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2020年07月09日 15:46 新浪网 作者 YOU成都

  巨大的球体绽放着缤纷绚烂的色彩,无数片屏幕附着球面随机旋转,不时发出机械的声响;重达一吨的“怪兽”从天而降,悬在强光照射的空间中,黑色的表皮下包裹着一团即将喷射而出的烈火;

  不见堤岸的海浪无尽地翻滚着,空灵的旋律奏响、波斯语呢喃,有人踩着枯叶走进了一片正在被甲虫吞噬的森林,这里没有小鹿斑比的童话故事,只有被掏空的树根,即将轰然倒塌……

  这些震撼人心的画面,不是科幻电影里的视觉奇观,也并非某部大型纪录片中的场景剪辑,而来自麓湖·A4美术馆的2020夏季双个展——“Oblivion”与“非真之实”。

  因疫情闭馆147天之后,这座位于城市之南的美术馆再次打开了艺术大门——重量级展品惊艳四座,展出内容接近一半为新作;伴随着视觉系统的整体升级,12个承载不同功能的系统空间也逐渐投入使用——显然,这场展览的意义早已超越了它本身。

  过去,我们总是站在艺术前端,通过解读作品、访谈艺术家,了解一场展览,而这一次,我们不妨走入幕后,在A4美术馆驻馆策展人李杰、蔡丽媛的带领下,与他们聊了聊2020夏季双个展背后的故事。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麓湖·A4美术馆驻馆策展人李杰(右)蔡丽媛(左)

  01/

  王郁洋:“Oblivion”

  数据和理性是有很多诗意在里面的,只是曾经我们很天然地把这些东西割裂开了。

  5年之前,上海龙美术馆迎来了开馆以来最大规模的艺术家个展——《今夜我为何物》,在这场展览中,艺术家王郁洋的经典之作《人造月》升起,直径400cm的球体表面,10000盏节能灯同时点亮,人们在摄人心魄的震撼中看见了美与危机并存。

  5年之后,这位艺术家来到了成都,在麓湖·A4美术馆开启了他的西南首场个展——“Oblivion”。在这场展览里,他的新作《人造月2》又成为了全场最为耀眼的明星。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人造月2,装置

  

(电机、屏幕、电脑、电线)直径400cm球体

  2020,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人造月2(局部),装置

  

(电机、屏幕、电脑、电线)直径400cm球体

  2020,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滚动的灯管、旋转的电视机、全球唯一的京东方样机彩屏……王郁洋的艺术实验,似乎从未离开过“技术”与“光”。

  那么,这些让观众大饱眼福的展出内容,仅仅是一种艺术炫技吗?你get了吗,艺术家到底在作品中藏了哪些不容错过的玄机与细节?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Q1-25:小都提问,L

  

Q1:这是A4美术馆与王郁洋的首次合作吗?美术馆是如何关注到他的?

  L这次的2020夏季双个展应该是他真正意义上在成都的首次个展。

  后来,我们的馆长孙莉在和王郁洋的数次沟通中就确定下来,他在国内新媒体领域的工作和工作方法特别适合做一次个展的回顾。他的工作有很多条复杂的线索,我们主要聚焦了两个部分,一个是光,另一个是数字系统,针对的母题是人与人,或者人与人造物的关系。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艺术家王郁洋

  麓湖·A4美术馆2020夏季双个展开幕现场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Q2:展览的主题词“Oblivion”是如何提取出来的?

  L他一直想去讲这种淹没的、不确定的、遗忘的形态,但又不想用具象的中文词去描述它,所以当时他就给我们说了很多故事。他提到过量子力学中一个特别有趣的实验——双缝实验。这个实验对他有一种灵感的启发,也让我们质疑,重新理解了人与宇宙的关系,重新看待了王郁洋的作品。由此,我们才将一个贯穿其中的抽象内容提取出来,那就是Oblivion。

  Q3:此次展览一共展出了多少件作品?其中是否具有为美术馆专门制作的某些作品?

