,够烈够劲还不贵。因为苏联人是以远低于西方国家的造价,打造出跻身世界前列的一代名机;是用普通甚至简陋的材料和工艺,大规模生产出决定战场胜负的战机;是用木质战机孕育出诸多叱咤风云的苏军王牌飞行员,令老辣的德军飞行员都心惊胆颤。

二战空战十大明星兵器之六——苏联拉-5/7式歼击机的霸气出击

苏联拉-5FN式歼击机基本参数:机长8.64米,翼展9.8米,机高2.6米,空重2650公斤,最大起飞重量3240公斤,1台M82FN风冷燃油直喷星式活塞发动机,最大功率1850马力,实用升限10750米,爬升率18.6米/秒,最大速度665公里/小时,航程765公里,武备为2门20毫米机炮(携弹400发),2枚50公斤航空炸弹,或2具反坦克集束炸弹箱,或4枚82毫米火箭弹,单座乘员1人。

拉-5式歼击机是苏联“卫国战争”开始后才研制的,也可以说是被德国人“暴打”出来的战机。1941年6月22日,德国悍然对苏联发动大规模“闪电战”,德国空军出动4000余架战机对苏军前沿及纵深目标实施突袭,第一天就摧毁苏军战机1489架,头三天竟干掉苏军战机3922架,苏联空军遭受当头一棒,真是伤筋动骨大吐血。当时苏联空军的歼击机超过6000架,数量上是世界老大,但整体成色不高,是以伊-153式、伊-15式等老机型为多,不老不新的伊-16式、拉格-1式也不少,新列装的是1600余架米格-3式、雅克-1式、拉格-3式歼击机,可即使后三种新型战机在与德国空军主力Bf-109式战斗机空战中也是处在下风,其它战机更是马尾穿豆腐——提不起来了,量大质差的苏军歼击机被德军全面碾压。屋漏还偏逢连夜雨,战前苏军受到肃反“大清洗”,相当于自废武功,战备及训练严重不足,技术含量较高的空军更是“重灾户”,到关键时刻不掉链子才怪,开战第一天,竟有大量苏军战机在机场地面就被德军摧毁或缴获。因此,来自苏联空军一线歼击机部队要求装备新型歼击机的呼声越来越高,在此背景下,拉沃契金设计局于1942年初着手研制新型歼击机。

谢明·阿列克塞耶维奇·拉沃契金(1900—1960年)是拉沃契金设计局的创始人,工程技术少将军衔。他早年参加苏联红军,退役后进入莫斯科高等工业学校学习航空制造专业,先后在里夏尔设计局、古里格洛维奇设计局、中央工业局、301航空工厂等单位工作。在莫斯科301航空工厂(前身是一家小家具厂)试验设计局期间,拉沃契金与同事好友弗拉基米尔·格尔布诺夫、米哈伊尔·格德科夫设计出一种木质结构的歼击机,该机于1939年3月30日试飞成功,定型后以“拉格-1”(ЛаГГ-1)式命名(用三位设计师的姓氏字母组合),量产后于1940年初装备苏联空军。这里要说明,拉格-1式歼击机起先并不是官方赋予的任务,而是拉沃契金等人自发自主完成的,其中经历的艰辛可想而知。拉格-1式歼击机的成功,使名不见经传的301航空工厂设计局被命名为拉沃契金设计局,拉沃契金是当然的局长,另两位设计师为副局长。后来拉沃契金等人又在拉格-1式的基础上改进推出航程更远的拉格-3式歼击机,于1940年5月投入批量生产,至“卫国战争”爆发时已生产322架(因拉格-3歼击机制造简便、成本低廉,持续生产至1944年初,累计生产了6528架)。

因此,拉沃契金设计局研制拉-5式歼击机并不是另起炉灶的新项目,而是在拉格-3式歼击机的基础设计之上大改形成的,这样可大大节省研制时间和成本,以解苏联空军的燃眉之急。此时格尔布诺夫与格德科夫已经调走,新型战机的研制主要由拉沃契金完成,战机命名就从“拉格”变成了“拉”。1942年3月,拉-5原型机首飞成功,经一系列完善改进,于1942年6月投入量产并装备苏军,当年就生产了1182架,这速度也是飕飕的。1943年3月,更大功率的拉-5FN式歼击机开始量产(FN是“加力发动机”的简称),性能更上一层楼。

