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丈夫要纳妾,原配一首词彻底击碎了丈夫的非分之想,更成千古名篇

丈夫要纳妾,原配一首词彻底击碎了丈夫的非分之想,更成千古名篇
2020年11月25日 12:44 新浪网 作者 八卦一姐大片

  管道升,字仲姬,元代著名才女。

  说起管道升的家世背景,那可是大有来历。东周管仲,便是管道升的先祖。后来,管氏为了规避战乱,其中的一支迁徙到了江南定居。虽说,吴兴管氏没有出几个达官显贵,但祖上制定的家风家规却得到了很好的继承,所以管氏子弟都受到了良好的教育。

  管道升的父亲管伸是当地的鸿儒,管伸膝下无子,与老伴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千金。因为管道升是家里的独女,所以被父母寄予了厚望,从小便被当成男孩子来培养。出阁前的管道升,不但受到家学的熏陶成为一名才女,更成了当时罕见的有主见的先进女性。

  有这样优秀的女儿,老管夫妇自然不甘心她被外面的野猪拱走,所以,自管道升二八芳龄后,老两口便开始为女儿寻觅良缘,一心要为她找个才貌双全且能与她唱和的翩翩公子。管伸对女婿十分挑剔,管道升亦是如此。父女俩对择婿的执着,直接导致管道升二十八岁时仍未婚配。

  也因此,管道升成了远近闻名的“大龄剩女”。

  

  才子赵孟生不逢时,倘若他生活在宋代,否则凭借他宋太祖十一世孙的身份,这样的宗室子弟注定地位显赫。偏偏赵孟出生后不久,忽必烈就已完成了中原霸业,此时的天下已姓“孛儿只斤”而不是“赵”。或许是继承了祖上几位文艺皇帝的基因,赵孟生来便拥有超乎常人的文学天赋。

  原本像小赵这种落魄赵氏皇族,在元朝的天下理应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才对。不过,当时的大元立国未久,迫切地需要旧宋贵族的支持。由于,赵孟特殊的身份,忽必烈下了一道圣旨将他调到了京城。

  毕竟,忽必烈需要汉族文人的效忠,该如何征服这些自诩气节人士的读书人呢?暴力显然是不可取的,唯有善待赵孟这样的前朝遗老,才是让天下归心的不二之策。

  至元二十三年,赵孟从落魄的前朝遗老,摇身一变成了集贤直学士。

  这一年的赵孟刚过了而立之年,按照古人的平均婚龄来看,他与管道升堪称绝配,管道升是“大龄剩女”,他是“大龄剩男”。

  那么,为什么赵孟在至元二十三年之前没有婚配呢?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当时元朝刚刚占据中原未久,像赵孟这样的前朝遗老,肯定不会出仕,而是要低调行事观察形势。毕竟,此时已是封建社会中后期,杀尽前朝遗老的开国皇帝在历史上并不罕见。为了性命,赵孟只能蛰伏起来,不敢露面。直到他看到了元朝皇帝给予前朝旧族的优待后,这才肯站出来。

  赵孟倒不是为了图元室给予的优厚待遇,仅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而已。

  

  一次偶然的机会,赵孟在好友家看到一幅《修竹图》。这幅画的技法相当精湛,赵孟还以为作画的是浸淫此道几十年的行家里手。向朋友一打听,这才知道原来作者是一介女流管道升。听说这管道升已待嫁闺中近十年,因管氏父女眼光挑剔,所以至今仍未婚配,赵孟便动了心思。

  赵孟登门拜访管府,与管道升的父亲攀谈许久。管老爹觉得眼前的小伙子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才学还算说得过去,且有显赫的门第,至少在前朝是这样的,以他来配自己的女儿,倒也合适。于是,便唤来管道升与赵孟见了一面,管道升亦对风度翩翩的小先生印象不错。

  才子、才女,剩男、剩女,若再不促成这段天作之合,恐怕管道升就嫁不出去了。愁嫁的管道升好不容易遇到了真命天子,所以她自然要抓住机会。赵孟亦迫切地想要娶亲传宗接代,见管道升的容貌、才学、人品都不错,当即下聘,六礼既成,赵家与管家成了亲家。

  或许是因为待嫁闺中多年,又被父母当成男孩子来培养,所以管道升的性格颇为豪爽。赵孟躲藏了许多年,性格上相对保守阴柔。这对男女凑在一起,倒也算是珠联璧合。最难能可贵的是,这对夫妻有如出一辙的艺术追求,他们都喜欢诗词和书画,平日里有说不完的共同话题。

  因为赵孟字号“雪松道人”,所以,赵夫人平日里喜欢管他叫“吾雪松”。这一雅称,足见赵管的夫妻生活十分和睦。

  在管道升存世的一幅《墨竹图》里,我们能看到这样的题字:

  “操弄笔墨,故非女工。然而天性好之,自不能已。窥见吾雪松精此墨竹,为日已久,亦颇会意。”

  从这里可以看出,管道升是个十分通达的女人,即便画出了令人称道的杰作,也不忘在题字上好好夸一夸丈夫。这段题字的意思就是:原本女工并不包括写诗作画,奈何自己生来就喜欢绘画。嫁给赵孟以后每天受丈夫的熏染,逐渐领会了墨竹的意境,所以画技才会日渐精湛。