  L王郁洋带来了9件作品,但里面有蛮多展品都是专门为这次展览所创作的。比如《人造月2》《光环》《惚恍》《未来退去的现在》《王郁洋#——不适》5件作品都是为这次个展览所作的。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未来退去的现在202009-202016

  绘画(布面油墨),50x40cm x8,2020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未来退去的现在202009(局部)

  绘画(布面油墨),50x40cm

  2020,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Q4:我们在观展的过程中,发现不少的作品间都存在着某种互文的关系,比如王郁洋的作品常常出现“灯管”与“月亮”,这两个意象,在他的作品是否承担着某种价值和含义?

  L首先,说到“灯管”。在王郁洋的作品中,有很多过时的人造技术。不管是节能灯还是灯管,这些东西在有了LED灯之后,变成了一个被人类遗忘的状态,就如同这次展览的名字一样。其实,你可能也会发现,人类在面临技术迭代的时候,通常会选择遗忘,而艺术家其实就是把这些东西再次激活。

  比如,在《关系》里,灯管被拟人化,看见滚来滚去的灯管,其实就看见了一个相似的自己。比如《光环》,像是人生轨迹的隐喻,一个拥有扫描系统的电视机在一个环上公转与自转,无论倾向哪个角度移动,都会被修正回去,映照出无论你选择怎样的人生,最后都会走向终点。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关系,装置

  (电机、LED、微型电脑、电线),尺寸可变

  2020,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光环

  影像装置(电机、监视器、电脑、不锈钢轨道)200x200x50cm,2020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第二,艺术家喜欢在作品中融入月亮元素,是因为他这一代人,受到过阿波罗登月计划的深刻影响。与许多中国的孩子们一样,艺术家小时候都也听到过嫦娥奔月的故事,但是,现代科学却告诉我们月亮是灰暗的,遍布尘埃和陨石坑。他在童年的时候,想不通这里面的真实与虚拟。所以艺术家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做这方面艺术品,比如《再造登月》《人造月》《奇点》,再到今天的《人造月2》。这样一条线下来,他一直在讲“月亮”。但是,他跟一些艺术家做天象的作品又是不一样的,他关注的不是月球本身,而是人和月亮之间的关系。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人造月2,装置

  

(电机、屏幕、电脑、电线)直径400cm球体

  2020,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Q5:王郁洋老师是理工男吗?

  L是戏剧舞台专业出身,之后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他其实是很艺术的一个人,在他的作品里面之所以包含这些技术东西,其实是因为数据和理性是有很多诗意在里面的,只是曾经我们很天然地把这些东西割裂开了。

  艺术从某种角度来说,它的功用就是打破壁垒,让大家看到各种各样的创造性和可能性。我们觉得这是艺术非常可爱的一点。而且国外很多艺术家其实是跟科学家合作的,王郁洋的团队里也有非常多的有科学研究背景的成员。

  Q6:那他是否会对技术的东西非常沉迷?

  L&C:当然,但艺术家和科学家最大的不同可能是,科学家可能喜欢证伪求解。而艺术家从某种角度来讲,是特别善变的,他们不断地在寻找各种各样的理念、原理,或者材料、技术的一些空白和夹缝,去激活这些东西。艺术家不是提供答案的人,而是提出问题的人。

  Q7:这次展览有一件叫《惚恍》的作品很特别?

  L“惚恍”这个词来自老子《道德经》,讲一个人无法搞清楚状况的状态。在展览中艺术家主要想表达视觉经验的某种不确定性,我们用了京东方的变色屏技术,全世界只有一个,是个样机。它位于空间的突起处,这块屏从不同的角度来所呈现的色彩是不一样的。所以,艺术家创作本身与整个社会的工程技术,它是一种容纳和接纳的状态。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惚恍

  装置,3x3x3m,2020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Q8:展览之后,这块屏会归还吗?