从整体性能或科技含量的角度看,拉-5式歼击机与欧美国家先进战斗机相比似乎处于劣势,尤其是机体结构几乎要落后一代。因为欧美先进战斗机已采用全金属结构,而且流行使用结构紧凑、风阻系数小的大马力液冷式发动机。而拉-5式歼击机的机体载荷较小,在歼击机(战斗机)中属轻型中的轻型,造成航程近、载弹量低的先天缺陷;采用直径粗大的风冷式发动机,不仅影响飞行员视野,还造成机身风阻系数较大;机体以木质结构为主,大部分承力翼梁、框架及衍条采用桦木或松木,机身部分蒙皮使用胶合板、帆布,中弹后易起火;驾驶操控品质一般,人机工程欠佳等等。如果以欧美人挑剔的眼光看拉-5式歼击机,不中看且简陋、粗糙,制造材料和工艺基本停留在一战时期。

二战空战十大明星兵器之六——苏联拉-5/7式歼击机的霸气出击

即便如此,拉-5式歼击机在空战中的飞行性能绝不输于欧美先进战斗机,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苏俄人在兵器研发上历来喜欢走简单粗暴的路数,这也是一种穷则思变。苏俄的经济和工业基础比欧美有较大差距,追求武器性能均衡肯定不行,银子少就得另想辙,故将能打排在第一位,什么防护性、可靠性、操控性、舒适性等通通往后排。拉格-3式歼击机不是速度慢、机动性差么?拉-5式歼击机就先上一台1700马力发动机,再接着换上一台1850马力发动机,功率超过世界顶尖的美国P-51“野马”、英国“喷火”战斗机,与德国Bf-109式战斗机持平,可拉-5的自重和满载起飞重量比它们都轻许多,等于是大马拉小车,不仅是速度上来了,在垂直和水平机动能力上也达到很高的水平,尤其是盘旋速度快、转弯半径小,空战缠斗中能够轻松切入德军Bf-109式战斗机的内弯而掌握主动权。在欧美战斗机普遍还在迷恋航空机枪时,拉-5式歼击机则是直接上两门20毫米机炮,打不过瘾再换上3门23毫米机炮,火力足够劲爆只是持续性稍差,反正苏制歼击机滞空时间本来就短,可能不等炮弹打光就该返航了。拉-5/7式歼击机被某些人嘲笑或诟病的木质机体结构,恰恰成就了其巨大的产量,因为在二战期间并不富裕的苏联几乎什么都缺(尤其是轻质合金),就是不缺木材,广袤的苏联大地到处都有森林,只要有人力、运力,造飞机绝对取之不尽。

1944年9月,德军曾对缴获的一架拉-5式歼击机进行对比测试,结果发现拉-5式歼击机的格斗能力一点不弱于德制主力战斗机,特别是大坡度盘旋性能及高过载方面尤为突出,俯冲速度高达720公里/小时,只是在最大速度上略逊于德制FW-190A-3战斗机。然而,拉沃契金也没闲着,在拉-5的基础上继续改进提升,通过优化外形设计降低机身阻力,使用轻合金材料减轻重量等,又形成拉-7式歼击机,其在火力、最大速度、爬升率、360度盘旋用时等方面都力压德军FW-190式战斗机一头。这时已到1944年下半年,苏军转入全面战略大反攻,拉-7的出现正逢其时。总之,自拉-5式歼击机大量装备苏军,德军战斗机的优势就不在,双方比拼更多的是飞行员的技术、勇气以及体系协同作战的能力。

关于拉-5/7式歼击机为何不采用当时流行的液冷式发动机(至少让自己靓一些)?个中自有原因。首先,拉沃契金看中阿沙-82型14缸风冷发动机的大马力,能使拉-5具有高机动性,也使得中等马力液冷发动机的雅克-3、米格-3歼击机无法追上拉-5。当时苏联生产有限的大马力液冷式发动机,要优先提供给巨量的伊尔-2强击机(下期十大空战兵器的主角),因为伊尔-2披盔戴甲自重很大,只好在发动机上减重增效。而拉-5的自重很轻,正可包容风冷发动机的大块头,何况苏俄人最信奉“只要发动机给力,板砖都能飞上天”。其次是为了使用方便,节省费用。拉格-3歼击机使用一台1240马力的M-105PF液冷式发动机,动力一般般不说,野战机场的地勤机务人员还抱怨纷纷。因为苏联大部分区域冬季极其寒冷,液冷式发动机的冷却水如不及时放掉会冻裂气缸体,这每天不停地放水、加水的机务人员能不烦么?如果使用防冻液的话,加上自然损耗、库存、运输保障等,必然要多花不少银子。当时乙醇(酒精)会被用来当冷却防冻液,可这毛子们都爱喝酒,没酒喝了逮住酒精是照喝不误,这又是一笔上不了台面的开支。而使用风冷式发动机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了,而且在冬季对于随时要出击的歼击机来说启动更快。这样拉-5/7式歼击机粗大的机身与欧美战斗机细长的机鼻相比,难免给人“傻大笨粗”的感觉——可别看我糙,照样把你优美的身段打爆,战斗民族就喜欢这么玩。