  根据史料中的时间线来看,在管道升画这幅画时,赵孟刚被调到江浙地区担任提举。自古以来,丈夫外出做官,妻子便要留守家中照料公婆操持家务。为了让“异地恋”保持温度,管道升便画了丈夫最喜欢的墨竹图,还为此画赋诗一首《寄子昂君墨竹》:

  夫君去日竹初栽,竹已成林君未来。玉貌一衰难再好,不如花落又花开。

  遥想当时夫君外出时刚刚栽种了新竹,如今竹林已郁郁葱葱却不见夫君归来。花凋谢了,能在来年花季再度绽放,可人若老去了,当年的恩爱还能再重来吗?在这首诗里,管道升表示对这段“异地恋”存在隐忧。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没过多久,她的忧虑便成真了。

  

  不论现代还是古代的男人,总盘算着三妻四妾的神仙日子。对于赵孟这种仕途一帆风顺的成功人士来说,这份欲望更是明显。看到同僚们家中红旗两三杆,家外彩旗迎风招展,赵孟就是一阵心痒难耐。夫妻之间总会有那么一段“七年之痒”,现在的赵孟,便已痒到了骨子里。

  然而,因为管道升和他的关系举案齐眉,赵孟又是个惧内的家伙,想要纳妾肯定要过了老婆这一关。为了试探,赵孟给老婆写了一首颇具幽默感的小词:

  我为学士,你做夫人。岂不闻王学士有桃叶、桃根,苏学士有朝云、暮云。我便多娶几个吴姬、越女无过分。你年纪已四旬,只管占住玉堂春。

  不得不说,这赵孟果真有些歪才。写这样没有半点营养的小词,仍不忘引据经典。遥想那苏大学士,不是也有王弗和润之吗?看样子想要成为千古风流人物,纳妾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我在吴地找几个美娇娘不过分吧?如今娘子你年事已高,找来几个小丫头照顾你多舒坦?因为你是我的发妻,所以你肯定是地位最高的大夫人,尽管享福就好啦!

  不着调的老公写了这么一首词,但凡女人看来都会醋意大发。不过管道升很有教养,她没有乘车马去老公上班的地方扯着他的耳朵大闹一场,也没像个怨妇一样在空闺里哭哭啼啼。

  既然你赵孟写了首小词,那么,我管道升也用一首《我侬词》回应: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起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与你同生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虽说,这首词的口语化非常严重,但却写得颇具风格,读起来有滋有味。夫妻是什么?不就是活成了相濡以沫的亲人吗?婚姻中的两人都是无法分割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虽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生来在一起同眠,百年之后合葬在一副棺椁里,这才是爱情。

  整首词没有半句嗔怪丈夫的意思,也没说不允许老赵纳妾。只不过,站在老赵的立场来看,夫人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自己若再不解情义,岂不是狼心狗肺?

  

  与历史上的其他才女一样,管道升的爱好比较广泛,除了诗词歌赋之外,在书画上亦颇有造诣。元仁宗十分喜欢赵氏夫妇二人的书法,便请他们共写了一篇《千字文》,收藏为御用的教科书,“合众及子雍书,善装为卷轴,识之御宝,藏之秘书监。”

  若说夫妇二人唯一的不同之处,那就是对待名利的态度。

  得到皇帝赏识的赵孟,总想在仕途上进取。相比之下,管道升则更倾向于闲适的生活。平日里一有机会,管道升便劝丈夫陪她隐退,去做那逍遥的方外之人。

  为了让丈夫淡泊名利,管道升还作了四首《渔父词》:

  其一:

  南望吴兴路四千,几时回去霅水边。名与利,付于天,笑把鱼竺竿上画船。

  其二:

  遥想山堂数树梅,凌寒玉蕊发南枝。山月照,晓风吹,只为清香苦欲归。

  其三:

  身在燕山近帝居,归心日夜忆东吴。斟美酒,脍新鱼,除却清闲总不如。

  其四:

  人生贵极是王侯,浮利浮名不自由。争得似,一扁舟,弄月吟风归去休。

  可以说,管道升就是一位智慧与才华兼备的女子。在那个时人普遍追名逐利的年代,她并未随波逐流。她的愿望非常简单,丈夫是否出人头地并不重要,两人在一起放歌纵酒,满足人生志趣,就是最大的幸福。

  

  1318年(延祐五年),管道昇心脏病发作,经赵孟多次上书请求,才于次年四月,方得准送夫人南归。四月二十五日从大都(今北京)出发,五月十日(5月29日)管道昇病逝于山东临清的舟中,赵孟父子护柩还吴兴,葬东衡里戏台山(今德清县洛舍镇东衡村)。

  “夫人天资开朗,德言容功,靡一不备,翰墨词章不学而能,处家事则内外整肃。”管道升离世以后,赵孟为其写的墓志铭《魏国夫人管氏墓志》中处处透出“完美”二字。其实,在管道升“才女”的标签之上,她更符合元代大众情人的标签,有情有义有才有德。

  或许,这样的女人就是元朝人心目中的“Mrs.Right”吧。

  1322年(至治二年)六月十六日(7月30日),赵孟病逝,享年六十九岁。九月十日,与管道昇合葬于湖州德清县东衡山南麓。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