  L当然,这是商业机密,也是艺术家特别厉害的一点,能够通过自己的艺术理念和创作魅力,去借到这样一个东西。

  02/

  帕森与玛吉特:“非真之实”

  很多时候我们都在谈真实与虚拟的二元对立,而忘记去关注它们之间的中间带。

  聚焦于“非真之实”主题的荷兰艺术家组合帕森·布鲁瑟与玛吉特·卢卡斯,从2002年便开始相互合作。多年以来,他们一直通过视频动画,回应着视觉文化中虚构对现实的占领现象。

  开幕式现场,两位艺术家因为疫情的关系,被隔离在阿姆斯特丹的家中,只能通过线上视频的方式与观众们见面。有意思的是,他们非常调皮地将展览中的第一件作品《非实之真》作为了视频背景,不自觉地,让人联想到麓湖畔那些涌动的波纹。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帕森·布鲁瑟与玛吉特·卢卡斯

  麓湖·A4美术馆2020夏季双个展开幕现场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在展览现场,我们总是能在两位艺术家的作品中看见非常纯粹的自然元素,而他们比照比亚沃维耶扎原始森林制作的影像与装置《森林取景点》和《我心沉寂》更是成为了全场焦点。

  那么,在帕森与玛吉特的作品中,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多的纯粹自然元素?除了视觉效果,他们的作品还有哪些值得观众注意的特点?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Q1-25:小都提问,L

  

Q9:帕森与玛吉特的创作方向有哪些特色?其中是否包含疫情期间诞生的新作?

  L帕森与玛吉特,是我们首次合作的艺术家,两位艺术家跟媒体的关系,有点像是在媒体的丛林当中去找到他们的资源系统,由此来进行编辑、重组以及反思。他们所针对的母题是人和自然的关系,以及人和虚拟之间的关系。

  他们的《非实之真》与《入我脑中》都是新作,而且是典型的带有隔离印记的作品。后者的题目其实是一首歌的歌词,站在展厅里,我们会听见这首歌不断地循环播放,那种感觉如同海浪拍打心房,与隔离期间,当所有的娱乐生活都被停止时,对着屏幕,不断被一个东西清洗时的感觉非常相似。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入我脑中(局部)

  装置,绒宣布,13.18x2.7m,2020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Q10:展览主题“非真之实”意指什么?

  L“非真之实(The Real of Unreal)”,它的意思是在真实和虚拟之间找到一种中间状态。艺术家非常热爱中国文化,热衷于阅读中国的文学与哲学,尤其喜爱《红楼梦》。在这部名著中,有一句话是“假作真时真亦假”,艺术家也注意到,在很多时候我们谈“真实与虚拟”时,往往是二元对立的,而没有去找它们中间介质的关系,所以他们希望通过这次的展览,为我们营造一个人与自然的中间某种状态,它是通过真实与虚拟交替演绎出来的。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幻影树皮,桦树、云杉和白蜡树

  全高清视频,3’45”, 2020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Q11:上了二楼之后,首个映入眼帘的又是一件叫做“非实之真”的作品,“实”与“真”位置的调换,意味着什么?

  L&C:其实和它的英文名The Thing of Nothing有关,我们在做翻译的时候,其实也在跟他们讨论,比如与道家有关的实和虚,真和假之间的关系。他们希望作品与展览之间形成某种对话关系,有点像“假作真时真亦假”与“无为有处有还无”,是一个对照关系。当时翻译的时候我们想了很多名词,后来发现Thing和Nothing,Real和Unreal之间就是一个互文关系,可以把它想成是一个“比较翻译”的问题,不是一个直译,想用对照的关系去呈现一种创作的哲学。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非实之真

  视频,15’29”,2020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Q12:在帕森与玛吉特的作品中,我们似乎常常能看到一些非常纯粹的自然元素,比如森林、水源、风雪,通过这些演绎,艺术家又想要表达什么,是单纯的环保吗?

  L人类突然意识到,曾经我们无比骄傲的数学、物理学,在某种意义上,都是摇晃的,非稳定的。

  第二,人的文化开始在他们的作品中慢慢淹没掉,最后只剩下非常纯粹的自然,这其实是他们的自然观。他们认为自然不是人类想象出来的那个样子,人类想象的自然其实只是一个人造的观念。自然根本不care人的定义,无论我们怎么定义,它都是局部的,甚至局部也是无法控制的。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铸造与模拟

  装置,2x4K显示器,循环视频,1'40” x2,2018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小鹿斑比母带处理

  视频,12’40”,2010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所以,艺术家会在《小鹿斑比母带处理》中,去质疑华特·迪士尼的自然观,在这些影片中,通常简单地将人和自然区分开来,人扮演破坏自然的角色,动物又长得拟人化,艺术家觉得这些桥段既熟悉又荒谬。在他们看来,当今人类所谓的自然并不是真正的自然,而是一种文化观念。

