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学校复学以来,校长变得咄咄逼人,没有人看到他开怀大笑过一次

学校复学以来,校长变得咄咄逼人,没有人看到他开怀大笑过一次
2020年04月08日 21:45 新浪网 作者 新锐散文
学校复学以来,校长变得咄咄逼人,没有人看到他开怀大笑过一次

  |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

  风和日丽,春暖花开

  借着复活节的威力

  死神必将离我们远去

  ——帕斯捷尔纳克《日瓦戈医生》

  清晨揭开了神秘的面纱,露出久违的面容。

  疫情的喧嚣过后,恐慌渐次消散,学校宣布复学。

  三月二十五日,在停学近四十天之后的黎明,我们站在熟悉而陌生的校门口,守望着一片净土。透过口罩,竭力呼吸弥漫着花香的空气,自由的清风拂过清晨的面庞。等待不久将中考的他们,穿着春天的校服,带着青春的气息,背起沉重的书包,穿过冷清的街道,等待他们轻捷地归来,露出一张张属于奋斗者的脸。

  守候在黎明的我们,站在明亮的路灯下,心里悲欣交集,五味杂陈,又面露坚定的神情,我们想用春天的语言温暖那些失控的心,安抚浮躁的青春。战疫的硝烟还未散尽,校园防控伴随着中考临近的脚步。

  道路两边有临时停放的车辆,主人下车去买早点。民工们成群结队,走上街头,工地上又响起了轰隆隆的声响。尽管新冠肺炎疫情,使戴口罩成为一种社会文明的象征,但很多人已明显放松警惕,行人多数已不戴口罩,自由呼吸新鲜的空气。校门口用红漆划出了各种箭头和醒目的通道标识,还搭起了蓝色的帐篷,用于紧急隔离。

学校复学以来,校长变得咄咄逼人,没有人看到他开怀大笑过一次

  复学以来,每天都过着如履薄冰的日子,做梦都怕迟到,闹钟一响,行军作战一般争分夺秒,做好准备后匆匆赶往学校。六点半左右,校长早已站在门口,把学生组织得像一串串珠子。每两人间隔一米以上,整齐有序地分排在两侧,每侧各5列。校门口已被分隔成仅一人可通过的狭窄小道,每个通道都站着两名值守的老师,手执测温仪,逐个在学生的额头上测量体温,正常才可放行。保安、值班人员、各处室全部联动,严把入口关。医院也派来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协助学校,与教师们并肩战斗。

  现实并不是想象中的温情脉脉。

  先是学生上学时人员流动密集,测温仪老出故障,根本忙不过来,且速度缓慢,浪费时间。于是学校购置了一台红外线测温设备,安装在门房,最左边的通道与校内帐篷联通,有专人值守,通过红外线检测,通行人员图像及体温都会显示在电脑屏幕上。这大大提升了检测速度和准确性,减轻了教师的工作量,每人不需在规定的十分钟内完成百余名学生测温。但好景不长,那台机器又被收回了,又退回到开学第一天的局面。

学校复学以来,校长变得咄咄逼人,没有人看到他开怀大笑过一次

  一个多月的网课,老师们使出浑身解数,学生们的考试成绩却让人大跌眼镜。有人形象地说,开学从元宵节延迟到清明节,学业从“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转向“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严重两极分化之后,升学无望的学生还在继续做着春秋美梦。校长夙夜忧叹,教师们慌得六神无主,想把学生虚掷的时光补回来。一些家长还未觉醒。中职招生越来越为家长和学生抵拒。

  四月三日早上,我到校略迟。慌忙把车泊在校内停车区,听见有人在校门口高声争吵。跑到校门口,看到还没有放行学生。对面的几家商店已开门营业,一群群学生,从一家店门里涌出,可以想象当时小店里是怎样的人满为患,拥挤不堪。校长挺身而出,气沉丹田,慷慨陈词,声若洪钟,义正辞严,威严无比,完全没有平时的心平气和,温文尔雅。疫情以来,固原这座小城先后出现过几例新冠肺炎患者,都已治愈。现在疫情过去了,相对来说,这种环境有利于复学。但人员流动,外来输入病例急剧攀升和无症状感染势头凶猛,全面复学的通知发出后又立即叫停,这都在传达着危险的信号。如果门口的小店继续这样恣意妄为,学生们不听劝阻,唯恐危险系数增大,那样的话,学校所做的大量防范工作都会前功尽弃,功亏一篑。前几天漫天飞雪,楼门上的积雪消融,水滴不断,一不留神,几滴滴水落到肩头,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学校复学以来,校长变得咄咄逼人,没有人看到他开怀大笑过一次

  校长是一个严谨的人,在工作上从不打折扣。他二十九岁当上校长,到现在当校长也接近二十九年。他先后从农村到城市,从名校到我校,在退休之前,他想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再做出新的贡献,他想有完美的收官之作。眼下的战疫和中考,都面临严峻考验。谁也不能丝毫松懈。想到这座亲爱的山城,想到孩子们的明天,他愈觉肩头责任重大。开学以来,没有人见过他开怀大笑过一次。

  这些天以来,只要不去开会,校长就从一个教室转到另一个教室,来回巡查。班级被分成AB班,A班上课时,B班正处于自习状态,上课时间也由40分钟调整为20分钟。也有通过QQ或钉钉联麦上课的,但无教师的班级管理乏力。当他发现有学生不戴口罩,或两人共坐一桌,或前后桌面对面,都会忍不住大发雷霆。有时候,同事们只看到他工作上雷厉风行,咄咄逼人的一面。此刻,大家却觉得心里有某种酸楚。他已近花甲,本应耳顺,本该对一切都宠辱不惊,但他之所以不怕得罪人,就在于有一身正气,他的眼里一直闪耀着正义之光。

  当他与小店老板严正交涉后,眉头紧皱,面部肌肉也在微微抖动,脚步有些踉跄。同事们望着他身影略微弯曲的样子,不由得心生敬意。

  树上有一只鸟,叫声像吹口哨一样,他抬头望了一眼,觉得仿佛是李文亮转世,又像在提醒每一个人。

  太阳升起,草长莺飞,杨柳依依,桃李争艳,生机勃勃。

  读书声恢复了往日的活力,校园又露出清新的面容。

  【作者简介】马君成,宁夏固原人。宁夏作协会员,宁夏评论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回族文学》《重庆文学》《散文百家》《朔方》《诗林》等文学期刊。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校门口中考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