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不该被吹捧的康雍乾时代:一个培植奴性的时代,中国的至暗时期

不该被吹捧的康雍乾时代:一个培植奴性的时代,中国的至暗时期
2020年10月14日 09:42 新浪网 作者 新锐散文

  人不只是要吃饱饭,还要知礼节。一个盛世,如果没有涌现灿烂的文化,没有涌现主流社会允许的灿烂文化,没有一帮蔑视权贵的知识分子,没有以言获罪的豁免,绝不是真正的盛世。

  一帮文人把康雍乾看作盛世,天花乱坠地吹捧。那是盛世吗?一个培植奴性的时代,那是中国的至暗时期。正是康雍乾时代,把晚明发展出来的商品经济掐掉了,把解放人性的思潮打压了,把蓬勃兴起的自然科学研究卡住了,而这正是推动西方迅猛发展的三大因素。

  从康雍乾开始,中国社会落伍,汉文化固步。但康雍乾却以为万邦咸服:脚下匍伏着天下最智慧的人们,天天喊着万岁英明,多么让人陶醉,一个人或一小撮人的陶醉,却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沉迷和灾难。

  汉民的奴性在晚明一点点驱除,刚有一点点人样——敢与天子争利就是人样,又正是这个人样导致众臣不肯掏钱而坐视王朝灭亡,人性萌芽的散沙终究不敌奴性的铁板——又在康雍乾年代急速强化,不换思想就换脑袋,换了以后全是奴性:匍伏在天子脚下自称奴才。这些智商最高的人以奴性为常为荣,反过来又牧驭别人的奴性,他在别人面前跪下的时间让其他的人加倍跪回来。

  那个时代:没有言论,没有思想,没有直抵人心、涤荡灵魂的拷问,只有宏观叙事的大道理,把晚明的性灵一扫而光,随之而去的是个体的尊严、人性的解放和自由的追求等。知道这些吗?没什么学术造诣的我都知道,那些鸿儒史家、那些炮制鸿篇巨制的小说家们能不知道吗?他们把一个不能说话、不能私议时政、甚至不能思想的年代誉为盛世,他们在一个能说话的年代为一个不能说话的年代歌功颂德,难道他们是在庆幸因前人的禁言而留给自己胡说八道的机会?他们可曾为那时思想的荒漠而悲哀?或者仅仅只是为四海承平、大家有饭吃而欢呼?

  一个不许思想论辩、出不了思想大家的年代,即使小民歌舞升平、感恩戴德,也不能算真正的盛世。盛世,不只是一代人的物质享受,更有大批人的精神享受,然后是各种思想的流传。个别天才人物躲在暗处书写伟大的作品——这种傲骨与奴性一起印进了汉民族的基因,不同的人传承不同的基因:你有你的奴性,我有我的傲骨——恰恰暴露了那时社会的黑暗。且看禁忌的耻辱归于谁身?细究通假字和隐晦表达的荣光又归于谁身?幸生逢盛世,可以说话。

  世人皆知,大部分的普通人都是脱下好的衣服去挣钱、挣了钱以后穿好的衣服。灵魂也需要各式各样的衣服。但一些文人,他把骨子里根深蒂固的奴性付诸于笔,脱下灵魂的衣服,跪在皇权的龙袍前膜拜康雍乾的丰功伟绩。

  纵观历史,比较牛的皇帝都不愿意臣贤,李世民恨魏征私留记录,金弘历不待见张廷玉忧谥。是证天子圣明而有能臣、后天下大治,非臣贤而君圣。是撰朱由检语诸臣皆误国之臣。天下英才皆入吾毂中,非为人尽其才,而为尽系人才。匍匐在功名利禄的脚下,再有骨气的知识分子也只能选择性地挺一挺腰杆,他的脊梁骨早被打断重接。

  然而后世文人不反思这种奴性,却利用难得的可以说话的机会,为奴性叫好呼号,是证奴性已深入他的骨髓,自觉不自觉地在培育着世人的奴性。

  岂不悲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中国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