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特稿:地产人的魔幻年关

特稿:地产人的魔幻年关
2020年12月05日 20:19 新浪网 作者 雪贝财经

  

  作者:莫闪

  编辑:贝姐

  和卫生间的洗手台一样,公司的茶水间是一家公司民间信息的中转站,每个工作日的下午四点半后,是这两处地方人流量的高峰。

  关于行业,关于公司,关于人与事的来来往往,都在这里集散分发、暗流涌动。

  2020年的中国地产行业走得战战兢兢,生存在其中的每一个个体都被裹挟其中。

  壹:暗号

  “行,你加我微信说吧。”如接头暗号一样,说完这句话的人下一个动作是起身离开工位。几乎可以断定,电话那头不是一家公司的HR,就是受委托正在寻人的猎头。

  “我微信就是我手机号。”李凡一脸倦怠,他是一家不大不小的地产公司里不大不小的部门副总经理。

  这一次,猎头给他推荐的是一个总监岗位,公司行业排名靠前,但大公司的薪酬往往不如中型公司。

  他很快挂掉了电话。李凡是投行出身,做资本市场相关的工作,去年这个时候,来挖他的都是部门总经理的工作机会。而今年则不同,整个财务、资本相关的工作,只剩融资条线还有机会。

  在中国,房地产是个资源导向型行业,过去几年因为金融监管收紧,今年又多了“三道红线”的利剑在悬,不少房企资金链命若游丝。

  往年的最后一个月,一些活跃的中小型房企都在忙着计算奖金,而今年却都在忙着裁员。大家普遍对2020年的年终奖不抱期待,毕竟一些公司连工资准时发放都已经保障不了。

  一个小时前,一位比李凡小几岁的“85后”前同事还在给他发微信:“听说我们今年奖金要黄了,我想找个地儿,哥你帮我留意留意。”看得李凡一脸苦笑。

  李凡是1981年的白羊座,是打工人中被羡慕的一小戳:家境殷实,在上海的核心地段有套自己的大房子。早几年,房地产行业给李凡留下的都是意气风发的高光时刻。留学经历让他可以用熟练外语和境外投资机构沟通,几次亲历IPO全程,也让他在专业上积攒了自信。

  如今,他朋友圈里最新的照片还是2017年的,那是在港交所门口,他穿一身英伦风的西装,和做承销商站在一起。

  然而,事业的尴尬就是这样子:当个人的职业黄金阶段到来时,行业的黄金时代却过去了。

  僧多粥少,职场生态恶化,除了每天正常的工作,还需要消耗更多时间向空降的领导从专业上解释哪些可为、哪些不可为;还要做些避坑的防守动作,抵抗同事间无奈的内卷。

  2019年后李凡就很少发朋友圈了,他开始像一枚只转发公司重要新闻的高冷社畜。

  李凡不是不想换一家雇主,但今年大环境不好,如果机会一般,不会比当下好太多,那相当于受二茬罪,算上时间成本,更是不划算。

  下了班又是另一个战场。李凡的女儿刚上小学,爷爷奶奶辅导不了,虽然作为上海浦东家长,已经比北京海淀家长佛系了一百倍,但一晚上把一个单词重复500遍,还是让人焦虑无奈。

  贰:内卷

  公司新换的咖啡机和咖啡豆,也无法对冲沈晓的倦怠。

  每个工作日的早八点,她坐着地表最拥挤的亿万豪车——北京地铁来到公司,满脑子填满的却都是头一天晚上的懊悔。

  想给在上幼儿园的儿子教点简单的算数,小朋友却一直抠手皮心不在焉,忍了一刻钟后,她动手了。眼看着就要上小学一年级,注意力还不能集中,学霸出身的她忍不了。

  上午10点后,带薪如厕刷了会双十一,心情刚好一点,出了洗手间又遇到了“热心”的HR大姐,没寒暄两句对方就发出了“你打算要二胎吗”的灵魂拷问。这已经是这位同事第若干次问这个问题了。

