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高适的一首七律,章法严整,颔联情感真挚,堪比黄庭坚的名句

高适的一首七律,章法严整,颔联情感真挚,堪比黄庭坚的名句
2020年11月22日 09:16 新浪网 作者 精彩搞笑动图

  高适是盛唐著名诗人,在那样一个空前隆盛的时代,很多才俊精神振奋、意气风发,虽有几分狂傲,但也对未来却充满了梦想。高适正是这样一位青年才俊,他不屑于走考进士、明经的常道,却具有追求不朽功名的高昂气度。

  

  但长期的流落不遇,也将诗人的引向现实,让他终于看到,社会隆盛气象背后隐藏的危机。大唐天宝四载,高适自鲁西至东平。

  第二年春,又旅居东平,与卸任的卫县少府李寀分别,遂作一首送别诗,抒发了作者心中复杂的心情。下面分享高适的一首七律,章法严整,颔联情感真挚,堪比黄庭坚的名句。

  

  送前卫县李宷少府

  唐代:高适

  黄鸟翩翩杨柳垂,春风送客使人悲。

  怨别自惊千里外,论交却忆十年时。

  云开汶水孤帆远,路绕梁山匹马迟。

  此地从来可乘兴,留君不住益凄其。

  

  卫县在唐代的卫州,即今河南淇县。时逢春天,本该结伴同游,可是诗人却要在这山花烂漫的季节为朋友送别,“黄鸟翩翩杨柳垂,春风送客使人悲。”黄莺轻飞、杨柳垂丝,春风宜人、离别堪悲。首联点出时节特征,并抒写了离别的惆怅。

  “杨柳垂”,正体现出诗人依依惜别的不舍心情。作者用翩翩的黄鸟、以及和软的东风,交代出这是一个朗日晴天,更显暖意融融。可是景语都是情语,作者越是将景物描写得如此迷人,就越是彰显出离别的愁怨。

  

  颔联紧承首联,“怨别自惊千里外,论交却忆十年时。”诗人抚今追昔,感慨彼此曾有十年交谊,而今却作千里远别,能无悲怨吗?

  作者围绕送别主题渐渐展开,作者愁怨对方一去千里,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会;再回顾交情,十年相知,读者一定会猜测,其中可能发生了很多故事。短短两句,却情深意切,实乃千古名句。

  

  颈联进入分手的描写,“云开汶水孤帆远,路绕梁山匹马迟。”上句写友人离去,一个“远”字,表明作者目送孤帆,怅望良久;下句写自己送友后归来,一个“迟”字,说明诗人不忍回返。

  汶水,今名大汶河,源出山东莱芜县北,古于梁山县东南入济水,今流入东平湖。梁山,在山东梁山县南。这两句诗逼真地写出了至友相别时的恋恋不舍之情,诗人既担心对方前路艰难,也伤心自己又形单影只。

  

  尾联写别后想到不能留住友人,更觉凄怆,“此地从来可乘兴,留君不住益凄其。”乘兴,化用《世说新语》的典故。王子猷居山阴,有一次夜降大雪,他忽忆隐士戴安道。当时戴在嵊县,王却连夜乘舟往访。

  经过一夜的行程方至,至门未见其人而返。大家问其故,王却洒脱地说道,“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作者在这里活用其事,谓朋友欢聚共游。凄其:形容情绪凄怆。

  

  纵览高适的这首七律,全诗情致委婉深切,情景相融无间,确为送别诗中的佳作。特别的是颔联两句,作者用“千里外、十年时”进行对比,不仅时间跨度极大,而且空间上也显得阔大。人生短短几十个春秋,具有十年交情的朋友实在太少了。而今一去难返,更无归计,诗人心中的惆怅不言自明。

  黄庭坚曾有名句,“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诗人与对方各自漂泊江湖,每逢夜雨时,独对孤灯、深宵不寐,如此场景却延续了十年。而高适怀念十年深情,遥想其千里行程,心中的孤寂、命运的不济,以及对大唐前途的担心,都一起涌上心湖,更激荡起层层波澜。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