1942年6月,最先装备拉-5式歼击机的苏军第49红旗歼击机团开启空战试验,在头17次空战中共击落敌机16架,自身损失10架拉-5歼击机,这头三脚算踢开了。苏军飞行员对拉-5总体评价不错,但也反映操纵杆过沉,后方航空工厂赶紧改进以减轻杆拉力。拉-5式歼击机第一次大规模参战是在1942年9月投入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苏军飞行员驾驶着迅捷的拉-5歼击机如挺枪跃马的骑士,在争夺制空权的作战中表现极其勇猛,击落许多德军战机,让德军飞行员感到莫大的压力,以致德军飞行员总是互相提醒队友:“当心!拉-5跟在你后面呢。”德国空军三号空战王牌京特·拉尔上尉当时如此评价拉-5式歼击机:“这是一架伟大的战斗机。”苏军则称其为“斯大林格勒小救星”。拉-5式歼击机的低空性能也十分出色,在1943年7月库尔斯克战役的坦克大战中,既是争夺制空权的强者,又扮演坦克杀手的角色,为战役胜利做出重要贡献。

二战空战十大明星兵器之六——苏联拉-5/7式歼击机的霸气出击

苏军在取得库尔斯克战役胜利后,转入战略大反攻,通过“十次斯大林突击”,将德军打出苏联领土,然后苏军大举攻入德国本土,彻底端了德国法西斯的老窝。苏联空军基本不具备战略空军的实力,所以没有像英美军那样对德国实施持续的战略大轰炸;但苏联空军的前线航空兵力量十分强大,主要任务就是配合陆军打地面战,所以苏军战机的航程普遍偏短。战略大反攻中苏联空军的经典战法是大量的拉-5/7歼击机与伊尔-2强击机联袂出战,数量上远超德军战机。作战中伊尔-2强击机专门攻击地面德军坦克、防御工事、炮兵阵地、后方运输线等移动或固定目标;拉-5/7歼击机则负责保护伊尔-2强击机,与拦截的德军战斗机争夺制空权,攻击德军轰炸机以掩护地面陆军。如果空中威胁不大,拉-5/7歼击机也会加入对地攻击,当时伊尔-2强击机广泛使用的PTAB-2.5-1.5反坦克集束炸弹,因重量不大拉-5/7歼击机也时常使用,对德军集群坦克是一炸一片。在一场场反攻大战中,拉-5/7歼击机直接为陆军提供可靠的空中保护和火力支援,助力苏联陆军的钢铁洪流摧朽拉枯般横扫德军。

卫国战争中苏军飞行员被苏联人称为“斯大林之鹰”,而拉-5/7歼击机则成为苏军王牌飞行员的“鹰巢”。苏联空军最著名的歼击机飞行员“苏联英雄”伊万·阔日杜布,在卫国战争中驾驶拉-5式、拉-7式歼击机参战330次,共击落敌机62架,其中包括18架Bf-109战斗机、19架Fw-190战斗机、1架Me-262喷气式战斗机。苏联空军击落40架以上敌机的王牌飞行员有15人,其中有7人是驾驶拉系列歼击机取得的。苏军还有一位“无脚飞将军”阿列克塞·瓦里西耶夫的事迹也是家喻户晓,他在空战中负伤被截去双腿,硬是靠假肢驾驶拉-5式歼击机重返蓝天。瓦里西耶夫在1943年7月6日、20日的库尔斯克战役中,驾驶拉-5式歼击机连续击落德军2架Fw-190战斗机、1架Ju-87斯图卡俯冲轰炸机。他共参加空战87次,击落敌机11架,赢得“苏联英雄”称号。