  在一家公司里,人力同事没有无缘无故的闲聊,如今公司HR提倡岗位AB角,沈晓这个法务总监的岗位重要,如果她要二胎,按人力的逻辑,沈晓的B角就要纳入议程了。

  最近沈晓的部门很忙。年底了,述职在即,每个部门、每个人都希望在最后这个月凹个好造型,做个让人记得住的case。一年一度的大型社畜加班表演,也在最后一个月达到了顶峰。

  今年人多活儿少,沈晓发现,以前推活儿的人都变成了拼命三郎,就像很久没闻见荤腥的人,一旦有大活儿,就像打了鸡血。

  有一种焦虑,来自害怕被遗忘。

  但沈晓很想得开,以她的专业技能,活儿的水准不会差,但当下,与升职相比,她更需要的是时间。

  沈晓大学念的经济法,她想分配一些时间给到儿子的教育,教育的投资回报有不确定性,但整体回报率还是更高的。学区房香不香,好学校香不香,想想老家县城一中和二中的区别,就能窥知一二了。

  现在流行一句话,鸡娃不如自鸡,但沈晓觉得,自鸡也不能代替鸡娃。人多资源有限,竞争惨烈,这是无奈的现实。家长如今风轻云淡,下一代就有失去了试错的机会、选择的自由。

  所谓“放养”,只适宜于已经占有充分资源的父母,给孩子以任性的空间。对普通家庭而言,这不过是对现实认知不足的一种“懒政”。一家三口,互为队友,每个人都一起努力,才能收益最大化。

  “今日不走明日要跑”的道理,没有人比中年人更懂,不是吗?

  叁:得不到的解脱

  Linda辞职了。她是做投拓的,这几年地价拉高,好地块都流向了头部房企或融资成本较低的国企央企。

  在整个2020年,她服务的公司拿的都是收并购的土地,还都不在一线城市。对这些地块来说,复杂的股权对价计算不是工作难点,反而是尽职调查、政府关系、繁琐的法务问题,都需要出差去面对面解决。

  Linda知道,投拓更像是男性的战场。一块土地背后,是一个沸腾癫狂、蒙眼狂奔的行业,而投发就像是丛林里的猎手。

  投发接触的人,三教九流什么都有。为了备孕,Linda很少出差,即便出差应酬也不喝酒。她38岁才要上孩子,一连串的打针、监测、取卵、移植后,得来了一对双胞胎女儿。

  产后复工的时候是2020年春天,公司项目销售受到疫情影响,融资成本在10%以上,人多钱贵,老板决定从集团到区域公司整体裁员20%。

  人力开始上马很多让打工人难受的惯用技法,比如晚上6点之后的培训,周末不定时的会议,时不时的着装检查,和更加严苛的考勤管理。

  投拓,这个在房企最前端的业务条线,也危机感重重。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城镇化正在接近结束,增量时代的生意也在接近见顶,投拓人才已经开始严重过剩。

  一天两次在卫生间吸奶,没有难倒Linda,但这个感冒季,成了压倒Linda的最后一根稻草。孩子不到一岁的她,没等裁员就辞职了。然而,没想到的是,告别了每天穿着正装在公司洗手间吸奶,背着冰包和储奶袋挤地铁的生活,Linda仍然没有解脱。

  “一个娃感冒发烧,传染了另一个,婆婆一个劲让我老公去睡觉,我晚上哄了这个,那个又哭得更厉害。” 与上班的时候相比,Linda最近腰疼的更厉害了,和“妈妈腕”、脱发一样,这是当妈的人都或多或少都会有的毛病。

  Linda腰椎间盘突出越来越严重,弯下腰在床上给娃换完尿布,好久都直不起身来。但婆婆认为她现在辞职等于“赋闲”,应该全权承担起带娃的任务,不应该再让白天上班的儿子来哄睡。

