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我从老公交的水电费里,一步步查出了第三者

我从老公交的水电费里,一步步查出了第三者
2022年02月24日 19:27 新浪网 作者 亲子派妈咪圈

  “

  离婚听起来潇洒又解气,但生活不是。在每个人都能从婚姻里独立出来之前,都需要积攒足够的底气,这才是对自己和孩子最负责任的做法。

  ——派妈

  ”

  作者|猪小浅

  来源|猪小浅(ID:zhuxiaoqian0214)

01

  2017年,我和老公刘铭决定再要个宝宝。

  想给儿子做个伴。

  这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刘铭在当爸和当老公这两件事上都是合格的,所以我也是心甘情愿地想再生一个。

  只是我们谁也没想到,二胎来了一对双胞胎。

  第一次做B超知道结果时,我完全懵圈了,刘铭也是。

  要怎么说呢。

  家里再添一个宝宝是锦上添花,但如果一下子多两个,就只剩压力了。

  但宝宝来了,是缘分。打掉肯定是舍不得的。

  刘铭安慰我说,没事,有我呢。你就安心养胎,等着咱们宝贝的到来。

  这之后,刘铭想尽办法的搞钱,增加家庭收入。

  同时,他也体谅我的辛苦。只要有空,就帮我一起带孩子。

  有时看着刘铭,我时常想告诉全世界,我很幸福。

02

  我和刘铭相识于2002年的合肥。

  不同的大学,他本科,我专科。他家在安徽宿州,我家在安徽怀宁。

  他对我一见钟情,而我对他算得上日久生情。

  刘铭大我三岁。

  因为他读书晚,中途又退学出去上过班,所以我俩是同一年毕业。

  刚毕业的时候,是真的穷啊。

  刘铭家条件不好,他的学费是助学贷款以及亲戚家的借款,生活费全都靠兼职。

  所以刚毕业的那一两年,我们留下生活费后,大部分钱都寄回去还钱,或者存到那个贷款的账户。还完贷款后,还得补贴他弟弟妹妹的学费。

  朋友知道后,都觉得我跟刘铭在一起,是个无底洞。

  其实从拿到第一份工资开始,刘铭就把工资卡给了我。他挣得比我多不少,所以还债用的基本都是他自己的钱。

  但即便是这样,朋友也仍然觉得,嫁给刘铭,以后日子会很难过。

  爱情是不问原因不问结果,但婚姻不是扶贫。

  我也并不是没有犹豫过,但在一起的甜蜜,抵消了所有的犹豫。

03

  那时是真的甜蜜和快乐吧。

  我做销售,刘铭做设计。

  我俩每天一起上班,再等着对方下班。

  有时是我去他公司楼下等他。他每次看见我,就会朝我飞奔而来,满眼都是星光。

  有时是他等我。不论等多久,他都没有半句怨言。

  有次我因为一个客户的刁难,加班到很晚,刘铭等了两个多小时。见到我,他抱着我说,老婆辛苦了。

  最喜欢的还是周末。

  我会坐上刘铭的自行车,和他一起去河边踏青,去野外郊游,连风都是甜的。偶尔也会去外面改善伙食,奢侈地吃顿美食。

  那时没钱,但刘铭每个节日都会准备礼物。

  我记得有次情人节,他说临时要出差,我有点失落。

  可我回到出租屋的时候,看到的却是火红的玫瑰和满屋的香气。还有一盒巧克力,因为舍不得吃,留到最后长了虫子。

  那时日子穷,可我们满心满眼都是对方。