  Q13:音乐在他们的作品里面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L&C:艺术家对音乐的要求非常高,所以,视听的状态很厉害,这种程度在国内的艺术家中还是比较少见,音乐都是他们自己改编的。

  在他们的作品中,我们可以将视觉看作是一个横向的纬线,那么,音乐就是纵向的经线,由此来挖掘人的文化在他们作品中的意义。这一点跟王郁洋的无意识、遗忘也有一些联系。比如说,在《森林取景点》中,我们会看见一个伊朗的歌手正在吟唱一首叫Nature Boy的歌,这首歌的内容是跟作品的内核相联系的。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森林取景点

  视频,11’42”,2018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同时,与《森林取景点》相搭配,现场有一个被正在被甲虫掏空的树根装置,当视频播放到它的内容时,便会响起歌曲《我心沉寂》。这首歌与Nature Boy是有历史渊源的,它的歌手是百老汇的歌曲家Herman Yablokoff,他曾控告Nature Boy的歌手抄袭,而Yablokoff的出生地就是在这个正在被甲虫吞噬的森林。所以,作品当中有非常多的神奇的巧合。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我心沉寂

  装置,3D打印,全高清视频循环播放设备

  215x220x165cm,11’42”,2018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03/

  策展:黑与白的对话

  你可能不知道,观众看到现场之时,也是我们看到现场之时,同时,也是艺术家看到现场之时,这就是艺术好玩的地方。

  一场精彩的展览离不开好的作品,同样,也需要清晰的逻辑展陈。走进A4美术馆夏季双个展现场,不仅是展出内容,整个展线走向也如同人生一般,交织在真与虚的起伏中。

  一眼望去,象征着人生轨迹的《光环》孤独地立于展厅中央,然而,想真正地靠近它,又需要先穿过陈列《未来退去的现在》的“长廊”,在这个作品系列中,隐藏了非常强烈的时间感,仿佛看透人生真谛前的蹉跎。

  而后,便是陷入辨色混沌的《惚恍》、形态与体量都打破常规的《字典——光》、展览的高光时刻《人造月2》,窃窃私语的《关系》。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字典——光

  雕塑(透明树脂),200x150x260cm,2015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紧接着,又掉入了帕森与玛吉特构建的“非真之实”,看得见的水波、森林与看不见的甲虫、蚂蚁,在这里构建了一个陌生而疏离的世界。

  较之于以往的展品数量,本次展览的作品数量实属不多,但却不乏大体量作品与新作,加之荷兰艺术家帕森与玛吉特因疫情被阻隔于10000公里之外,策展工作更是难上加难。

  那么,站在展览背后,策展人是如何策展的?在2020夏季双个展中,他们经历了哪些困难,又是如何克服的?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Q1-25:小都提问,L

  

Q14:站在艺术家、艺术馆、作品及观众之间,策展人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L:策展人是一个很复合的角色,他有可能是一个制造人,要支持艺术家创造出来他希望创造出的现场;同时,他也是一个导演,可能需要去把很多不同艺术家的现场进行合理的区隔,融合和对话;他还有可能是一个转译工作者,因为艺术的语言,不见得那么被人所理解,策展人需要以他的理解建造艺术家与观众之间的桥梁;同时,他最后可能还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比如有时候艺术家留白的东西,策展人要把这些画外音讲出来,帮助大家理解这个展览。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策展人李杰正在导览

  麓湖·A4美术馆2020夏季双个展开幕现场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C:我觉得,策展人就是一个“万金油”, 什么都得了解一些,对艺术家工作、对观众、场馆,包括对相关的钱怎么花,最后会产生什么结果都得要清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身份和策划、门店的老板可能没什么区别。只是,我们兜售的,或者说,我们想要创造的,是一个艺术的环境,它可能是一种文化,一个现场。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策展人蔡丽媛正在导览

  麓湖·A4美术馆2020夏季双个展开幕现场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Q15:通过对A4近年来所举办的展览的观察,我们发现双个展这种形式在A4的展览中似乎颇受青睐,它的特点在哪里?