1944年下半年,拉沃契金设计局又开始对拉-7式歼击机进行挖潜改进,这就是拉-9式歼击机。不过随着二战接近胜利,新机改造变得不那么迫切,拉-9式原型机直到1946年6月才首飞,当年11月投入量产,1947年初开始装备部队。拉-9基本保持了拉-7的设计,主要改进是采用全金属结构,武器改为4门23毫米机炮。之后,拉沃契金设计局又推出增大航程的拉-11式歼击机,主要用于为图-4“公牛”式远程轰炸机护航,于1948年装备部队。直到1953年,苏军装备数量最多的拉系列歼击机也是拉沃契金的终极杰作拉-11式歼击机停产,苏军歼击机全面进入喷气机时代。拉沃契金设计局于1949年曾推出一款拉-15喷气式歼击机,但终未竞争过米格-15喷气式歼击机,1950年遭停产仅生产了235架。自此,曾在歼击机领域鼎盛一时的拉沃契金设计局辉煌不在,之后拉沃契金设计局转向导弹、无人机、航天器等的研制,遗憾地与歼击机渐行渐远。

其实,拉沃契金设计局从拉-5式开始到拉-11式结束,其发动机形式(活塞风冷)、外形设计和气动布局等是一以贯之变化不大,变化的主要是发动机功率、武器配备和结构材料(从木质到金属),以欧美战机型号通用命名法就是一种型号飞机的不同改型。比如美制P-51“野马”式战斗机就有20多种改型,无非用A、B、C、D……Ⅰ、Ⅱ、Ⅲ、Ⅳ……来区分,依然还是P-51打头。苏俄制飞机的型号命名法与欧美完全不同,先是以设计师姓氏(设计局)的字母命名,然后以数字代表细分型号,在原型机基础上稍微大一点的改进就算一个新型号。这种命名法倒是显得苏联制造的飞机型号众多,百花齐放热热闹闹,表面一点不输欧美国家。因此,拉-7、拉-9、拉-11式歼击机实际都是拉-5式歼击机的改型升级,万变不离其宗。

二战空战十大明星兵器之六——苏联拉-5/7式歼击机的霸气出击

苏联作为当年的“老大哥”,在新中国刚成立后的1950年1月至1951年5月援助中国拉-9式歼击机129架,解放军空军主要将其用于航校飞行训练和国土防空作战,一直使用到1959年最后5架拉-9退役。同期,苏联空军数个歼击机航空兵师曾进驻中国各大城市协助防空作战,其中驻上海的苏军106师以拉-11式歼击机击落国民党空军B-25轰炸机1架、P-51战斗机2架,迫降1架B-26轰炸机。新中国空军也陆续装备拉-11式歼击机163架,曾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在1951年11月30日志愿军空军轰炸大和岛时,空2师4团的16架拉-11式歼击机为图-2式轰炸机群护航,与美国空军截击的30多架F-86喷气式战斗机发生激烈空战。志愿军拉-11歼击机击落2架F-86(分别由大队长徐怀堂、副大队长王天保各击落1架),击伤5架;美军F-86击落3架拉-11、4架图-2。由于志愿军空军护航的米格-15歼击机失误晚到,我轰炸机损失较大,但平均飞行20多小时的中国年轻歼击机飞行员以活塞机对抗美军飞行上千小时的老油条和先进喷气机,敌众我寡的空战格斗基本打成平手,老美算不算很丢面儿?美制F-86式战斗机可是世界第一代喷气式战斗机中的佼佼者,这也表明,苏制拉系列活塞式歼击机的空战能力确实了得,即使与有巨大代差的喷气机搏杀仍有胜算。

1954年,中国空军的拉-11式歼击机与图-2式轰炸机进驻海南岛,对南海一带活动的美军航空母舰等舰艇形成一定威慑。在此期间,拉-11歼击机曾出现误击香港国泰航空客机事件,随后遭到美军舰载机报复暗算。在1955年1月解放浙东一江山岛以及大陈岛的战斗中,解放军空29师的拉-11式歼击机掩护轰炸机群时与国民党空军发生空战,先后击落击伤蒋军美制P-47“雷电”式战斗机各1架。直到1966年,中国空军与拉-5/7血脉相连的拉-11式歼击机全部退役,这也是中国空军最后一型活塞螺旋桨式歼击机。由于产量不大的苏联拉-9/11歼击机主要出口当年的盟友,仅限一个小圈子,如今西方国家将其视为收藏精品,中国北京航空航天博物馆在1996年曾用1架拉-9式歼击机,与英国战争博物馆交换回1架“鹞”式垂直起降战斗机,成为镇馆之宝。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武汉夜生活的非凡人生

武汉夜生活的非凡人生

爱吃的大姑和爱扒的大姨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