  当然,我们也闹过分手。

  只是每次刚说完分手就后悔,然后又马不停蹄地和好。

  我俩在岁月的长河里,一天比一天离不开对方。

  经过漫长的爱情长跑后,2011年,我嫁给了刘铭。

  是真的裸婚。

  没有房子没有彩礼,有的只是一份炽热的爱情。

04

  2012年年初,我怀孕了。

  十月怀胎生下儿子。儿子出生后,都是刘铭洗澡换尿布以及哄睡。

  儿子是个高需求的宝宝,放床上就哭,抱起来就笑眯眯,那时刘铭经常睡不好觉。

  可他宁愿自己辛苦点,也要让我睡好。

  一直到儿子快三个月,我才第一次给他洗澡。

  因为那时刘铭换了工作,上班有点远,每天回来晚。

  这之后的四五年,刘铭可以说是拼了命地在努力。

  除了本职工作上不断升职加薪,还去做了各种兼职。

  有时深夜醒来,看着他还在电脑前忙碌的身影,我是心疼的。

  但刘铭总说,我还欠你一个家,跟着我,让你受苦了。我要尽快买个房子。

  其实女孩子不怕苦的,怕的是你吃了苦,那个人还看不见。

  只要他看见了,并且体谅你的苦,那么所有的苦都是值得的。

  2015年,我和刘铭在合肥买了房。

  我们终于有个家了。

  而我和刘铭在时间的磨合下,感情越来越好,我们也变得越来越好。

  我是个性格急躁的人,但在刘铭的包容下,改变了很多。

  刘铭从来不对我发脾气,闹别扭也都是他来哄我,所以在我心里,眼前的家,就是我青春年少时光里设想过的有关家的样子。

  朋友都说我越来越温柔了。

  是好的婚姻,才会让一个女人越来越温柔吧。

  当然,那时也有矛盾。

  最大的矛盾,可能就是婆婆不愿意帮忙带孩子。

  婆婆活得潇洒,觉得自己带不好孩子,并且认为带孩子不是自己的分内事。

  那时我是心有不满的,毕竟我和刘铭这么艰难。

  好在有我妈搭把手,好在刘铭一直很积极地帮忙,所以总体也没觉得有多苦。

  刘铭带儿子的时候,比我还温柔。

  给儿子念故事,陪他做游戏和手工,带他出去玩。

  儿子犯了错,他会耐心教导,从不对儿子发脾气。

  所以儿子总体是个乖巧惹人爱的宝宝。

  也正是因为这样,刘铭想生个二胎时,我没有反对。

05

  只是我们都没想到,一下子来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

  而且是一男一女的龙凤胎,多么难能可贵。

  但我和刘铭这样的家庭,养育三个孩子真的有些吃力了。

  2018年6月,刘铭有个工作机会去上海,工资可以直接翻番。

  也更加有前途。

  刘铭犹豫着要不要去。

  毕竟去了,也就意味着我们要两地分居,意味着我要一个人带三个孩子。

  那时双胞胎还不到一岁,我妈身体不如从前,没法帮我了。没有老人帮忙,难度可想而知。

  但如果不去,刘铭会错失这个机会。机会错失了,可能就没了。

  而我和孩子跟着去上海也不现实。

  首先是孩子上学的问题,其次一家五口租房也是一笔大开销。

  所以根本行不通。

  最后我们商量的结果是,他去上海,我辞职,在家带三个孩子。

  可能很多人觉得我做了牺牲,其实那时我的工作刚好也处在瓶颈期。可以说,这样的选择是我们权衡利弊的结果。

  想着刘铭去上海后,工资翻了一倍,够家里开销了。