  LA4美术馆一直在做双个展。因为我们希望A4的展览既有窗口性,又有对话性。窗口性是我们希望能够有一些有成都文化以外的艺术家作品在这座城市获得展示,但他又要产生某种对话。同时,这些对话又是一些让大家共同关注的某些领域的主题,一定要让我们身处于这座城市的人也关注这个问题。

  所以,它的体系安排就是,每年春夏季,我们会邀请一位有西方工作经验的艺术家和一位在中国工作的艺术家,进行跨文化的对话。艺术家之间通常会有一个共同的母题,这个母题的领域和思考的背景可能会形成一个有效的聚焦。

  那么,我们这次的背景就是人和媒体的关系。虽然两组艺术家的表现形式不同,但谈论到最后,都在讲人和未来的关系,关心人在未来会走向何方。所以,我们把这次的聚焦点放在了这种对话中。所以,“人何以为人”也是我们策展的逻辑点和关键词。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四川现代舞蹈团表演

  麓湖·A4美术馆2020夏季双个展开幕现场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Q16:那我们以一场展览来看,什么时候,才算策展人的工作结束了?

  L比如像这次的夏季双个展,至少是在展期过后的一段时间,我们还要去做文献梳理,做出版,做艺术家研究。甚至还要去做观众调研、数据分析,一系列的工作都是在这个系统内的。

  特别像作为驻馆策展人,跟独立策展人还不一样。我们的工作是和美术馆绑在一起的,与这个美术馆共同成长的。我们工作面向的,也并非只是一次性的观众,有很多的观众是成长型的,他们会不断地与你发生关联,艺术家也一样。

  所以,我们在应对的是这个美术馆存在于这个城市系统当中的意义。我们不光要保证艺术的发声,还要保证公众的利益,这样来理解,驻馆策展人的工作是永不停歇的。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麓湖·A4美术馆2020夏季双个展开幕现场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Q17:2020夏季双个展的策展工作算是A4美术馆策展史上工作量最大的一次展览吗?

  L算是非常大,但不是最大,最大应该是2017年的“创造空间”那个展览。但现场的工作人员,这一次是最多的。

  我们前期计划有一年多的时间,现场的展览准备耗费了两三个月,实际布展则花了一个多月。每天早上七点半到凌晨两三点,三十多个工人加上实习生志愿者团队的五十多人,轮番上阵。平均一天,保证有六七十个人在现场,策展人自己也要扫垃圾,拿扫把站在作品旁边,扫垃圾、吸尘器,扫垃圾、吸尘器,就这么交替,工人们还有通宵的。

  临到开展前三天都还在变方案,中间遇到很多问题,但都尽量去解决了。因为它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展览接近一半的展出内容是新作品,特别是新的新媒体作品,非常耗费人力。

  Q18:哪件作品耗费的精力最多?

  L那必须是《人造月2》。因为没做过,连艺术家自己也不知道做出来会是什么样子。

  这个艺术品需要将四个不同的地方原料安装组合,在杭州组装到1/3,然后拉过来在成都完成。很多东西都是半成品送到美术馆。为了完成这个工作,艺术家也是提前十五天左右就来到了成都,还是挺难得。艺术好玩的地方就是这里,永远都是有风险的,永远没有定义。所以,观众看到现场的时候,也是艺术家看到现场的时候,也是我们看到现场的时候。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人造月2(局部),装置

  

(电机、屏幕、电脑、电线),直径400cm球体

  2020,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Q19:特别是在疫情期间,艺术馆工作的难度加大,它为展览来到了哪些影响和思考?

  L荷兰的艺术家到不了现场,非常影响现场的布展。我们必须通过线上开会的方式进行沟通,当然,A4史上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问题。因为我们合作的艺术家来自天南海北,有很多艺术家甚至生活在某一个岛上,只有某个时段的某一刻,才能与之对话,它是一个全球化的工作状态。

  所以,疫情是一种选择,它只是把很多人区隔开了,而没有让这些人停止思想与行动。同时,也开启了一种新的沟通方式——原来你可能觉得要面对面,现在有很多都不用面对面,像最近流行的云自习一样,这是新的趋势,作为艺术这个行业也要跟上趋势,艺术家不在现场一样能工作,这是更好的交流方式。

  Q20:虽然是分属于不同艺术家的双个展,但我们在观展的过程中似乎也能看到一种与“分”相对应于的“和”概念,它可能是艺术家思想的某种关联,作品间的某种互文,又或是空间分布上的某种衔接,在本次展览中,两位策展人是如何处理这种“和”的衔接的?

