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辉玉蕴——南京出土宋明金银玉器展

金辉玉蕴——南京出土宋明金银玉器展
2019年11月18日 22:52 新浪网 作者 博睿雅艺术

南京作为两宋时期东南地区的经济重镇、明初京师之所在,一度是全国性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不少开国功臣、皇亲贵胄和文人士子在这里终老。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考古工作者在此发现了许多宋代名门望族、明代王公贵族及开国功臣的家族墓葬,出土了大量珍贵的金银玉器,从日常用器、妇女饰物,到陈设摆件、吉钱压胜,造型精美,用途多样。

这些随葬器物材质高贵,工艺精巧,造型别致,样式多变,从碗盘到杯盏,从金簪到玉带,无不华美秀丽,洋溢着奢华之色,体现了宋、明两代王公贵族们典雅精致、富丽堂皇的生活风貌。

金辉玉蕴——南京出土宋明金银玉器展

“耕读渔櫵”金戒指

由长沙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长沙市文物局主办,长沙博物馆、南京市博物总馆承办的“金辉玉蕴——南京出土宋明金银玉器展”,在长沙博物馆特展二厅对公众免费开放,共展出120件(套)南京市博物总馆馆藏的金银玉器精品。

此次展览分为“珠摇翠舞”“奢雅器用”“吉钱压胜”三个单元,展出的120件(套)金银玉器精品中,有很大一部分出自墓主明确的纪年墓葬中,其中不乏经典之作,体现了当时高超的工艺水平,具有很高的艺术观赏和学术研究价值。

金辉玉蕴——南京出土宋明金银玉器展

雕蟠螭纹八角形玉盘

金辉玉蕴——南京出土宋明金银玉器展

蝴蝶形金饰件

如展品中,一套明代嵌宝石金头面极为引人瞩目。这套头面总共由六件组成,形制各异,均镶嵌红、蓝宝石,精巧华美,色泽艳丽,观之宝光璀璨,美不胜收。

这套头面出土于南京江宁将军山沐斌夫人梅氏墓。沐斌为明朝开国功臣沐英之孙,袭封黔国公,梅氏是沐斌的侧室夫人。与这套头面一同亮相的嵌宝石金镯、嵌宝石金链香盒等都是出土于沐斌夫人梅氏墓。

金辉玉蕴——南京出土宋明金银玉器展

金冠

金辉玉蕴——南京出土宋明金银玉器展

金碗

再如南京江浦黄叶岭宋代张同之墓出土的一件银渣斗同样令人惊叹不已。这件银渣斗口径5.8、高8厘米,渣斗上部呈碗状,下部为小罐,由碗底和罐口焊接而成。

在我们的印象里,渣斗的功能可能是用来存放漱口水的,也可能是放在餐桌上用来吐放残渣或倾倒喝剩的茶渣。这件银质渣斗的出土,足以反映出宋时王公贵族们的奢华生活。

金辉玉蕴——南京出土宋明金银玉器展

金镶玉钱

金辉玉蕴——南京出土宋明金银玉器展

刻香卷纹银盒

金辉玉蕴——南京出土宋明金银玉器展

金锭

此外,还有南京江宁将军山明代沐瓒墓出土的金冠、金冥币,南京板仓徐钦墓出土的金镶玉带,南京中央门外康茂才墓出土的金碗,南京板仓职业病防治所明墓出土的圆雕婴戏八角形玉杯等珍贵文物,同样惹人眼球,让人过目难忘。

金辉玉蕴——南京出土宋明金银玉器展

嵌宝石金头面

金辉玉蕴——南京出土宋明金银玉器展

镶金托双龙戏珠纹琥珀饰件

宋明两代商品经济的发展,带动了金银器制造业的兴盛。宋代金银器一改唐代雍容华贵之风,器型趋于精致小巧,显得典雅秀丽。随着金银器大量流入民间,其类型及装饰摆脱了域外文化的影响,更具生活气息,呈现出本土化风格。

明代金银器制作工艺在前代基础之上又有新的发展,造型美观,制作精细,装饰繁复。此时流行在金银器上镶嵌珍珠、宝石,产生了一系列的合璧产品,使这一时期的金银器表现出浓艳华丽、富丽堂皇的特点。

金辉玉蕴——南京出土宋明金银玉器展

银渣斗

金辉玉蕴——南京出土宋明金银玉器展

圆雕婴戏八角形玉杯

此次亮相展出的这些精雕细刻、雍容华美的金银玉器,不仅是宋、明两代工艺美术研究的珍贵实物资料,同时也为我们提供了那个时代王公贵族们日常生活的想象空间。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所有,凡未具作者姓名的文章,均因无法查获作者所致,敬请原作者谅解!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博睿雅艺术

博睿雅艺术

提供雅俗共赏、品味非凡的文化艺术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