  而我全身心带孩子,肯定比请个保姆强。

  就这样,我和刘铭开始了两地分居的生活。

06

  异地婚姻不容易。

  我要接送大宝上学,去兴趣班。双胞胎生个病什么的,就更加的手忙脚乱。

  有次二宝大半夜发烧,茫然无助的我,只好让闺蜜来帮忙。

  那样的时刻,真的特别崩溃。

  有时候想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可能是孩子的可爱,还有刘铭的体贴吧。

  刘铭每个月按时寄钱回来,自己只留很少的一部分作为生活费和交房租。

  有时我让他多留一点,他会说,你在老家带孩子辛苦,不能让你手头缺钱,我一个人没所谓的。钱放你手里我也安心,你拿着钱也有安全感。

  分居的这两三年,我们每天都会打电话或者微信视频,跟孩子聊上一个小时。

  每隔两个月或者三个月,刘铭会回一次家。

  孩子们都很喜欢他,有什么好吃的,也都说要留给爸爸。

  他远在上海,但父爱似乎并没有缺席。

  2021年,小宝们也开始上幼儿园了。

  我终于可以让自己喘喘气,回回血,好好休息下了。

  夜深人静的夜晚,想到孩子,想到刘铭,我的心是安稳的。

  朋友们也很羡慕我,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还有个认真赚钱,体贴入微的丈夫。

  是幸福的五口之家。

07

  有时候我会想,是不是每个人的故事都有两个版本。

  比如在2022年2月3号之前,我觉得自己和刘铭也算是共患难走出来的夫妻,有过过命的交情。

  在我心里,我俩之间也算是个甜蜜的故事。

  那时我怎么会想到,有人早已经在这份小小的甜蜜里,加了毒药。

  我的爱情和婚姻,死在了2022年2月3号。

  再也迎不来虎年的立春。

  再也不会有幸福可言。

  这一天,合肥的大街小巷里,到处都是过年的喜悦,每个电视台都在迎接奥运会的开幕。

  可这一天,我发现刘铭出轨了。

  是铁锤。

  一锤锤死。

  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

  这一天,因为网上的一个段子,我鬼使神差地看了刘铭的手机。

  当着刘铭的面,他看起来坦坦荡荡,坦然自若。

  其实我也觉得他经得起查的。

  以前我俩说起这个话题时,他笑着说,我每个月的工资都给了你,没钱我还能做什么呢。

  是啊,没钱还有哪个女人会看上他呀。

  然而一切皆有可能。

  不知道是不是我具有神探的潜质,还是刘铭觉得自己掩藏得够好,总之我破了一个大案。

08

  当然不是什么聊天记录,也不是什么小三打来了电话。

  而是我从水电费里看出了蛛丝马迹。

  刘铭给房东的转账记录里,好几个月都只有基本房租,没有水电费。

  偶尔一次两次可以理解,但连续好几个月就很蹊跷了。

  我算了下,2020年一整年,水电费加起来不到3块钱。

  而2021年一整年的水电费只有60多块。

  现实吗?

  当然不现实。

  特别是夏天,一滴水都没用完全说不过去啊,总不能天天不洗澡不刷牙吧。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根本没有打开水龙头。