  L&C:首先,这两个展览一黑一白,这是从布展的光线上。其次,内容上,你可以看见二楼的楼梯上有一个视频作品《王郁洋#——不适》,这是艺术家特别做的,用来衔接两个展览的作品。艺术家只输入了一个词,给计算机24小时,它便自己完成了这个视频,在这个作品中艺术家变成了工具,计算机变成了创造者。而楼上的两位艺术家参展作品的主要展示形式就是影像。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王郁洋#——不适

  视频,3’46”, 2018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同时,在结尾,艺术家王郁洋用《嘴》来解构展览,解构了所有的观点。这是一张按照他的嘴1:1创造出来的“嘴”,连每一根胡渣都是和他一样的。走到跟前,当一口矿泉水喷出来的时候,你有可能感觉到被冒犯了,也可能感觉是意料之中的,非常好玩。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嘴,互动装置

  (金属骨架、电机、硅胶、电脑)17x10x8cm

  2015,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04/

  空间:不止于展览

  展览有条不紊地进行,团队大幅扩张,12个承载不同功能的空间陆续开放,这一年,对A4来说,是完全爆发的一年。因为,我们一直以来,是按照成都这座城市自己的节奏在走。

  除了精彩的展览,最近到A4美术馆打卡的朋友或许还有不少惊喜的发现——

  乘坐地铁从红石公园站钻出,延天府大道南段直行,过桥,不用绕进售楼中心,便可从寻麓书馆跟前的红砂岩楼梯直抵位于湖畔的美术馆大门;沿途还能打卡A4儿童艺术馆、A4图书馆等崭新的空间来一番体验。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同时,较之于以往,2020夏季双个展开幕式的举办地点也稍稍挪了位,在靠近展厅大门的入口处,天花板上的1500盏齐亮,背后的水上剧场牌子更是十分醒目。

  A4美术馆的logo也变了样,不少粉丝走进艺术商店,都忍不住剁手换上了新的周边手袋。

  原来,在闭馆的147天,正如“闲不下来的成都”一样,A4也从未停下脚步,除了准备展览之外,他们还悄悄地对整个品牌的视觉系统与展馆空间进行了翻天覆地的调整。

  而且,小都还听闻,今年9月,他们还将联合独立策展人国际(Independent Curator International,后简称ICI)搞大事,小野洋子、大卫·林奇、妹岛和世都将加入其中。

  那么,这座12岁的美术馆,到底有了哪些变化?除了夏季双个展之外,闭馆的147天,筹划了哪些大事?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Q1-25:小都提问,L

  

Q21:目前A4的空间调整主要包括哪些?是否都已投入使用?

  L目前A4一共有12个承载不同功能的空间,它们分布于三个不同的地点——

  首先,艺展中心楼上的花园修好后,会多增加一个三号展厅;然后,在原来的学术报告厅、艺术商店之外,还会有A4图书馆、A4儿童艺术馆、麓湖生态艺术馆、成都麓湖水上剧场、A4小剧场等。其中,图书馆和儿童艺术馆都已经交付,并与这次的展览同期开放了,水上剧场和小剧场将在今年9月交付。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A4儿童艺术馆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在麓坊中心,我们有去年投入使用的A4国际驻留艺术中心,它下面还有4个不同的实验工坊。还有就是麓客岛上,我们有一个蛇形美术馆A4展亭。

  未来的A4,我想它首先改变了人们对美术馆的固化认知——我们到美术馆不仅仅是为了看展的,一到这个地方,从早到晚,甚至到第二天,你都能够有很多选择。

  Q22:此次展览也是A4美术馆视觉升级后的首次正式亮相吗,主要包括哪些方面?

