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对《诗经》的传承:屈原的“香草美人”要追溯于《蒹葭》?

楚辞对《诗经》的传承:屈原的“香草美人”要追溯于《蒹葭》?
2019年06月10日 17:58 新浪网 作者 769厦门文化

文 | 陈昂

楚辞对《诗经》的传承:屈原的“香草美人”要追溯于《蒹葭》?

明刊本《楚辞》,现藏中国国家博物馆

王逸对楚辞进行了自觉的改造,并将楚辞逐渐地纳入到儒家文化的认同之中。王逸在给楚辞寻求儒家经典的文本依据时,所说的“夫《离骚》之文,依托《五经》以立义焉。‘帝高阳之苗裔’,则厥初生民,时惟姜嫄也。‘纫秋兰以为佩’,则将翱将翔,佩玉琼琚也。”两次以《诗经》作为参照,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说楚辞“轩翥诗人之后,奋飞辞家之前”,更点明了《诗经》与楚辞间的传承关系。确实,楚辞与《诗经》之间的传承关系,不仅仅在于时间,更在于其精神内核。

我们且看《离骚》:

邅吾道夫昆仑兮,路修远以周流。扬云霓之晻蔼兮,鸣玉鸾之啾啾。朝发轫于天津兮,夕余至乎西极。凤皇翼其承旂兮,高翱翔之翼翼。忽吾行此流沙兮,遵赤水而容与。麾蛟龙使梁津兮,诏西皇使涉予。路修远以多艰兮,腾众车使径待。路不周以左转兮,指西海以为期。屯余车其千乘兮,齐玉轪而并驰。驾八龙之婉婉兮,载云旗之委蛇。抑志而弭节兮,神高驰之邈邈。奏《九歌》而舞《韶》兮,聊假日以媮乐。陟陞皇之赫戏兮,忽临睨夫旧乡。仆夫悲余马怀兮,蜷局顾而不行。

清人刘熙载在《艺概·文概》中说:“就《离骚》而论,……有路可走,卒归于无路可走,如屈子所谓‘登高吾不说,入下吾不能’是也。”《离骚》此段,最见此意。虽然用了极美之文辞,但结尾在即将高蹈于浮世之外的幻丽之境时,蓦然回首,“忽临旧乡”,一切的缤纷绮丽在回顾处黯然失色,正是“有路可走,卒归于无路可走”。这一回顾,格外惊心动魄,而有如此深刻的哀痛,有如此尝试过忘怀而终不能忘怀的挣扎之后,屈原才会清醒而坚定地选择死:“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

《离骚》式的苦闷不自屈原始,实则《诗经》已为其先导。

“仆悲马怀”的情状原从《诗·周南·卷耳》中来: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而再如《小雅·十月之交》:

四方有羡,我独居忧。民莫不逸,我独不敢休。

天命不彻,我不敢效我友自逸。

《魏风·园有桃》:

园有桃,其实之殽。心之忧矣,我歌且谣。

不我知者,谓我士也骄。彼人是哉,子曰何其。

心之忧矣,其谁知之。其谁知之,盖亦勿思。

《小雅·黍离》: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楚辞对《诗经》的传承:屈原的“香草美人”要追溯于《蒹葭》?

《湘夫人》,现代,戴敦邦,国画,取材自屈原《九歌·湘夫人》。

这些都让我们想起《渔父》中“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慨,都是独醒之境中以天下为己忧者的诗人情怀。相比《诗经》中未留下姓名的诗人,屈原是第一位有名姓且有迹于史的诗人,与平民游士不同,他是楚国贵胄,他的忠诚于楚王,半出于此,半则出于对君臣之间友谊和承诺的看重。他以洁白之行完成了自己,为后来的士人与诗人留下了一幕完整而又悲壮的正剧,使得“凡百君子,莫不慕其清高,嘉其文采,哀其不遇,而愍其志焉”(《楚辞章句》),“罹忧”的故事因此而有了恒久的生命力。不惜以生命来殉自己的理想,不惜用生命来印证诗的真诚,后来的诗人能够达到如此境界者,也实在不多见。有这样的诚挚与高洁作《离骚》的底色,它才有了“濯淖污泥之中,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不获世之滋垢,皭然泥而不滓”(《史记·屈原贾生列传》)的精神之光,也因此它扶摇万里的夭矫绮丽才终究归于沉着。

我们再来对比一下《秦风·蒹葭》与《九歌·湘夫人》的关系。先看《秦风·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九歌·湘夫人》: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登白薠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

鸟何萃兮苹中,罾何为兮木上。

沅有芷兮醴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

慌忽兮远望,观流水兮潺湲。

麋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

朝驰余马兮江皋,夕济兮西澨。

闻佳人兮召予,将腾驾兮偕逝。

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

荪壁兮紫坛,播芳椒兮盈堂;

桂栋兮兰橑,辛夷楣兮药房;

罔薜荔兮为帷,擗蕙櫋兮既张;

白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芳;

芷葺兮荷屋,缭之兮杜衡。

……

其实不论是《蒹葭》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还是《湘夫人》的薜荔芙蓉,荪桡兰旌,紫坛桂栋,荷盖之室,本都是心像,不论是“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还是“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都是缘思赋情,而不是缘事赋情。它们并没有留下一个回肠荡气的故事,它们只是用了百转千回的文辞写下一个徘徊不能去的思念。屈原的“香草美人”影响于后世格外深远,很大程度上在于他为人间至情选定了这样一个“江月年年只相似”的永远的象征。而推本溯源,《秦风·蒹葭》可以说正是为其“道夫先路”。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769厦门文化

769厦门文化

最新最全的文化报道,实时报道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