  “小孩生病大人可不就没有觉睡吗。”婆婆说的“大人”,指的是妈妈。

  前不久舆论都在讨论日本电视剧《坡道上的家》,关于杀婴母亲的悬疑故事。喂奶的时候Linda看了影评,那种绝望感同身受。

  “妈妈”,是一个孤勇的职业。

  本来Linda没打算请私教健身了,但这感冒季一折腾,她赶紧把课续上了,怕万一累倒了没人替。

  “当了妈妈不敢生病,因为妈妈这个岗位是24小时待机、永远不能辞职的。” Linda笑笑说。

  肆:割裂

  2020年只剩最后一个月了,距离春节也只剩两个月,距离洋节圣诞不到20天。但是,不论是朋友间,还是公司的微信群里都没有人讨论元旦该去哪儿泡温泉。

  上周打专车去找朋友涮肉,司机说,最近的乘客一上来就倒苦水。那天他晚高峰拉一个小姑娘,上车往那一瘫,说:“师傅,我不想干了,我累。”师傅没有马上搭话,只是问了她:“姑娘,你可以不买新衣服,不买新手机,但你得吃饭吧?”

  双双哑然,车子里很安静。

  我把这事告诉了朋友,朋友的回答很有意思:“至少那姑娘还打得起专车。”想起那师傅讲完故事还说了一句:“今年拉活儿太不好干了,好多以前只打专车的小老板都破产了。”

  2020年很魔幻,北京的SKP里一大群人仍然在为15万元一件的羊绒大衣排队,但也有些人已经因为付不起一线城市的房租回到老家待业。

  破铜烂铁时代的房地产行业更是如此。

  有人根据法院公告的数据统计,2020年已经有超过500家房地产公司破产,平均一天要倒下3家。2019年年底各种发布会都停了,有的公司连年会都不打算办了,都忙着优化职员,没工夫更没钱整这些锦上添花的事了。

  老板们都很焦虑,蒙眼狂奔的时代找来的是良莠不齐的团队和高管,TOP20、咨询公司,希望从PPT的新模型里找到出路。而一众高管,皆是满口“皇帝的新衣”,专业退居其次。

  时代退潮时,发现没换裤子的很多。

  抚慰老板焦虑的内心和寻找恰到好处的存在感,成为这批高级打工人的核心工作。

  伍:尽头

  过去那些年,房子太好卖了,所以地产公司向来就是资源导向型经营。谁能拿到地、谁有钱,谁就能做大;谁能做大,谁就能有更便宜的地和钱,谁就能做得更大。

  如此循环往复,这种规则催生了规模崇拜和粗放管理,没有经历过周期的企业,往往容易忘记产品力和服务品质。

  但此时的地产算是真正在经历周期吗?其实并没有。

  17万亿,这个市场整体是增长的,只是规则改变了,倚仗惯性或红利活不下去了。城市在分化,竞争格局在改变,房企是时候认识一下自己的客户了,如果疫情早几年来,早一些关注客户,房企也不至于把相当一部分利润都交给渠道,不是吗?

  那么地产人呢?广大地产打工人其实可以把这一次的小周期当作一次机会。人到中年,问一问自己:行业红利不再,泡沫褪去,自己靠什么在这个行业里继续干下去?在哪条船上、做什么角色,能让自己干到退休?

  2020年还剩下25天。魔幻内卷年,人们走向犬儒,从前自信自己无所不能、哪里都能去的人,今年忽然觉得自己什么都干不了,在家里睡好觉,保持免疫力,不咳嗽发烧,已经知足。

  一生很长,得意时没有轻慢,失意时没有力不从心,就已经很好。再时时体察下自己的内心,记住一些善意和感动,就对得起时间了。

  半月前的一个周六,北京下雪了,整座城市灰蒙蒙的,很压抑。但雪一点点下大,从雨夹雪变成松软的雪花,飘着飘着,便浪漫起来了。

  就如这魔幻般的一年。

  今年所有的拼抢与争夺,都将在25天后重新归零,今年所有的震撼、恐惧、沮丧、泪水,都将成为历史。地产打工人这一年的职场经历,也要画上句号了。

  但愿2020的所有经历,让我们更温厚开阔,而不是逼仄刻薄。人生如逆旅, 逆流而上加上一点点随遇而安,便很好。(文中李凡、沈晓、Linda均为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