  L&C:在展览开幕之前的一段时间,A4就完成了视觉系统的升级,我们把整个logo的字体、颜色都转变了。

  以往,A4的logo是以建筑形象作为主要的视觉载体,但现在整个空间变多了,就不能再以一个建筑的形态囊括所有的星系。A4变成了一个系统的品牌,因为,它需要覆盖所有12个子空间的需求。

  Q23:有没有为这次展览特地做的一些空间上的调整?

  L我们将延长展览的开馆时间。观众们在等待剧场开幕的时候,就可以先在展厅观展。我们非常期待它的夜间效果,以后,整个美术馆就是全天候。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麓湖·A4美术馆2020夏季双个展开幕现场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Q24:剧场的剧目选择会有哪些倾向?

  L&C:它可能是一个既实验又可以是覆盖流行趋势的空间。承载的内容既有明星现场、音乐会演出,同时还能做行为、现代舞、实验音乐,是一个多功能,可以根据内容进行适当调整的演绎空间。在这个里面,我们花了大力的设计,期待用一个大剧场与小剧场的搭配,形成成都市内的一个活力聚集的场所,我们相信,对于成都爱好创意与文化的人来说,这是一件特别兴奋的事情。

  Q25:闭馆的147天,美术馆都在干什么?iSTART儿童艺术节是否会如期举行?驻留项目有什么打算?

  L:我一直在负责iSTART儿童艺术节的项目,今年我们会在9月26日开幕份,值得高兴的是,今年的规模可能比去年规模更大,因为去年已经有有很多人想从观众变成参与者。我们将跟ICI合作do it项目,会有全世界非常多的著名艺术家贡献给成都市民很多方案。包括当代艺术家小野洋子,好莱坞最怪异、最具影响力导演大卫·林奇,普利兹克奖建筑师妹岛和世,后现代舞蹈家安娜·哈尔普林,极简主义设计师康士坦丁·葛切奇,造型艺术家克里斯蒂安· 波尔坦斯基等30多位顶级的国际艺术家一起来做这个事情。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C:在国际驻留这边,我们在6月23日开始搞一个展览——《艺术家隔离日志》。其实,从过年开始,我们就一直与艺术家沟通,一直在做准备,在这个项目中,来自23个国家的79位艺术家的作品将全部以视频、影像、图片和文字的形式输出,表达他们被隔离期间的状态,基本上都是新作品,我们将每天更新一位艺术家的情况。国内主要是B站和微博,还有一些国外平台。然后,我们在六月底发出了本年度的OPEN CALL,主要召集的是国内和本地的艺术家。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艺术家隔离日志"海报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Claudia Vásquez Gómez

  视频,3'05'',2020

  图片由麓湖·A4美术馆提供

  L&C:所以,算起来,A4美术馆今年有半年时间没有开门,但我们都很淡定,因为美术馆有自己的方法,做线上社群、线上公教活动、线上展览,这几个月我们不仅没有疏离公众,反而和公众的联系更加密切。我们有自己的青年社群,我们的儿童项目和驻留项目依然有条不紊地进行。

  这些东西呈现出来,你会发现,它不太像一个疫情下的紧缩的那种状态,这完全是A4爆发的一年。今年全国的美术馆都在低调,都在生存,但A4不光扩张了团队,扩张场馆,到现在有12个空间,再到我们的项目遍地开花,我们觉得,这是因为A4一直以来是按照成都这座城市自己的节奏在走。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12年,12个空间,时隔147天再次打开艺术的大门,这座位于城市之南的艺术馆即将开启全天候模式。

  传统的,经典的,实验的,新鲜的,在这里不断打破,重构,延展……

  A4,未来可期。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YOU成都·看展福利

  想要麓湖·A4美术馆双个展门票吗?

  我们将选择10名幸运鹅,每人送出麓湖A4美术馆2020夏季双个展——王郁洋:“Oblivion”&帕森·布鲁瑟与玛吉特·卢卡斯:“非真之实”门票1张。

  快来留言区表达你对艺术的热爱吧!小编将根据心情翻牌子哦。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王郁洋:“Oblivion”&帕森·布鲁瑟与玛吉特·卢卡斯:“非真之实”

  2020年6月14日-2020年9月6日麓湖·A4美术馆

  龙门阵,摆不停

展览开幕,空间上新,我们问了A4策展人25个问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