  以此类推,刘铭并没有住在出租屋里。

  我推算出这个结果时,都快要惊叹自己的推理能力了。

  那么他住在哪呢。

  我问自己这个问题时,心咯噔了一下。知道有些事可能并不是我表面上看到的那样。

  光有这些,刘铭肯定不会认啊。但我看到他脸色苍白,就知道肯定出事了。

  我把自己锁进房间里,任由他怎么敲门也不开。

  然后我在他的手机里,找到了他的淘宝小号。

  是的,我们共用一个淘宝账号,因为刘铭几乎很少买东西。

  所以我也从来没想到刘铭会有一个小号。

  在那个淘宝账号里,他可真是个购物达人。

  小到挂钩,空调遥控器,橡皮擦,养鱼用的夹子,门缝密封条,手表内衣内裤,外套袜子鞋子情侣牙刷,篮球呼啦圈等等。大到用支付宝付了特斯拉车子的首付。

  我根本不信那是他。可是手机号是他啊,名字也是他,只不过地址并不是他租的那个房子。

  而我也毫不意外地,在淘宝里看到了两个相同的玫瑰花订单。

  那是2021年三八节,我收到一束花。很遗憾,另一个女人也收到了同样的花。

  而那个地址,就是他买东西的地址。

  杀人诛心不过如此了吧。

  刘铭有小三这件事,就这样石锤了。

09

  那么问题来了。

  刘铭身上没钱,他到底是怎么出轨的。

  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女人看上的并不是男人的钱。

  比如刘铭的那个小三。

  我听刘铭介绍那个女人的情况时,心是在滴血的。

  她比我大10岁,比刘铭大7岁。

  是个女强人,有自己的公司。但身上有三种病,终生未婚。

  两人据说是因为业务合作认识的,后来越走越近。小三不缺钱,所以从来不花刘铭的钱。

  刘铭买的那些东西,绑的也是小三的信用卡。

  小三需要的是刘铭的温柔体贴,而刘铭在异乡,正想有个女人可以温存吧。

  总而言之,他去上海的第三年,也就是2020年出轨了。

  刘铭跪下来求我原谅,让我给他和孩子一次机会。

  他说他爱的从来都是我和孩子,从来没想过拆散这个家。

  其实哪怕是此时此刻,我都不肯相信这是真的。

  我想起有一年,刘铭的前女友来跟他诉说婚姻的不幸,他当着我的面把她拉黑。

  我想起还有一年,公司有小姑娘跟刘铭说欣赏他,吓得他第二天带了我和孩子的照片,摆在了办公桌上,宣示自己是已婚男人。

  我想起他对我的包容,对我和孩子的关心,想起他等钱挣得再多一点点的时候,就回来跟我们团聚。

  原来一切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变了。

  而我在这之前毫无察觉。

  是真的没有丝毫的察觉。

  明明每天都在视频啊,可我竟然没有发现他住在另外一个女人的房子里。

  不知道是他掩藏得太好,还是我太信任他。

  总之我们的婚姻坍塌了。

  从此只有一个支离破碎的家。

10

  而刘铭不同意离婚。

  他说他愿意去公证处签订婚内财产协议,并做出公证,婚后共同拥有的房产改为归我一个人所有,房贷还是由他来还,等按揭完成后再直接过户到我一个人的名下。

  他说他愿意放弃上海的工作,回到合肥。

  只求我不要放弃他。

  可是我不离婚,心里的那个坎,要怎么跨过去?

  让我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的那样去原谅吗。

  那么有谁能告诉我,我要如何才能拔掉这根刺,跟着他继续把日子过下去。

  如果没有孩子的牵扯,事情就简单多了。

  可现在有三个孩子。

  他们都是我一点点带大的,一旦离婚,就意味着我必须和他们中间至少一个分开。

  把他们全部带在身边,我不可能出去工作。而我不出去上班,我又拿什么来养我的孩子。

  是的,我就是个无能的全职妈妈。我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让我潇洒漂亮地说离婚就离婚。

  何况现在离婚还有冷静期。

  刘铭不同意的话,就得重新去登记。

  一切好像真的是做了一场梦。

  多希望梦醒的时候,刘铭摸着我的头说,我的傻老婆,你在瞎想什么呢。

  很可惜,每个细节都是真的。

  而我的心再痛,也得在孩子面前强颜欢笑。

  大年初六,刘铭回了上海。打工人,在没有辞职之前,还是得正常赶回去上班。

  刘铭说,只要你同意,我立马辞职回来。

  可是回来了又怎样呢。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11

  就在刚刚,我一边陪孩子玩,一边泪流满面。

  两个小宝看见了,跑来问我,妈妈,你怎么哭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只好说,妈妈有点冷啊。

  他们两人伸出小手说,妈妈,用我的手给你暖暖吧。妈妈对不起啊,是我们要在这里玩,你才这么冷吧。

  而我的大宝,他昨天晚上跑来问我,妈妈,你原谅爸爸了吗?

  他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只是从我和他爸的谈话中,知道爸爸可能做错了什么事。

  他以为就像自己犯了错,道歉就能得到原谅一样,我也会原谅他的爸爸。

  可是我的孩子呀,我要怎么原谅你们的爸爸。

  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我们没有生二胎,没有异地,是不是结局就会不一样。

  下图是女主的讲述,祝福她未来有个新的开始。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分手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